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往外卖电影

作品:《怪厨

    没多久到达饭店,白路等人下车。

    做为今晚主厨,白路直接进入黑标厨房,换上厨师服,招呼几个小工帮忙备菜,他特别勤快的炒上百多道菜。

    其中很多菜有重复,白路选出二十道菜送去粉标,其它菜肴让黑标发卖。

    百多道菜,这家伙开四个火,用一个半小时全部搞定,做菜好象耍把戏一样炫目。

    等把菜肴送去粉标,晚宴开始。

    白路换好衣服过来,是最后一位客人,其他人早就团团坐齐。等他坐好,张小鱼四个妹子同时起身,各举杯酒说道:“谢谢你。”

    四个妹子同样打扮,美丽动人,动作统一,连喝酒的动作都好象排练过一样,同一时间举杯,同一时间喝完,同一时间放杯。

    白路说:“你们也太客气了。”

    张小鱼说:“说是请你吃饭,结果又让你请,咱这样,今天这顿不算,明天我们请吃饭,在坐的都得到。”

    白路说:“不说这个,先吃饭。”

    他的手艺向来没的挑,白鸟信夫和小林一吃的非常过瘾,吃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并在吃饭间歇,顺便表扬表扬粉标的装修很有风格很有品位,很好。

    大家一起吃饭,当然要边吃边聊。席间不光有白鸟信夫说话,张小鱼四个妹子说了下和日本音乐公司联系的大概情况。

    她们的待遇比白雨和周衣丹好上许多,发过去演出作品后。日本公司基本定下来此事,先签三年合约,保证每年出一张纯音乐大碟,会给很多宣传机会。不过这些是日本公司该做的事情,有关于未来,还要看四个妹子是不是有本事吸引到大批乐迷支持。

    说过大概情况,四个妹子又跟小林一套近乎,如果真去到日本,多个朋友帮衬一下,总能轻松一些。

    白雨和周衣丹也跟小林一聊上几句。不过大多时候只听不说。从明天开始。俩妹子要忙着做音乐小样。你有再好作品,也得能听到才算。

    妹子们聊过这些事情,元龙说起最近一则新闻消息,冲白路笑道:“阿汤也算拼了。”

    白路问:“阿汤是谁?”

    元龙说:“阿汤是阿汤哥。大帅哥一枚。他为拍新戏。在一千五百米高空,贴在运输机外面拍摄,够狠吧。”

    白路问:“无保护?”

    “开什么玩笑?让你无保护你贴在一千五百米高的飞机外面演戏。你干不干?”元龙说道。

    “不干,疯了?”白路说:“一千多米高,飞机在飞,那么大风,万一把我吹成相片怎么办?”跟着又说:“不过他也真拼。”

    元龙说:“就系了两根保险索,时速在四百公里以上,折腾二十多分钟,绝对不容易,你知道他多大?”

    “比你还大?”白路是真不知道阿汤是谁。就算是看过他演的电影,可里面都是老外,谁还去记演员名字。

    元龙说:“你疯了?有比我还大的帅哥么?那家伙五十好几,年过半百都这么帅。”

    珍妮弗接话道:“可算知道你说的是谁了,我还在想谁是阿汤。”跟白路介绍道:“他拍戏特拼,不用替身,上部戏爬摩天大楼就是自己上,那部戏的全球票房大概是七亿美圆。”

    白路拿出手机计算:“一亿美圆是六亿多人民币,七亿美圆是……我去,我一部片子收十七亿已经够牛的了,这家伙居然干了四十多个亿?”

    元龙说:“别担心,他那是全球票房,我觉得咱有必要研究下海外发行的事情。”

    “能不能不谈工作?”白路琢磨琢磨:“你说他是不是被我刺激到了?咱上次来个直升机打斗,全美现场直播,这家伙想比过咱们,才搞这么一出?飞的比咱们高,比咱们快,看着就很危险。”

    “还是不同的,你是无保护,他好赖有两根绳子。”元龙说:“你上次其实也不算是现场直播,有延迟的,没和你说就是,延迟几秒,但凡发生点儿事故,直播马上中断。”

    “郁闷个天的,我为什么不知道?”

    “下次就知道了,咱还有个结尾大戏,另外还有几场危险镜头,不过电视台一直没回应,也不知道会不会直播。”元龙说道。

    说到这里,元龙问道:“明天有空么?跟你好好说下后面几场戏,你看看有没有把握,要不要修改。”

    他们说话时候,翻译一直在工作,白鸟信夫听到这些对话,马上跟白路说:“可不能再冒险了,你要是出事,绝对是美食界的最大损失。”

    珍妮弗也说:“改改吧,弄妥当一些。”

    元龙给建议:“不然按原先说的那样,我来演危险镜头,你负责配合。”

    白路说:“再说吧。”

    白鸟信夫说:“演电影的都是疯子么?阿汤每次演戏都很危险,有特别多危险镜头;元龙也是,我看过报道,说你每次迫戏都会受伤。”说话时看向元龙仍被包裹的右手:“这次又受伤了?”

    再跟白路说:“拍个电影而已,要不要这么拼命?”

    白路没回答问题,打岔道:“吃饭。”

    好吧,那就不说这个,桌上几人又探讨起白路未来的行程。元龙和珍妮弗希望他去美国,白鸟信夫、小林一和张小鱼、白雨六个妹子希望他去日本。

    而在这之前,白路打算先回边疆一趟,得想个办法栽赃陷害翁一。

    眼见这问题又要僵住,扬铃转移到别的话题上,先问珍妮弗什么时候走。

    珍妮弗在昨天订好机票,明天上午回美国。不过因为白路回来的早,她想改签。问扬铃有什么事。

    扬铃把八大院线搞聚会的事情说出来。

    对于国内演员来说,八大院线等于是衣食父母一样。虽说花钱的是观众,可没有院线放映电影,你就花了钱也没东西看。

    同行是敌人,让八大同行的敌人聚一起,然后还是邀请白路去吃饭,这得有多大面子的能做到这一点?

    元龙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狐疑看向白路:“你做什么了?”

    白路说:“我能做什么?”

    “不做什么,让他们八家这样捧你场?”元龙摇头道:“不对啊。”

    白路说:“有什么不对的?过年时八家院线全部上映《迎战》,行动多统一。”

    元龙笑笑,没再接话。

    能让八家院线的掌门人凑一起,主要原因有两个。最主要一个原因是白路刚才说过的话,八家院线全部放映《迎战》。

    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上面有老首长发话。

    白路为国家卧底看守所,成功阻止一场灾难的发生。可接下来,分裂分子先后几次刺杀白路。

    老首长很怒,这帮人竟然敢挑衅国家尊严?而且刺杀国家功臣?白路的电影名字不是叫《迎战》么?又是宣扬正能量的警匪片,老首长一是照顾下白路,二是用《迎战》回击分裂分子,有什么招数只管使,我们迎战。

    老首长都挺白路了,八家院线哪个敢和老首长做对?当然要同样挺之。

    这是政治上的原因,其次是经济上的原因,《迎战》狂卷十七亿,除去该交的税,还有那个电影发展基金,剩下的九成收入二一添做五,大家一人一半。

    只这部影片,给八家院线一共带来七亿多的收入,再减去分给电影院的钱,平均下来,哪家院线都是收入个几千万。

    算上前次《流浪鱼》的大卖,八家院线对白路格外有信心,希望未来的《一个警察》能有很好的利益分配方式。这才决定搞次聚会。

    白路明白这些道理,不过懒得说。而别人也就不问。

    听大家聊电影,又聊票房,小林一问:“为什么不把影片介绍到日本?”

    扬铃见缝插针问道:“您能帮着引见一下日本院线的负责人么?”

    小林一回话:“这个很有难度。”

    白路说:“别麻烦了。”转头问扬铃:“国产电影好卖么?”

    “你是说往外国卖,还是说在国外的上映成绩?”

    “往外国卖,容易不?”

    “听说比较容易,国家挺支持的,去海关办个手续就成。”扬铃说道。

    白路说:“把《流浪鱼》和《迎战》卖去美国,我确信《一个警察》必定大火,然后趁势上映这两部戏,咱也搞点海外收入。”

    扬铃笑道:“这么做,国家一准儿支持,这是文化输出,还是宣传正能量的文化输出,不放行才怪。”

    白路点头道:“那就搞吧,办好手续就把片子送去美国做配音,搞字幕也成。”

    扬铃说声好,又道:“你反正去日本,抽空问问那面的意见,港片在日本很火,咱这电影比以前的港片还好,一定没问题。”

    听到说港片,白路跟元龙说:“这事交给你了。”

    元龙问:“什么就交给我?”

    “把电影卖去日本。”

    元龙无奈点头道:“好吧,我问问看。”

    元龙认识很多人,当初经常去日本做宣传,也常去韩国,所以会两国语言。对于一个明星来说,这算是相当认真的态度。比如白路从来不认真,在美国拍电影,居然不会说英语,应该被批评到骨子里去。

    把影片出口日本的事情推给元龙去办,白路问白鸟信夫和小林一什么时候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