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 用毒针扎人

作品:《怪厨

    眼看事情越来越乱,警察直接问白路:“他告你打人,你打过没?”

    白路说:“没意思,大冬天的聊点儿啥不好,非要说扫兴话题,那什么,你俩看电影不?”

    “严肃点儿!谁和你聊天了?我们是在问案,希望你能配合。”一警察板着脸说道。

    “不是聊天啊。”白路吧唧下嘴巴:“瞧这事儿闹的,你俩想问什么?”

    警察重问一遍:“你刚才打人没?”

    “好吧,我这人向来正直诚实不说假话,他说我打他,从生物学角度来说,我是和他的身体发生过接触,但非我所愿,是他走路不看路,撞到我汤锅上,顺便撞到我身上,然后他就倒了,发生这样事情不能怪我。”白路问俩阴魂:“刚才是这么回事吧?我没说假话吧?”

    “没有没有,刚才就是这么回事,可惜那一大锅汤啊……”这哥俩做假证有瘾。

    “他们说谎!”报警那人大叫道。

    瘦子用更大声音喊回去:“不许污蔑我俩的人格,想死啊。”

    报警那人冷哼一声:“污蔑?方才又不是只有你俩在场,副院长也在,警察同志,你可以问副院长,刚才还有很多人在场。”

    白路摆出副迷惑表情:“很多人在场怎么了?我不是承认咱俩的身体发生过近距离接触?又没说假话,你找谁来也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事实真相是你打我,给我造成很重的伤害。”那人喊道。

    白路淡声说道:“没意思了。你都重伤害了还能这么大声音乱喊?再说了,我都没让你赔我的牛肉汤,你怎么好意思诬赖我?”

    报警那人要气吐血了,打死他也想不到堂堂一个大明星能如此无赖。大声说道:“你等着,我找证人。”

    他怎么找证人?当然是上楼找医院副院长,也是找正和副院长说话的家属、朋友们。

    楼上这些人在讨价还价,在讨论赔多少合适。医院的意思是减免医药费,家属的意思是要个几十上百万,讨论正激烈的时候,报警那人走进房间。说是让大家给他做证。白路动手打过他。又跟其中俩人说:“白路也打过你俩,咱一起告他。”

    那俩人虽然挨了两下打,不过知道轻重,现在最重要的是和医院谈好赔偿事宜。而不是去告白路。

    眼见这家伙义愤填膺地冲进来。不由暗道。这人太不靠谱。

    报警那人喊过一嗓子,发现没人回应,冲挨过一嘴巴的人喊道:“你怎么了?傻了么?你被白路打。现在警察来了,你干嘛不说话?”

    那人回道:“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现在没时间。”

    “什么是没时间,你怎么这样……”报警那家伙还想说话,被那名女家属喝住:“出去。”

    报警那人愣住,似乎很想不明白为什么。

    其中有名家属站起来,拽他出去,小声劝道:“别闹事了,里面还在谈。”说完回去房间。

    这家伙琢磨琢磨,很是不甘心。抬头往走廊看,突然发现个东西,于是很聪明的去找警察:“可以看监控。”

    不理会他去怎么折腾,白路端着汤锅进入病房,用浅碟装汤,端给老虎吃。

    白路手艺没的说,小老虎尽管伤病难受,却是闭着眼睛舔光一盘汤。白路又挑出两大块牛肉给它,小家伙才算吃的满意。

    满意归满意,只吃的太少,刚一小盘,还剩下大半没吃。若是搁到往常,这些肉块刚够塞牙逢。

    不过能吃东西就是好事,白路放好锅,让李大庆回去休息,叫刘建阳进来照看。

    岁数不饶人,李大庆犹豫下说好,回去休息。

    白路叮嘱刘建阳几句,出去找明臣拿钱。

    那俩吸粉的阴魂一直等在外面,白路拿着大纸包冲他俩晃晃,俩人赶紧走过来。

    因为瘦子总是把手放在裤兜里,白路有点好奇,趁他俩走过来的时候往前一步,把手里的纸包送到瘦子眼前。

    瘦子赶忙双手来接,白路松手时往那兜里一摸,跟着把东西送回去。心下狂骂:这俩王八蛋还真狠,兜里竟然是带血的针管。

    针管加针头足有十几公分长,针头套着小塑料管,竖着放在兜里。

    想都不用想,一定是他俩的血。这是准备要害人啊!

    白路本就打算好好收拾两个混蛋,俩混蛋仗着爱滋病到处欺负人,然后还吸毒,对社会一点贡献没有,反是造成更多危害。这样的人活着就是浪费粮食。

    更不要说还差点害死小老虎十五,白路准备下狠手。

    再加上这一根针管的罪过,提前给他们判了死刑。

    白路退后一步说话:“二十万,点点吧。”

    俩人打开报纸,眼前是二十摞钞票。哥俩双眼放光,随手拿起一摞撕掉捆钞纸,抽出几张仔细看,确认是真钱,然后快速收起来,跟白路说:“成了。”

    白路问:“不检查下?”

    “这还检查什么?我俩相信你。”瘦子把报纸重新包上,至于撕开纸封的那些钱,俩人一人一半装进兜里。

    “谢了啊。”瘦子犹豫犹豫,看向同伴,似乎有些拿不准主意,要不要现在行动。

    同伴伸手接过大纸包,使个眼色过去。

    瘦子得到鼓励,假装叮嘱道:“拿好了。”往白路那面靠近一步,双手随意伸进裤兜。

    白路当没看见,心说这就忍不住了?

    见白路完全没有反映,瘦子用手掌握住针管,快速拿出裤兜,双手背到身后。

    手大,针管小,握住了难以发现。瘦子双背到身后,拔掉针头上的小塑料管。

    拿钱同伴假装不小心,哎呀一声,大纸包掉到地上。

    纸包落地发出啪的一声响,引起许多人往这面看,其中包括白路。

    瘦子握住针管,在白路看过去的同时,猛朝他身上扎去。

    白路却是突然扑到,假装不小心摔在大纸包上面。于是毒针落空。

    走廊里有许多人在场,瘦子不能明目张胆行凶,赶忙收回毒针,重装进兜里,口中叫道:“怎么了?”

    白路站起来,顺手拣起纸包塞给瘦子:“拿好了。”转身回病房。

    瘦子和同伴互看几眼,拿着钱回去自己的病房。

    瘦子问:“没扎到,还继续么?”

    同伴说:“继续,不过得先爽一爽。”

    瘦子笑道:“就是就是,咱有钱了,当然要爽透了才行。”俩人打开纸包,二一添做五分赃,可分来分去发现少了六叠钱。这是怎么回事?

    瘦子拿起报纸看,下面竟是有个洞,赶忙跑回走廊寻找,完全没有钱的影子。回去跟同伴商议:“有没有可能被白路拿了?”

    “有可能,不过可能性不大,他拣起钱就把钱给你,没有做手脚的时间,何况六叠钱就是六万,那么大的目标,谁也不能悄没声息藏起来。”

    “万一白路就行呢?”瘦子问道。

    “行不行的,你现在能要回来钱么?”同伴说:“依着我,咱先花这些钱,他不是明星么?等咱花光钱再找上门,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咱亮明身份,用那个针管吓唬他,再要二十万也没问题。”

    瘦子琢磨琢磨:“也对,就算现在回去找,那个混蛋也肯定不认帐,咱没时间和他纠缠,先爽一爽再说。”

    俩人决定下来,没有在医院多呆一分钟,揣着钱往外走。

    白路等在医院门口的大柱子后面,见他俩出来,赶忙转身看向外边。

    这俩人有了钱,出门就打车,一眨眼的时间跑到长街尽头。白路急忙拦车尾随。

    长街头有家网吧,网吧后面有个卖香烟、饮料的小亭子,大冬天的几乎没生意。

    瘦子俩人在网吧门口下车,等汽车开车,走向亭子。依旧是一个人过去,一个人站在外面看。

    瘦子跟亭子里的人说上几句话,那人出来走往更后面的巷子里,过上五、六分钟又回来。双手抄兜进入亭子,关好门以后,拿出盒烟举给瘦子看。

    瘦子赶忙往玻璃橱窗里放下一叠钱,抢过烟盒打开看眼,随手装进兜里。

    跟同伴打个招呼,俩人走远一些拦出租车。

    在这段时间里,白路躲在三十米外的一辆汽车后面。目标很简单,不要求能看清楚所有人和所有动作,只要能盯住一个人就成。

    没多久,瘦子二人打车离开。白路也赶紧拦出租车。

    瘦子二人要往回走,汽车调头时,白路跑到道对面拦车。没多久,两辆车一前一后开出城区。

    郊区追踪最是困难,为避免被瘦子二人发现,白路的车落后有两、三百米那么远。

    十五分钟后,汽车开回到物流中心附近一个镇子。瘦子二人下车,先去饭店打包些食物,又去超市买上一堆东西,拿着走进道边一栋二层小楼。

    白路追进镇子,可距离太远,进入镇子后已经看不到瘦子二人。只好坐着车在镇子里来回开来回找。

    算是他运气不错,被老虎咬伤那家伙的脑袋上缠有白色绷带,很明显,买好饭,拎着往家走,一下被白路看到,赶忙下车,落后些距离跟住。

    许是着急回家快活的缘故,瘦子俩人警戒心不强,没有发现白路。反是被白路认住家门。

    白路在楼下呆上一会儿,估计这俩人不会再外出,才又打车回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