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 窦成的事情

作品:《怪厨

    抄袭事件已经是全民皆知,该挖的新闻点早已挖出,不光是扒出张和搞的一些抄袭剧,捎带脚地把其它抄袭戏剧一并扒出,比如南方某省特火的一部室内情景喜剧,里面有很多桥段抄袭美剧,而且抄的比较失败,连笑点都没了。 免 费小说但这部戏火了,捧红编剧,剧集大卖,更捧红一堆主演。

    这部戏是抄袭搞笑桥段,和张和的抄袭剧属于不同性质,可即便这样,也被人趁着这次风波逛扒特扒、大骂特骂,更不要说抄袭为生的张和会被骂成什么样。

    当然,有骂的就有洗地的,真是不上网不知道,一上网吓一跳,国家居然有这么多脑残者。这帮人帮着抄袭剧洗地,说是借鉴,又说在字典面前,什么都是抄袭,甚至说编剧不容易,为了想情节一天要喝多少咖啡抽多烟,天天久坐无动,经常熬夜,身体都坏了什么什么的。还有人说,你知道他有多么努力么?

    让这帮洗地的家伙一说,抄袭者瞬间变身世界上最悲惨一族,这个可怜啊,没自杀都算他们坚强,抄袭一点儿算什么?

    只从抄袭事件来看,这个社会的许多人真的缺少公德心。不说那些脑残同志,只说无数大学生苦读十几年,混个大学文凭,却是为了钱甘做洗地党,为抄袭者歌功颂德。这次事件,让许多拿钱发贴的他们小赚一笔。

    不过再热闹也就这样,网络上闹翻天。大家照样要去菜市场买菜,斤斤计较的过日子。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将抄袭事件炒的更热一些?

    这需要新的新闻点,可是新闻点在哪?

    听白路说很难,高远随口说道:“总会有办法。”跟着问话:“还一件事,真不见许再兴?”

    “为什么要见他?他又为什么一定要见我?”白路很有点儿不理解:“他一当官的,该办案就去办他的案,我又没犯法,老找我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高远说:“你要想知道就见他一下,我觉得没有恶意。兴许是好事也说不定。”

    “拉倒吧。挂了。”白路摁掉电话。

    这是高远打来的电话,下午两点钟,王某墩打电话要钱:“把我去东北的差旅费给报了。”

    “差旅费?”白路无奈道:“您老人家真拿这个当工作了?”

    “为什么不?来钱有道啊,你看啊。我在海南埋了批钱。在东北埋了批。大中国这么大地方,像西南地区,广南地区。江浙地区,西北地区都值得开发一下,你在那些地方有仇人没?我给你打八折。”王某墩又说:“边疆那块就不去了,那里是你的家,不过藏蒙那些地方有仇人没?地广人稀,正适合藏钱。”

    白路彻底无语:“二叔,你有事没?没事挂了啊,大家都挺忙的。”

    “有事!”王某墩大喊:“报销差旅费。”

    白路服了,这哥俩真是一家人,大老王把穿着干脏活的衣服叫工作服,小老王把干脏活花的钱叫差旅费。苦笑下问道:“不是刚给你三十万?”

    “那个钱啊,给你王姨了。”王某墩说:“她想结婚,我又不想,她想稳定,可一个人在大北城怎么稳?把钱给她,她就回家了,开个小饭店或是小卖店的,总能活下去。”

    知道了钱的去处,总算没糟蹋掉。白路说:“好吧,你再坚持一、两天,我现在在外面,一有空就马上报销差旅费。”

    王某墩说抓点紧,再不打钱就得吃霸王餐了。

    在这个电话之后,马战打来电话:“窦成你认识吧?”

    “认识,他是高远表弟。”白路问:“得罪你了?”

    “没,那家伙和人架梁子,我刚听说。”

    “怎么回事?”

    “听说是为个女人,窦成被人砍了,伤刚养好一点儿就要报复。”马战简单说道。

    “砍了?伤刚好?什么时候的事?”白路觉得有点儿不对。

    “大概二十来天吧。”马战有点不确定。

    “我靠,这么久我都不知道。”白路骂句脏话。

    马战说:“我替你出面得了。”

    “不用,我问问是怎么回事。”白路跟马战道声谢,再打回给高远。

    高远接通后问话:“想出来了?”

    白路问:“想出什么?”

    高远说:“弄张和的法子。”他以为是这件事情。

    “想那个做什么?我有的是办法收拾张和,先说窦成,他被人砍了,你知道么?”

    “啊?”高远也是愣住:“被谁砍?现在怎么样?严重不?”

    “别问我,我也刚知道,你问下吧。”白路说:“问清楚告诉我一声。”

    高远说好,挂掉电话。半小时后再打过来,和白路说不算什么大事。

    “什么是不算什么大事?”白路说:“意思是你们要自己解决,不用我参与?”

    “恩。”高远说:“要你帮忙会告诉你。”

    “随便吧。”白路挂掉电话。

    想想也真有意思,白路认识的这帮家伙里面,论起惹事能力,窦成还真是名列前茅。何山青这帮人虽然也嚣张,可毕竟过了那个年纪,又得替家里考虑,遇事会多想想。

    窦成不是,俩人第一次见面,这家伙就咋咋呼呼让人想揍他。不过本质还算不错,只冲明臣肯头拱地帮他,说明做人没问题。缺点是喜欢张扬、喜欢搞一些大哥派头,好象天底下就他自己一样张狂,不用问,这次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打起来。

    在这个电话之后,拍卖会上以四十万高价拍下白路一顿饭的路总打来电话,询问大年夜五星大饭店提供年夜饭不?

    白路说:“做梦呢?我不过年啊?”

    路总笑着说:“就知道是这个答案。”不过跟着说:“能再弄顿饭不?或者我请你也成,找个地方见见,带你认识个人。”

    “你想干嘛?”白路说:“这才是你打电话的目的?”

    路总说:“我有一朋友,特别想见你。”

    “直说什么事。”

    路总说:“直说了,怕你就不肯见了。”

    白路说:“我没耐心,你说不说?”

    路总叹口气:“你看咱俩名字都有路,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天下还有几十亿人姓白呢。”白路随口胡说。

    “好吧,都姓白。”路总说:“许再兴想见你。”

    我去,白路愣了一下,居然通过两个人给自己传话?这人到底是谁?问道:“许再兴很有名?”

    路总想了下说道:“还好吧。他是属于那种没什么名气、但是很有本事的人。在系统里有点名气,出了系统估计没人知道。”

    白路品品这句话说道:“你是说他查案很厉害?”

    “挺厉害,五、六年前有机会调出来,当时的纪委老大不放人。和他谈过两次话。又留到现在。”很明显。路总对许再兴比较熟悉。

    白路问:“如果我不想见他呢?”

    “见见吧,我的建议是见一下,对你肯定没坏处。”路总说:“许再兴不欠人东西。他要见你,总会让你满意。”

    听到这句话,白路有点意外:“怎么跟做生意似的,是私人会面?”

    路总点下头:“是的。”

    “这可就有意思了,一个纪委领导见我这个白丁。”白路回道:“再说吧。”

    见劝不动白路,路总笑了下:“你还真是犟。”挂掉电话。

    今天大雪,白路接打的电话也跟雪花那样多,一直到晚上睡觉才消停下来。

    第二天起个大早,继续开工拍戏。董明亮突然打电话说工地要复工了。

    白路有点意外,在预料中,起码得过年才有可能复工,怎么会提前这么多天?问道:“这次手续都全了?”

    “没提手续的事,反正让干活了。”董明亮问:“开工不?”

    “大冬天的算了,全部放假,让工人提前回家过年,开春再说。”白路回道。

    董明亮有点意外:“你不着急了?”

    “着急有什么用?多给工人点钱,过个好年。”随口嘱咐一句,挂上电话。

    电话那头的董明亮有些迷糊,白大先生又在搞什么鬼?

    白路没想搞鬼,只是有些不爽,老子好好一块地,你让开工就开工?让歇业就歇业?当过家家呢。

    不过这事儿没法说,按照白路习惯,轻易不会为难执行命令的人,要搞就搞发号施令的人。可发号施令那人很强大,强到整个军区的高官都说不上话,否则工地早早开工。

    这样的强人轻易不得见,就别说收拾他了。白路很不爽,到底算个什么事,平白让工地停工这么多天,耽误许多事情,浪费许多钱,然后就这样了?

    白路认为这件事情没完,必须得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凭什么你们神仙打架,连累我小鬼一个?

    不过就目前来说,还是先折腾电影吧。折腾完国内的,还得去美国继续折腾。

    事情要一件件解决,白路沉下心教老虎演电影,如此又打发掉多半天时间。下午,高远突然打来电话,说窦成的事有点儿麻烦,晚上你来一趟。

    高远说麻烦,那就一定是很麻烦。白路说好,问去哪见面。

    “晚上给你打电话。”

    白路说好,赶忙加紧时间继续拍摄,却是突然接到西日电话,声音满是悲意,克制着没哭出来:“哥,老三死了,被人打死的。”

    “什么?”白路问:“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