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都扯一年了

作品:《怪厨

    白路苦笑一下:“不会又把事情爆出去吧?”

    “应该不会,这次事情只有很少一些人知道。。。”辛猛说道。

    白路无奈了:“一些人还叫很少?你们警察都是这么算数的?”

    “是很少,昆城那面不超过二十人知道,北城大概也是这个数字。”辛猛说道。

    “这就四十人了!”白路琢磨琢磨:“成,幸亏我有后手。”

    一听这话就有不好预感,辛猛马上警告道:“你可别乱来。”

    “我乱什么来啊?”白路气道:“鄙视你!再鄙视你!”跟着问道:“你打电话就为感谢我?”

    辛猛说:“恩,同时祝贺你演出成功。”

    “就没点儿干的?光动嘴皮子谁不会?”白路不乐意说道。

    辛猛笑问:“你想要什么干的?”

    白路想起放映许可证的事情,说道:“部领导知道我不?他们应该很感谢我吧?”

    辛猛笑道:“部领导?够得着么,你要疯!”

    “你管我能不能够得着,就说你们领导知道我不?”

    “应该知道。”

    “那就好,我在外国拍部电影,你让他们想办法一点不删改的引进进来,当是感谢我了。”

    “我靠,你把警察当什么了?”辛猛气愤爆句粗口。

    “说脏话不是好孩子,身为国家执法人员,你怎么好意思说脏话?这是错误行为,请主动交纳罚款。”

    “你老实点儿吧。”辛猛主动败退。挂上电话。

    白路就继续陪老虎们玩闹。

    你还别说,天大烦心事,看到这群肥虎,马上烟消云散。白路跟发神经一样的叨叨不休:“坚持住啊,再坚持几天,先别长肉了,等把你们送去大园子里,那地方老大了,特别大,由着你们跑。还有树林。”说到这里突然停口。问刘晨:“老虎搬家,你搬过去不?”

    刘晨愣了一下,想想回道:“搬吧?”

    搬去老虎基地那面,就是远离大房子。远离同学和朋友。对刘晨来说不是件好事。

    去年那会儿。白路让孟兵和龙儿陪刘晨一起照看老虎,后来妹子们总有演出任务,她们俩来的少了。今年更是跟《女生宿舍》剧组去拍戏,不在家里。

    白路说:“不着急想这个,起码还得几个月,你最近咋样?”

    “挺好的,谢谢你。”刘晨说道。

    她也是青春美少女一个,尽管是戒毒重生,有了不一样的履历,可心底还是个小女孩,也喜欢浮华的东西,想有漂亮衣裳,想逛街,想拍戏唱歌参加聚会。但这些事情容易让她重陷沉沦之中。幸好有白路接纳,远离以前的生活和朋友,才有了现在的美好一切。

    白路看看她:“晚上出去吃饭?去粉标。”

    刘晨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大房子很大,住着很多人,还有很多老虎,可她却像个深山老人一样独居,稍微思考一下回道:“我就不去了。”

    白路说:“去吧,我下厨。”起身去虐待老虎,和这帮肥家伙上演白路打虎的英雄桥段,直把自己折腾出一身汗才停手。

    稍微歇息片刻,跟刘晨说:“一会儿换衣服,我下去洗澡。”

    下楼时给满快乐打电话:“咱那个什么行动是不是该开始了?”

    “什么行动?”满快乐说:“白大牛,你又牛了,参加个破晚会居然也能上头条?我说你怎么一点良心都没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不带我一个?”

    白路说:“说正经的,丹城那事儿。”

    “丹城什么事儿?”

    “翁一,照片发微播那事儿。”白路继续提醒。

    “啊。”满快乐想起来了,问道:“现在开始折腾?”

    “我是这么想的,过几天去边疆一趟,能不能把那俩白痴诓过去,然后发消息说他俩和我合作拍戏。”

    “就这个?”满快乐说:“脱裤子放屁,把你俩在丹城的合照放出来不就结了?何必跑边疆一趟?”

    翁一是丹城那个省的公子哥,大年初三想对柳文青不轨,手下又有人打珍妮弗一巴掌。这得报复啊,白路去边疆准备杀人,打算把这个赃栽给翁一,让翁一替自己吸引火力。

    可这事情没法儿说,不能告诉满快乐。

    满快乐又说:“快半个月了,折腾一下也成,不过总感觉差点儿劲儿。”

    白路心下暗说,可不差点劲儿?要是做点儿坏事,让分裂分子误以为是翁一在使坏……世界该多么美好。

    满快乐多琢磨琢磨:“你要去边疆?不如发个假消息,说是跟瓮一,还有那个姓卫的合作拍电影。”

    “然后呢?”白路问。

    “然后还是差点儿劲。”满快乐也想不出好办法。

    白路说:“得了,我再琢磨琢磨,那什么,沙沙怎么样?”

    “挺好的,我和沙沙、花花,御用三大配角,天天忙着给宝贝姐捧臭脚。”

    白路说:“错了不是,那部戏有六个主角,你得给六个人捧臭脚。”

    “鄙视你!”满快乐说:“再说了,我捧臭脚算什么,你姐也在捧臭脚,哈哈,好过瘾。”

    “我姐?”白路郁闷道:“别听那个疯婆子瞎说。”

    “可儿姐,路子说你是疯婆子。”满快乐朝远处喊道。下一刻,手机传回李可儿中气十足的回话:“弄死他。”李可儿也算敬业,刚从昆城回来就赶去剧组报到。

    跟着是导演大喊:“都闭嘴!还能不能好好的拍戏了?那什么,快乐,你问问白总,是不是应该过来探探班。带点满汉大餐。”

    满快乐跟白路说:“白总,听说你明天带满汉全席来探班?”

    “再见。”白路挂上电话。

    《女生宿舍》可以说是世上最奇葩的剧组,从演员到导演到后勤,平均年龄在二十五岁,全是标准演出公司员工,平时关系不错,连拍戏都像在玩。

    他挂断电话,满快乐又打回来:“于导说了,让我们劝你去演电影,亲爱的。你就来吧。”

    白路吓一跳:“打住!你叫谁亲爱的?”

    满快乐说:“剧本里这么写的。我演的那个女人就叫你亲爱的。”

    白路语重心长说道:“你爸有好大一个商业帝国,听话,回家继承家业。”

    “少废话,你知道我们演的是什么?文艺片!我还指望这部戏拿奖呢。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和花花挟持沙沙同学。我们的贼船,你是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不然就撕票。”

    白路说:“你撕的动么?”

    “瞧不起我?你等着。”满快乐左右看看,不知道在问谁:“沙沙呢?”就听见有人大声喊叫:“沙沙,你情敌找你。”

    在更遥远的地方传来张沙沙的回应:“来了。”

    白路听得汗都下来了,这俩丫头居然就这么确立关系了?

    不一会儿,沙沙小跑过来,问满快乐:“什么事儿?”

    满快乐说:“你哥不相信我会撕票,咱撕一个给他看。”

    白路实在听不下去,悄悄地又一次挂掉电话。

    满快乐正和沙沙说的热闹,忽然发现听筒里是盲音,大怒道:“你哥这个混蛋不肯演戏,你说怎么办?”

    张沙沙笑了下:“凉拌。”转身跑开。

    另一边的白路继续打电话,先后通知珍妮弗和元龙,说是晚上粉标见。珍妮弗很高兴,问清楚他在家,说马上回来。

    打过这些电话,开始给自己换装,还是老三样,帆布鞋、牛仔裤、白衬衫,外面加个厚外套足矣。

    穿好衣服去找刘晨:“走吧。”

    刘晨换了身新衣服,素颜,却很好看,犹豫道:“我去好么?”

    “没什么不好的。”正说着话,房门打开,珍妮弗和孙佼佼拿着大包小包回来了。

    进门放下东西,孙佼佼大喊道:“白路,你给我出来。”

    听到喊声,白路走过来问:“干嘛去了?”

    “你太不够意思了,回来了不给我打电话?”

    白路说:“打了。”

    孙佼佼说:“你是给珍妮弗打的,没给我打。”

    “好吧,换衣服去粉标,我下厨。”

    “等会儿。”孙佼佼跑回房间洗脸、换衣服。

    珍妮弗走过来问:“那面的事情处理完了?”

    白路说是,珍妮弗问:“能和我一起去美国?”

    “这个好象不能。”白路歉意道。

    珍妮弗笑笑:“意料之中,我回去换衣服。”说完回去房间。

    一般情况,女人化妆换衣服总要用去许多时间。不过这两个大个子女人不是,都是简单拾掇拾掇,也就十来分钟,先后下楼,算上刘晨一个,四个人打车去粉标。

    孙佼佼三个女人挤在后面,十分不满意道:“你说你这么有钱,就不能买几辆车?”

    “有啊,俩大巴,三辆面包车。”白路说:“我都有五辆车了,不能再奢侈下去。”

    孙佼佼说:“你会继续奢侈下去的,扬铃和文青姐在琢磨搞车队的事情,初步预计,货车先不说,大巴需要八辆,保姆车、商务车需要十辆,轿车需要六辆,大车全是奔驰,小车得配几辆好车。”

    白路无所谓道:“反正影片卖了那么些钱,买吧。”

    孙佼佼感慨道:“给你打工真幸福,只管花钱,不用考虑赚钱问题,大哥,把我留下吧。”

    白路回头看她一眼:“少跟我扯,你现在是电影公司大股东。”

    他们四个人唠得很起兴,出租车司机同样起兴,不时打量珍妮弗和白路。打量好久突然问道:“你和珍妮弗的关系定了吧?什么时候结婚?”

    白路疑问道:“你这是什么节奏?”

    司机回道:“从你一上新闻就是和她扯在一起,这都扯一年了,还扯在一起,说没关系谁信啊?”

    一年了?白路忽然有点没反应过来,这就又一年了?过的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