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一章 小老虎醒了

作品:《怪厨

    警察说:“那就私了吧,他们就是要钱,根本不想、也不会去告你,你是明星,随便给俩钱打发叫花子得了,这样行不?”

    白路很痛快地说行。◇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警察说:“谢谢你理解,我会尽量帮你往下压低价钱。”

    白路再说一遍谢谢,转头去看那个瘦子。

    门口不再是一个瘦子,又多了个吊着胳膊,额头缠绷带的家伙,胡子拉渣,阴冷眼光往这面看。

    白路冲那人笑笑,跟警察往回走。

    警察一走过去,瘦子就挤过来说话:“警察同志,你说这事怎么办?我哥们被老虎咬了,是老虎啊,被老虎咬了。”

    “你想怎么办?”警察冷着声音问道。

    “赔钱!”瘦子说:“明星就是明星,养得起老虎,不过既然敢养老虎就得负责,一口价,十万,给十万,我兄弟就不追究这件事。”

    “你怎么不去抢?”警察喝道。

    “警察同志,这不对啊,是我们报警,是他们犯错,赔点儿钱怎么了?”瘦子歪着脑袋看白路。

    “你俩疯了?先解释下毒针是怎么回事?”警察冷声问话。

    “什么毒针?不知道。”瘦子说:“警察同志,一码归一码,我兄弟被老虎咬了,要钱治病啊,不然死了怎么办?”

    警察还想说话,被白路拦住,笑问道:“十万?够么?”

    “够……不够,得二十万。”见白路有给钱的迹象。瘦子马上改口。

    白路点下头,继续笑着问话:“二十万?够么?”

    “不够。”瘦子再次改口。不过被受伤那家伙拽了下,贴着耳朵小声说几句话。

    瘦子听得连连点头,跟白路说:“够了,二十万就够,你给钱,咱们两清,我们不告你。”

    白路同意道:“好,两清。不过现在没钱,明天白天给你们好不好?现金?”

    “恩,现金。”瘦子说:“别说我没警告你,你要是敢赖帐,我们兄弟俩可不是吃素的,还有,把医药费给结了。”

    白路说没问题。

    瘦子看眼受伤的哥们。见他没意见,俩人转身走出医院。

    他俩离开,很多人马上围上来,李森问:“怎么了?为什么给钱?你疯了么?”

    刘建阳等人也是不明白,包括刘晨等妹子更是气愤难当,说白路做错了。遇到这样的人就该收拾,让警察抓人。

    白路淡声说:“我不在乎钱,我在乎老虎。”说完走进病房。

    警察本想嘱咐几句,不过看白路这个状态,明显不愿意多说话。犹豫一下。转身走出医院。既然双方私下和解,他的任务也算完成。

    白路进到病房。有个男人拿着一百块钱走到门口,表情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敲门。

    李森问他:“师傅,干嘛呢?”

    男人回话:“刚才白路坐我车过来,多给一百块钱,我想还给他。”

    李森苦笑下说道:“拿着吧,他连二十万都肯送给那两个混蛋,就不要说你这一百块了。”

    “这样啊,到底出什么事了?”司机问道。

    李森说没什么,又说:“能等会儿不?一会儿送几个人回去。”

    “能等能等,去哪儿啊?”司机问道。

    这时候房门从里面打开,明臣走出来说道:“都回吧,路子自己在这。”

    “行么?”李森问。

    “行不行就这样,除非你们能劝动他。”明臣说:“我得回去,你们也回吧。”

    大家想了想,留在医院也是无用,同意回去。刘晨和沙沙几个女孩不肯走,打算留在外面陪白路。可白路马上出现眼前,让她们赶紧走。

    无奈,为避免白路生气,大家只好回去片场,连李大庆和刘建阳都被赶走。

    没多久,病房里只剩下一只昏迷中正输液的小老虎,和一个白路。

    白路一夜没睡,安静坐在老虎身边。他希望老虎快些醒过来,可直到输完液,老虎也一直处在昏迷中。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柳文青打来电话:“睡了没?”

    白路反问回去:“你怎么不睡?”

    “你没回来。”柳文青问:“老虎怎么样了?你回来么?”

    “老虎还好,你赶紧睡吧,我不回去了。”

    柳文青说:“你注意休息,明天上午还得去见记者。”

    白路说知道了,又说再见,挂掉电话。

    整个晚上,白路不睡觉,连带着小医生也没睡好。隔一、两个小时就过来一遍。待到早上六点半,主任更是早早到来,直接进来病房。

    没过多久,李大庆和刘建阳等人也赶过来,他们这些人一共没睡上四个小时,每一个都很困。

    接下来的时候,明臣、丁丁等人陆续赶来。他们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探望小老虎,一个是劝白路回家换衣服,准备见记者。

    七点半的时候,许再兴打来电话,说可以带明星过去,但是人数受限制,没有名气的不可以带过去。

    白路说知道了,告诉明臣一声:“你们回去换衣服,九点在我家楼下集合。”跟着点出人名:“你,丁丁,小环,宝贝,白雨,衣丹。”

    可怜大标准演出公司,开业到现在,依旧只有这么几个明星,算上白路,有名气的仅有四人。

    “你呢?”丁丁问道。

    “我一会儿回。”白路说:“你们先走。”

    “一起回吧,现在都七点半了。”

    白路摇摇头。

    这时候,主任走进来说:“透析吧。”

    老虎要透析,白路更不肯离开。让明臣等人赶紧走。再给扬铃打电话:“把那个慈善基金的文件都拿着。”

    血液透析要动用仪器,主任让白路抱老虎过去透析室。

    白路说好。抱起老虎。可这一抱,奇迹出现,小家伙竟然动动眼皮,醒了。只是没有精神,迷蒙着看向白路。

    白路大喜,高兴道:“醒了醒了。”

    主任也很高兴:“醒了就好,再输个液巩固巩固。”

    他刚说完话,门外响起瘦子的声音:“大明星呢?我来拿钱了。”

    白路当没听见。抱住小老虎仔细看。

    小老虎睁眼看看白路,片刻后闭上眼睛,爪子略微动动,便又恢复原状。

    白路刚刚惊喜的心马上沉下去,紧张问主任:“没事吧?”

    主任和李大庆一起过来检查老虎,可刚一上手,老虎就抬爪拨开他们的手。只是轻弱无力。

    主任说:“没事,他是累了,想休息。”李大庆也是这么认为。

    白路说:“那就好,那就好。”

    主任说:“放它下来,一会儿打针。”

    白路犹豫一下:“我不在,他不听话怎么办?”

    “你不在?你要去哪?”主任问道。

    “有事情。必须去一趟。”白路很为难,如果不是为了救孙望北出来,他真不想动。如果是因为拍戏、或别的什么事情,他一定留下来陪老虎。

    主任想想说道:“给它打的针本身有镇静、睡眠作用,应该没问题吧?”遇到老虎病人。纵是经验丰富的医生也不敢肯定。

    白路说:“万一出现意外呢?”

    主任沉思片刻:“那就等你回来再打。”

    “恩。”白路轻轻放下小老虎:“好好睡,等我回来。”

    小老虎十五似乎听得懂这句话。努力睁眼看白路一下,跟着又闭上。

    李大庆说:“你去吧,我在这看着。”

    白路说谢谢了。跟明臣说:“走吧。”

    他开门出来,瘦子正在外面大喊大叫,看见白路,赶忙走过来问:“钱呢?什么时候给?”

    白路说:“老虎在这,跑不了,我回市里拿钱,中午回来,你俩在这等我。”

    瘦子犹豫犹豫:“好,我们相信你一次,警告你别搞花样,不然后果自负。”

    白路说知道,跟明臣等人赶回家。

    家里客厅坐着柳文青三人,扬铃不时看时间,想打电话催白路回来,可又怕影响他心情。

    柳文青不时劝她:“别急,一会儿就回来了。”

    一旁的李小丫也跟着劝话:“白大哥说话从来算话,你放心吧。”

    扬铃苦笑道:“怎么说的好象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一样?”

    眼看时间接近八点半,扬铃终于坐不住了,想要打电话,又被柳文青劝下:“别催他,老虎病了,他比谁都难受。”

    扬铃叹口气,犹豫再三,到底放下电话。

    就这时候,有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扬铃和柳文青、李小丫同时站起。下一刻,白路等人陆续进门。

    扬铃很想说一句怎么才回来?可是看白路憔悴模样,到底没说出口,只轻声道:“快去换衣服。”

    白路恩了一声,回房间洗澡,快速换好衣服,然后下楼。

    柳文青这才有时间问话:“老虎怎么样了?”

    “醒了。”白路长出口气:“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柳文青跟着重复:“醒了就好。”

    这时候,丁丁等人来到客厅,何小环也从楼下上来,大家聚到一起。

    恰巧许再兴打电话说在小区门口,让白路下楼。

    白路应声好,招呼大家下楼。柳文青说:“你放心去办事儿,我去医院照顾老虎。”

    白路说麻烦了,开门出去。

    他们一共是七个人,幸亏许再兴的商旅车够大,白路坐副驾驶位置,剩下六个人分两排坐下。

    许再兴问:“手续带了?”

    丁丁说带了,她手里是文件包。

    许再兴说好,开车去市民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