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三章 请配合我们

作品:《怪厨

    听着他的疯言疯语,俩特警无奈了,连关押室门口的本地警察也在好奇打量白路,心说这家伙是在说笑,还是真的想要成仙?

    见警察们不接话,白路问特警要手机,然后问话:“我电话多少号?”

    一名特警终于没忍住:“您一个要成仙的人记不住自己的电话号码?你能记住刚入职员工的电话号,记不住自己的?”

    “我这是成大事不拘小节。 免 费小说”白路认真说道:“再说我又没忘,好象是139什么什么的?”接着又说:“我记别人的号码是要联系他,记自己的号码干嘛?联系自己?和自己打电话玩?”

    “你说的没错,确实是139什么什么的。”俩特警很配合的点头道:“你记性真好。”

    “就是么。”白路仰头看屋顶,努力回忆自己的电话号码,可想上好一会儿还是没有眉头,口中不停念叨139139139,好象在念咒。

    一名特警实在听不下去,问铁栅栏门外的本地警察:“你们怎么不把手机收过去?”

    正常情况,嫌疑人关进收押室要搜走身上东西,手机、腰带、甚至证件,可他们没有这个过程,就这么关进去,留个小警察在门口监视,再没人理会。

    小警察有点郁闷,给你们提供便利条件还提供错了?眼睛一偏,不做任何回答。

    白路继续回忆自己的电话号码,突然灵光一闪,笑呵呵按数字:“看见没,记忆力就是好。”俩特警只当没听见,嗤之以鼻的转头往外看。

    白路的手机塞在柳文青兜里,柳文青不知情,这时候的他们困在车上。突然,身上震动起来,接着响起电话铃声。好奇的翻出巨大山寨手机,接通后问话:“你电话怎么在我这?还有,你又换回原先的手机了?”

    白路说:“这不重要,问问大壮他们,东西拍下来没有?还有,我这手机有几张和那帮家伙的合照,保存好了。”

    “哦。”柳文青问:“你有事儿没?”

    白路说没事:“你们找个宾馆住下。一会儿再给你打电话。”

    见柳文青接电话,满快乐一直盯看大山寨手机,眼见要挂电话,猛地抢过,冲着电话另一头的白路大喊道:“为什么换掉我的电话?电话不好么?全球定位,可以卫星通话……”

    白路急中生智:“不是不是……哎呀。信号不好呀,哎呀哎呀,断了断了要断了。”说着话按掉电话。长出口气说道:“女人的脑袋总是想些奇怪问题,这不好。”

    可刚说完话,手中电话响起。

    白路看眼号码,把手机丢给特警:“告诉她,我成仙飞升了。”

    特警无奈接通电话:“白路说他成仙飞升了。”停了下跟白路说:“她说你是个王八蛋。连编瞎话都没有诚意。”

    白路瘪着嘴认真思考好一会儿:“确实,这个毛病要改,你告诉她我在洗澡,没时间接电话。”

    他们三个人在关押室里胡说八道,负责监视的小警察彻底看明白,这三个人就没有一个在乎他们的,至于可能遭受不公待遇,甚至可能挨打……好象全不是问题。

    这时候特警已经挂掉电话。跟白路说:“她说,让她爹把你的电影下线,赔死你。”

    “啊。”白路继续瘪嘴认真思考:“不行啊,影片下线,明臣会哭的,你打给她,说我马上出来。再帮我安慰安慰她。”

    特警瞪着大眼睛看他,随手丢过来电话:“我不想挨骂。”

    “她还骂人?这孩子越来越疯狂了。”白路把电话再丢回去:“还是你打比较好,安全。”

    “谁安全?你安全还是我安全?”特警不肯吃这种亏。

    在胡说八道中,终于等来警察提审。刚才出警的小领导跟个一把手派头的人走到门口。隔着铁栅栏看到里面几个人很悠闲。马上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搞什么?还有没有组织性纪律性了?小领导沉着脸问话:“怎么没上手铐?”

    小警察看他一眼,心说不是你命令的么,甚至不用搜身就关进去。

    小领导吩咐道:“带去问讯室,上手铐,手机没收。”

    小警察回声是,回去拿过三副手铐,回来打开铁栅栏门,冲三个人说话:“一个一个出来,把手机和证件拿出来。”

    现在不光小领导和大所长过来,身后还跟着六、七名警察,看样子已经分好组,只等白路三人走出看押室,就分别带去问讯室问话。

    见小领导变了口气,白路三人都知道发生变故。

    算上这次,小领导变过两次脸色。第一次是带他们上警车往回走的时候。原先是冷着脸,好象仇人般对待,上车后也是横眉冷对。可车行半路,小领导接到个电话。这个电话是通知珍妮弗挨打了,让他早做准备。也算这么多年没白混,总算交下个有用的人。

    接到这个电话,小领导知道事情严重,再没跟白路对着来。进入派出所也只是把三个人收监,没有为难他们,甚至连手机都没收走。

    可是这才过去多一会儿?小领导就又变了脸色?

    白路琢磨琢磨,这是想办我们啊。

    事情被他猜中,小领导确实要办他。

    小领导是派出所副职,因为常替翁一做事,彼此关系不错,平日里,正所长都要给几分面子。

    别看职位低,却是方便做事,因此捞了很多钱。不过也正因为捞钱,没办法洗清脱身,只能翁一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翁一的猪头手下打了珍妮弗,翁一知道是麻烦事。不过还是那句话,嚣张是坏事,嚣张惯了会失去判断能力。

    翁一带人离开国际酒店后,第一时间不是跟老爹汇报情况,也不是联系珍妮弗道歉,反是想着怎么才能摆平此事。

    想啊想,想到一招。珍妮弗和白路一起来的,说明是朋友,可以通过白路想办法。具体有两个办法,一个是说动白路,意思是咱俩之间的矛盾就这么拉倒,你让珍妮弗配合一下,当没发生过此事。翁一可以适当做些赔偿。

    问题是白路肯配合么?能说动珍妮弗么?而他们又好象不缺钱。如此想来,这个方法不见得好用。

    第二个办法是把白路办成铁案,用案件威胁白路和珍妮弗,最好是直接威胁珍妮弗。如果珍妮弗在意白路,就应该老实地什么都别说,然后呢,白路也会没有事。

    翁一想到这么两个办法,为确使珍妮弗尽快屈服,决定采用第二种方法,对白路严刑逼供,在短时间内办成铁案。

    他们是这样想着,对待白路和两名特警的态度自然不同。

    见小警察让自己交出证件,白路不屑笑了下,摸出驾驶证本往外一摔:“提醒一句,里面有身份证和两张银行卡,每张卡的存款过亿,千万别搞丢了。”

    小警察看他一眼,根本都没动驾驶证,任它躺在桌子上,跟两名特警说:“手机,钥匙,证件。”

    两名特警懒得和小警察废话,他俩是有组织的人,根本不在意一个小小派出所,无所谓交出身上东西。只是在往外交东西的时候吓当地警察一跳。

    除证件外,两名特警先交出四根甩棍,又交出几根代替手铐的塑料扣带,各拿出个金属拳套,一长一短两把匕首,一条细绳索,最后放下四把手枪,四个弹匣,其中两把是大口径手枪,一枪下去,不论打到哪里,不是死亡就是残疾。

    看到这些东西,派出所警察都很吃惊。小领导脸色铁青,心底连呼侥幸。真的是觉得侥幸,万一对方开枪怎么办?

    这么多危险武器,小警察再不敢像白路的证件那样丢在桌子上不管,特意用两个大文件袋装好这些东西,锁进保险箱才算完事。

    因为这些东西,警察们对两名特警的态度要好上许多。

    等大家平息下心情,有警察走过来,拿起副手铐说话:“伸手。”

    白路看眼那人,再看眼手铐:“干嘛?”

    “你们是犯罪嫌疑人,请配合我们工作。”小领导沉声说道。

    这事情还没完了?好吧,你想玩?那就和你好好玩。白路笑着伸出双手:“配合,一定配合。”

    两名特警虽然很不愿意,不过见白路肯配合,而自己又是警察身份,想了想同样伸出双手。

    于是三个人带上手铐,各自关进问讯室。

    进到熟悉而又陌生的小屋子,手上戴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手铐,白路无奈笑下,出口成章:“生活,就是没完没了的进出各个派出所。”

    负责问他案件的有三名警察,听到这句感慨,互相看看,一人指着屋子正中的审讯椅说道:“坐好。”

    “还真是全套装备?”白路笑着坐进去,先被锁住腿,扣上胸前横板,打开手铐,两只手分别锁在审讯椅的手铐上。

    一般情况,派出所很少使用审讯椅。这玩意只对犯罪嫌疑人使用,也就是你涉嫌违法犯罪,而且情节稍有些严重,才会使用这东西。

    平常打架,即便动刀,只要情节不太严重,可以在值班室随便录个口供就成。

    看派出所这架势,明显把白路当成重要罪犯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