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九章 把钥匙给我

作品:《怪厨

    这一次事情闹得特别大,市局老大都已经知道。◇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让所领导很为难,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擦干净这个屁股。说句阴暗点儿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幸好老三没有找到父母,否则亲人来闹,赔钱不说,更要麻烦许多。

    不是说谁冷血,是面对事情时总要做各种打算,人都会希望事情的发展有利于自己。

    可所领导还没来得及擦屁股,白明星来了,而且疯了,好象疯狗一样谁都打,让屁股问题变得更大。

    这家伙是不是明星不重要,可他是个好人,对少管所一直特好,送钱送吃的不说,还带外国大明星过来,更拍了部反映边疆警察、反应特殊管教所的影片。

    对上这样一个一惯对他们的好人,没抢没杀的,只是带俩小孩出去,难道真要报警不成?

    现在听到问报警么,没有一个人接话,都是沉默看着昏迷几人。

    拿电话那人看看大家,想了想,把电话收进兜里,说道:“救人重要。”

    在大家等待救护车的时候,霍震醒过来,看清楚状况后问道:“白路呢?”

    “带人走了。”

    “报警没?”

    “还没。”

    霍震犹豫一下,眼睛一闭,假装继续昏迷。

    按道理说该报警,白路要闹的不光是少管所,按现在这个状况来看,他还要闹看守所,到那时候全市警察都会知道这个事情。

    闹出大事情之后,第一件事绝对是追责。如果遇到个操蛋的领导。肯定追究大家责任。比如问,为什么白路劫走管教少年时。你们没阻拦没开枪?劫走后为什么不报警?

    所以霍震在闭眼后说话:“你们都昏了,赶快。”

    管教们没听明白,在想这是什么意思?你被打糊涂了么?

    霍震叹气道:“赶紧昏啊,告诉他们一起昏。”他想让大家逃脱责罚,却是忘记白路,他们二十多人都昏了,全是白路打的?那白路得有多大罪过啊?

    这不能怪霍震,人遇到事情时多会这样。第一时间想到的总会是自己,基本没有例外。何况他们已经在为考虑,否则直接报警即可,何必继续装昏迷?

    管教里也有领导,听到霍震说第二句话,很快明白过来,心里也想远离这种事情。可好几名同事昏迷,谁好意思走?

    单就这件事来说,不论白路闹成什么样,大家只要找个不在场或不能报警的借口,哪怕再是经不起推敲,也没人会追究你的责任。

    可所有管教宁肯以后挨批评。也不愿意找这种借口。

    霍震躺了会儿没听到动静,睁眼看,发现大家都是安静站立,叹口气坐起来:“我没事了,他们也不会有事。”

    如同他说的那样。二十分钟后,昏迷众人陆续醒过来。这时候救护车还没到。王所晃晃脑袋,感觉没问题,又问过其他几人,都是一样没问题,于是说道:“让120回去吧。”

    于是有人给120打电话说不用来了。接线员说好,可二十分钟后,救护车停在大门口。

    这是要钱啊,霍震不想废话,拿一百块钱出去:“就这些,你们走吧。”

    司机看看钱:“谁病了?咱这是郊区,都出城了,这些钱不够。”

    霍震说:“就一百,不要就一分钱都没。”

    “一百五。”司机和他砍价。

    霍震瞪了他一会儿,叹口气又摸出五十:“走吧。”

    司机接过钱,开车离开。整个过程,连护士带司机都没人下车。

    有人担心是脑震荡,有后遗症什么的,建议大家去做下检查。连王所带霍震都说不用了:“就当喝酒喝多,摔了一交。”

    少管所这些人很够意思,挨了打不报警,没在背后捅刀子,对白路很宽容。

    现在的白路不在乎有没有人捅他刀子,他就想做一件事,揍那三个混蛋,揍得他们连阎王爷都认不出来。

    领着两个少年走在郊外黑漆漆的街道上,在等马战的电话。

    二十分钟后,有个本地电话打过来:“我叫张中阳,马哥让我帮你。”

    “说。”白路吐出一个字。

    “你找的人在新看,因为时间紧,暂时不知道在哪个房间,再给我二十分钟。”

    “谢了。”白路问:“有车么?”

    这大半夜的,街上无车,郊外更惨。本来他可以开少管所的车,可刚把人揍了,再回去抢车?

    “有车,你在哪?”张中阳问道。

    “省特殊少管所回市里的路上。”

    “二十分钟到。”张中阳挂掉电话。

    二十分钟后,一辆越野车停在身边,下来个武警军官打量白路,确实是新闻里的大明星后,伸手道:“我是张中阳。”

    张中阳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有些黑,白路和他握手后,张中阳来开车门:“上车。”

    俩少年坐到后面,白路坐到前面,张中阳开车去新看。

    车一发动,张中阳问道:“冒昧问一下,你想怎么做?”

    “闯进去。”

    “闯?”张中阳很吃惊,回头看眼两个少年:“刚才就是闯进去的?”

    “恩。”白路说道。

    张中阳苦笑一下:“新看和他们那儿不一样,你敢闯,就有人敢开枪。”停了下问道:“少管所也有枪……”是想问为什么没开枪拦你。

    白路说:“送我到门口就行,别的不用不管。”

    不用我管?难道看着你去死?张中阳给马战打电话:“白哥想硬闯看守所。”

    马战那面都不能用吃惊来形容了,简直是不可思议、超乎想象、极其震惊!你赤手空拳的去闯看守所?当警察是死人啊?

    马战问:“能不能找人带进去?”

    张中阳犹豫一下:“能。”

    “带进去。我欠你个人情。”

    张中阳说没问题,挂上电话。

    新看距离不算太远。绕城走上小半圈,二十多分钟开到地方,张中阳没停车,一直开到大门口。

    看守所由武警战士守门,里面管理犯人的才是警察。

    张中阳就是武警,而且是省武警总队后勤部军官。方才在路上打过一个电话,此时来到新看门口,汽车停下不到一分钟。大铁门隆隆打开,却是没有人。

    张中阳开车进入,路过值班室时冲里面挥下手。

    白路眼尖,能看到个武警战士冲汽车敬礼。

    白路问:“麻烦么?”

    看守所大门因为你一个电话就打开,并且连个问话的人都没有,这是什么力度?

    张中阳说不麻烦,看白路一眼。多解释一句:“我和他们领导认识。”

    绝对不是认识那么简单。白路恩了一声再没说话,他的目的是来揍人,至于怎么进来的,这个很重要么?

    张中阳是第一次进来这里,车开的很慢,不过不着急。显得胸有成竹。

    开过第二道大门,再有五十多米远,前面岔路站名军官,朝右面指路。张中阳冲他点点头,转向右边。

    右边就是看守所收监室。和别地方的看守所没有什么不同,都是铁门把守。进入后是值班室,先审查相关文书,然后往里送。前面还有道门,进入后领号服什么的,再往里是铁栅栏门,一道道通向里面。

    汽车停在门口,张中阳问:“能进去么?”

    “能。”白路搓下手指说道。

    张中阳说:“等你出来。”

    白路说好,打开车门下车,阿布和哈力克一起下车。

    看守所里面是警察值班,想要往里进,得打通公安部门的环节。

    白路来做坏事,即便认识哪位领导也不能找他帮忙,此时走到门前砸门。

    这道门是从里面锁的,砸上一会儿,有个警察迷糊着开门:“谁啊?”

    白路往里一撞,抬步进入,顺手按住值班警察:“能不能不出声?”

    值班警察正想喊叫,听到这句话后再一看:“白路?”

    白路愣了一下,当明星可算有个好处了。低声说道:“我是好人,来做件事,以后有人问你,就说被我打晕了,什么都不知道行不行?”

    那警察听出不对,又想起现在的时间,惊问道:“你要做什么?”

    白路冲他嘘了一声:“小点声,我进去揍三个人,你什么都不用管,我也不问你要钥匙……我自己抢。”

    他本来想用铁丝开锁一路开进去,忽然记起这次事情很大条,根本藏不住,万一被人知道自己会用铁丝开锁……总是件不好事情。

    那警察回头看眼值班室,正色警告白路:“你不能乱来。”

    “今天我必须得乱来,你就让我乱来一次好不?”白路认真说道:“我不想打晕你,所以把钥匙给我。”

    “不能给你。”

    白路摇摇头,这不是耽误时间么,劈手抢过警察手里一串钥匙,大步往前走。

    “你不能进去,我会报警的。”小警察跳过去拦路。

    “我不想打你。”白路扒拉开他继续走。

    只接触这一下,警察知道白路很有力气,单凭自己应该搞不定他,可看守所警察一般不配枪,小警察快速跑进屋,拿跟警棍出来:“你不能走。”

    就这么会儿时间,白路已经通过第二道门,大步往里走。

    小警察举着警棍追上来:“你怎么回事?再走我动武了。”

    白路看他一眼,转头跟阿布说:“那三个人的名字。”

    阿布和哈力克比较靠后,闻言说出三个名字。白路问警察:“这三个人在哪个房间?”

    “你要做什么?”小警察迷惑了,这家伙不会是来劫狱的吧?大明星劫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