正文 第九百二十一章 白路被骗了

作品:《怪厨

    白路打个寒战:“还是聊点儿不正常的话题吧。”把塑料袋丢到地上。

    “工作服?”大老王问道。

    白路顿了一下,笑着回话:“没错,是工作服。”心说还是老爹牛皮,杀人都有工作服。

    “我帮你处理了。”大老王把塑料袋里的东西倒出来:“墨镜可以留着,围脖么,我带回沙漠,外套不错,一起带走,鞋有点儿不合适,你拿去烧了。”

    白路有点吃惊,两手轻拍几下:“佩服,佩服,你处理工作服的方式果然不一般。”

    “少说怪话,还回家么?”

    白路说:“不回了,在这睡一宿。”

    “那就别睡了,出去训练。”

    白路"shen y"道:“爹啊,不带这样的。”说完这句话又问:“退休日期定了没?”

    “没定,现在是这么回事,有人建议取消咱那个监狱,说是太浪费钱……”

    白路打断道:“说这话的是猪么?沙漠里好不容易种点树,说不要就不要了?”

    “你才是猪!以为当官的都是傻子?”大老王骂了一句接着说:“说是给军队驻防,军队有钱。”

    白路恩了一声:“退休后真不回来?”

    “不是说了和老耿做伴么,我的事你别管。”大老王看向白路:“你二叔经常训练,再懒再懒,一周能练五天吧,以后你和他一起练,别的可以荒废,身体不行。”

    “和他练?”白路笑道:“练习泡妞术?”

    “能泡到妞也是本事。”

    白路摇摇头:“爹,这个真不是和你吹,就我现在想要泡妞。多了不敢说,单就大北城,起码得以万为单位,有无数女子主动要求被我泡。”

    大老王不屑道:“难怪身体不行了。”

    “说什么呢?我是说我有钱,你说一亿元能不能泡一万个妞?”

    大老王摇头道:“钱多了不是好事。分心……”

    白路赶紧拦道:“打住,你老人家千万别说让我把钱捐出去,变成穷光蛋以后跟你好好练武,古语云穷文富武,没钱怎么练武?”

    “你是在跟我抬杠么?”大老王淡声问道。

    “可不敢,睡吧。明天给你做早饭。”白路脱去外衣跳上床。

    大老王看他一眼,躺在另一边睡下。

    隔天很早起床,白路问大老王想吃什么,他去买菜。

    大老王说:“随便吧,别浪费时间。”跟着问话:“今天是训练还是有事情要做?”

    “不知道,估计过会儿就有电话。先给你做早饭。”

    大老王思考片刻:“来了也没怎么出去逛,有早市吧?”

    “有,必须有,咱爷俩逛早市。”白路和大老王出门。

    往南行,再西行,有一块被圈出来的空地,好象个小体育场那样。两边有门,里面是回字型房屋,最外圈是砖头门市,里面套着几摆亭子,靠两边还有空地,很多商贩把货物直接铺到地上卖。

    早市永远熙熙攘攘,不论季节。还没进入市场,靠入口处就摆着许多摊位。大老王负手而行,很有点领导干部的作风。白路是最佳跟班,戴着口罩殷勤候在身边。

    早市里卖什么的都有。衣服袜子、被单枕头,距离没多远就是卖海鲜的,那是相当热闹。

    白路问大老王吃什么。大老王说看看。于是就看吧,俩人好象市场管理人员一样遛弯。

    溜达上一会儿,大老王皱起眉头:“有人偷东西。”

    白路问在哪。大老王没说话。走到前面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身后,对准腿弯就是一脚,只听喀嚓一声,那家伙腿折了,扑的摔倒在地。

    大老王踹过一脚,马上后退进人群,一眨眼的时间,人没了。

    白路伸着脖子找人,硬是没有发现。

    断腿那家伙也在找人,可看来看去也不知道是谁踹他,只能扯脖子大喊大叫,想找个倒霉蛋讹过去。

    白路没找到大老王,再看看倒在地上的小偷,突然大喊:“他是小偷。”

    有人摔倒,这块地方马上空出个椭圆形的空地,很多人围着看热闹。白路矮着身子站在人群里,很不起眼。此时大喊一声,马上学大老王模样,好象条泥鳅一样在人群里游走。

    他一声喊起了作用,有人翻兜,片刻后喊道:“我手机丢了。”

    白路不关心这人如何找回手机,专心寻找老爹。

    可是太难找了,随着人群溜达,来到个卖鱼片的摊位前面。

    他是被挤过来的,前面有人推自行车逛早市,对面来俩老太太,拖着带轮子的菜篮子,三个人僵在一起,堵住道路。

    既然堵住路,白路就看眼摊子上的鱼片。卖家大声吆喝:“十块钱,十块钱,原价十五,十块钱就卖。”

    白路有点好奇,什么鱼片这么便宜?低头仔细看,很薄,有一本杂志那么长,眼镜盒那么宽,看不出是什么玩意。随口问道:“什么鱼?”

    “鳗鱼,深海鳗鱼,有营养,十块钱就卖。”

    十块钱?白路笑了下,还没说话呢,边上挤过来俩人,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俩人也在问话。这一下就是把他挤在中间。

    白路看看这俩人,不像是小偷,就没理会。

    摊主则是大声说话:“买吧,绝对不吃亏,咱就当交个朋友,称完再看,绝对不让你吃亏。”说着话拿个塑料袋往里装鱼片,一拿一小叠,没多久装满塑料袋,拿电子称上去称,六斤多。

    白路一琢磨,六斤多也就六十,无所谓。

    摊主把称好的鱼片放在老头眼前,从摊位上又抓起一小叠装进去:“送你的,爷们。你看敞亮不?”说完话又拿个塑料袋给白路装,转进去鱼片后,后面露出价钱牌,写着十块钱一两。

    哦,一两啊。白路笑了下。

    摊主很忙碌。口不停手不停,又给中年妇女称了四斤鱼片,同样多抓一大把添进去,说是送的。

    这时候把给白路装的鱼片拿到电子称上,六斤多,摊主额外多抓两把鱼片塞进去:“爷们。你看怎么样?”

    白路琢磨琢磨,鳗鱼片?鳗鱼那么贵,一百块一斤鱼干倒也不算什么。可是这摊主有欺骗嫌疑,白路不想买。

    他身边俩人已经把钱递过去,女的拿四张大票,老头拿六张。摊主收回去又往各自袋子里添点鱼片。说是交朋友什么的,吃好了再来。

    这时候,另一边摊位出现混乱,有人大声喊痛喊救命,很多人围着看热闹。白路就想过去看。

    可这面还堵着,推自行车那人和两个拖着行李筐的老太太当街论战,不知道是谁蹭到谁。

    他想走。摊主说:“爷们,这些行不?”

    摊主脖子上挂着金链子,手上是方型金戒指,口若悬河一直在说。

    白路说不买了。

    “不买你在这耽误我这么长时间?不带这样的。”

    白路瞥他一眼:“六百多,买不起。”来早市买菜,他就带了三百块钱。

    “爷们,有多少钱?”

    白路摸摸兜,拿出来看一眼,懒得跟一个卖菜的说假话:“三百,怎么了?”

    “你把钱给我。”摊主说。

    “我把钱给你?”白路问。

    “让你给就给。我能骗你么?能让你吃亏么?告诉你,你就不给钱都成,先拿走,明天再送回来。”

    呀嗬,这家伙够大方的?白路笑着看摊主一眼。

    摊主说:“把钱给我。放心,绝对不让你吃亏。”

    白路点点头:“好。”递过去三百块钱。不就是十块钱一两的玩意么,看你怎么折腾。

    摊主收起钱,拿过个塑料袋重新装鱼片,三斤高高的,又多加几片鱼片。

    白路接过塑料袋,再抬头找大老王,依旧没发现。不过那地方依旧围着许多人。白路慢慢蹭过去看,果然,又一个倒霉蛋断了腿坐在地上嚎。

    白路甚是佩服,还是老爹狠啊,遇到小偷直接干残。

    问题是能找到小偷,可老爹在哪?白路干找也找不到,只要回到入口处等候。

    入口处有公平称,还有市场管理人员,很多老太太买了东西过来过称,少有缺斤短量的,还算不错。

    反正呆着没事,把自己的鱼片放上去,三斤二两多。分量倒是足了,可想起卖鱼片那家伙的欺骗行为,白路很不爽。

    张眼往远处看,还是看不到老爹,就打开塑料袋拿出鱼片问市场管理人员:“师傅,麻烦问下,这玩意多钱一斤?”

    “这个?”管理人员明显知道是什么玩意,犹豫下没说话。

    “怎么了?”白路好奇心上来,这是有问题啊。

    市场管理人员问:“你买了多少?”

    “三斤多,三百块。”

    “三百啊。”市场管理人员想了想,拽着白路往外走几步,小声说:“瞅着你挺年轻的,就当花钱买个教训。”

    花钱买教训?白路乐了,笑着说:“受累,能说下么?”

    工作人员有点为难。

    他俩站外面说话,白路手里还拿着鱼片,一老太太路过,看见鱼片后站住,问白路:“你买的?”

    “恩。”

    “十块钱那个?”

    “恩。”

    “被骗了。”老太太痛快说道。

    “怎么回事?”白路问。

    老太太说:“这个你不能问管理员,他们说什么都是挡人财路,就这玩意,我估计也就二十块钱一斤,边上那几个都是托儿,能有五、六个人,再有俩卖货的,那一伙儿都是骗子。”

    五、六个托儿?白路想想刚才看到的人,才出俩托儿就把我搞定了?我靠,也太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