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章 打的很凶残

作品:《怪厨

    三人当中那人抱了下拳:“不好意思,收钱了,得办事。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然后往前一步走,说声请。

    打架打到这种程度,武阿居然一直很平静,见对方有人走出来,他也往前走,从身前四人中间穿过去,冷着脸说话:“我是武阿,希望你别做错事。”

    后面这三个人跟前面的钢管男不同,没戴套头帽,每一个都是本色出现,不做隐藏。在听到武阿说话之后,走出来的那人笑道:“不好意思,我认识的人比较少,请问是你要出手么?”

    见对方不为所动,武阿眼神变得冷厉,盯住那人看。

    那人由着武阿看,轻笑一声往前慢行。

    因为龙套退下,空出战场,白路等人终于能够清晰看热闹,何山青举着手机说:“有点意思啊,像香港电影里的情节,尽是大侠风范,你说这几个人真有武术在身么?”

    白路没回答,对于他来说,所谓武术就是抗打、跑的快、反应快、动作快、体力好,什么武术什么拳击,又这个道那个道的,全不在意,能打倒人就行,哪怕累倒对手也是胜利。

    眼看那人越走越近,武阿身后大汉猛一跨步,站到武阿身边,跟着朝前冲去。不抬脚不打拳,用身体直冲过去,把双拳护在身边,蓄势待发。

    豆子手下那人理个平头,眼睛不大,见大汉冲过来,脚步往右一点,站到两米开外。

    大汉已经冲过来,想要继续攻击小平头,就得转方向,冲劲必然要消去。

    大汉眼睛盯住小平头,身形猛地停下,前腿弓,后腿支地,静立当场。没有继续攻击。

    小平头冲他笑笑,学大汉方才那样猛然冲过来,双拳握住蓄势待发。

    从俩人动作可以看出来,绝对练过。

    俩人之间也就两米多远,小平头一步冲过来,眼睛盯住大汉的眼睛看。

    大汉也在看小平头的眼睛,当小平头即将近身的时候。右拳抡圆挥出去。

    小平头抬拳去挡,右腿踢出,从这一刻开始,俩人上演疯狂格斗。不到半分钟,俩人不知道打出多少拳,彼此距离从没远过半米。一直是硬碰硬打在一起。

    小平头是生力军,又比较灵活,从场面上看占优,所以打的不急不躁,不紧不慢。

    对方这么多人欺负他们,大汉早打出火,把身体当作武器。好象不是自己的一般,一拳一脚全是硬碰硬战术。

    小平头同样强悍,绝不轻易避让,这一番打斗让旁人大呼过瘾,尤其是何山青这帮专业看热闹的家伙。

    何山青拍的很专心:“过瘾,这才是打架,就这镜头可以直接用到电影里,太爽了。”在表扬那俩人的同时。顺便批评白路:“路子,看你打架巨没意思,一拳一脚结束战斗,让观众怎么看?多没劲啊,以后要向他俩学习,真过瘾。”

    白路鄙视道:“不懂就闭嘴。”

    正说的热闹,街外面响起警笛声。何山青有点失望:“谁这么没劲。报什么警啊?”

    虽说有警察到来,场中俩人却不受影响,继续打他们的。豆子更是酷,听到警笛后。大喊道:“一起上。”

    金主发话,那就一起上吧,十几个受伤半受伤的钢管男,加上两名暂时充当观众的生力军,同时冲向对面。

    对面的大汉被小平头缠住,无暇顾及武阿,只能任由这些人从身边冲过去。而这些人也真缺德,仗着钢管比较长,在冲过去的同时还扫向大汉,让小平头得了机会,连续打中他好几下。

    于是下一刻,场面变混乱。前面是大汉和小平头对打,后面是十几个人围攻武阿的三名手下。

    虽说处于劣势,可武阿真像条汉子,面色平静笔直站立,好象在看别人的热闹一般。

    他们越打越热闹,警车停在路口,走进来三名警察,为首是个大胖子,看到标准饭店门口有两帮人凶狠打架,这帮家伙声势隆隆的,又招招狠毒,真下死手干,让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大胖子喊道:“别打了。”

    声音虽大,没人停手,继续凶狠拼杀。就这一会儿时间,双方全打出火,地上已经倒下五个人,有一人是武阿手下,另四个都是豆子手下的钢管男。

    武阿的手下已经抢到钢管,有兵器在手,将将挽回一点劣势,起码不像方才那么狼狈。

    大胖子警察猛喊几声别打了,可那些人还是不听。大胖子就左右看,一眼看到白路,走过来问:“怎么回事?”

    白路冲他笑道:“你值班?”

    大胖子警察有点无奈:“怎么总是你们饭店出事?”

    “不许胡说,我们饭店好久没出事了,他们跑来打架,我有什么办法。”白路不认同警察的说法。

    大胖子警察叫武元,是军体路派出所警员,管辖十八中及和盛小区这一块。因为白大先生精擅惹事,彼此打过几次交道。武元对这个背景强大又不安常理出牌的疯子明星甚是头痛。此时听白路说事情和他无关,武元说:“在你家店门口打架,就不怕砸了玻璃?”

    白路说:“砸呗,一块一万,砸完给钱,随便砸。”说话间看到人群后面笔直站立的武阿,再转头看武元,小声问话:“认识那个人不?”

    “哪个?”

    “最里面,站得跟冰棍一样那家伙。”

    “不认识,怎么了?”武元问道。

    “那家伙叫武阿,我以为是你亲戚呢。”

    武元说:“按你这么说,我家亲戚多了,武松、武则天都是。”

    白路说:“美得你,还想当皇亲国戚?”说完后想了想,看向武元的肚子:“你这么腐败,搞不好真和武则天有关系。”

    武元无奈了,我是来出警的,不是和你聊天的,不再理会白路,冲人群大喊:“停手,停手听不见么?”

    两帮人继续打架,经过这会儿时间的战斗,双方又倒下几个人,武阿一方只剩下俩人,豆子一方还剩下七个人,但生力军都在。

    七打二,有三个生力军高手,结局可想而知。

    白路感慨连连:“真专业,棍棒满天飞,没打坏一块玻璃,这才是打架。”然后捅武元一下:“看见那根冰棍没?去保护他,搞不好开春就能升职。”

    “啊?”武元想了一下,跟两名警察说:“过去。”

    大过年,又是大晚上,值勤上岗的一定是协警,武元是正式警员,不管说什么,这俩人也得听,于是和武元往前走。

    就这时候,一根钢管飞向粉标的大玻璃窗,结结实实砸上去,发出喀嚓一声响,裂缝瞬间布满玻璃,同时掉下几块受力大的碎玻璃。

    白路很气愤:“太不给面儿了,刚表扬你们专业,就砸我玻璃?拍下来没?是哪个混蛋干的?”后面那句话问何山青。

    何山青回话:“别烦我。”

    白路往里面紧走两步,这一块玻璃一万块,可得找到凶手。

    武元在前面开路,虽说双方人都不鸟他,可毕竟是警察,也没人敢打他们。白路跟在后面,找到砸碎玻璃窗的那根钢管,大喊道:“谁砸的?谁砸的?”

    两帮人忙着打架,哪有心思理他。于是白大先生不高兴了,冲何山青喊道:“别拍了,老子要收拾他们。”

    窦成突然喊道:“路子,别闹!”

    听到这一声喊,白路眨巴眨巴眼睛,走回到方才位置,一把搂住窦成肩膀:“豆子啊,钢管是你们带来的,把我们家玻璃砸了,问别人要一万,给你打个对折,五千块,现金结算,我够意思吧。”跟着又说:“刚才可是要十万,你也听见了,我这是疯狂大降价。”

    窦成重复一遍:“别闹,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什么是别闹,玻璃被你碎了,总得赔偿吧?”

    “赔,打完一起赔。”

    “有这句话就成。”白路冲战场里大喊:“水晶玻璃疯狂大降价,随便砸,加油砸,原价十万,现价一万,再打个狠折只收五千,一砸就碎,让你砸倒爽,爽到爆,爆到继续砸……”这家伙喊的正爽,电话响起,柳文青让他制止这帮人,说别瞎闹了,再闹下去玻璃全得碎。

    白路说:“反正有人赔。”

    柳文青说:“今天是粉标第一次聚会,你看着办。”挂上电话。

    这是生气了么?白路走到粉标门口往里看,一眼看到二十多个女人。

    经过这会儿持续不休的打斗,屋里的精英女人们不在假装淡漠,全部站起来往外看。不过依旧保持身份,没有一个人凑到窗户前面,都是隔着几米远静静站立,耐心等待外面战事的结束。

    见白路往里看,那些女人的目光齐刷刷在白路身上打个转,丽芙指下外面,做个停止的手势,再朝柳文青那面歪了歪脑袋。

    看她的意思也是要制止打架,白路冲丽芙笑了下,弯腰拣起根钢管,大步走近战团,边走边喊:“给老子停手,在我家门口打架,交场地费没有?”

    警察喊话都没用,白路喊话更加没用,七对二的游戏依然在继续,不过武阿的手下明显不成,被打的很是狼狈,仅剩下的两名高手也是全身带伤,尤其最猛的那个大汉,脸上全是血,看着很恐怖。

    照目前这种状态打下去,最多二十秒,武阿手下一定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