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刘志来电话

作品:《怪厨

    小蛇道:“别吹了,你这是刚赢一场吧?”

    头哥说:“不说这个,问你件事,阮瘸子怎么电话关机?”

    “你找阮瘸子?”小蛇好奇道。()

    “有点事儿想问他。”头哥说道。

    小蛇回道:“别问了,今天一大早很多人跑路,东北帮跑了很多。”

    “我说他们怎么那么少人,出什么事儿了?”

    “你反应迟钝?昨天晚上发生那么大事,你不知道?”小蛇问道。

    “知道啊,和东北帮有什么关系?”

    “省厅督办,市里传出消息,要打黑整顿,身上有案子的全撤了。”

    “我靠,年前不刚整顿一次?”头哥问道:“这次整顿多久?”

    小蛇说:“参照去年火车站那起案件。”

    头哥马上骂道:“我草那帮胡子,马的蛋不在家祸祸,跑咱这来干屁?去年折腾一次,今年又折腾一次,还让不让人活了。”

    小蛇听的好奇:“你身上有案子?”

    “你才有案子!”

    “那干嘛这么激动。”

    “废话!”头哥终于明白头套男为什么找上自己,又追问军火炸药什么的,敢情自己就是个被问路的倒霉蛋。

    小蛇笑道:“你小心点吧,听说重点抓军火案,你不是有支?”

    “我靠,别他马瞎说,挂了。”头哥按掉电话,跟白路说:“警察在抓军火案,全市严打。卖军火的都跑了。”

    白路能想到问谁找恐怖分子,警察同样能想到。听到这句话,不免有点郁闷,辛辛苦苦折腾一上午,敢情全是白废。

    不过么,老子时间这么宝贵,岂能白白浪费掉?

    站起身走到头哥身后看几眼:“还成,我那一刀是飞过来,伤不重,还能再聊会儿。”

    “还聊?”头哥有点不好的感觉。

    白路坐回去问道:“平时都做过什么坏事?朗诵朗诵。”

    “啊?”头哥有点迷糊。

    白路拣起砍刀:“别啊了。回答老师提问。平时做过什么坏事?最缺德的是什么事?害没害过人?敲诈过没?抢劫?强奸?都干过哪个?”

    听着语气不对,头哥冷汗都下来了:“你想干什么?”

    “老实回答问题,我没有耐心。”白路摸了下砍刀的刃口:“真锋利,你们平时就拿这刀砍人。不怕出事?”

    头哥不敢说话了。

    白路想想说道:“这样吧。你帮我放个话。就说我要找三个新疆人,要在警察之前找到他们,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去帮我打听……黑帮人好象都挺拽的是吧?估计不会听我的,咱这样,你把黑社会老大的地址告诉我,我放你走。”

    “你问哪个?”

    头哥的回答让白路吃一惊:“你们这里有多少个黑社会老大?”

    “不知道,没数过,不算抓起来的,外面总还有十来个吧,这是明面上常能见到的,各霸一方。”

    白路嘿嘿一笑:“有点儿意思啊。”

    肯定有意思,国外就是金三角,巨大利益让无数人疯狂。十几年前昆城打黑,一次性光定性为严重黑社会帮派的就有六十个。是有六十个黑社会团伙啊,不是六十个人。这帮人好象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再出一茬,就没个完。所以也从来不缺黑老大,每年新闻都会报出几个被抓起来的强大倒霉蛋,有的甚至拽进来几个倒霉官员。

    反正每次新闻出来,百姓都是高兴。

    听白路说有意思,头哥不明白,看着他不说话。

    白路说:“比较有名的说两个。”

    “张世集团,老板原先是县里面的混子,后来来市里混,混成房地产公司老板,世城花园就是他的,还有别的项目。”

    “企业家啊。”白路笑了笑。

    “还有好多,你想知道么?”头哥问。

    “来,咱好好聊聊。”白路道:“就说这个。”

    头哥想想说道:“宝发大厦的老板,手下有二、三十人;还有个租车公司的老板,叫王德子;恒运金融投资公司老总……”

    “等下。”白路发现个问题,这家伙点出来的全是商业精英,这是干嘛?让自己去撞墙?

    看眼头哥:“我改主意了,说说吧,你都干过什么缺德事儿。”

    头哥回道:“打架,敲诈,其它就没了。”

    “好吧,我当你说的是真话。”白路问:“为什么和东北帮打起来?”

    头哥犹豫下说道:“因为拆迁。”

    “拆迁?拆迁不是你们和老百姓打么?”

    头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白路举起砍刀,装着酷轻轻说话:“说,或者断手。”

    头哥犹豫犹豫,简单说出事情经过。

    拆迁么,就是地产商和政府某些人一起欺负老百姓的过程,新闻上屡见不鲜,还经常死人。可死了也就死了,上新闻也就上新闻了,后续基本就没了,那片地方照拆不误,该打还是打你,但新闻上已经再没有任何消息。

    本来呢,头哥这次拆迁也是类似过程,只是突然发生意外。

    地产公司拆迁郊区一块地,头哥带着一帮人去拿钱干活,就是像新闻里演的那样,拎着钢管,举着自制的关公大刀,杀向不肯搬迁的老百姓。

    后来就死个人,新闻上网,警察介入。

    其实警察老早就介入,从这帮家伙进村强拆开始,就有十几个警察或前或后的跟随,有人举着摄象机拍摄,有人拿报话机跟领导保持联系。也有人去阻拦双方打斗,可警察人少。坏蛋居多,管不过来,便有点听之任之的感觉,才会导致后来出事。

    死掉这个人的情况有点特殊,是个独居老太太,不管别人说什么,就是不肯搬家。后来推土机进场,房子倒了,老太太死了。

    除老太太以外,村里还有十几人受伤。重伤三人。有个村民到现在还处在昏迷中。

    老太太有个儿子在美国工作,算是金领一族。几次让老太太去美国,老太太不走。儿子就琢磨春节回来陪老人家过年。可还没出发呢,噩耗传到美国。老娘没了。

    等搞清楚前因后果。儿子怒了。卖掉很多东西,再加上积蓄,凑够一百万人民币。说是为老娘报仇。

    这个仇怎么报呢?

    既然那块土地还在拆迁,他就让村里邻居帮忙联系别的黑社会,先付十万保住村子。每做一次事,就是打一架,他就再付十万。

    这个活儿被东北帮接了。

    昆城一直有东北帮的存在,十几年前最火的几个帮派是镇雄帮、东北帮、川帮、徽帮等,后来严打,又新人换旧人,东北帮就没落了。镇雄帮倒是一直挺牛,因为人多。

    反正吧,两帮人干起来,从年前干到年后,被白路遇上。

    听明白这个经过,白路点点头:“你还真不是个东西。”

    头哥没接话。

    白路叹口气:“帮我传话吧,我要找三个边疆人,找到就没你什么事。”

    头哥犹豫一下:“其实我就是个干活的,说话不好使,真正的老大也见不到。”

    “那留着你有什么用?”白路挥过砍刀,没使太大力气,把刀留在头哥肩膀上:“给我传话,就说老子发布江湖令,从今天开始,再有人出来搞事,杀无赦。”

    说完话回去汽车,开车离开。

    又是往郊外走,在没人地方停车。擦掉指纹,拿下帽子,脱掉外套,装塑料袋拎着,再打开后备箱,然后撒腿就跑,片刻后消失不见。

    找个垃圾箱丢掉外套,把帽子放到手包里,去商店新买身衣服。收拾一新后给林子打电话:“说说情况。”

    林子说:“没什么情况,昆城全城大搜捕。”

    “全城搜都找不到线索?”

    “不知道,我问一下。”林子想想说道:“你找武昌盛啊,他在那面有人。”

    白路恩了一声,说等你消息,挂掉电话。

    可电话马上响起,是本地号码,接通后说道:“你好,我是刘志。”

    “刘志?”听名字有点儿熟悉。

    刘志说:“上次咱们去过泰国。”

    白路想起来了,上次受马战邀请去泰国救武昌盛和戚正,从北城直飞过来,就是刘志接机。后来一起去的泰国,算是一起打过仗的战友。

    白路笑道:“你好啊,好久没见。”

    刘志说:“听说你在昆城,给不给个机会见见大明星?”

    瞧人家多会说话,明明是想要提供帮助,却要说请白路给面子。

    白路笑道:“你在哪?”

    “在街上开车乱转,你在哪?我来接你。”

    白路琢磨琢磨:“可以不见面么?”

    “还是见一见吧,很多人找你,你和我在一起,他们就不找你了。”

    白路问:“这个很多人是警察吧?”

    “他们担心你出事。”刘志说:“咱这样,先找地方吃午饭,我保证不向警察泄露你的行踪,而你想做什么,我会尽力帮忙。”

    白路说:“我想找到那三个恐怖分子。”

    刘志犹豫下说道:“是这样的,一个小时前,警方通过排查,在一个居民小区发现到他们的住处,不过人没在,现在又全城搜捕,他们肯定躲不掉。”

    躲不掉?白路思考片刻:“我对面有个花城大厦,你过来吧。”

    刘志说好,一会儿见。

    二十分钟后,一辆很普通很不起眼的黑色汽车停在道边,车窗摇下,刘志探头过来打招呼:“上车。”

    白路上车看看摇把子,笑道:“这车够老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