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王某墩泡妞

作品:《怪厨

    白路双手抱拳表示钦佩:“叔,咱能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么?”

    “泡妞没有意义?那还什么事情有意义?”王某墩义正严词说道:“记住了,对于男人来说,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追女人。”

    白路摸摸鼻子:“同性恋怎么说?”

    “你这是抬杠。”

    白路笑了下:“您老人家自己去折腾吧。”挣脱开王某墩的手,回去大老王房间:“爹,你这一天到晚光在家呆着,多无聊啊,要不回去吧,在那面好歹还有几个人说话。”

    大老王琢磨琢磨:“你什么时候走?”

    “没定呢,事情太多。”

    大老王仔细看看白路:“也成,我先回去,你什么时候回去,告诉李秃子一声。”

    白路说好,又说:“中午在楼下吃,我去买点菜。”

    大老王说好。

    王某墩过来说话:“多买点肉,整点水煮牛肉,要不来个牛排也行。”

    白路看他一眼,走过去看衣服尺码。王某敦说:“给我也买一套……买两套吧,再弄双好鞋。”

    白路问:“给你那么多钱,都没买衣服?”

    “忘了。”王某墩理直气壮回话。

    白路笑了下,转身下楼。

    王某墩跟出来,下楼后左右张望。白路问:“看什么呢?”

    “你保镖呢?一会儿带着,有派。”

    白路指着远处一辆汽车说道:“在那。”

    街对面停辆越野车,深色玻璃。看不清里面状况。

    王某墩惊讶道:“配车了?谁配的?”

    白路说:“废话。”朝菜市场走去。

    在他走出十米后,越野车发动,想要调头跟过去。

    白路回头看眼,走过去说上句话,下一刻,车门打开,走下来一名便衣特警,隔着五米远跟在后面。

    白路有点无奈,不过也没多言,朝菜市场走去。

    他是大年三十遇袭。警方派特警过来保护。去丹城是两人陪护,回北城刚一天,贴身保镖变成一人。而在昨天下午白路联系过辛猛后,不但没招回保镖。反是莫名其妙地派辆车过来。且多派俩人。并严明保镖人员不得和白路太过亲近,不允许一起吃饭什么什么的。

    比如昨天晚上的吃饭和唱歌,保镖都散开在周围进行保护。不注意看,很难发现到他们。

    小王村路的菜市场就在饭店边上,白路溜溜达达过去,王某墩跟着问话:“说好了,一会儿带他们去。”

    白路说:“你泡妞还带军队?”

    “有的带为什么不带?”王某墩说道,跟着问话:“我怎么感觉今天这个人和前几天见过的不太一样。”

    白路回头看眼那个便衣,如果估计没错,辛猛一定掌握了什么情报,可是又不确定,所以没通知自己,反是加强保护力量。又因为自己打电话说,身边跟着人不方便,保镖们便是改变保护方式。

    拿出手机看时间,放回兜里,进菜市场采购。

    这家伙是明星啊,大明星出来买菜,虽说没有出现围观盛况,但是认出他的人多在行注目礼,一直看一直看的。当然,菜市场的老人早知道白路住在附近,也常能见面,所以不太新奇。至于他想买的菜,多半会便宜;也有个别不收钱的,比如买根葱;也有个别新来的家伙想讹他,蘑菇卖到二十多一斤,说是山里珍蘑什么什么的。

    白路也不揭穿,略过这个摊位,在别的摊位随便买些菜,跟菜贩道谢后离开。

    回去饭店就是忙碌,专心做饭。王某墩则是店里店外来回溜达,偶尔接打个电话。等白路做好饭菜,想要上楼请大老王的时候,店门口停下辆红色迷你,车门打开,下来两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打扮的很好看,都是矮腰靴、黑色丝袜加半大衣,冬天常出来玩的白富美们的标准打扮。

    王某墩迎出去:“在这。”

    白路无奈了,看眼王某墩,猛踢一大脚,然后走去楼洞。

    王某墩挨上一脚,却是微笑不改,跟俩美女说:“我弟弟,就喜欢和我胡闹。”

    白路正往前走,听到这话,好玄没把脚崴了,这就长了一辈?他深深认为,王某墩实在无耻。

    事实证明,王某墩的无耻超出他的想象,当白路和大老王回到饭店的时候,王某墩居然起身说道:“叔,过来坐。”

    白路直接愣在当场,太让人震惊了,这才是无耻呢!为了装嫩泡妞,硬生生矮上一辈儿,管侄子叫弟弟,管哥哥叫叔。

    大老王却是面色不变,点头道:“大侄子,有什么事么?”走过去拍王某墩脑袋一下:“这么大的人了,就是不定性,大侄子,哪个是你马子?”

    白路又一次被惊到,这才是高手之间的对决,深吸好几口气,平复下激动心情,这才走到桌前。

    两名美女懂礼貌,虽说不明白为什么吃顿饭会有长辈到来,也虽说这个长辈好象不很礼貌,可既然有了长辈,俩女人忙起身打招呼:“叔,您坐。”

    大老王很有威严的恩了一声,走到桌前扫视一遍菜肴,然后坐下,冲王某墩说:“大侄子,酒呢?”

    王某墩愣了一下,问白路:“路子,酒呢?”

    白路说:“没有酒。”大老王紧跟着说话:“大侄子,赶紧买酒去。”

    王某墩愣愣看会儿大老王,一言不发,转身出门。

    五分钟后,王某墩抬一箱老啤回来,老啤上面是箱易拉罐啤酒,再上面是饮料,有可乐、果汁、牛奶、凉茶,还有几个冰淇淋。

    这家伙抱着这堆东西进门。大老王肯定不会去接。白路也是安坐如山,顺便鼓掌:“哥,你真有劲儿。”

    借着一堆箱子的阻挡,王某墩怒瞪白路,做口型不出声的骂声:“王八蛋。”

    白路继续安坐不动,看着王某墩把酒水放到地上,才假惺惺问话:“累么?”

    王某墩笑着回话:“不累,这才多点儿东西。”然后问俩美女:“喝什么?”

    俩美女没有马上回话,先问白路:“你喝什么?”

    白路说:“我喝果汁。”

    “我也喝果汁。”一个美女回道。另一个美女却是说:“这怎么行?必须喝酒。”

    她俩同声说话,意见不统一。王某墩说:“对。喝酒。必须喝酒。”说着话又从西装兜里拿出两瓶二锅头。

    白路看着衣服长叹一声:“你知道这衣服在哪买的不?”

    王某墩说:“服装店。”

    “废话。”白路拿了两瓶果汁,问大老王:“喝什么?”

    大老王冲王某墩伸手,王某墩递过来一瓶白酒。大老王打开盖深吸口气,倒上满满一杯。然后跟白路说话:“等我回去。你给我弄几箱二锅头。”

    白路说好。

    有美女说话:“咱也喝二锅头吧。”

    白路朝说话美女伸大拇指:“真是条汉子。”

    那美女说:“是汉子就喝白的。”

    看美女如此豪爽。白路冲王某墩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白的。”

    然后就是喝酒,王某墩的注意力在女人身上,俩女人的注意力在白路这里。至于白路,从吃饭时就忙着打电话。

    先是辛猛来电话,告诉他上午开会的结果,说领导不同意撤回特警保镖。

    白路说:“就算不撤回,也不用再加辆车,派来几个人吧?”

    辛猛说:“正想和你说这事,春节期间,那面又不安分,闹出几件,警方抓捕案犯后审讯,说有人来到北城,具体人数不清楚,来做什么也不清楚,有可能要闹事,也有可能找你麻烦,边疆警方把这条消息通知我们,领导开会决定……”

    说到这里停了下,跟着又说:“直说吧,领导认为他们会来报复你,索性拿你当诱饵,为避免打草惊蛇,改变保护方式。”

    我又成为诱饵了?无奈的白路说声知道了,又说没事。

    辛猛说:“不管有事没事,反正你要多加注意。”

    白路恩了一声,又闲聊两句挂掉电话。

    这是辛猛打来的电话,接下来是扬铃打电话,说两件事,第一件是电影节事情,春暖花开的时候,北城电影节开幕,据说邀请大小明星数百人,著名影星加著名导演和著名音乐人就有一百多个。白路有影片参加评奖,当然要出席电影节。

    白路问:“我已经拿个影帝,这次不比成不?”

    扬铃说不行,国内有好多个电影节,按照扬铃的想法,把所有电影节的影帝都拿到手才是本事。当然,未必是同一部影片。

    等把国内影帝拿个大满贯,再去国外折腾那个奥斯卡小人。

    电影节好办,但是想办的出名、办的赚钱、办的影响力,却绝对是件难事。比如白路去年参加的那个电影节,组委会连邀请明星的钱都出不起。

    北城电影节不同,可以说是国内最大规模的电影节,影响力、知名度、以及对明星的吸引力,都是相当强悍。有很多大腕明星很少参加别的电影节,对北城电影节却是另眼看待。

    扬铃知道白路懒惰,在电话里,先把北城电影节好一通吹,然后把公司形势摆上一摆,说公司需要宣传机会,公司艺人需要宣传机会,需要你帮忙。最后威胁道:“不参加电影节,我就对外面宣布你和文青姐结婚了。”

    “我去还不成么?”白路随口说道:“我结婚?谁信啊?”

    扬铃说:“昨天文青姐和你紧紧依偎,我觉得好看,就拍了几张照片,应该有人相信。”

    白路不在意照片,建议道:“照的好看么?如果好看就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