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千万别做死

作品:《怪厨

    见大家没动静,白路接着说:“咱这个演出……我去,怎么没动静了?”拍几下话筒,又转头去找音响师。。

    导演跑上舞台拽他:“下去说。”

    白路问:“为什么?”

    “你先下来。”

    白路琢磨琢磨,转头冲控制室方向大喊:“开麦。”

    他在闹事,很多人围过来,元龙几个人更是走上舞台询问发生什么事情。白路索性放开话筒,扒开挡在身前的导演,大声喊道:“有个事儿求证一下,谁来参加这次演出还拿酬劳?”

    没有人回答,元龙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冲明臣使个眼色,俩人一左一右扯住白路,小声劝道:“祖宗啊,你过来。”

    白路不同意,刚想挣开胳膊,丁丁和珍妮弗、何小环也是围过来,丁丁说:“白大侠,下午就演出,有什么事情能不能演出结束再说?”

    “演出结束就来不及了。”白路说道。

    珍妮弗挤进来,贴近他耳朵小声说话:“你再闹,再闹就亲你,公开咱俩的关系,看你怎么跟丽芙交代。”

    丁丁听到了,跟着说道:“就是,还有文青姐。”

    白路瞪着大眼睛左右看,开口说道:“我不闹,就是问大家一句话。”

    见这家伙坚持着想要搞事,元龙冲导演喊道:“还不带人去休息室?”

    导演反应过来,赶忙让工作人员带下面的明星离开。又大声喊道:“先去休息。”

    白路以更大声音喊道:“都别走,我有事要问。”

    看这架势,像要打架一般,台下一堆人满是好奇。不过也就是好奇一下而已,除白路带过来的这些人以外,其他明星俱是抱着明哲保身的态度往外走。

    白路不管那些,索性直接喊道:“谁来参加慈善演出还拿报酬?要不要脸?”

    这句喊声巨大,台下的众多明星终于明白白大先生为什么闹上这一出,多是轻笑或是无奈笑笑,继续望外走。

    白路继续大喊:“谁出去就是心虚。”

    人活一张脸。明星们更在乎脸面。兴许有些事情是潜规则。大家都明白,还有人参与去做,可真拿到台面上,那是坚决不会承认。

    因为这句喊话。下面那些人不走了。没法走。谁走就是心虚。然后还得解释为什么心虚?

    走在最前面的是个台湾男歌手,是台湾以前的选秀歌手,出道后一帆风顺。在国内有很大一批粉丝。

    他身边跟着三个助理,本来几个人还琢磨大陆演员就是有意思,当众吵闹、没素质。可听到心虚这句话,四个人一起停步,转过身看白路。一名助理说道:“我们不心虚,我们问心无愧。”

    她说的很对,是想证明男歌手的清白。可选错了回答问题的时间地点,你这么一说话,让后面那些人怎么办?

    电视台工作人员急着劝他们离开,明星们不肯动地方。虽说讨厌白路,也讨厌这种说话方式,但演播大厅里不是只有白路,还有元龙、小林一、珍妮弗一帮超级大腕。他们可以走,可走了以后,万一被超级大腕误会到怎么办?

    导演一看,下面的明星不打算走了?索性让工作人员都出去,然后关门。他继续去劝白路。

    元龙有些着急,老话说人老成精,不说他的年纪,只说在娱乐圈里混上四十多年,什么事情没见过?白路这么做,根本是跟自己过不去,给自己树敌人。

    可白路不管那些,大声再问一遍:“咱参加的是慈善晚会,有没有领报酬的?”

    当然不会有人回应。

    白路继续喊道:“在乎钱就别来,来了就老实演出,慈善演出的钱也好意思拿,是人么?”

    下面依旧没人接话。

    元龙劝道:“行了行了,发够疯了吧?吃饭去。”

    白路本来没想发疯,可这个拦那个劝的,把脾气劝出来,可惜没有效果。下面一堆明星好象看猴戏一样看他,心里怎么想的不知道,反正认定头条白挺傻,傻的可爱。

    有明星见过太多事情,慈善演出拿报酬算什么事情?有的直接是整台晚会都做假骗钱。甚至还有地方政府和某些慈善基金一起骗钱。利益当前,谁不动心?这世界早就疯了。

    台上的白路乱发一通脾气,然后呢,珍妮弗就真的像她说的那样,猛抱住白路一通亲。直接把白路亲闭嘴、也是亲愣住。

    珍妮弗亲上半分钟才分开,凶狠问道:“还说不了?”

    白路摇摇头,丁丁在旁边恶狠狠说声该。把旁边人闹迷糊,怎么着?被珍妮弗亲了是惩罚?那惩罚惩罚我呗。

    元龙趁机说道:“好了好了,吃饭去。”又跟台下众人说话:“白路太激动了,见谅啊。”

    小林一也让翻译说:“大家是来献爱心的,不好吵架。”

    白路再折腾也就这样,于是事情只能这样,众明星出去吃饭,然后回宾馆休息,或是在电视台休息,等待演出开始。

    不过白路这一闹,当真让大家开了眼界,这家伙疯起来不分场合,也不给任何人面子,实在不正常;还有,他和珍妮弗到底是什么关系?爱人?情人?都不太像,可朋友又不亲嘴……

    吃饭时,珍妮弗坐在白路身边,认真问话:“你故意的是吧,故意大喊大叫,让我亲你?”

    白路说不是,剧本不是这么写的。

    元龙坐在白路另一边,叹气道:“你就闹吧,对有些人,钱特别重要,不管什么演出都收出场费,你大闹一场,爽了出气了。结果是得罪到这许多人,不说明星,甚至有可能得罪到地方领导,要是封杀你,你所有努力都会白费。”

    “我管那个。”白路冷哼一声:“谁敢封杀我,我让他过不好日子。”

    元龙摇摇头:“不管也够牛的,我见过明星骂人,见过导演骂人,可像你这样无缘无故大骂一场,然后还没人回嘴。当真少见。”

    白路犹自愤愤不平:“骂人?我还想揍人呢。”

    正好导演走过来。听到这话赶忙接道:“白大明星,咱不闹了成不?这是爱心演出,你发发爱心成不?”

    白路被这句话噎住,换话题问道:“你干嘛?”

    导演说:“问问你状态如何。下午能不能演出。”

    “能。必须能。”白路回道。

    他们吃饭的饭店还是昨天晚上那个。饭后。大多明星回去宾馆休息,还有些去电视台做最后练习。白路是前者。

    一点半钟被电话叫醒,拿小号和服装下楼。有工作人员和几个明星等在下面。见白路过来。带着他和一些明星出发,先要去电视台化妆,做演出前的最后准备。

    因为人少,换乘一辆豪华中巴。在饭店门口接上他们,汽车将一直开进电视台大院,开到演播中心大楼门口。

    宾馆距离电视台不远,不算红绿灯,开车不到五分钟。

    白路和小林一坐一辆车,出发后,小林一问什么时候去日本,他请吃饭,还说介绍一些音乐界的朋友认识。

    白路说暂时定不下来。又问他在中国呆多久。

    小林一也说没确定,要问问白鸟信夫的意见。

    白路来昆城做演出,不光有许多明星同行,还有四名特警跟过来。他们来到昆城,问当地同行借车进行跟踪保护。

    当地警方也很重视这件可能发生的危险案件,抽调四名得力干警,另派辆车同时进行保护。也就是说有八名警察在保护白路。比如此时路上,有两辆车跟在白路这辆车的后面。

    汽车前行,夹在车流中涌动。车上的白路跟小林一聊天,聊着聊着突然间觉得不对,坐去窗边往外看,看过一边没有发现,再去另一边窗户看,同样没有发现。

    可白路就觉得不对劲,去最后一排往后看,依旧没有发现。

    有人问怎么了,白路挠挠头回道:“没事。”

    不到五分钟,汽车开到电视台,进院子的时候要减速拐弯。在豪华中巴准备转弯的时候,后面三十多米远的地方开出来一辆灰色汽车。

    那车原停在人行道边,按道理应该拐出人行道,开上快车道。可那车没有,只在慢车道开,且越开越快。

    任何汽车在进到任何大门的时候,车速必然很慢。于是就是豪华中巴减速,灰色汽车加速。

    在两车之间有几个骑自行车的走在前面,灰色汽车也不减速,只按喇叭让自行车让开。

    正劝一句,不论什么情况,有人按喇叭,咱就让路。见到有人开快车,咱一定靠边慢行,甚至停下,千万别耍脾气玩个性。

    在灰色汽车到电视台大门这段路上有四个骑自行车的,俩中年女人,一个少年,还一个五、六十岁的大爷。

    身后有人按喇叭,最后面的少年赶忙躲开。前面一中年女人回头看眼,也是让路。再往前是那位大爷。

    估计是心气不顺,或是被喇叭声气到,再或是有个操蛋脾气,在听到喇叭声之后,回头看上一眼,然后就好象没看到汽车一样,继续在前面慢慢骑行。

    汽车上的司机再按下喇叭,大爷很有精力,回头骂上一句:“按什么按?做死啊。”

    灰色汽车的司机没有耐心,眼见豪华中巴转过车身,即将开进电视台院子。当下猛踩油门,轰的一下撞倒自行车、撞翻大爷。然后汽车不停不减速,继续轰油门,踩到最下面,汽车好象疯了一样撞向中巴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