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二章 吹呀吹小号

作品:《怪厨

    接着是南文分局的宁成副局长;又有大丰分局的楼恒副局长;再有普海分局老大林永军,也就是林子的叔叔;加上市局反恐大队大队长辛猛,这些人一一打电话询问情况。

    接到这么多同行精英的电话,周本昌很吃惊,这还是够级别够交情、能够打到他这里的电话,不知道有多少级别不够、或是关系不到的人在跟手下套消息呢。

    一个戏子而已,被叫来分局录口供,只是名誉可能受损,便引来这么多实权警局领导的关心,可见这家伙有多大能量。

    当然,这只是不知道内情的人的想法。白路属于特殊情况,这些领导和周本昌一样,都是直接承了他的人情,当然会多关心一些。

    别看白路经常惹事,东一锤子西一榔头的乱骚扰各地派出所,可他确实为警察破了许多大案子!东三分局的不说了,帮南文分局破获毒品案和杀人案、拐骗妇女案。帮大丰分局破获拐卖流浪儿童的超级大案。帮林永军和辛猛卧底看守所,破获反恐大案。尤其反恐大案,在市局所有领导、乃至市里重要领导那里都挂着号。

    那是一帮打算玩自爆的疯子,如果不是白路帮忙,兴许真闹出恐怖袭击也说不定,这里可是大北城,到处都是人!真要发生那种事情,死伤数十人都得算是侥幸。

    不说别的,只冲这一件件功劳,这些人就该感谢白路。所有案件都是白路把事情解决掉。他们直接领功。

    无论这些领导是否承认欠了白路人情,但白路出事,表示一下关心是起码该有的表现。

    周本昌也承了白路的人情,帮助破获黑工厂案件,受到市局领导大力表扬。现在接到这许多询问电话,让他甚是好奇。

    大北城有的是官二代、太子党,但是能同时和这么多警局领导交好的可是绝对少见。这是一股多么强大的力量?

    好吧,退一步说,周本昌可以忽视掉这些关系不理会,可他自己就欠了白路人情。总不能不考虑白路的感受。那一件黑工厂大案。涉及数十条人命官司和数十个失踪人口案,不但让周本昌受到表扬,还让他提拔了好些个忠心手下。

    得到如此大好处,而白路不过是打个架而已。事情本来很好解决。周本昌也是真想放白路离开。可还是那句话。外面堆着许多记者,周大局长有些为难。

    正为难着,女警察上来汇报情况。说有很多人堵住警局大门,不让白路出去。

    周本昌走到窗前往下看,局长办公室在三楼,足够看清门外情况。

    分局有个院子,院子里停着许多警车,也站着几名警察。院子门口挤着十几个人,分成两排堵住。在他们身后是更多的记者和照相机、摄象机。

    在记者外面,自发的路过的喜欢热闹的群众隔着两、三米距离围成个大半圆,翘首往里看,边看边议论出了什么事情。

    在这些人后面是马路,车来车往不能站人,可马路对面同样还站着百多人看热闹。更有喜欢热闹的把车停下,站到车顶上往里看。

    这里是大平区公安分局,被如许多人围观,搞不清状况的还以为是冲击执法机关呢。

    周本昌看上一会儿,这些人都属于不稳定因素,不能在这个时候再闹出事情。

    可他又不希望这件案子影响到白路的声誉,想上好一会儿,跟女警察说:“先请白路去会议室坐会儿。”

    女警察说好,刚要离开,有人敲门。进来后递给周局一个文件夹:“这是市局转过来的。”

    周本昌很好奇,接过后翻开看,厚厚一沓,起码有几十页,疑问道:“这么多?”

    进来这人叫王新城,大平分局副局长,以前见过白路。

    一般情况,有人成为被告,警察常会上网查案底。如今是联网办公,绝大部分地区派出所都连在网里面。不管你在何处留下案底,一查便知。

    这次打架案件,白路是被告。周本昌想帮他,让手下搜索报警人的档案。作为掩护,顺便查下白路。可上网一查,四个人都干净透明。

    尽管白路做过太多事情、破获太多案件,在公安系统的网上却是连个名字都没有。

    周本昌让王新城跟市局联系一下,主要还是想查那个报警人。可联系过后好几个小时,白路都放出来了,市局才转过来这样一份文件。

    大略看上几眼,周本昌深深叹服,这家伙简直就是以派出所为家!

    有很多案子不能留白路的名字;有的案子不构成犯罪事实,没有资格上网,可不留名字不传上网,不代表这些案子没有留存档案。

    经过几小时调查,把这家伙过去一年半的派出所旅程大致罗列一遍,当真是越看越精彩。

    这份文件不是档案,颇像是日记。日记里的白路经常大闹派出所,抽空性殴打警察或是大骂警察,捎带脚的还能帮助各地警察破案。

    看着罗列上去的一件件强大案件,周本昌摇摇头笑了下,难怪那么多同事打来电话,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凶猛,连续破获各种大案,让那么多人承他人情。

    合上文件夹跟王新城说:“只凭这份记录,白路可以在北城公安系统横着走了。”

    王新城回话:“是挺震惊,知道这小子厉害能干,可没想到会这么厉害能干。”

    周本昌说:“应该当警察啊。”说完这句话,又走去窗前往外看,正看到办公楼一侧的车棚下面,白路跟个疯子一样在做俯卧撑。

    有汽车和车棚挡着,很多人看不到这里,白路专心锻炼身体,先做上二十分钟俯卧撑,再做引体向上。

    周本昌跟王新城说:“这家伙体力真好。”

    王新城看看自己的肚子,叹气道:“当年我也可以。”

    “谁当年不可以?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是全系统长跑前十名。”周本昌说道。

    王新城笑笑,问话:“现在怎么办?”

    “等等看。”周本昌回道。

    如果是今天以前,他们有许多办法能解决这件案子,比如查银行帐号找经济问题,或是查电话号码找黄赌问题。

    只要你是个正常男人,怎么可能不打带彩的麻将,不去唱歌找小姐?

    依着报警人的表现来看,这家伙缺乏善心,很有可能犯过以上错误,只要找到证据,就可以折腾他一下。

    可现在是非常时期,无论警察怎么做,在极其缺乏信任度的今天,都有可能被认到在白路身上。隔天的网络上一定会说,有人报警白路打人,反被送进监狱。也有可能说白路受审被释放……被释放?怎么能是被释放?那得先关进去才行!

    在现在这个特殊年代,任何一种做法都有可能产生负面效应,为维护白路形象,这帮欠他人情的警察精英们只能暂时什么都不做,选择等待。

    白路也是选择什么都不做。虽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可也不愿意再惹麻烦,闹得天下皆知,暂时留在分局锻炼体能。

    锻炼四十分钟后,大门传来骚动,走进来个穿一身大红的青年,拎个小皮箱大喊:“我要报警,我要报案。”

    被警察接到里面后,那家伙把皮箱往桌子上一放:“白路呢?”

    “请问你是?”

    “甭管我是谁,这是白路要的小号。”何山青装酷。

    何山青进门时大喊大叫,白路听到后回来办公楼,看见久已未见的一身大红,赞叹道:“四十分钟而已,你飞的?居然还有时间换衣服?”

    “就是飞的,怎么着?”何山青大咧咧说道。

    白路拿过小皮箱,砰的打开,拿出金黄明亮的小号,问警察:“怎么上楼顶?”

    “你要干嘛?”

    “吹小号当然要上楼顶吹。”

    “不行,白先生,我们这里不让上去。”

    “什么破规定?不让就不让。”白路蹭蹭蹭上楼,跑到三楼走廊一头,推开窗户,稍微试下小号,开始吹奏。

    这大下午的,警察正办公呢,办公楼里响起巨响巨响的小号声,虽然好听,可大下午的多扰民啊!

    有警察过来劝阻,白路不理会,继续吹个过瘾。

    分局外面被记者包围,这些人距离颇远,小号声传到这里已经不刺耳,只剩下美丽动听。大家觉得好听,有好奇者寻找来源,便是看到对窗狂吹的白路同志,接下来自然是拍照。

    于是没过多久,热点网络新闻又出新事件,头条白被堵分局,吹小号解压。

    这样狂乱猜测的消息让很多新闻工作者感到无奈,这也算新闻?就好象在说哪个明星家里的马桶堵了一样无聊。

    可没办法,只要百姓喜欢看,堵了的马桶一样可以成为热点。

    当网上出现这样一条热议新闻后,有一些人感到奇怪。这些人太了解白路,有人打他一拳,他一定马上还回去。可这次是怎么回事,被十几个百姓堵住就不敢走了?只能吹小号解压?不是开玩笑吧?

    这些人以罗天锐和柴定安等人为代表,开心于白路的吃瘪,却是想不明白他的做法。

    从那一时候开始,白路吹上一个小时小号,把所有会的歌都吹上一遍,什么流浪鱼、小小鸟又是野蜂飞舞的,吹过许多个动物,让许多喜欢音乐的人听个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