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 事情闹更大

作品:《怪厨

    自报警那人、也就是故意使坏碰翻白路饭盒那家伙,跟记者爆出遭受威胁的事情之后,记者们好象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涌过来,这大半夜的,硬是不睡觉赶来采访。◎免费万本小说◎

    报警那人抓住机会扩大宣传战果,欣然接受采访。正访着,报警那人接到死狼电话,被记者们看个正着。记者询问过电话内容,然后,事情又上网了。

    这一次闹得更大,因为死狼留下名字,这家伙被当做典型处理,在事情闹上网的隔天上午被抓。

    本来报警那人还担心遭到打击报复,可知道死狼被抓起来,那家伙高兴的,继续找记者胡说八道。

    虽说只是件打架的小事情,可因为涉及到白路,也涉及到十亿元基金的慈善形象,这次打架事情经久耐热,很多人知道这个事情。

    一直以来就有批白黑专门黑白路,难得逮到这次机会,白黑们疯狂发贴留言漫骂,反正是有多难听说多难听,说白路是超级伪善人,把自己搞成天使一样伟大,其实骨子里是个混蛋什么什么的。

    白路甚少上网,也懒得理会网络言论,可扬铃上网啊,不但扬铃上网,很多人也都上网。

    头条白经常上新闻,也经常搞出各种各样的事情,可是像这次这样有人证,指名道姓控告白路的事情却是第一次见。可以说这是自白路成名以来,遭遇到的第一次公关危机。

    虽然只是打架小事情,可舆论压力太大。现在的白路几乎是千夫所指。

    死狼是半夜打的电话,新闻报道是连夜报出。真正炒热是第二天上午,然后死狼被抓。等到了下午更是热上加热,热的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白路本不知道这件事情,上午九点钟被电话叫醒,邵成义说:“路子,赶紧想个办法把这件事压下去。”

    白路抱着小老虎十五睡的正香,忽然接到这样一个电话,迷糊着问道:“什么事?”

    难得的。邵成义没有骂白路,反是低声说:“就是你在大平区医院打人那事,人家说你当时打了五个人,其中有三个人要告你。”

    白路迷糊了:“三个人?有这么多?”

    这家伙的说话语气当真气人,什么是有这么多?你打了谁不知道啊?

    搁往常,老邵不骂他几句就是挂电话,可这次完全变不同。低声解释道:“据调查,你当时打晕一个人,又先后打了其他四人,有两个是和你发生矛盾的吸毒者,昨天证实在家中吸毒过量致死,另有两人都被你打过一个耳光。”

    说到这里问道:“想起来了么?”又接着说:“这些情况是大平分局调查出来的。报警那些人说的还要严重许多,你要做好准备,如果没有意外,今天要去分局录口供。”

    “去分局?不都是去派出所么?”白路坐起来说:“事情闹这么大了?”

    “那家人说你找黑社会威胁他们,黑社会的名字叫死狼。你认识么?”老邵问道。

    “我认识个脑袋啊?就那几个人,对付他们还用找黑社会?找黑社会不花钱啊?”白路郁闷了。心道何山青到底怎么办的事?简直太不靠谱了。

    邵成义说:“最好赶紧想办法,这次事情对你的声名有很大影响。”

    白路想了想问道:“邵叔,就算我打人,那几个人是什么情况?轻伤?重伤?”

    老邵回话:“只有一个说是受了重伤,不过医院查不出来,另两个连轻伤都算不上。”

    “医院查不出来?”白路想了想,笑道:“是不是刚做检查?”

    老邵说是:“最开始报警那会儿,他们家在忙着和医院谈补偿协议,报警人没做检查,隔两天再做,什么都没查出来。”

    白路哈哈一笑:“老天都不帮他。”

    “还笑?赶紧想办法怎么解决吧。”老邵说:“那家人说自家亲属在住院期间意外死亡,家人急着找医院讨要公道,可能是大意,撞了你一下,然后就被你揍了,连揍五人,揍的很惨。”

    白路说:“人才啊,谢谢你邵叔。”他能感觉到老邵的好意,这位老同志还是蛮关心他的,起码小老王靠谱多了。

    邵成义说:“谢不谢的不重要,你赶紧把自己择出来,人活一辈子就活个名声,你这名声要是臭了,还怎么拍戏当明星?”

    白路说:“放心吧邵叔,没事儿。”

    “赶紧找人办事,先把帖子删了。”老邵出主意:“我们局里倒是有些评论员,不过各管一摊,你这事儿舆论太大,完全使不上力。”

    “没事儿,你放心,谢谢邵叔。”白路挂上电话,抱起小老虎在宿舍溜达,大家都在睡觉,只有老虎、猩猩等动物醒着。

    白路又去隔壁的拍摄场地,总算找到两个没睡觉的工作人员,走过去问话:“谁有本?上网看点消息。”

    “等着,我去偷一个。”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朝宿舍走去。

    “什么玩意?偷?”白路疑问道。

    另一个人笑着说:“去拿别人的本。”

    “哦。”白路在片场的老虎村庄溜达溜达,刚走到广场,满快乐从美国打来电话:“你怎么搞得?能闹出这种低级错误?”

    白路乱迷糊:“你干嘛?”

    “什么我干嘛?你打人就打人,干嘛找黑社会去威胁人;威胁就威胁吧,竟然在有记者在场的时候威胁,闹得天下皆知。”满快乐急道:“你是猪么?”

    白路想了想:“你说的这些是什么?”刚才老邵打电话,没介绍这些细节。

    满快乐好奇道:“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啊?早上两点多才睡,还没怎么的就被你们电话轰炸醒。”

    在他说话时候,眼镜青年抱台笔记本跑回来,然后是开机连网查新闻。

    在这段时间里,满快乐把昨天半夜发生的事情大概复述一遍,白路叹服道:“真是个猪队友。”

    满快乐问他说谁呢?白路笑着说没谁。满快乐说:“别着急,我让我爸想办法。”

    白路就更好奇了:“你这么关心我干嘛?疯了还是病了?”

    要不说伟大的白路总是语出惊人,要是搁别人遇到满快乐主动帮忙,就算不在乎不需要不喜欢,也不会如此说话,可白大先生就说了。不但说了,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冷淡。

    满快乐不在意白路说什么,严肃回话:“你欠我部电影,还有三顿饭,在我利用你之前,你不能把自己的名声搞臭。”

    “我什么时候欠你部电影?”白路一手拿电话,先把小老虎放到地上,再把另一手举起来拍那只手的手掌根:“我给你鼓掌,这借口找的绝对天衣无缝,白某甚是佩服。”

    “少贫,你先想办法,我给我爸打个电话问问。”满快乐挂掉电话。

    有道是患难见真情,虽然白大先生不算患难,可满快乐能主动提供帮助……实在让他吃惊。

    正吃惊着,眼镜男喊道:“白导,过来看。”

    白路再抱起小老虎走过去,边走边跟老虎说:“哥们,该减肥了,你这肥的给头猪都不换。”现在的小老虎比成年狗还要大,一个个透肥透肥的,贼沉。

    小老虎只当没听见,吧唧下嘴巴,脑袋靠着白路肩膀努力装睡。

    白路走过去看网页,很快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第三次骂何山青是猪队友。抱着老虎回去宿舍。

    走到何山青床前,把老虎放到他脑袋上。何山青马上醒过来,扒拉开老虎问:“干嘛?”

    白路叹气道:“猪队友,起床了。”

    “猪你脑袋猪,干嘛?”何山青再问。

    白路说:“给你十分钟,自己上网看。”

    听语气有点严重,何山青赶忙爬起来开电脑,等开机的时间里问道:“到底怎么了?”

    他刚问过话,白路的电话响起,是扬铃:“神仙啊,事情大条了。”

    白路说:“把那俩字去了,大什么条?又没去厕所。”

    扬铃说你就闹吧,赶紧上网看。

    白路说:“不用看了,我知道是什么事。”

    扬铃问:“现在怎么办?”

    “凉拌。”白路表现的很不在意。

    这时候又有柳文青打过来电话,接着又有高远、林子等人的电话,再有满快乐的第二次来电,反正在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电话就没断过,直接把手机干没电了。

    等接上电源开机,刘扬打来电话:“路子啊,麻烦一下,来分局录个口供。”

    白路说好,现在过去。

    刘扬叹气道:“昨天不是让你赶紧处理么?怎么越搞越大?”跟着解释一句:“不是我们让你来录口供,是没办法,你明白的,得重录一份。”

    白路说:“我明白,谢谢刘叔。”

    刘扬说:“别谢了,快过来吧。”挂上电话。

    接到这个电话,白路去洗把脸,把小老虎交给刘晨:“小东西越来越娇气,看好它。”

    在方才这段时间里,满仓库的人陆续起床,知道白路又闹出事情,赶忙凑电脑前面看,等了解经过后,多很紧张白路,张罗着想办法出主意,也有人大骂报警那些人是混蛋,要找人整死他们。

    这时见白路要走,赶紧围过来问:“没事吧?”

    白路摇摇头:“没事。”跟何山青说:“你是把车借给我?还是送我去?”

    “送你。”何山青穿衣服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