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 真呀真高兴

作品:《怪厨

    白路自号贼祖宗,不想逛个早市居然也能被骗?这人丢的……虽说注意力是在找老爹身上,虽说有点故意的倾向,可毕竟是被骗了。☆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老太太继续给白路上课:“小伙子,花钱买教训,破财消灾,不就三百块钱?当打麻将输了,别上火啊,千万别上火。”

    市场管理人员拍拍白路肩膀,没说话回去岗位上。

    等管理人员离开,老太太小声跟白路说:“认了吧,现在就这社会,那些市场管理人员都知道这个事,可是没法管,你怎么管?人家标价卖东西,没抢你吧?是你自己给的钱;钱数又不大,警察都不理你,管理人员倒是想提醒你,可被人报复怎么办?你们年轻人有句话怎么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白路郁闷道:“哪个王八蛋说的这话?”

    老太太看他一眼:“怎么说脏话呢?”

    白路笑了下:“不说不说。”

    许是戴口罩的白路格外好看,老太太很好心的继续在劝:“这个还算好,前几天有个卖假项链的,那骗人才狠,管都没法管,就你这个事,除非去撒泼让那些人没法做生意,否则要不回来钱。”

    白路问道:“撒泼?”

    “是啊,不撒泼怎么办?难道还找人打他们?我天天来买菜,那帮人都来俩多星期了,有个老太太迷糊着被骗四百块,找管理,管理没法管,骗子说货出不退,那老太太就去撒泼,那些人打不敢打骂不能骂的。折腾多半个小时才给退了。”

    白路点点头,人家敢骗你,就不怕你回去退货。

    “以后记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老太太语重心长说道。

    白路有点儿哭笑不得。不就是逛个市场买个菜么?居然要有防人之心了?这他马的到底是什么社会?

    就这时候,大老王背着手溜达出来,看白路一眼:“买好菜了?”

    白路跳起来往市场里看一眼,看不太清状况,笑问老爹:“几个?”是问收拾了几个小偷。

    大老王叹息道:“人多就是不好,良心都坏了。就这个破早市,就这么一会儿时间,硬是碰到三个。”

    白路说:“不是人多不好,是要过年了,小偷也得过年。”

    大北城有件事情很好笑,每到过年就有无数小偷、骗子蜂拥而来。来领年终奖,运气好回家过个富裕年,运气不好看守所度假。

    大老王听得怔了一下,小偷要过年?

    一旁老太太见白路来了家人,最后说句:“别上火啊,想开点儿。”拎着菜离开。

    大老王好奇看老太太离开:“什么事儿要想开点儿?你认识?”

    白路笑道:“你儿子我被骗了。”晃晃手里塑料袋。

    大老王眨巴下眼睛,有点不敢相信:“你在沙漠里不是挺贼的么?老骗都玩不转你。怎么出来以后变这么怂?”

    白路笑着说话:“大意了。”

    大老王呵呵一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回家。”白路率先往前走。

    大老王也不多劝,他这么儿子什么都吃,就是不肯吃亏,所以不担心,跟上去说话:“你说现在人怎么了?就一个破早市,被我撞见仨小偷,还能不能过日子了?”

    白路说:“这算什么?去年年末一新闻,一辆公共汽车上抓了七个小偷,居然还不是一起的。”跟着又说:“年前都这样。”

    没走多远是一家馄饨店,白路摸摸兜:“早饭凑合凑合吧。”

    大老王说好。点了两笼包子又两碗馄饨,弄点萝卜条开吃。

    早饭后回家,在经过公共汽车站的时候,白路说话:“那面有个卖帽子的,看见没?”

    大老王看了一眼:“要手套不?”

    “要。”白路说道。

    大老王说等着。走到汽车站附近的摊位,买了双毛线手套,又一个套头的毛线帽子,就是那种放下来以后只露出双眼睛的帽子。

    回来递给白路:“我回家了。”背着手离开。

    白路应声好,原路返回,在快到菜市场的时候,找个偏僻地方戴上帽子手套,顺便把棉衣脱下来塞在墙角,然后穿件衬衫跑向市场。

    菜市场里有卖肉的摊位,也有卖白条鸡的,白路快速跑进市场,在卖鸡的摊位抢把剁骨刀,再跑向卖鱼片的骗子摊位。

    他抢刀,卖白条鸡的大叫抢劫,跟着追上去。白路全不理会,快速跑到骗子摊位前,正巧有个老头在看鱼片,身边挤着几个托儿。

    白路一句话不说,拎着大菜刀跑到摊位里面。

    他一下子突然出现,摊主和附近人都好奇看他,在看到他手里有刀的时候……已经晚了。甚至来不及喊叫,白路已经一刀劈下,刷地一下,卖鱼片的骗子还没明白过来,感觉左手一凉,跟着才是痛。转头去看,发现左手竟然掉在地上……当时发出啊的一声大叫。

    白路反手又是一刀,这一刀算是留手,横着切在后背上,几层衣服全部砍开,骗子后背出现一道深深的伤口。

    两刀下去,周围人马上往边上跳开,许多人啊啊大叫惊慌失措。事发突然,也是因为距离太近,这些人甚至想不起要拍照。

    鱼片摊是两个人在卖货,砍到一个之后,白路冲向第二个。那人赶忙逃跑,可在摊位里面又能跑去哪?白路飞着扑过来,大刀劈下。

    这哥们比较背,右手齐腕断掉。

    不过白路没再补刀,蹲下去翻兜,搜走所有钱,顺便拽走金项链拿走手机。方才第一个被砍的人同样对待,翻出的东西揣进兜里,然后看看几个托儿,举着菜刀往前冲。

    这家伙跟杀神一样,谁敢挡路,有人啊啊大叫,前面人急往后退,有人被撞倒,但不管怎么说,反正是让出条道。那位追过来的卖鸡摊贩早被吓住,站在人群里不敢动,也不说要刀了。

    白路一直跑,很快跑到市场门口,把抢来的手机和菜刀往地上一丢,加快速度,好象跑百米那样,一眨眼已经跑到前街。再一眨眼,这家伙拐进胡同里,没了。

    跑进胡同,拿回外套继续跑,专往小路走,穿街走巷的,没多久跑进个楼洞。快速摘去帽子,穿上外套,戴上口罩,慢慢走出楼洞,再走上街道。

    又走上五分钟,来到主街,前面树下站着大老王,问话道:“解决了?”

    白路恩了一声,大老王笑笑:“你说我每天早上去坐公共汽车好不好?”

    白路说不好:“不闹了成不?知道你是党员,可你不能抢警察的活儿。”

    “我就是警察。”大老王说道。

    白路说:“你不能抢北城警察的活儿。”

    “嘁。”大老王很是不屑:“咱得承认肯定有认真工作的警察,可你也得承认总有混蛋在混日子,指望那些人……”

    白路打断道:“咱指望那些好警察成不?再说了,警察也是人,也得活下去,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喝风就能长大?生不出儿子就去外面拣一个?”

    大老王斜着眼睛看他:“想教训我?行啊,练练。”

    白路马上退开三米远:“今天天气真好,我回家了。”

    大老王笑了下:“刚才怎么做的?说说。”

    白路走回来无所谓说道:“砍手呗,还能怎么做?”

    大老王说:“砍了还能接上,稍吃点苦而已,不算什么。”

    白路说:“你不是想让我做扣儿骗他们吧?无聊不?为那么几个货,不值当浪费时间。”

    远处忽然响起救护车的声音,应该是去抢救伤者。大老王摇摇头:“走吧。”

    白路说:“成名真麻烦,这要是搁以前,老子理个光头满世界横晃,砍了也就砍了,哪还用换工作服。”

    俩人边说边走,大老王的表情是满意。一直走回小王村路,忽然发现五星大饭店斜对面的第一食堂门口停辆厢货,有服务员往车里搬东西。

    白路过去问:“这是怎么了?”没人接话,白路就往店里走。

    饭店大堂站着邹小樱,一脸不爽表情,阴着脸到处看。看到白路进门,脸色更阴:“出去。”他也算有本事,白路带个口罩都能一眼认出来。

    白路笑道:“关门而已,这么激动干嘛?”

    “出去。”这个世界上,邹小樱最讨厌的人其中,一定有白路一个。他就想不明白,自己聪明好学认真刻骨,做什么都是最好,为什么开饭店就是干不过眼前这个不务正业的混蛋?这家伙不但是不务正业,甚至变成当红大明星,代言费以百万计。这世界哪有地方说理?

    白路摇摇头:“何必呢?赔了多少钱?说出来让我爽爽。”

    这句话一出,店里正在搬东西的服务员齐刷刷看他。白路吧唧下嘴巴:“一点不配合。”晃着往外走。

    大老王站在门口:“你得多无聊啊?”

    “错!我是很有聊。”白路开始歌唱:“今儿老百姓,真呀真高兴……”

    大老王问话:“那饭店怎么得罪你了?”

    “怎么都得罪我,得罪的太多,忘了。”

    大老王猛踢一脚:“兔崽子,过两天跟我回沙漠。”

    “别啊,你忍心让我这种精英人才埋没在黄沙里么?”刚说完话,电话响起,明臣问他什么时候能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