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为什么给钱

作品:《怪厨

    出现在这里的不是一个明星,而是四个大明星,另三个女生好象也是明星,这么多明星在一起,随便一闹,记者肯定会来。◇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只要记者过来,随便宣传下,医院肯定害怕。

    白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事情,他急着看望老虎,不想被人跪在面前。

    何小环成名早,经历事情多,赶忙拽大家退开,也不说去医院了,一句话不说,转头就跑。白路等人赶忙跟上。

    死者家属一看,很是气愤,当时有人大骂:“明星也是群王八蛋,只顾自己,不知道为别人考虑。”

    他们骂他们的,白路等人专心跑路。幸亏时间短,反应及时,否则会发生什么事情还真不好说。

    在他们跑开后,警察又一次到来,说医院报警,死者家属必须让开道路,不然抓回去。

    家属们合计合计,让开正大门位置,但还是扯着横幅搞抗议。

    他们不肯走,警察也没办法,遇到这种情况,抓回去多少遍都是没用。进医院找到医院领导,大略问下情况,重又离开。

    白路等人在远处看着,明臣问:“这怎么进去?”

    何小环说:“去个人引开那些人的注意力,咱就能进去。”

    白路不同意:“死者为大,瞧样子是死了亲人,咱家老虎不是没事么?别和他们争了。”

    丁丁问:“现在去哪?”

    白路问:“医院有后门吧?”

    “不知道。”明臣说:“我去看看。”

    周衣丹说:“还是我去吧。”

    可怜一群明星好象做贼一样,要小心行路。还得派探子去探路。

    周衣丹小跑过去,趁没人注意,钻进医院。

    老虎病房外面有很多人,李森、刘建阳等人都在。周衣丹跑过来问:“护士呢?医生在哪?”

    “怎么了?”李森问道。

    周衣丹说:“门口有医闹,病人家属想找白路帮忙申冤,他们被堵在外面,我找医生问问医院有没有后门。”

    “这样啊,你等着。”李森刚想去找医生问话,刘建阳已经先跑去外科门诊,给老虎看病的主任就在那间屋子。

    两分钟后回来说:“我出去接人。”

    刘建阳出去接人。周衣丹进入病房。房间里有三个人。李大庆、柳文青、刘晨,看见周衣丹,柳文青问:“白路回来了?”

    “都回来了。”

    “恩。”柳文青看眼手机:“回来的挺早。”

    刚说完话,门外有人大声问:“明星回来了没?”

    柳文青厌恶道:“又来了。”

    “是那俩个流氓?”周衣丹问。

    “不然还能有谁?半小时来一趟。烦死了。”柳文青说道。跟着问周衣丹:“我听说白路要给他俩钱?给二十万?”

    周衣丹说是:“钱已经取出来了。”

    柳文青想不明白。白路这是想做什么?为什么给打伤老虎的坏人钱?

    这时候的白路等人跟着刘建阳绕远,绕上好大一圈,从住院部后门进入。白路边走边问:“老虎怎么样?”

    “一直在睡。也没吃东西。”

    白路停住脚步:“一直没吃东西?”把钱交到明臣手里:“你们先进去,我去弄点吃的。”

    明臣说好,跟刘建阳进入医院。白路去最近的小饭店点上一斤牛肉,他要自己下厨。

    饭店老板无所谓,只要给钱就行。二十分钟后,白路端着一大锅牛肉汤走回医院。

    正门的抗议一直在持续,为避免造成坏影响,医院副院长出面,邀请几名家属进医院谈。

    在他们进门的时候,白路正好从楼后绕进来。家属一眼看到白路,有人很愤怒,大声骂他没良心。

    白路这个郁闷,我得罪谁了?干嘛就没良心?

    遇到这种事情,手里又端着牛肉汤,他是想发火都不能,只好郁闷地当没听见,走去老虎病房。

    他没听见,可弄伤老虎那俩家伙听见了。

    老虎咬的伤势本就不重,这哥俩没事做,在门诊部这块溜达,一个是打发时间,一个是监视老虎病房,一定不能让老虎跑掉、让钱跑掉。

    他俩如此乱转,便是知道医闹事情。这时看见那些家属进医院,哥俩好奇,跟过来看热闹,便听见那家属骂白路的一句话。俩人往对面一瞅,呀嘿,钱来了。赶忙跑过来说:“钱呢。”

    白路担心撞到汤,站住不动。那哥俩跑过来停住:“钱呢?你答应的钱……别说锅里面就是。”

    白路说不是,钱带来了,一会儿给你们。

    “什么一会儿?干什么一会儿?想赖帐不成?赶紧给钱。”瘦子冲过来抢汤。

    白路特别郁闷,这家伙是没有智商么?要钱就要钱,抢我的汤干嘛?难道真以为锅里藏着钱?

    眼见那家伙跑到身前,白路赶忙转身,重申一遍:“不是钱!是汤。”

    “汤也行,我俩饿了,正好吃点儿。”这家伙倒是不忌口。

    白路当然不能让他俩喝汤,赶忙往边上闪。

    他边上是跟着医院领导往楼上走的死者家属,有人记恨白路不帮忙,突然架胳膊撞向汤锅。

    白路注意力都在俩流氓身上,一个没注意,被那名家属碰到汤锅,于是被打翻,倾洒一地。

    白路怒了,抓过那名亲属就是一拳:“撞我的汤?”跟着又是一脚。

    这一拳一脚打出去,事情马上变复杂,挨打那人快速倒下,喊着要报警。

    他在打架,弄伤老虎那俩人很开心,大叫道:“打,快打。”

    白路瞥他俩一眼。反正已经打了一个,就不怕多打俩。一个高抬腿,右脚抽到瘦子脸上,啪的一下,那家伙啥反应没有的就倒在地上。

    跟着再贴到受伤那家伙身边,猛一屈膝,这家伙抱着肚子倒在地上。

    只是汤锅被打翻,这家伙就连打三个人,这家伙的脾气到底有多不好?

    医院领导不说话,你们打你们的。最好都打进监狱才好。医院能剩下许多事情。死者家属很激动,指着白路大骂:“草你大爷的……”

    后面说什么没人知道,只听见啪的一声清响,白路一个大耳光扇肿那半边脸。然后轻声问话:“还有谁想骂人?”

    世界上总有许多不知死的白痴。明明自己一方有一人被打倒在地。还一个被扇了耳光。可依然有个中年女人指着白路骂道:“报警,找记者,我要搞黑你。我要让你从此完蛋,变得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臭。”

    白路仔细听过这句话,竟是没有动手,笑着说:“欢迎。”

    这是什么情况?这家伙不是每个人都打?另一个女家属骂道:“王八蛋,你等着,你不得好死……”

    这句话没说完,同样被白路的一巴掌扇断。

    这家伙一下打一下不打,更让大家迷惑,搞不清是怎么回事。

    白路稳稳站住:“要报警的趁早,想骂我的继续。”

    一共就进来四名家属,三个让你揍了,其中一个处在昏迷中,谁还敢骂你?现场一片寂静,都在看白路。

    “不骂了?你们不骂,那我就走了。”说着话踩向弄伤老虎那俩家伙,不论是否是病号,都是大脚踩下,隐约间有骨裂的声音。

    俩家伙很清醒,先后站起来朝白路的背影大骂:“你等着,我一定要弄死你。”

    白路说:“弄什么弄?不要钱了?”

    钱?一想起即将到手的二十万,哥俩一阵激动,这么多钱足够花上段时间,等以后没钱了,再回来找白路要就是。

    和那些钱比较,胳膊断了又算什么事情?瘦子赶忙问道:“钱在哪?”

    白路则是不理他俩了,直接走去老虎病房。

    那两个倒霉蛋互相看眼,单腿跳着跟过去。

    白路进入病房,许是感觉到他的气味,小老虎马上睁开眼睛看向门口,见真是白路进门,小老虎竟想挣扎着站起来。

    白路两步跨过来,抱起小老虎小声问道:“怎么样啊,还难受么?”

    也不知道小老虎有没有听懂这句话,反正是把脑袋埋在白路掌心,伸着舌头轻舔两下。

    白路低声说:“好好休息,等养好伤,我带你出海,咱也拍个流浪派的电影。”然后问李大庆:“上午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有点虚,没什么力气,也不能动。”李大庆回道。

    白路说:“那位主任呢?叫来看看,要不要继续输液。”

    “好的。”李大庆出屋。

    柳文青则是趁机问话:“为什么要给那两个人钱?”

    白路笑了下:“总有原因的。”

    柳文青思考片刻,正想说话,白路说:“你跟饭店说了没?一会儿有人过去拉酒。”

    标准饭店最重要的物件就是酒,地下室酒窖是重要所在,除柳文青有把钥匙,再是巴老爷子才有。

    听白路问话,柳文青说:“现在打电话。”说着话想要出门。

    白路说不用,先等等看。

    刚说完话,许再兴打过来电话。白路说上两句,让他去标准饭店。然后给巴老爷子打电话,让他去库房拿酒,再把许再兴的电话和名字说出来,以便辨认身份。

    打完这个电话,白路慢慢放下老虎,让它安心躺着,自己马上回来。

    老虎呜了一声,白路开门出去。

    又一次看到白路,弄伤老虎的两个人马上走过来,刚走到白路身前,电话突然响起,瘦子看眼手机,冲另一人使个眼色,再跟白路说:“别跑啊,我去趟厕所就回来。”说完话,俩人一起朝医院大门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