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八十四章 丫头出息了

作品:《怪厨

    柳文青说道:“按规矩来,如果明星来了,那些钱当然是我的;可如果明星没来,总要弥补你的损失。◢雲来阁,最新最快的小说更新◣”

    章总说:“会来的。”

    柳妈妈还是担心横幅问题,明星喜欢低调,你这突然挂上名字对外宣传,万一明星们不高兴怎么办?插话道:“那个横幅,咱能不能先拿下来?等问过白路他们的意见再挂上去?”

    酒店大门口并排立着三个彩虹门,每个门上扯着条巨大横幅,当中是热烈欢迎国际影星珍妮弗小姐莅临本酒店,左面是欢迎白路,右面是欢迎明臣。

    三个彩虹门立起没多久,市里很多人就知道了,记者那是拼命往这里赶。过年?吃团圆饭?等采访过明星再说。

    听柳妈妈问话,章总笑道:“您是柳大姐?大姐你放心,明星也要吃饭不是,咱这样,只要三名明星到场,今天饭钱全免,我再送几条龙虾怎么样?”

    言下之意是希望你们能跟明星沟通一下,别让明星看见横幅转身就走。

    柳妈妈犹豫犹豫,问柳文青:“你问问路子,万一他不高兴怎么办?”

    柳文青笑道:“放心,绝对没问题。”

    她相信白路,也了解白路。只要是自己的事情,白路一定会全力去做,不就是挂个横幅么?让白路下厨炒菜都没问题。

    柳妈妈还是有点不放心,小声道:“希望吧。”

    章总在边上听着母女俩的对话,管白路叫路子?这是相当熟悉啊,转头冲身边人使个眼色。身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走上前,双手奉上张黑色卡片:“伯父、伯母,这是我们酒店的贵宾卡。以后来吃饭,最多只收六折,您可要收好。”

    六折?也就是说来这里吃饭和在普通饭店花的钱差不多。柳妈妈看眼柳文青,回话说:“这合适么?”

    “怎么不合适?就冲你们能把三位大明星请来饭店吃饭,那就是绝对的合适。快收下吧。”章总笑着说话。

    柳文青看看送卡的女子,心里突然有个想法,如果没遇到白路,现在的自己是不是就和这女子一样,做一个大堂经理或是楼层经理?

    那女子收拾的精明能干却又温和好看,除去衣服价钱比不上以外。其它倒是蛮像标准饭店里的自己。

    女经理说:“收下吧,我还得去安排安保人员,就不打扰了。”把卡硬塞到柳妈妈手里,转身离开。

    她刚走开,有穿旗袍的大个子服务员带过来一家人:“这面请。”

    客人认识柳妈妈,赶紧过来打招呼。旗袍服务员做完该做的工作。这才跟章总打招呼,然后回去工作岗位。

    此时明星没到,而柳家人来了亲戚,章总笑道:“你们先聊,我还有点事要处理,有什么时候只管让服务员通知我,先告辞了。”又冲刚到的那家人微笑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看人家这范儿,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毛病。

    刚到的那家亲戚是五口人,俩老俩大一小,见酒店老总跟他们这么说话,十分好奇道:“你们认识?”

    问话的是柳文青的二姨,柳妈妈的二姐,这一次请客吃饭,柳妈妈也是真拼了,把男人那边。自己家这面的主要亲戚全部叫来,也算是大排筵宴。

    前些年,柳文青一个人北漂时,每次过年,总有亲戚询问文青在做什么。结婚没,赚多少钱,然后就张罗着说介绍对象,再花些钱进事业单位什么什么的,说这才是长远之计,这才是过日子。差不多每年都说,直接把柳文青说的过年都不回家。

    可问题是就算她不在场,父母总要见这些亲戚。柳文青不在,亲戚们更要询问一番,问为什么不回来?说来说去,和初一那天说的内容差不多,总之是各种话都说。

    这些话许是好心,许是无意,可柳妈妈听上这么多年,早听腻了。加上初一那天又遇到个想做媒的亲戚,更是一通乱说,彻底把柳妈妈说生气。柳妈妈拼着出一次血也要摆桌大席面挣回面子,就是要让亲戚看看,咱家闺女不是没混明白,是混的太好了,也是太忙,忙到过年都没时间回来。

    现在听二姐问话,柳妈妈笑着回话:“不认识。”

    “不认识?不认识和你笑着说话?”二姐不相信,问服务员:“刚才那个人是你们老总吧?”

    服务员说:“是我们章总。”

    二姐打量打量柳文青:“丫头越来越好看了。”又跟柳妈妈说话:“行啊,大老总都认识,没看出来啊。”

    柳妈妈说:“真不认识,赶紧坐吧。”

    从这时候开始,陆续有亲戚到来,大家凑一起就是寒暄。

    按说过年有亲戚要走,可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如今过年,很多人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呆着,没地方去。加上柳妈妈把人召集的这么齐,又是来国际酒店吃饭,当然是一呼百应。

    喝酒么,当然是去人多的地方。吃饭么,当然是去贵的地方。

    有的人确实要走亲戚,就改在上午,中午来赶这边的饭局。

    慢慢的人越来越多,有认识的小孩到来,还要发压岁钱。

    又过上一会儿,服务员进来问话:“现在上菜么?”

    柳妈妈看眼时间,十一点二十,拽着柳文青问话:“到底能不能来?”

    柳文青说:“能。”

    柳妈妈不放心:“打电话催一下,吃饭事小,别让这些人嚼舌根才是大事。”

    柳文青苦笑一下:“好吧,娘亲大人。”出门给白路打电话。

    白路回话说在你们这块的高速上,一会儿就能到,你们先吃。

    柳文青说好,回去告诉老娘。于是柳妈妈很开心的让服务员上菜。

    柳家两边亲戚坐在一间屋子里,正正挤满三张席面。因为是自家聚会。把男人凑一座,女人们凑一桌,孩子们再一桌。每张桌子或十二个人或十三、四个人,略有些挤。有人打起空着的那些座位的主意,柳妈妈说第一张席面不能坐。也不说原因。

    在上菜的过程中,小孩那桌一直在说话,有人问:“珍妮弗来这里么?”

    只要经过国际酒店,就能看见三个彩虹门,也能看到上面的大横幅。

    “不知道,应该能来吧。还有明臣和白路,要是知道在哪个房间就好了,过去合影。”

    能这样聊天的都是学生,聊上几句,在服务员上菜的时候,有小孩问服务员:“珍妮弗他们在哪个包房?”

    服务员回话:“现在还没来。”

    “还没来?这都几点了。不吃饭啊。”

    孩子们倒是什么都说,全没想到白路的目的地就是这间包房。

    孩子们说明星话题,女人们在讨论价钱问题:“这一盘三文鱼总要一、两百块吧?这是什么?蛇羹?我的天,我可不吃这玩意。”

    有人问柳妈妈:“这一桌得多少钱?两千?三千?”

    有人替柳妈妈回话:“两、三千可打不住,我听说国际酒店大包房最低消费五千八,咱这是大包吧?过年怎么也得加个一两千,这顿饭可不便宜。”

    “啊?五千八?咱算它六千。三桌就是一万八,也太破费了。”

    柳文青笑着解释道:“没那么贵。”

    她们在说话的时候,初一那天张罗给柳文青介绍对象的亲戚来了,一家三口,孩子刚大学毕业。

    柳妈妈赶忙起身招呼:“过来坐。”让那家女人去对面坐。

    女人坐下后左右看看:“好多人。”她想说的是有不认识的人。

    柳妈妈赶忙做介绍,说这个是她姐,那个是她姐的孩子什么什么的。

    女人有点不高兴,但是没表现出来。现在是过年啊,看到这么多孩子,要不要给压岁钱?

    大概介绍一遍。二姐问柳妈妈:“你和老总熟,问问明臣在哪个屋?咱去看看他好不好?”

    明臣不愧是国内第一当红小生,赢得无数中老年妇女的喜欢,一提起他,大妈们就是有了话题。

    听二姐说柳妈妈和老总熟?很多人看过来。猜想是怎么回事。

    有个亲戚接话道:“我说呢,原来是熟人啊,我家那口子年前提前一周订包房,别说这么大的包房,就是小包都没了,只有散座,酒店说从初一到初六全订出去了,我还在想你怎么订到的房间,原来认识老总。”跟着问道:“你怎么认识章总的?这是俩房间打通了对吧?”

    柳妈妈回话说:“我不认识章总。”

    “不认识?”问话那人面带疑问看向二姐。

    二姐摆手道:“别看我,她说不认识就不认识。”

    好吧,那就不认识。没多久,酒菜上齐,大家开吃。

    家宴比较轻松,又都是好菜,大半人吃的很舒服。可柳文青那个叔叔总想着和大局长搞关系,借着酒意,端酒杯来找柳文青:“丫头出息了,这顿饭起码一、两万,不过,叔叔得说你两句,咱都是亲戚,用的着这样么?在家吃一顿不是比什么都好;再一个,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结婚,了了你爸妈的心思,不然一天天净担心你。”

    说着话和柳文青碰下杯:“来,叔叔敬你一杯。”

    一屋子人,柳文青不能失礼,笑着陪叔叔喝杯酒。叔叔继续说:“我说真的,我认识一小孩,大高个,人长得帅,真的很不错,家庭条件也好,配你富富有余,你要是想见,我现在打电话,下午就把事情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