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愤怒的白路

作品:《怪厨

    不一会儿,白路跑进宿舍楼,大堂灯光明亮,站在六名穿制服的警察,当中是王所长。◎免费万本小说◎最边上是霍震,看见白路进来,苦笑下说道:“来了。”

    白路瞥他一眼,朝前直走。

    “你不能过去。”一名领导模样的警察说道。

    白路直接一胳膊挥出去,扒拉开那人,钻过人缝跑上二楼。

    夜半时分,宿舍楼一片寂静,白路咚咚上楼的声音很响。加上霍震等人一起追上来,脚步声格外响,惊醒很多人。

    白路来到老三的宿舍门口,深吸口气,轻轻敲门。

    少管所宿舍不允许锁门,白路轻敲两下,里面有人问:“谁?”

    白路推开门:“我。”在墙上摸到开关,按一下,没亮灯。

    少管所宿舍的又一个规定,晚上全楼熄灯。

    灯没亮,白路回头说:“我要电。”

    霍震等人跟上来,站在明亮走廊中,白路站在黑暗屋中,看不清模样。但是语气很坚决,霍震叹口气转身下楼。

    半分钟后,许多间未闭灯的宿舍亮起来,包括这间宿舍。

    宿舍不大,一间屋子住六个人。白路记得老三的床铺是窗户右侧的上铺,此时空着,被子叠的很整齐,四四方方,上面叠两件常穿的衣服。

    白路走过去盯着床看,脑中记起老三的样子,最开始见面的时候很瘦,显得脑袋大。大眼睛,虎头虎脑。后来住进少管所。几个月下来长些肉,更显得虎头虎脑。

    白路看上好一会儿,转头看宿舍里的其它人。每一个都坐起来,一会儿看看白路,一会儿看看走廊中的所领导,但是没人说话。

    身后下铺是他救下的四少年之一,叫阿布,看到白路来到宿舍。眼里瞬间水雾一片,除去个模糊人影,什么都看不见。双手紧紧抓着被子。

    白路走过去低声说:“想报仇么?”

    “想。”阿布一张嘴,眼泪刷地流下来。不是哭泣,只是眼泪在流,没有声音,只有委屈和不甘。

    “穿衣服。叫上哈力克。”白路轻声说话。

    “好。”阿布下地穿鞋。

    门外众人听到这句话,面色急变,这是要干嘛?霍震进屋问道:“你要做什么?”

    白路没回话,等阿布穿好衣服,带他出门。

    霍震挡在前面,冲阿布喊:“你不许出去。”

    白路平静说道:“给我让开。我不想打你。”

    霍震有点不敢相信,白路不是一直很好说话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犹豫下没动地方。

    白路冷笑一声,跟阿布小声说:“你去叫哈力克。”

    阿布恩了一声,朝隔壁宿舍跑去。边拍门边喊:“哈力克,出来。”

    “你干什么?”一个领导过去抓住阿布。正想往回拽。白路突然窜过去,狠狠一大脚,那个所领导直接倒在地上,好半天站不起来。

    这一脚踹过去,所有管教老师加上所领导都是无比吃惊,白路是真打啊?而且是打警察?

    以前的白路是散财童子的形象,每一次来都送啊送的送东西,很讨人喜欢,这是唯一一次例外,好象狼一样露出獠牙。

    霍震没想到白路会动手,白天接到白路电话后,知道事情不好,这家伙很有可能飞过来,赶忙跟所领导汇报。所以大半夜的才会有领导守在单位。

    他们六个人算是领导,更有值班管教和门口武警得到消息,没一会儿工夫,呼隆呼隆跑来十几个人,这些人轻易挤满走廊。

    走廊这一边是孤单站立的白路,宿舍门口的阿布,还有弓着身体倒在地上的所领导。

    霍震指着白路说:“你不能乱来,这是犯法。”

    “我做的事情我认,犯法就抓我。”白路平静说话,回头看阿布。阿布也在看他,他没穿少管所制服,穿的是去年从北城带回来的棉衣。

    下一刻,哈力克开门出来,刚想问话,一眼看到白路,直接说不出话了。

    说到底,他们不过是孩子,也想有人保护。每一次受欺负的时候,他们都想告诉白路,可每一次都忍住。白路救了他们,给他们买这个买那个,从来不歧视他们。他们就想坚强着给白路看,我们是好样的。

    可再坚强,心底也会幻想白路来帮他们,帮他们打架,再不受欺负。

    此时看到白路真的来了,哈力克完全僵住,过了好一会儿才扑过来,抱着白路哭:“老三没了。”

    白路拍拍他肩膀:“没事的,有我,我带你去报仇,把衣服换了。”

    哈力克穿着管教所制服,听到这话,赶紧跑回去换衣服。

    霍震再次阻拦道:“你们不能出去。”

    白路想了一下:“是不能出去,那三个混蛋关在哪?哪个看守所?”

    没人回答这个问题。

    白路说:“别逼我,我不想费事去查。”

    霍震依然不说话。

    白路叹口气,摸出手机开机,没一会儿,手机哗哗响起提示音,很多人打电话找他。

    白路全部忽略掉,给马战打电话。

    这个时间,马战已经睡着,好一会儿才接电话,用很困的声音问话:“嘛呢?睡觉呢。”

    “你不是在乌市有人么?我要查三个人,前天在特殊少管所打死人的三个十四、五的少年,马上就要地址。”

    “你在哪?要干嘛?”

    “赶紧查。”白路吼道。

    马战听出怒意,说声好。挂电话想上一会儿,给边境武警部队一人打电话。

    电话这面的白路看着面前众人不说话,等哈力克换好衣服出来。白路说:“跟在我面。”抬步往前走。

    他面前是二十多名管教,其中有领导有武警有管教老师,就站在三米外。可白路好象没看到一样,脚步坚定往前走。

    阿布两个少年犹豫一下,跟住了一起走。

    霍震也犹豫一下,站到白路前面:“你可以走,这俩孩子不能走。”

    白路眼神冰冷扫看他一眼,抬手一扒拉,霍震好象个球一样撞到走廊墙上。

    扒拉开一个人,白路往前走一步,用冰冷语气说道:“再不让,别怪我手狠。”

    这家伙跟疯狗一样硬来,王所大喊:“别乱来啊,我们不想和你闹进派出所。”

    白路不说话了,往前猛撞。

    二十来个人站在两米多宽的走廊上,挤成几排。白路正前方起码挤着七、八个人,白路往前狠狠一撞,轻易撞出个缺口,有几个人甚至被撞倒。

    白路回头看眼两个少年,说声走,继续抬步向前。

    还是那句话,走廊里都是人,白路往前走,没人拦他。可身后俩孩子往前走,马上有几只手伸过来,抓住两个少年的胳膊,不让他们往前。

    白路一点不客气,管你是好心还是恶意,侧过身体高高踢出一个鞭腿,啪地一声,右边伸胳膊的第一个人直接被抽倒。白路进一步再踢脚,踢倒第二个。

    一帮子管教一看,白路是真疯了,完全的不给面子,不自主的后退一步。

    白路再看向左面的几只手,有俩人吓得松手退开,可霍震扑过来抓住俩少年。

    白路冷笑一声:“三个数,不让路就躺下,一,二,三。”

    大家好歹是警察,又人多势众,有同事在场,不论是出于面子考虑还是其它原因,都不会轻易退开。所以白路数完三个数之后,开始动手清场。

    这一次是真打,第一个打的就是霍震,一拳直接放倒,跟着往后退,扎进管教堆里,就听得砰砰砰声响成一片,也就几个数的时间,地上躺倒六个人。

    白路朝人群里再进一步,抡拳砸向王所。这位现场最大的领导,很悲剧的同样被放倒。

    有了所长做缓冲,其余管教一看,拉倒吧,这家伙不但狠,还很厉害,别找不自在了,陆续退开,让出条道路。

    白路跟阿布说:“你俩先走。”

    阿布恩了一声,和哈力克下楼。等他俩去到楼下,白路才跟下去。

    三个人一直往外走,没被放倒的管教们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是好,到底该不该报警?

    白路来过这里很多次,对每一个人都很好,也一直是个好人。加上这次事出有因,是为自己送来的孩子出气,大家都有些犹豫是否要报警。某些管教甚至认为白路殴打所长等人好象是同事或朋友间吵架,完全可以自己解决。

    可问题是地上还躺着七个人……不管那些,先救人吧。

    让附近宿舍学生先出来,把这些人抬到几间宿舍的下铺,开始急救。

    其实就是晕了,缓不上多久自己会醒过来。但是谁敢冒险?万一醒不过来怎么办?有人打120。

    在打过这个电话之后,有人问道:“报警么?”

    是啊?报不报警?他们知道白路为什么这么疯。在打架事情刚发生时,霍震等几名管教同样愤怒,也想揍人!只是没达到白路的愤怒程度。

    可是再愤怒又如何?必须得保持冷静,按规矩做事。所以一众管教打都没打扯头闹事的三个少年,直接送上警车,送去看守所。至于其它参与打架的少年,管教所的意思是先关禁闭。

    可没想到,牵扯人员太多,禁闭室不够用了!

    所以先关挑起事端的那些人,就这样也没关全,其余人暂回宿舍,等那些人出来以后再去接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