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是你欠我的

作品:《怪厨

    发现他情绪不对,俩美女凑到王某墩身边问话:“你弟弟没事儿吧?”

    王某墩也被这歌曲震住,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们说的是白路,笑着说没事。

    安小红则是跟出去,倚门而立,看着不远处打电话的白路。

    白路在给王大鹏打电话。

    过年时,王大鹏给他发来拜年短信,白路是统一回上一条。不是不够诚心,实在是拜年短信太多,他不擅长手机打字,必须偷懒。

    王大鹏是乌市新看的所长,打死老三的三个混混就关在新看。前次白路回乌市替老三找寻公道,由此认识,还一起喝过酒。

    接到白路电话,王大鹏笑问:“回来了?”

    白路说没有,跟着说道:“麻烦你件事儿。”

    王大鹏猜到是什么事情,沉默好一会儿,小声问道:“什么事儿?”

    “帮我揍那三个混蛋。”白路提出要求。

    王大鹏叹气道:“他们三个的伤还没养好。”

    “那我不管,他们打死人,难道只揍一顿就没事儿了?哪有这样的道理。”

    王大鹏劝道:“过些日子好不好?”

    “其实我老早就想过去,也一直想揍这三个混蛋……”

    话没说完,王大鹏抢话道:“这可不行,咱这是执法单位,不能知法犯法,上次已经是犯错,不能再错下去。”

    等王大鹏说完话,白路接着自己方才的话头说下去:“可总是忙。没时间过去,就拖了下来,但不能一直拖,他们不是能打么?我就陪他们打。”

    现在的白路属于自说自话,王大鹏也是自说自话的劝解:“咱不能再犯错,他们已经被国法审判,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白路等了下,等王大鹏不再说话,他再说道:“反正我不想让他们过的舒服,你不帮我。我就找任宏伟。”

    任宏伟是市局领导。很有些关系,也是上次去乌市认识,一起喝过通宵大酒。

    王大鹏思考好一会儿,小声说:“这次我帮你。不过不能让他们受伤。”

    “反正不能让他们好过。”白路说道。

    “知道了。”王大鹏回道。

    “谢谢。”白路挂上电话。

    打过这个电话。白路在走廊里多站一会儿。又给何山青打电话:“丹城抢小孩那事情怎么样了?”

    “不知道,不是说了要告么?这才过去几天,干嘛这么着急?”何山青问道。

    “打听下。等你电话。”

    “你又怎么了?”何山青问:“你在哪?”

    “先打听事情。”白路挂电话。

    在这个电话之后,安小红走过来问:“你怎么了?”

    白路说没事,又给刘旺天打电话:“你那个村子怎么样了?”

    刘旺天回话:“在扯皮呢。”

    “什么意思?”

    “房子盖好了,但是手续不全,这个地方原来是冀北的,后来划给北城,区民政局说下面的文件没转上去,得等消息。”

    这话很容易懂,有人在为难刘旺天,不让他顺利办手续。

    白路说:“用帮忙么?不就是区民政局么?”

    “话不是这么说的,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越下面的人你越得重视,哪怕一个普通办事员,你也得照顾好了,这帮人就算办不成事,想坏件事倒是简单轻松。”刘旺天说:“搞这个村子比我建鼎盛集团还烦。”

    鼎盛集团是刘旺天的企业,下面有许多分公司,他也算北城富翁一族,每年通过下属企业搞慈善晚宴,这个孤儿村就是慈善晚宴的产物。

    听刘旺天说的无奈,白路笑了下:“你也算辛苦了,孩子们怎么样?”

    “他们倒是挺好的,比以前好多了,只是缺少专业辅导老师,孩子们总是不塌实。”

    刘旺天说:“你没看见不知道,好多个孩子好多次在吃饭时偷藏食物,你都不知道藏在哪,裤裆啊,老师说了好几次,可孩子们还是照藏不误。”

    白路想想说道:“他们没有寄托,缺乏安全感,不如试着养点儿小动物?”

    刘旺天说:“养了,在村民那里买了三只羔羊,还在养殖场买了两头小鹿,就在院子里散放,可你猜怎么样?”

    白路说:“不会是继续偷食物吧?拿给小羊吃?”

    “说对了,他们藏肉给小羊吃,那能吃么?唉。”刘旺天叹气道。

    白路沉默良久,突然说:“谢谢你。”

    “神经,你干嘛谢我?就算要谢,也是那些孩子和孩子们的家长才对。”刘旺天说:“不过挺充实的,累点儿苦点儿,但是塌实,我应该谢谢你,都不失眠了。”

    白路笑了下:“改天请你吃饭。”

    “说定了,多准备几桶果酿。”

    “没问题。”白路又说遍谢谢,挂上电话。

    在他打电话的时候,安小红一直歪头注视。等他放下手机,安小红问话:“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刚说完话,电话响起,是沙沙问他什么时候回家。

    白路问:“家里出事了?”

    “没有,是花花想请你吃饭。”

    白路有些不明白:“她请我吃的哪门子饭?”

    沙沙说:“昨天她和我们见导演,刚才得到通知,我和花花都选上了,我是女主角,花花演我同学,哈哈。”

    “那满快乐和丁丁呢?”白路问道。

    “她俩也过了,都是主角。”

    “都是主角?”白路笑了下:“都是主角的戏一定很过瘾。”

    沙沙说必须的,又催他赶紧回家。说晚饭由她和花花下厨。

    白路说尽量吧。

    等挂断这个电话,安小红说:“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忙。”

    白路恩了一声。

    安小红又问:“刚才这个电话,是拍电影吧?”她听到白路提到丁丁,故有此问。

    “恩。”

    安小红问:“还需要演员不?只要有句台词就成。”

    白路回话:“我做不了主,是于红兵的片子。”

    “呀,大导演?她拍的片子总是容易获奖,白哥,帮我介绍介绍呗?”

    白路笑笑:“回去吧。”走回包房。

    安小红有点失望,可既然遇到白路,总不能白白错过机会。

    她在这个圈子里混上许久。越混越难混。虽说经常有戏,却多是配角中的配角,完全没有名气。为解决生计问题,做模特的时间倒是多过演戏。比如各种商展。车展、游戏展什么的。一站好几天,还要间或拍些广告照。

    她和丁丁不同,丁丁那丫头是怪胎。混在娱乐圈,却不按娱乐圈的规矩走。安小红没那本事,也没那个性,该守的规矩要守,该潜的规则要潜。

    关于潜规则这事,对于成年男女来说实在不当个事,睡一下能怎么的?尤其是俊男美女无数的娱乐圈,观念相当开放的娱乐圈,一个剧组开戏,如果没人送上身体才是件奇怪事情。

    安小红就经常送,送来送去,失了青春,老了面容,脏了身体。虽说也认识一些腕儿、或是圈里混得比较好的一些人,也得到过一些机会。

    可在圈里混,光有机会完全不够看。比如某位青春玉女,少年成名,出道时比丁丁的影响力还大。因为青春清纯,人又漂亮,连续演过许多次主角,可折腾来去,人们只记住那张很美丽的脸,至于演过什么?几乎没人记得。唯一有印象的是刚出道时的一则广告,然后就寂寂无闻,直到去年一部讲婚姻生活的都市剧才让她彻底火起来。

    这妹子和丁丁不同,丁丁是完全没有机会,这妹子是机会无数,硬是红不起来。

    这妹子很漂亮,为保持清纯形象,许多年下来,不接任何接吻镜头和床戏。

    试想一下,连这样一个机会无数的漂亮妹子都红不起来,安小红一没有人家漂亮,二没有人家那么多机会,三又轮不到主角,如何能红?

    现在遇到白路,安小红想把握机会,回到包房拿手机自拍,把白路变成背景版,然后发上网。

    白路不在意这些事情,由着安小红拍照,他去问王某墩:“什么时候走?”

    “走什么走,喝酒。”

    “还喝?”中午加下午一直没停,四种酒掺着喝,白路这么能喝都感觉头晕晕的。

    按说三位美女早该醉倒,可偏偏没有,三个女将喝多了去厕所一吐,回来唱唱跳跳,就又变成猛将一个。

    安小红自拍后,坐到白路身边问:“可以合照么?”

    白路想想:“还是不要了。”

    对美女的拒绝等同于打脸一样,安小红不气馁,放下手机拿起酒杯:“喝酒。”

    正喝着,房门推开,走进来个成熟女人,一进门就笑:“小红,这两位贵客是……白路!”

    成熟女人穿的更少,上身是纱,下身是丝袜短裙。只凭房间里四个女人的穿着,怎么看都不像是冬天。

    成熟女人发现到白路,几步走过来坐到旁边:“大明星,我可喜欢你的电影了,前几天刚看的《迎战》,演的真好,见面是缘,可得好好喝一次。”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又冲外面喊道:“服务员,上瓶芝华士。”

    这是还要喝的节奏?白路冲女人笑了下,然后贴着王某墩的耳根子狠狠说道:“记住,你欠我的!”

    王某墩以同样凶狠的语气小声回道:“是你欠我的!老子找你帮忙泡妞,不是让你把妞都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