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什么跟什么

作品:《怪厨

    电影节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是慈善演出。()前天扬铃说过一次,今天拿到传真件,开春后在南方某城市举办慈善晚会,时长四个小时,对外售票,又有电视转播,所得款项在除去成本之外,全部捐给某慈善组织。

    就现在的演艺圈来说,慈善晚会也是猫腻多多,有很多人打着慈善的借口敛财。

    一般情况,此类演出只解决明星差旅费,不给发工钱。可小明星为了得到出镜机会,大明星为了营造自己的正面口碑,只要主办方能保证宣传力度,大多明星都会捧场。

    明星捧场了,广告商来了,观众也买票了,收回大笔资金。某些别有用心的主办方在刨除掉某些所谓的正常开支后,能交到慈善组织手里的钱……谁知道会有多少。

    这种猫腻只是慈善演出最简单最普通的一种,其它还有许多。比如某慈善组织、某演出公司、某大明星等许许多多人都有可能被金钱击倒。由此搞出许多打着慈善名头敛财的闹剧。

    因为主办方不同,敛财手段便是稍有差别。当这类丑事日渐增多,明星们便不愿意出席慈善演出,明明出了力,成果却是被人摘去。换成是谁都会不爽。

    好在,这次慈善演出还算正常。

    扬铃跟白路大概介绍下情况,南方某省从去年九月份开始,一直到今年二月份,平均每个月都要发生一次六级以上的地震,整整六个月。六次地震给当地人民带来巨大损失。

    地震伤亡人数最少一次是死亡一人,受伤三十多人,但是半拉村子没了。最严重一次死亡近百人,伤数百人,经济损失不可估计。

    咱国家地盘大,每年都有地方发生地震,受灾情况各有不同。可是像这个地方这样,每个月搞一次六级以上地震的情况实在有些罕见。

    六级地震,人会站立不稳,如果房子盖的不好。会倒会塌。会出现伤亡情况,地面会有裂缝,是强震。

    万幸爆发地震的地方多为山村,地广人稀。伤亡少。

    对于我们来说。许是悲惨事情见的太多。对于伤亡情况不太严重的地震灾难多会忽略掉。所以尽管那个地方每个月都要震次六级以上的地震,可新闻里一笔带过,在我们的生活里更是激不起涟漪。

    比如说边疆地区。前年一年爆发五级以上的地震八次,去年也是许多次,可是有多少知道?甚至白路自己都不在意,大老王同样不在意,尽管他们是边疆人。

    所以,南方那个省每月一次的地震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直到年前某天半夜,一次六级以上地震让一个贫困山村遭受巨大伤害。年前,很多人返乡过年,地震时不及逃跑,死亡十六人,伤一百多人。

    如果和大地震相比,这次的伤亡情况确实很小。可时间不对,马上要过年了,很多家庭因为这次地震,喜庆变成苦难。

    可也是因为时间不对,举国欢庆新年,到处都是祥乐美满,有关于地震的消息几乎可以说是一闪即逝。那么多伤亡情况,还没有一个戏子闹绯闻占的版面多。

    世上不缺有心人,有个一直半红不黑的演出公司惦记地震事情,略一查资料,知道过去半年屡遭灾难,他们就动了心思。

    首先,他们想壮大自己的公司,让名声更响一些。

    关于这点,不能说他们别有目的别有所图。图肯定是要图的,否则为什么大张旗鼓搞演出?无论做什么事情,有所图是正常的。

    比如去年白路搞慈善演出,不一样要做宣传,要让世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这家演艺公司就想搞次白路那样的慈善演出。

    其次,他们是真心搞捐献,已经定下来,只要演出结束,所得款项全部捐出去给村民盖房子,至于成本和必要开支由公司负担,坚决不打善款的主意。

    从以上两点来说,该公司做这件事情绝对是好事一件。

    只是其中情况与年前跟扬铃说的略有不同。

    年前,该公司找到扬铃,说是有新人想跟着白路混下出镜机会。事实是慈善活动就是他们倡办,缺的不是演出机会,是宣传机会。他们想把白路拉过去,借着头条白的威力适当宣传下他们公司的名字,让大家都知道他们公司,也知道他们公司的艺人。

    他们不光找了白路,还找了其它几个大明星,都在等回信。

    这间公司也算有本事,和该省卫视谈好条件,由卫视提供部分演出设备及摄录设备,并进行多次转播。

    这个多次转播就是吸引明星到来的手段之一。

    扬铃把这些事情大略跟白路说上一通,问他参不参加慈善演出?按照公司的想法,应该去。

    白路说:“没什么应不应该的,开春以后的事情,还不知道我在哪呢?”他是说自己很忙,有很多事要做。

    扬铃说:“要不要先答应下来?演出时间是三月末。”

    三月末?白路问:“北城电影节是什么时候?”

    扬铃回话说是四月中旬。

    白路说:“我还真忙,现在都开始安排几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扬铃说:“毕竟是做善事,我先答应下来。”

    白路没有意见,于是又定下一件事情。

    扬铃说完慈善演出和电影节的事情,顺便唠句闲嗑:“后天开机,做好准备。”然后挂电话。

    扬玲的这个电话打的时间很长,饭店里两个美女频频看过来,让王某墩很有些郁闷,搞什么啊,你们应该注意我才对!更郁闷的是,俩美女向他打听白路的事情。

    王某墩很受伤,明明是自己泡妞,现在妞好象要飞了?赶忙灌美女酒,清醒的你们不在意我,就让昏迷代替清醒。

    俩美女还真喝,喝到兴处开始划拳,王某墩同志只得奉陪,在小饭店里响起老虎棒子鸡的声音。

    白路打完电话回来,俩美女赶紧找他划拳。受到冷落的王某墩更加受伤,心说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应该和平平均、一人一个才对。

    可惜女人们不管他想什么,相比较于他的默默无闻,女人更喜欢帅气的白大明星。

    兴许是喝多酒的缘故,俩美女越唠越开,一人说:“我有个闺秘也是演员,等我叫来。”不管白路是否同意,她已经拿起电话叫人。

    见小老王吃瘪,大老王看的直乐,偶尔还拍两下巴掌表示欣喜之情。王某墩就只能更受伤。

    半小时后,一个穿长羽绒服的妹子走进饭店。很是自来熟,进门就跟白路问好:“可算见到活的了,你好你好。”说着话走到白路身边坐下,先握手,然后脱衣服,接着拿酒杯倒酒,和白路碰杯。

    白路随意陪上一杯,眼睛看向王某墩,意思是你惹的麻烦,你给我收了。

    王某墩也在看他,满心忧伤。昨天见到俩妹子的时候,明明很好相处,那俩妹子也是对自己有点表示。

    可白路一出现,所有一切发生变化,甚至刚来到的妹子也同样以白路为中心,王某墩同志真的是有点受伤。

    新来的妹子说话:“我叫安小红,是个小演员,白哥,今天能见面是缘分,希望白哥多多提携。”

    白路笑道:“提鞋?我有鞋拔子,一会儿送你俩。”

    安小红先是愣了一下,跟着笑道:“白哥真幽默。”

    白路仔细打量安小红的脸,大概二十六、七的年纪,略显疲累,带点儿风尘味;再看身材,很瘦,但是有对大胸。

    眼前三个妹子,安小红最好看,另俩妹子是普通意义上的美女,就是浓妆、假瞳,好象易容一样的化妆技巧,再配身性感装扮,便是美女一枚。

    见白路打量自己,安小红说:“不好意思,刚拍完片子,没来得及换衣服。”

    白路笑了下:“挺好看的。”

    王某墩气道:“什么跟什么,我在这。”

    “知道你在。”白路说。

    大老王说:“大侄子,你得耐心,得沉稳,不能心浮气躁,想泡妞就得装成熟稳重。”

    听到这些话,王某墩更怒,盯着大老王看了又看,用眼神表达心中想法:你是故意拆台的是吧?

    同桌的三个妹子依旧向白路献殷勤,一杯杯劝酒,一句句问话,白路都是风轻云淡的引到其它地方。

    他不是给三个女人面子,之所以陪着说话,目的就一个,气气混蛋二叔。

    眼看三女一男越聊越热乎,王某墩起身道:“不喝了,唱歌去。”

    “对,唱歌去。”三个美女马上同意道。

    白路说:“你们去吧,我还有事。”刚说完话,电话响起,是董明亮的电话,说刚跟扬铃通过电话,决定初十开工,问白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

    白路说:“没有,工地的事情你看着办。”

    在董明亮之后是李大庆的电话,给他下达任务,让他在三月十三号之前,一定建好老虎基地的主科研楼,李大庆要往里送设备。

    白路说:“你找扬铃就成。”

    李大庆说找了,又说:“可扬总那么忙,我觉得你挺闲的。”

    我闲?白路郁闷问话:“你是打抱不平来了?”

    “不是,是让你快点儿完工。”

    “知道了。”白路挂电话。

    眼见这家伙没完没了打电话,三名美女不干了,埋怨道:“什么大不了的事,干嘛这么多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