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演出要提前

作品:《怪厨

    安小红起身做介绍:“这是千夜颂的老板,谭珊珊,这是白路,这是白路他哥。”

    谭珊珊双手握住白路右手:“大明星,既然来了就得玩好,今天全算我的。”

    白路笑了下:“不用不用。”

    “见外不是,你是安小红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谭珊珊冲安小红说话:“不够意思啊,往常那些猫啊狗的都往我这带,真正有大明星朋友了,反是藏着掖着。”

    谭珊珊表现的很热情,让先认识白路的小雅两个姑娘有点不爽,凡事有个先来后到,你就算是店老板也不能这样啊。小雅说:“唱歌唱歌,路子,你方才唱的太好了,还喜欢谁的歌?今天我要做听众。”

    谭珊珊问道:“你还唱歌了?咱俩合唱一个,《只要有你》会不会?”

    眼见四个姑娘围着白路转,王某墩被挤到沙发一角,拿瓶啤酒、一脸哀怨的看向白路,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再也不带这个混蛋出来泡妞。

    这时候,安小红电话响起,拿手机出去说话。

    小雅等三个人在鼓动白路唱歌无果后,开始喝酒。

    小雅太能喝了,吐了喝、喝了吐的,硬是能保持清醒。和她一起的那个妹子同样是战士,尽管眼神迷离,却依旧雄风不倒。

    谭珊珊是生力军,更是喝的生猛不忌,只一会儿时间,把白路灌个乱迷糊。幸好边上还有王某墩,那家伙凑过来以一敌三,跟三大美女对拼。

    又过一会儿。安小红回来。

    谭珊珊说:“嘛呢?一个电话打一年?”

    安小红说:“侯志叫我吃饭,我去扎一头。你们先喝。”

    “去什么啊,那孙子一点儿不靠谱。就长了张嘴,从不做人事。”谭珊珊说道。

    小雅问:“是上次见过的那个不是?”

    安小红说是。小雅问:“又给你介绍圈里人?”

    谭珊珊不屑道:“还不就那回事,小红,别去了,路子不是在,他这么大腕儿,赶明儿个随便打个招呼,比你出去瞎认识人强。”

    安小红有点犹豫,小声说道:“本来不想去的。可侯志说圈里人聚会,很多人都在,去混个脸熟也成。”

    听到这句话,谭珊珊寻思寻思,冲安小红使个眼神:“注意点儿。”意思是千万要绷住,不该碰的东西坚决不碰。

    安小红说知道了,跟白路说:“我去去就回,你不许走。”

    白路巴不得这些人全部离开,笑着回话:“没事。忙你的。”

    安小红又跟几个女人招呼一声,拿手包离开。

    白路问小雅:“她喝这么多酒,没事吧?”意思是你们最好跟过去看看。

    小雅说没事,你没听她嗓子有点哑?那都是熬夜加喝大酒闹的。早练出来了。

    好吧,这也能练。白路拽过来王某墩:“和谭老板对唱。”

    王某墩很爽快地凑了过来:“《相思风雨中》怎么样?”

    这家伙怀抱泡妞大计,妞不到手。坚决不肯走。哪怕女人们一直围着白路打转,他也打算圈走一个才算。

    王某墩不走。白路只能舍命陪君子,一眨眼玩到晚上六点半。沙沙又打来一遍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

    白路说马上,挂电话后跟谭珊珊说:“我得回家一趟。”

    “你可不能走。”三个女人都不同意。小雅说:“饿了是吧?咱先出去吃饭,一会儿回来继续玩。”

    这丫头开得起名牌迷你车,兜里总有些银子,说话比较有底气。

    白路说:“真不行,家里有事,这样,我哥留在这儿,你们先去吃饭,一会儿还回来这儿玩,我一会儿就回来。”

    王某墩很喜欢这句话,让白路暂时离开,自己才能施展泡妞神技,附和道:“他是真忙,咱去吃饭,一会儿他忙完了就回来。”

    女人们当然不愿意,不过俩男人坚持,而小雅也饿了,只好同意下来。

    白路跟大家道别,王某墩送出门,见走廊里没人,小声说话:“给钱。”

    白路把兜里钱全拿出来,大概有个四千多,留下二十块钱,下楼打车回家。

    大客厅坐着很多人,花花、沙沙、满快乐、丁丁都在,还有珍妮弗、冯宝贝、李可儿等丫头,丽芙、柳文青和扬铃几个事业狂在自己房间办公。

    见白路进门,满快乐第一个跑过来:“怎么才回来,都饿死了。”

    白路说:“帮你们二叔追女人呢,那家伙整折腾我一天。”

    “追女人?”满快乐表情严肃凑过来在他身上乱闻:“有香水味,有酒味,你到底干嘛去了?”

    白路说:“没听我说话啊。”跟着问话:“吃什么?”

    “我们包饺子了,就等你回来下锅。”珍妮弗走去厨房。

    “你们包饺子?”白路跟过去。

    被满快乐拦住:“上去洗澡,这一身味儿。”

    “哦。”白路很听话地上楼洗澡换衣服。刚进到卧室,何山青打来电话:“丹城那个事儿就那样了,养父母不告了,亲生父母认下孩子,同意不带走,留在养父母家里上学,小孩有两对父母,今天所有人一起坐车回小孩家乡,回去看看亲娘,等于过个团圆年,以后怎么办,看孩子怎么想吧。”

    白路恩了一声,沉默片刻说道:“谢了。”

    “咱俩说谢谢?骂人啊,出来喝酒。”何山青说:“我在唐会,赶紧点儿。”

    白路一听就明白了:“你在泡妞?”

    “废话,要不来唐会干嘛?还不如出去烤串大腰子吃。”何山青说:“我和鸭子一起,鸭子找了几个小演员,快点过来。”

    这帮人怎么就没个正事呢?二叔泡妞。小三也泡妞。白路说不去,在家吃饭。

    “少吃一顿能死?赶紧过来。那几个小妹妹说想见你。”

    “不去。”白路挂掉电话,脱衣服洗澡。

    洗到一半。房门被人推开,听见卫生间有水声,大声问道:“你在洗澡?”

    是扬铃,白路喊回去:“你疯了?我洗澡也来?”

    “告诉你件事,必须要征得你同意。”扬铃说:“一小时前刚接到电话。”

    白路大声说:“等会儿。”胡乱冲洗几下,拿毛巾擦身体,又朝外面喊:“拿件背心、裤子过来。”

    扬铃说:“我先出去,你自己拿。”暂时离开房间。等了大概一分钟又推门进来:“穿好了吧?”

    白路刚穿好衣服,问道:“什么事儿这么急?”

    “上午不是和你说慈善演出那事儿么?那个公司决定提前。”

    “为什么提前?”

    扬铃回道:“严格说不是那家公司想要提前日期。是省里卫视想把这次活动搞大一些,他们想拼一下。”

    “拼?”白路想想问话:“怎么拼?”

    扬铃说出大概经过,最直接的原因是省台某个领导想要做业绩。

    每个省都有卫星电视,但是有名的、收视率比较好的只有很少几个台。最开始芒果台轰轰嚣张一时,后来遭荔枝台挖角,很多主持人出走,有钱的荔枝台欲与其平分江山。两家卫视连争带抢,却一不小心被二台得了第一。

    那个台标很二的电视台在几年前凭借一档唱歌节目轻易拿下收视冠军。而这个时候的芒果台已经变成马桶台,成绩有些悲剧。幸好后来又有新节目出现。拉回许多观众。

    后来的岁月里,两家卫视将荔枝台抛下,凶猛宣传,凶猛抢夺舆论高地。凶猛拼抢收视率。如果你很关心收视率,会发现某一时刻,两家电视台都号称拿了收视率冠军。

    这是几家有钱有收视率的电视台之间的游戏。可国家大了,哪个省没有卫视?番茄台、北城台、南方台的收视率也不差多少。其它还有鲁、皖等台时不时的冒下头。

    这许多电视台中。镇南省的孔雀台算是最安于现状的电视台之一。

    镇南省地处西南边疆,多民族多山区。隔壁几个国家就没一个省心的,经常闹事,连带着省里很多地方的治安条件都不太好。在这个省的某些城市中,只要有钱,可以轻易买到枪支、毒品等一堆玩意。经常有各国犯罪分子流窜。

    和芒果台、二台、荔枝台等几个大台相比较,孔雀台比较没钱,也就不敢搞大投入争抢收视率。

    今年是个例外,镇南省在半年内连续发生六次六级以上的地震,省领导关注民生,给电视台的指示是适当有度的宣传灾情,重点突出天灾无情人有情、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感人事迹。

    电视台在接到领导指示后,投入人力深入灾区。开始时,是想按旧有流程来做节目。年前组织大批人献爱心,又在省内电视节目频繁宣传。

    遇到天灾,政府是要出钱赈灾的。问题是政府能出的钱不多,还要跟红十字会打招呼,又号召百姓捐款。

    可这一地带连续地震,民众的捐献情况也不容乐观。

    在这种情况下,有演出公司接洽电视台,说要搞慈善演出,电视台当然感兴趣,经过协商,初定在三月份演出。只是因为过年放假,大家各有各的事情要忙,就把有关于慈善演出的具体事宜压到年后商谈。

    过年拜年,有电视台领导跟上面领导大略说下慈善演出的事情,一是找借口接近领导,二可以卖个号。

    上面领导一听,有慈善演出就是有钱,就可以缓解政府压力,当时就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