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贵圈真是乱

作品:《怪厨

    等进到房间,李森和明臣拽白路去大客厅坐好,开始聊天,就一个目的,拍《迎战》续集,或者再拍部电影。★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白路说:“想拍什么随便,只要不找我就成。”

    “不找你还和你谈什么?找扬总就可以了。”明臣说道。

    白路嘿嘿一笑:“不是我不想拍,是真没时间。”

    “挤!只要你肯答应,其它事情都由我们来做,让整个剧组等你,全部配合你来。”李森说道。

    他刚说完话,扬铃拿着电话走过来说道:“元龙受伤了。”

    白路接过手机看一眼,手机新闻是元龙在美国拍片,徒手攀爬高楼,爬到一半摔下,已送入医院接受治疗,具体情况不明。

    白路马上打过去电话,响上好一会儿,那面才接通:“干嘛?”

    听声音还算有底气,白路问:“摔的怎么样?”

    “凑合,估计一个星期内是不能动了。”

    “一个星期?”白路问:“哪儿受伤了?”

    “胳膊、腿,多处擦伤,没大事。”

    听元龙语气,不像是从高楼摔下来,而是走路摔交那么简单,问道:“从几楼摔的?”

    “六楼吧,大意了,正好来股邪风。”

    “六楼你都没事?”

    “会不会聊天?希望我出事?”

    白路说:“我不信你,赶紧坦白说实话,我找别人一样能问出结果。”

    元龙叹口气说道:“好象是手腕骨折。”

    “别好象了,肯定就是。”白路有点无语:“养伤吧,过几天去看你。”

    “真是大意,昨天回的美国,还没实拍,是熟悉场地的时候摔的,下面垫了些纸箱,是赶上寸劲了。不过没大事,不就是个骨折,我全身上下哪个地方没受过伤?”

    白路说:“养着吧。”

    “我有经验,放心,最多耽误两周时间。”

    “你骨头是橡皮泥捏的?还最多两周时间。”白路说:“正好,回来接着过年,你说你大过年的也去忙工作。是要疯么?”

    元龙笑笑,说过年好什么的。挂上电话。

    元龙说的简单,现实情况要复杂许多。他想拍部古往今来前所未有的震撼大片。三d效果就不用说了,对镜头的要求是,演员演成什么样,你就拍成什么样。成片后不修改这些动作,特别考验摄象师水平,更考验演员的水平。

    元龙是主演,虽说白路为照顾他,抢走大部分危险戏份。可他更是导演,不愿意看着白路为自己冒险,而自己什么都不做。同时也想证明自己是个合格的主演。就给自己又加上许多危险戏码。

    当白路不在美国的时候,元龙多在折腾自己,连续拍过许多危险镜头。

    他以前曾拍过许许多多类似镜头,比如说从一栋大楼跳到另一栋的阳台上,两栋楼之间隔条街道,要准确跳到位置,但有意外就是生命危险。现在的他更加拼命,难度加大。连过年都在考虑镜头。

    这次的戏份中,阳台缩小,而且不是直接跳,是先爬楼再跳,整个镜头要一气呵成。这就有些开玩笑了,得有多强大的体力,才能坚持下来整套动作?受伤是难免的。

    不过到底算是运气够好。只手腕出问题,还能继续折腾生命。

    元龙受伤,让电话这头的白路找到个新借口,收起手机跟李森说:“我得早点去美国。影片的事以后再说。”

    于是,李森劝说失败。明臣安慰道:“多来几次就好了,我找他拍《迎战》那会儿……”想起那段说客岁月,不禁让人心生怅惘之意。

    这时候,丁丁抱着笔记本电脑出来:“路子,元龙受伤了,还有,你有绯闻了。”

    白路说先说知道了,再说猜到了,接过笔记本扫眼,照片上是白衣女,戴着白绒绒的耳包,上衣是白绒绒的厚外套,脚上是白色雪地靴,大腿裹着肉色丝袜。

    只看照片,女孩完全一副乖乖女的造型,皮肤白洁,显得柔弱可爱。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女子竟然颇有心机,为出名硬抱白路大腿,疯狂制造虚无故事。

    明臣凑过来扫了几眼,说道:“赶紧做个声明。”

    扬铃说:“我的意见是暂时别理会,做声明就如她的愿了,咱这么大一公司单独为她做声明,是给做广告么?建议看看情况再说,现在的新闻焦点是票房破纪录的事情,大胸女子走光上位和这个人乱编故事都不重要,咱们不做理会,没几天时间,事情就淡了。”

    白路有不同意见:“声明,尽快。”

    扬铃看他一眼,想想说声好,把事情记下来。

    明臣赞同说:“是该赶紧做个声明,你不了解这些人有多疯狂,基本上所有公司都有专门的炒做人才,对于那些有心炒做的人来说,根本就是不择手段没有下限,你要是不做回应,他们会没完没了的折腾下去。”

    李森跟着说:“必须断了别人的念想,严正声明后,如果再有人胡说八道,咱可以起诉。”

    白路问明臣:“你成功上位,没少炒做吧?”

    明臣点头:“恩,我那公司把我当摇钱树,不管什么话题,只要能扯上我就一定会宣传一番,说实在话,我真该感谢他们,没有他们的疯狂手段,我不可能红的这么快。”

    “说说怎么炒的呗?”白路笑问。

    明臣不想聊那些事情,简单回话道:“还能怎么炒,吹呗,没有的事吹成有,小的是吹成大,大的事情吹成震天动地,老百姓是看电视和新闻才知道有你,只要经常曝光,一只猪也能成为明星。”

    白路笑道:“连第一小生都炒,别人还活不活了?”

    “想上位,哪有不炒的?”明臣说:“别说是我,就是天王巨型都得把握机会炒做,只是手段高明一点儿而已。”

    说到这里,跟扬铃说:“白雨现在有好基础,要是脸皮够厚,熬上个四、五年,不能说成为天后巨星,一线实力唱将还是有机会的。”

    白路说:“要四、五年那么久?”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有逆天运气?”明臣随手拿起茶几上一张报纸翻到娱乐版,大眼扫过,推给白路:“这里很多都是炒做。”

    报纸上面姹紫嫣红,这块说某歌手接到春晚临时邀请,那块说某歌手决定不上春晚,下面一块说某影片在年假时上映,预计票房破五亿,又有个明星拍戏时突然失踪什么什么的。

    看眼日期,是过年前,上个月的报纸。

    明臣指着日期和报纸内容说道:“紧跟热点,才能炒的更好,紧抱大腿,才能炒的更妙。”

    李森也加入其中,点着报纸上一个明星图片说:“这女的算是自我炒做的典范了,香港回归十五周年庆典晚会,有小道消息爆料说有她,结果没有;某大牌歌手要出专缉,有小道消息说可能和她对唱,结果没有;今年春晚,小道消息又说有她,结果还是没有……当歌手当到这个地步,唉。”

    白路看眼照片:“不是挺有名气的么?”

    “一直就挺有名,刚出道就有粉丝群,可人家想更有名,前几年还说和国外著名乐团合作,被老外直接打脸,特意刊登个中文消息,说该乐团从来不认识这名女歌手,更不要说与之合作。”李森笑道:“这女的就是二皮脸,一心想玩高大上,去哪都是欧美范,可出了国谁认识她是哪根棒槌?几年前说和某大牌歌后合作歌曲,刚过两天,人家歌后的经纪团队郑重声明,从没与她有过任何形式上的合作,这脸打的,啪啪响啊,可人家完全不在乎,继续炒做,然后还对记者说什么都不知情,什么都不知道,说自己很委屈,被误会了。”

    “被误会个头,一有事情就有小道消息说和你有关,连韩国人来开演唱会也能扯上去,说是被请为演出嘉宾,全国那么多歌手那么多明星,怎么没有小道消息说他们?一天到晚都舔着你说?”李森说话时带着深深的鄙视语气。

    白路笑道:“贵圈真乱。”

    明臣说:“你也是这圈里的,看着吧,明天上午的新闻必定有你。”

    “有就有呗。”白路看看时间:“就不送你们了。”

    “有你这么赶客人的么?”明臣气道。

    “少污蔑!我什么时候拿你们当客人了?”白路好奇的看丁丁一眼:“你怎么不说话?”

    “我一不炒做,二不懂炒做,让我说什么?”丁丁很骄傲,仰着特别漂亮的脖子说道。

    扬铃说:“就是,咱公司不需要炒做。”

    白路说:“好吧。”然后装出很惊讶的样子又一次看向明臣和李年:“你俩还没走?”

    李森扶着额头无奈道:“被你打败了。”

    丁丁说:“对了,有人请我和沙沙、满快乐去拍电影,你说去不去?”

    扬铃问:“谁请?什么片?导演是谁?“

    “于红兵,说是拍青春片,估计是她那个年代的青春片,这两天找个时间约一下,要试戏,反正得见面谈,路子,到时候陪我去。”

    明臣笑道:“你还真能找个人,就是去楼上抓只老虎也比他靠谱。”

    白路怒道:“我怎么就不靠谱了?你怎么还没走?”

    “一句话重复八遍,复读机啊你?”明臣摆出付就不走、我气死你的架势。

    白路起身道:“你是大爷,我走。”回去房间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