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有人想包场

作品:《怪厨

    要去日本的人有很多,每一个都要问到。。。

    白鸟信夫打算再留两天;张小鱼等妹子要做出国前的准备;白雨和周衣丹要录制音乐小样;另外还要办签证,大家略一商议,定在五天后出行。

    因为白路也会去日本,索性给他办个工作签证,有效期长一些,由小林一做担保。

    聊过这些事情,扬铃说出又一件正事:“衡城,你真不去?”

    在丽芙帮忙下,标准集团在衡城收购个食品集团,曾闹出过一些事情,扬铃早计划去一趟,会会一市之长,咱也装装知名企业家。

    白路说:“不去了,你走的时候去卫队多带些人,在外面不能受欺负,该出手就出手,有什么事情我兜着。”

    扬铃还没回话呢,有粉标服务员走到柳文青身边小声说话:“柳经理,那面有客人想见你。”

    “什么事?”柳文青没有起身。

    “有客人想包场。”

    标准饭店营业至今,还从没被人包过场,白路听得来了兴趣:“这人有钱啊。”

    柳文青起身道:“我去看看,你们先聊。”说完通过两家饭店中间的小门走过去。

    现在时间是晚上七点半,黑标满员。见柳文青从后面走出来,有客人冲她微笑点头,这是常客,柳文青微笑回礼。

    服务员在前面带路:“在楼上包房。”

    二楼楼梯口附近一间小包房,里面是张四人台。客人是俩男俩女,男人岁数有些大,女人都很年轻。

    包房门口站着两名服务员,一名是服务这个房间的,一名是大堂经理。

    柳文青上楼,俩美女服务员赶忙迎过来,快速、简单叙述事情经过,起因是晚上的菜。

    今天的白路兴致大发,除去招待白鸟信夫和小林一他们那二十道菜以外,另外多做百多道菜肴。让服务员拿去卖给客人。说是帮帮自己的饭店也好,回馈下顾客也成,反正是尽点儿心意。

    能来黑标吃饭的客人都比较好说话,有服务员大力推荐。差不多每桌都点上一、两道白路制作的菜肴。

    虽说卖相比不得小厨师们细心雕琢的菜肴好看。可味道奇佳。客人吃的十分满意。很多桌客人提出加餐。

    可惜不能,白路做菜要看兴趣。

    然后呢,就出事情了。

    这间包房点了白路制作的两道菜。吃的那叫一个爽,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好象是加入让人上瘾的毒品一样好吃。

    这间包房的客人同样提出加餐要求,服务员说没了,做菜的大厨下班了。

    四人中的两个男人都是爱马士腰带,白衬衣掖在裤腰里,很有点成功男人的风采。一个稍胖些,一个有点秃顶。

    秃顶男人说:“开饭店就是为挣钱,让大厨回来,除饭钱外,我加两万辛苦费。”

    两万不少,很多大饭店的厨师长一个月都赚不到。可对面一个大眼睛的女孩接话:“两万能来么?这地方不比别的饭店。”

    秃顶男人说:“对,还是你提醒我了,十万,只要让那名厨师回来再做两道菜,额外加十万小费。”

    这是超级典型的财大气粗,十万块啊,只为请个人回来做饭。

    可服务员依旧委婉拒绝:“不好意思,我们的厨师另有事情,而且他一般不下厨。”

    微胖男人说:“这是什么意思?怕我们不给钱么?哪有厨子不下厨的?”

    服务员就努力解释,可越解释对方脾气越大。服务员耐心说上十分钟,秃顶男人却是不耐烦了,猛拍桌子说道:“我要包场,就不信包场还叫不来那个厨子?我知道你们饭店要预订才能吃上饭,五天后有人订桌没?如果没人订桌,我把整个饭店包下来,也好给你们时间通知那位厨师,不管包场费多少钱,只一点要求,必须由那名厨师下厨。”

    就这么件事,连纠纷都算不上,只能说是一个有钱人被刺激到,打算撒钱求爽。

    服务员做不了主,找来大堂经理,大堂经理同样做不了主,只好通知柳文青。

    听明白是这样事情,柳文青说:“你们忙吧,这里交给我。”说完话过去敲门,听到里面的应答,推门进入:“你们好,我是这家饭店的经理柳文青,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

    一个女孩问:“服务员没告诉你?”

    “服务员有说,不过兴许转述有误,还要多询问一遍,希望客人们能够理解。”

    秃顶男人点点头:“你态度还算不错,我想问下,在你们这包场要花多少钱?”

    “请问您是中午包还是晚上包,是工作日包场还是休假日包场?”

    秃顶男人说:“五天后,就是你们全部桌子都空着的那一天,定晚上吧。”

    柳文青说:“明白了,不过有件事情要和客人解释一下,包场价钱和正常点餐不同,要贵上一些,请问你们还包场么?”

    “为什么要贵?包场又不是所有座位都能坐满。”一女孩插话问道。

    柳文青笑笑没回答。

    秃顶男人说:“这无所谓,就说多少钱吧。”

    柳文青微笑道:“在谈价钱之前,还有件事要跟客人说一下,今天这顿饭吃的可好?”

    “菜很好吃,可是你们不卖了。”秃顶男人回道。

    柳文青问道:“听服务员说,包场时,您想让做这两道菜的厨师为你们服务?”

    “没错,不然为什么包场?”

    柳文青微笑回话:“这个得解释一下,那位厨师不是专职厨师,身份不同,我也命令不到他,如果请他为客人们服务,得跟那位厨师自己商量才行,而且也不是普通包场价。”

    秃顶男人有点怒了:“你是在讹我?”

    柳文青继续保持微笑:“不会的,您别误会,如果说我不希望您包场,您相信不相信?”

    秃顶男人盯着柳文青看上好一会儿,忽然从旁边拿过手包,打开,拿出支票夹,刷刷刷写字,撕下来拍在桌子上:“一百万,我包个场给你一百万,你搞定那个厨子,五天后我来。”

    这家伙是真舍得花钱啊!

    柳文青没看那张支票,一直微笑服务:“不好意思,我得先和厨师联系一下,请稍等。”

    稍胖男人怒道:“还联系?一百万吃不了你一顿饭?我可告诉你,心别太黑。”

    对面俩女孩有些发愣,不过是说几句话而已,不过是想吃顿饭而已,怎么就要花一百万了?这钱要是给自己,可以买多少衣服?

    柳文青回话:“我只是个小经理,根本管不到那名厨师,当然要询问,还是那句话,我不建议客人包场用餐,也就不存在黑不黑心的问题。”说完话朝四位客人微一颔首,转身出门。

    门外等着大堂经理和服务员,问话:“经理,怎么样?”

    柳文青说没事,下楼回去粉标,走到白路面前说话:“隔壁有客人一百万包场黑标,要求是你来做菜。”

    白路都不带打哏儿的:“不做。”

    柳文青说:“一顿晚饭赚一百万,我觉得可以做,服装厂、酿酒厂、菜园果园都需要钱。”

    扬铃说:“我去,有钱人真多,上次你卖了四十万,这次卖一百万,太强了,依着我,你就留饭店做菜得了。”

    “你才卖四十万呢。”白路回道。

    “有人肯吃我做的菜,别说四十万,四万也成。”扬铃接话道。

    柳文青说道:“不一样,这一百万要负责整个饭店的所有菜肴,楼上楼下这么多桌,算上花费,其实赚不了多少钱。”

    白路说:“不做,我决定明天去边疆。”

    柳文青想想道:“那就不做。”起身回去通知客人。

    等她出门,通过翻译得知方才对话内容的白鸟信夫说话:“为什么要拒绝客人的要求?”

    白路说:“忙不过来。”

    白鸟信夫想了想,换话题问道:“你去日本,需要我们给你们的厨师协会发邀请函么?”

    “不需要,带他们过去算怎么回事?”

    白鸟信夫笑道:“我发现了,无论什么事情,你总是习惯性拒绝。”跟着又说:“请他们过去,他们会照顾你的饭店。”

    “还是不需要。”白路跟白雨说道:“你俩去哪录小样?钱够么?”

    “有钱,录音棚也找好了。”白雨回道。

    白路说:“那成。”再跟张小鱼说:“吃好了没?吃好了撤退。”

    张小鱼说:“吃是吃好了,不过文青姐还没回来呢。”

    白路恩了一声说没事儿。

    又等上会儿,柳文青回来:“他们一定要包场,有个人拿出张黑卡。”

    “黑卡怎么了?”白路说:“我见到过,快递公司发的会员卡,打九折呢。”

    扬铃好奇道:“你怎么知道?”

    “不是说我见过。”白路问:“你幻听了?”

    “你才幻听了!”扬铃问:“你在哪见过快递公司有黑卡?”

    柳文青咳嗽一声:“跑题了。”跟白路说:“有位客人有黑卡,就是美国银行发的那种很尊贵的黑卡,你不知道?”

    “我知道那个干嘛?”白路说:“我管他什么卡,有黑卡怎么了?咱就得接待他?做梦!”

    孙佼佼朝白路伸大拇指:“牛,你真是我偶像,有钱人多去了,但是像你这么有个性的,绝对独一份,要不是你名花有主,我一准儿娶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