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做比想重要

作品:《怪厨

    元龙琢磨琢磨:“好,这件事不提,还有件事,今年我得搞个演唱会,你给我做嘉宾。”

    “你是要疯么?”白路问道:“怕我不够忙是么?”

    “有纪念意义的。”元龙想做解释,被白路打断:“你爱纪念谁纪念谁,我睡了。”身体往前一倒,趴在老虎身上打呼噜。

    元龙也不多说,起身道:“当你答应了,明天上午见。”转身离开。

    明儿上午见?白路坐起来,大声喊道:“明天上午干嘛?”

    “去录音棚。”元龙回道。

    按照预定计划,明天做出发前最后一次排练。后天去昆城,要彩排,正月十五的上午还得走遍场子。

    等元龙离开,白路又趴到老虎身上:“哥们,你们会唱歌不?会吹小号不?替我去演出啊?再替我去拍电影,还有做饭,都替我做了……我就可以像你们一样很无聊的生活了。”

    不去理会白路的伟大理想,黑标下班后,柳文青一回家就来找白路:“丫头们有点浮了。”

    “翻译成汉语。”白路拍着老虎的身体说道:“坐。”

    柳文青说:“说正事儿呢。”

    “好吧,你说。”白路坐直身体。

    大意就是黑标还在上班的那帮妹子们心思有些活了。一个原因是过年假期太长,妹子们玩的太开心,心还没收回来。主要原因是一起上班的许多同事被叫去演电视剧,还有李可儿那帮连服务员都当不上的妹子可以去登台跳舞。剩下的妹子有些失落。尤其是那些正经科班毕业的艺术生们。

    具体表现倒不是工作的不好,是状态,人在工作,也在努力服务,可心思飞了,飞在遥远的不知名的地方,人有些散。

    这很正常,随便一个单位的普通员工都会发生类似情况,何况许多心高气傲的漂亮妹子。

    可妹子们没犯错误,柳文青不能批评。又没法劝话。就找白路商量。

    这帮妹子很优秀,饭店开业将近一年,周周招聘才留下百多人,实在难得。柳文青不想让她们别有心思。

    说到底。毕竟只是个服务员。不管给予多高待遇。哪怕是国宾馆的服务员也比不上空姐来的骄傲自豪。

    白路也不想她们离开。在他认为中,肯塌实当服务员的漂亮妹子都是好妹子。琢磨琢磨说道:“明天我过去。”

    “你想怎么说?”

    “告诉她们,我能给她们什么。”白路说道。

    柳文青微笑道:“受累了。”

    “我累什么?你给我打工都不累。我一个老板累什么?”白路说:“后天去昆城,然后可能去日本或是边疆,反正有很多事,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是忙不过来,就随便请几个人,还有扬铃一个,别太累。”

    “不累。”柳文青还想说话,白路电话响起,于是笑着摆摆手,转身下楼。

    电话是辛猛打来的,直接说道:“你这次南下,局里给你配了四个人,哪天走?得订票。”

    白路说:“你把身份证告诉扬铃,让她订。”

    “不用,我们自己买票,你哪天走?”

    “后天,但是不知道航班。”

    辛猛说:“知道了。”又说:“小心些,千万别出事。”

    “我无所谓,你应该跟陪着我受罪的警察说,给他们多发点奖金吧。”

    辛猛笑了下,再聊上几句挂掉电话。

    白路又和老虎呆上一会儿,回屋睡觉。

    第二天上午,等白雨和周衣丹赶过来之后,大巴车出发,先去接小林一和白鸟信夫,再开去南三环那间录音棚。因为高效、行三儿、王千几个人也加入演出,他们也来了。

    在车上的时候,小林一对白路的黑标很是赞赏,说环境不错,服务不错,什么什么都不错。服务员很好看,问是从哪里找来这么多几乎是相同身高的美女?连一个稍微胖点儿的都没有。到后面才说:“虽然菜品精致,但是没有你做的好吃。”

    白路笑着回话:“晚上继续。”

    大家在路上还能说上会笑话,等进到录音棚,摆好乐器,马上投入排练中。

    本来珍妮弗还教白路唱歌来着,可参加演出的明星渐渐增多,懒惰白路便是不再学习,让珍妮弗专心教丁丁一人。

    所有人进入录音室,先简单熟悉下乐器,然后录音开始,依次表演各自的节目,而且是一次录完,不暂停也不修改。

    都是专业音乐人,谁也不想在同行面前丢面子,私下都有练习。此时一开始表演,虽说个别地方或有瑕疵,却没人出错。

    今天的录音棚又多出几个人,除元龙外,另几个人是行三儿那些人的朋友,也是音乐人,来凑个热闹。

    因为准备充分,不到俩小时搞定排练,各自解散,明天机场见。

    元龙和小林一是老朋友,为表示欢迎,中午请客,一帮子明星去吃次大餐。饭后送小林一回宾馆,又送珍妮弗回大房子,白路才赶去黑标。

    下午两点半,黑标饭店三楼舞蹈室中坐着许多妹子,有玩手机的、有聊天的,把舞蹈教室塞的很满,直到白路进门,大家才安静下来。

    白路走到最前面站住,扫看大家一眼,大概有六十来个人,其余妹子分别加入两个电视剧组中。

    “问个问题,大家想做什么?”白路突然说道。

    妹子们被通知舞蹈室集合,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等好久等来老板,却听见这样一句问话。有妹子笑着说:“现在么?现在想睡觉。”

    白路也笑了下:“我是问,你们身边有人在拍电视剧。有人在跳舞,你们中午却在端盘子,肯定不甘心,也肯定不想一辈子端盘子,那么,你们想做什么?”

    有服务员回道:“刚招聘的时候不是说了,饭店支持我们的梦想么?”

    “支持。”白路说:“我支持你们,那么,你们想做什么?当演员?歌手?跳舞?还是做明星?”

    “当然做明星。”有妹子回道。

    “那我帮不了你,明星要让老百姓认可才行。或者有电视台一直捧你。又或者有人一直拿钱砸你,这些我都来不了,我是说,你们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一个艺术学院的妹子说:“我想跳舞。我就是想跳舞。我不想学了十几年的舞蹈白白丢掉。”

    下面这些妹子里面。有不少是冯宝贝那所二类艺术院校的同学,多是学舞蹈的,少有几个学器乐、声乐、表演的。

    有了这个妹子开头。别的妹子也陆续回话,你一言我一语的有些乱。

    白路说:“停!”等下面平静下来,接着说道:“除去想当明星的,大家排队坐好,一个接一个说,就当是聊天,不要害羞藏着梦想不敢说。”

    妹子们按白路要求排成列坐好,从左手边第一人开始说话,不想,第一个妹子很难得的不是艺术生,回话说:“我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来这里是因为高薪,我是缺钱才来的。”

    这妹子够坦白。白路笑问:“假如你赚够钱呢?”

    “当服务员怎么能赚够钱?老板,你别逗我好不好?”那妹子很直爽:“反正现在就是攒钱,再学点儿东西,以后再说以后的事。”

    白路点点头:“下一个。”

    下个妹子也是后招来的员工,很年轻:“我想当歌手,可是没人要我。”

    黑标饭店一百多漂亮妹子,不能说全部,起码有八成以上想当歌手、演员什么的。对于漂亮女孩来说,漂亮和年轻是她们最宝。顺便再有些本事,就可以向梦想进发。

    这个妹子想唱歌,后面许多个想跳舞,也有想演电影电视的,还有几个准主持人。

    白路很有耐心,听过所有人的回答,问出下个问题:“还有多少人没和演出公司签约?”

    去年,扬铃把饭店妹子几乎全签下,然后给她们推荐各种机会,比如接下许多广告机会,主要是平面模特和时装模特。不说去剧组拍戏的那些人,此时舞蹈教室里最少有二、三十人拍过时装广告。

    听到这个问题,下面有二十来个妹子举手,这些是后招来的员工。

    白路跟她们说:“如果你们想签约,可以找扬铃。”相比较而言,和演出公司签过约的妹子不容易外流。

    白路又问:“咱们搞了个标准大厦,你们知道吧?”回答自然是知道。

    白路接着问:“知道标准大厦里有个演出中心吧?”

    这个事情也是都知道,问题是她们是不是有机会上去表演,比如想当歌手的那几位。

    白路说道:“我是这么想的,不管你是想唱歌还是想跳舞,这没有错,我可以提供机会,不过你们得有这个本事才成,你们可以把我这里当成跳板,趁着工作不忙不累,多学习多训练,简单一句话,得有本事。”

    停了下,白路接着说:“演出中心那块会有歌吧,会有舞厅,会需要很多演员,跳舞的、唱歌的、表演器乐的,都可以上台表演,不过还是那句话,得有那个本事才行,总不能让客人们听你狼嚎、看你乱蹦,所以得做练习、得多准备节目。”

    说到这里,抬手指向地面继续说话:“这是舞蹈教室。”又指向角落里的钢琴:“那有个钢琴,你们可以做准备了,等着去标准大厦的舞台上表演。”

    “演出公司还会帮你们寻找各种机会,而你们要做的……”说上半天,白路终于说到主题:“不要去看别人在做什么,要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未来能做什么,我的建议是塌实工作,做比想重要!把你们所有的想法化做行动。”(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