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 很多人关心

作品:《怪厨

    “我靠,你可以骂我,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说我写的诗是废话,不许批评我的诗。◇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王某墩严正声明:“再敢羞辱我写的诗,我会把你放到我的追杀名单中。”

    “大哥,你赢了。”白路挂电话。

    王某墩同志是相当的不屈不挠,又一次打过来电话:“还没说是什么事儿呢。”

    “没事。”

    王某墩琢磨琢磨:“咱这样,这次不问你要劳务费,你只要提供信息就成,我自己去发家致富。”

    “二叔,换个话题成不,我很忙的,一直有电话进来。”白路按掉王某墩的电话,关机,把手机还给沙沙。

    只是没过多久,明臣拿着他的手机走过来:“你二叔的电话。”

    白路叹气拿过手机:“二叔,你要怎么才放过我?”

    “给我人名、地址,我要去办事。”王某墩说的正气凛然。

    “新闻上有的是,这个月就查了好几个大贪官,天南地北的都有,你只管去,出事我负责。”

    “负你个脑袋责。”王某墩说:“跟国家抢食,你是想让国家剿灭我么?”

    就在这家伙没完没了罗嗦电话的时候,明臣举起两张纸给白路看,上面标明时间、人名、来电意图,是这一下午的所有来电。

    白路冲明臣笑笑:“辛苦了。”

    明臣回道:“不辛苦,你说你在北城也就混了一年多,怎么有这么好的人缘。干什么的都有,要是我出事。估计只有家人会关心。”

    白路大略回想一下这两天打进来的电话,回道:“夸张了啊。”

    看守所事件已经从网络上删除掉,看过这条消息的人有很多想不到分裂分子会报复,只是当一般消息对待。而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人早已经打过电话。因为这个原因,下午的电话比上午要少许多。

    这边,王某墩一直在废话,白路边听边看下午的来电名单,没有看到重要事情。便是收起纸,再跟明臣说谢谢。

    刚说完谢谢,许再兴走进来:“你电话跟热线一样夸张,我打了五次都没接上。”

    看见这位仁兄,白路问:“不会是做饭吧?”

    “当然是,我把车开进来了。”

    白路无奈道:“我都这德行了还做饭?”

    他跟许再兴说话,电话那头的王某墩听到后问道:“你说的什么?做什么饭?你是什么德行?”

    “没和你说话。”白路问许再兴:“我这事情查出来没?”

    “没。”许再兴说:“来到这里之前刚跟那面通过电话。还是没有消息。”

    白路看看他:“如果说,这个时候我让孙望北出来,你们不会让我成立基金会吧?”

    “不会。”许再兴说:“因为你这次的意外事情,让领导很生气,也是想为你做个补偿,有关你的一切事情都特事特办。基金会免税和企业减免税资格都有了。”

    “算是件好事。”把手里电话拿远一点,问许再兴:“点点名字呗,我想听下是哪位大领导对我如此关心。”

    许再兴摇摇头:“出去做饭,都几点了。”

    “好吧。”白路对着手机喊道:“我得给国家领导人做饭,挂了。”

    如今的白路是重要保护对象。摄影棚外面有武警战士守卫,每一个进来出去的人必须有相关证明。给大家带来很多不方便。

    出门时看到许多武警,白路双手抱拳表示感谢,然后上炊事车做饭。

    不到半个小时,拎着两个饭盒下车。看到柳文青等在门口,递过去饭盒说:“一起吃。”

    柳文青说好,跟他回去宿舍。

    当初拍片时,明臣只租用两个大仓库,此时明显不够用,仓库里外都是人。用做宿舍的仓库门口还站着辛猛,看到白路后有点不好意思,犹豫再犹豫,说声醒了?

    白路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有事,略微思考片刻:“是不是又有人打我的主意?”

    辛猛摇头:“没有的事。”

    白路笑了下说道:“你是怎么当警察的?说谎都不会。”

    辛猛苦笑一下:“我不需要说谎。”

    白路说:“不许抢我台词,这场戏我是主角,你们是保护我的配角,这样英武的台词只能我说。”

    辛猛说记下了,跟柳文青点点头。柳文青笑着回礼。这时候,丁丁和沙沙也跑过来,丁丁说:“放假放假,咱出国旅游吧,我拿钱。”

    白路有点好奇:“你有多少钱?”

    丁丁说很多,起码可以去新马泰转悠一圈。

    白路说好吧,你确实有很多钱。

    沙沙跟着说建议:“正好放假,咱去夏威夷。”

    白路说:“我连夏威夷的门朝哪开都不知道……”

    话没说完,柳文青抢话道:“你以前说带我出海,去坐游艇,我现在想放假了,带我去吧。”

    白路笑着摇摇头,挨个儿拍下脑袋:“我没事儿的,谢谢。”

    三个妹子说去旅游,是想让白路离开危险,起码要等国家抓到一部分坏人之后才能回来。

    这三个妹子,沙沙一直在给白路省钱,除去必要花费,比如饭费和学杂费,再不会多花一分钱,也从不说旅游、玩乐事情,这次肯主动提出来,是不想白路有事。

    柳文青亦然,大妹子身上有重重压力,惟恐让白路失望,所以总是忙碌。可她从来不说,面对白路的时候多是微笑相对,除去店里某些业务会跟白路发点小脾气、撒撒娇,比如酿酒什么的,其它时间都在努力做完美女人。现在,这个以事业为中心的妹子居然舍得抛弃工作。要和白路出去旅游……

    丁丁就不用说了,三人中。虽然对待白路的态度最为恶劣,但关心是一样的。此时被白路拍过脑袋,丁丁竟然不生气,劝道:“旅游吧,马尔代夫也好。”

    白路说:“不成啊,我要一走,明臣得哭死。”

    他离开,拍摄工作只能暂停。而老虎正是茁壮成长之时。只要稍微离开些时间,这帮家伙会大到出乎你的意料,肯定和前面镜头不符。

    “没事没事的,可以做特效。”丁丁继续劝话。

    白路摇摇头,看眼一旁的辛猛,跟三个女人说:“你们先进去,我跟辛大队有事儿谈。”

    “哦。”三个女人走进宿舍。

    辛猛努力挤出个笑容。扯着白路往远处走,大概走出二十来米远,停步说道:“咱这事情发生一天多了。”

    白路说明白,又说:“直接说吧,我又不笨。”

    辛猛想了想:“是这样的,看守所事情被人爆出去。是意外,以我们估计,分裂分子兴许会对你不利,局里有两种建议,一。在警队或军队找个身高相貌差不多的,过来替你;二。高调送你回沙漠。”

    两种方法都是引蛇出动,一种是把犯罪分子引来北城,找个人冒充白路,坐等敌人上钩;另一种是回去沙漠监狱,然后重点布防。

    白路笑着说道:“要折腾多久?就不怕他们一直不出现?”

    “我们考虑到这个问题,可实在想不到别的方法,也不想让你冒险。”

    在看守所事件泄露后,局里有部分领导的意见是将错就错,让白路做诱饵,引出犯罪分子。被辛猛等人否掉,说做诱饵可以,但不能是白路,必须找人假扮。

    又有领导提建议,说北城太远,且是国家心脏,出现点儿什么事情都是不好,提议让白路回边疆,在蛇窝边上引蛇。

    许多人商议来商议去,目前只有这两个办法可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恐怖袭击,于是让辛猛来找白路谈。

    听辛猛说不想自己冒险,白路笑道:“你们已经让我冒险了,很多事情只要开始,就会有它自己的结局,由不得你我。”

    辛猛说:“我不建议冒险。”

    “我也不建议,成了,我进去吃饭,你吃了没?”

    “吃过了。”

    “那不请你了,晚安。”白路走进宿舍。

    宿舍里有更多人,何山青、高远一帮人,李可儿、冯宝贝一帮人,还有工作人员、又有些别人。因为人多,大冬天的仓库居然变得温暖起来。

    何山青他们靠近门口,见白路进来,招呼道:“喝酒不?”

    白路说先吃饭,回去自己房间。柳文青三人个坐在床上,饭盒摆在小桌上。

    白路坐过去说话:“一起吃。”

    “我们是这么想的,如果你不想去旅游,就去丽芙那里,或者跟珍妮弗拍戏也好,不过片场没有办公室安全。”丁丁说道。

    白路看看三个妹子,刚想说话,扬铃推门进来:“商议好没有?我已经对外宣布,说你去东北拍戏了。”举起手机给白路看:“像你吧?”

    白路凑近看上一眼,冬天有个好处,只要容貌相近、体型差不多,稍微化个妆,再穿上臃肿衣服、戴个帽子,能轻易蒙混过去。

    扬铃手机里就是那样几张照片,侧面、正面都有,十分相似,在何小环的陪伴下,俩人走出机场。

    白路惊道:“何小环去干嘛?”

    “是何小环想的主意,花五千块钱请个临时演员,在东北呆上一天,适当留下些照片,改天就会回来。”

    白路恩了一声,没及说话,辛猛打来电话:“网上说你在东北,你找替身了?”

    白路说:“信息够灵便的,刚上网就知道了。”

    辛猛再问一遍:“是你找的替身?”

    “不是,我也刚知道这事。”

    辛猛说现在先这样,以后要做什么事情最好和他们商量一下。

    白路说知道了,挂上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