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章 有人要讹钱

作品:《怪厨

    李大庆和一名小医生讨论如何治疗老虎,反正洗胃是没跑了。☆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商量了一分多钟,医生开出治疗方案,下单子让明臣去交钱,然后准备催吐。

    明臣拿着单子刚要出去,一名四十五、六岁的的中年人走进病房,皱眉问道:“怎么回事?谁让你接治老虎的?这里不是兽医院!咱也不是兽医!”

    他藏下半句话没说,万一出事情怎么办?

    小医生戴个眼镜,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估计刚毕业没多久,看见中年人,赶忙起立说:“主任。”

    “你这是怎么回事?”主任满心不爽。无论是谁,大半夜被人从家里叫来都不会觉得爽。他本不想来,可接到院长电话,说有人在市局借个药剂师过来,让他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医院有自己的药剂师,你从市公安局借是什么意思?是不信任还是查案子?

    加上明臣是大明星,另有好些影视圈的人在场,伤者又是老虎,这位主任同志只好大晚上赶回医院,搞清楚事情原因,方便跟院长大人汇报。

    听主任问话,小医生回道:“老虎中了老鼠强的毒针,我们准备洗胃、催吐……”

    话没说完,被主任打断:“你说的什么?”

    “我们准备催吐。”小医生小声重复一遍。

    “你脑子被猪吃了?”主任大声骂道,皱着眉头使劲瞪他一眼。因为有外人在场,不好再批评小医生。走过去看老虎。

    李大庆也算半个医生,简单介绍下老虎目前状况。

    主任犹豫一下,摸了老虎两下,见确实没反应,才大着胆子翻其眼皮,仔细看上一会儿,问道:“老虎是谁的?”

    “我的。”白路站出来。

    主任愣了下,怎么又一个明星?而且是名头好大的明星。走过来问话:“中毒多久了?”

    明臣回话:“四个多小时。”

    主任点点头说道:“我建议继续观察,如果明天早上还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建议做血液透析。”

    这是什么情况?白路刚想问话。李大庆猛地一拍额头:“我真是个猪。”

    小医生被批评。一直在想原因,待听到主任这句话,又见李大庆这么说,脑子一下变得透亮。知道错在哪了。小声跟主任说:“主任。我错了。”

    主任没理他,跟白路说:“一般情况,血液中毒会全身浮肿。皮肤发紫,还会痉挛,不过老虎和咱人的体质不一样,看样子没有浮肿,心跳也正常,没有痉挛现象,我建议观察治疗。”停了下又说:“这么长时间,血液早流遍全身,脑神经也一定受到影响,目前没有不良反应就说明情况良好,再观察观察,如果老虎发生不良反应,马上透析。”

    说完话,从兜里摸出笔字,快速写个单子交给小医生:“输液。”

    小医生接过单子往外跑,也没说医药费的事情,这是要将功补过。

    主任跟白路解释道:“老鼠强没有特效治疗药,我开的药有拮抗作用,可降低死亡率。”

    说完这句话,看看房间里许多人,把白路叫出去单聊。主任说:“我们是治人的医院,对治疗老虎没有把握,现在这种情况,如果里面趟的是人,我会建议马上透析,因为耽误时间太久,有可能造成全身器官衰竭而死。现在里面躺的是老虎,也没有人中毒后该有的反应,所以建议多等一下,看老虎自身能不能恢复过来,不过要跟你说明一点,老鼠强是化学制剂,目前全世界都没有解毒药,万一这只老虎的病情加重,希望你能冷静。”

    主任虽然是赶来了解情况的,可出于医生本能,马上变身救火队员。也因为伤者是老虎,白路又是很有影响力的明星,主任就没有隐瞒病情,直接如实说明情况。

    白路想上好一会儿问话:“只能这样?”

    “我建议找专门的兽医专家……”

    “里面那个就是。”白路说道。

    主任叹口气,重复道:“如果明天早上醒不过来,建议透析。”

    他没有指出李大庆犯的错误,何况犯错误的还有手下小医生一个,并且是小医生开单子,指出错误会对医院有不好影响。幸好自己及时赶到,又没有造成错误后果,也就没有说明的必要。

    口服中毒的治疗方法和中毒针的治疗方法不同,口服要催吐,如果中毒情况严重,也会使用血液置换透析的方法,可透析一次太贵,轻易不采用。

    老虎是中毒针昏迷,通过血液快速致病,只能针对血液进行治疗。问题是老鼠强这玩意没有解药,没办法对症下药。

    老鼠强这玩意不合法,国家禁止生产、销售。可满大地的农村集市都有这玩意,几块钱一包。老鼠强可以自己配制,成分总有不同,给治疗造成困难。

    白路叹口气:“谢谢你。”

    主任说应该的,想了想留下电话号码:“如果今天晚上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白路记下号码,又说声谢谢,回去老虎房间。

    李大庆有些不好意思,跟白路解释:“方才想偏了,对不起。”

    “谁都有着急忙慌的时候,没事。”白路看他一眼又说:“何况刚出化验结果,你又没耽误治疗。”说完坐到老虎身边,看小医生在刘建阳的帮助下给老虎输液。

    肥家伙被针头扎过好几下,硬是一点反应没有。

    等打好针,白路跟明臣,还有李大庆等人说话:“你们回吧,我在这就成。”

    明臣说要留下来,是他没照顾好老虎,才会发生这样事情。

    白路没心情说话,简单平静道:“回去。”完全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刚说完话,外面有吵闹声。一个男人大喊大叫,不知道喊着什么玩意。

    白路皱眉问:“怎么回事?”

    房门打开,李森走进来说:“被老虎咬的那个人在外面,说要赔偿,要见你,还说要找记者什么的。”

    “找记者干嘛?”白路问。

    “说明星仗势欺人,放老虎咬人。”

    白路呵呵笑了一声,我不找你麻烦,你反是来找我麻烦?

    刚想起身,有人敲门,下一刻进来名警察,跟白路说:“外面那人要告你,你是老虎的主人,麻烦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

    白路说:“他用毒针射虎,你们不抓?老虎是濒危动物,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他们犯法了吧?”

    警察大约三十三、四岁,闻言苦笑一下,跟白路说:“外面有人说你有饲养老虎的合法证明,是么?”

    “是的,我有个科研中心,这些老虎都有合法身份。”白路回道。

    警察想了想:“能出来说话么?”

    “可以。”白路让明臣和李大庆照看老虎,他跟警察往外走。

    刚出门,就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瘦子朝他冲过来:“明星怎么的?明星养老虎也犯法!明星的老虎咬人了也得判刑,我认识你,你不就是白路么……”

    白路看眼瘦子,面无表情从边上走过去,跟警察走到楼里面说话。

    那警察小声说道:“我知道你在我们警察系统有很大名声,也知道今天的事一定是那俩人惹出来的,不过,我建议私了。”

    白路笑了下,他也是这么想的。敢打我家老虎的主意,关进监狱都是你运气好。这可不行!不过不能表现出这种想法,冷着脸问为什么。

    警察说:“那俩人在我们分局都挂着号,你没觉得那人有点儿不正常么?”说着话转头看方才冲白路喊叫的瘦子。

    “瘦,脏,衣服破旧,头发乱。”白路回道。

    “这么跟你说吧,那俩人是扎针的,前年查出来得了艾滋,说是没几天好活,他俩活着就是偷,什么都偷,偷到就卖钱买针,每个月都能抓到他们一、两次,开始时候还有人报警,可后来知道他们有了那种病,谁还敢招惹?被偷到只能自认倒霉,否则那俩家伙就敢拿着扎了自己血的针头去扎别人。”

    听到这里,白路明白过来,这是没法管的两个人!这样的人连看守所都不要,送进看守所只能单独关一个房间,可又有毒瘾,那就送戒毒所吧。戒毒所同样不愿意要这样的人,一般人来戒毒可以收钱,弄这么两个家伙进来,没有钱拿不说,人家还根本不肯戒毒,总是捣乱!

    一个不想戒毒的艾滋患者被关在戒毒所里,麻烦是巨大的。万一死在里面就更麻烦了。

    因为这种特殊情况,派出所不愿意抓他们。毕竟警察也是人,没必要得罪两个不怕死的疯子。万一他们偷偷害自己一下……自己也变成艾滋患者?

    比较有意思的一件事,这样的人多享受低保待遇。只要去到街道,把自己的病历一放,工作人员多会痛快帮他们办理。

    这样的人在街道,在派出所,在很多单位都挂着号。没钱的时候,甚至可以去街道办公室强讹两百块钱回去花。

    这是最古怪、最不公平的现象,可偏偏存在,没有任何好的解决办法。

    警察继续说:“我建议私了,那两个人就算抓进去,隔不了几天又会放出来,可你不同,毕竟是明星,万一那俩人拿自己的血去害你,得不偿失。”跟着又说:“按规定,我不该说这些话,可这是特殊情况,你也不想自己身边的人受伤害吧?”

    白路说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