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风筝飞满天

作品:《怪厨

    另外,八家院线决议每年或者每两年搞一次电影界的私人聚会。像今晚这样,吃吃喝喝说说,在和平友爱的环境下聊聊过去谈谈未来,再琢磨琢磨和利益有关的事情,岂不美哉?

    这是院线老板感兴趣的事情,对于明星们来说,参加这次聚会同样有兴趣,也同样高兴。这次邀请等于划出个圈子一样。有资格被邀请过来的才算是正当红的、还没被淘汰的明星。

    除去冯宝贝、沙沙、花花几个混进来的新人,其他哪一个不是鼎鼎大名?和在座明星比较,丁丁居然是名气最小的那一批。

    场中近四十名影视红星,中港台都有,还有几位影帝影后,如此强大阵容,难怪楼外面聚满记者。

    除明星外,还来了几位大导演。这时候的他们最忙,每人身边都围着几个明星说话。

    有好事者提议,为纪念这次电影界盛会,合照留念。

    于是就留下张很轰动的照片。

    他们在楼里热闹,楼外的记者们忙着追查各种消息。

    记者们来的早,每有明星到来,都会拍照、也都有文字记录一份名单。当明星们开始吃饭时,这份名单出现在网上。

    八家院线老板、四十余位明星,六位大导演,另有一家影视公司,这许多人凑一起是要做什么?

    当这条消息爆出来之后,影视圈马上地震,尤其是出品公司。不夸张的说。这八家院线抓着他们的命脉,这要是合到一处商议出什么恶心主意……还让不让人活了?

    最可气的是八家院线都有影视公司,比如长兴集团、正利集团、年代影业集团,都有着一流的专业团队,旗下有许多明星大腕大导演。如果制片方想学他们搞联合,提高收益分配比例,人家大可以不陪你玩。

    这次聚会让许多人有了危机感,猛找关系询问聚会内容。在饭后自由活动那会儿时间里,很多明星的电话都有响起,无数人找他们打探消息。

    一次聚会而已。受到邀请的明星马上变得不同。这是谁都没想到的事情。

    还有更多没有接到邀请的明星,可是等知道这个聚会以后,心里便会有些想法,为什么不邀请我?是嫌我贵么?我可以降低价码的。

    等到宴会结束时。网上已经充斥着各种猜测。同时。每一位参加聚会的明星都被人扒了个遍。只有沙沙、花花、满快乐除外。

    本身没有名气,下车夹在人群中走进大楼,没有好的角度。仅凭张侧脸照片,谁认识你是谁?

    还是那句话,一次普通聚会而已,却是意外造成一次轰动,比电影节引起的关注都要多。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情。

    可惜,就算明星们肯说,却也说不出任何内容。

    有哪位老板会告诉大家说,我们只为认识白路而来。没错,今天的目的就是认识白路,不论以后什么企图,必须要认识了才能发展下一步。今天就是认识一下。

    可明星们不知道,多是告诉来电:“就是一次电影圈的私人聚会,吃饭喝酒聊天,所有人免费出席,没有出场费,起码我是这样,问到的情况也是这样。”

    这样的话很难让人相信,当时就有圈里人上网说话:“开什么玩笑?某某正在海南拍戏,还有三部片约在身,睡觉都在车上和飞机上,根本没时间!怎么可能只为了一顿饭就横跨半个中国回来?”

    有片约在身,有合同在身,是今天出席晚宴的明星们的普遍状态。大家都很忙,这么忙的一群人怎么可能同时离开片场、赶回北城只为吃一顿没有目的和意义的饭?

    但不管大家是否相信,反正这顿饭出名了,参加饭局的人也都出名了。幸好吃饭时没有拍照,否则就凭八家院线高层和白路一个人同桌这事,就又得大炒特炒一番。

    饭后,明星们陆续离开。等候在楼外的记者们再次开工。这一次不光拍照,有那么几个勇猛凶悍的记者冲破保安封锁,跑到门口追问明星,今天为什么吃饭?

    搞得明星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和记者对呛:“你说为什么吃饭?”

    这一天是三月二日,一次饭局轻易登上娱乐版头条新闻的位置。

    隔天早上,扬铃赶去机场,临走前叮嘱白路:“你好好想想电视节目的事情。”

    白路说会想的。

    在扬铃离开后,满快乐来接沙沙、花花、冯宝贝,几个丫头要去片场。

    临走前,好象被洗脑一样的满快乐又鼓动白路去演于红兵的戏。

    昨天晚上吃饭,于红兵围着白路转上好一会儿,又聊了聊,越发认定是她影片的男主角,很是劝说一通。可白路一直没松口,于红兵只好再把劝说任务下放到满快乐、沙沙几个妹子手里。

    在她们离开后,何小环上楼,把家门钥匙留给他,说要开始工作,去外地拍片,让白路有时间帮忙照看下房子。

    白路说声好,送走何小环。

    接下来又有何山青打电话,称呼他是轰动白,吃顿破饭也能引起轰动,顺便说下网上的无聊猜测。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最靠谱的猜测是八家院线和标准公司合作拍片,九家公司倾力合作,打算拍摄出一部比《迎战》还卖座的超级影片,主角是白路。至于一起吃饭的众多明星和导演,或者是来参加试镜。

    白路应付两句,挂掉何山青的无聊电话。接下来,白鸟信夫通知他六号回国,张小鱼、白雨等人同行。

    这个电话之后,白雨又一次打来电话说下此事,另外说会把钥匙和房东的电话留下来。如果她俩能成功签约,就不回来了,麻烦白路把房子退掉。

    今天是三月三,有首歌说风筝飞满天。

    白路没看到风筝,却看到好些像风筝的人,正在陆续飞离。

    等白雨挂断电话,丁丁穿着睡裙出来:“帅哥,请我吃饭呗。”

    白路看看她:“你也接戏了?”

    “恩,晚上的火车。”丁丁说道。

    “坐火车?”

    “就三个多小时,坐火车方便。”丁丁问:“请我吃什么?”

    白路说等着,去厨房转悠一圈,随便做出两道素菜,出来告诉丁丁:“搁桌子上了。”

    “小气样,就不能请我出去吃顿大餐?”丁丁走向餐厅,经过白路身边时突然停住,歪头看他:“为什么这么多女人喜欢你?”

    白路装糊涂:“没有很多吧?”

    丁丁说:“其实,最早认识你的人是我。”

    白路没说话,丁丁笑了下,走去餐厅。

    白路则是去客厅打开笔记本电脑,只是好半天也没动一下鼠标。

    又过一会儿,元龙打电话说找他商议剧情。白路不同意。

    中午时候,明臣打电话说他在机场,有事电话联系。

    白路身边这么多人,只有明臣提前告诉他要去迫戏,是昨天晚上聚会时说的。其他人全在保密,不到离开这一天,都是守口如瓶。

    在明臣之后,有一个自称荔枝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说想见他。如果中午有时间,咱就边吃边说。中午没时间就晚上见,又或者明天晚上见。

    懒惰的白路本想回绝,可突然有了好奇心,他想见识一下荔枝台那个乱出主意的傻大胆,怎么就敢花一千万请自己去折腾节目。听扬铃话里意思,只要白路想做,主持人也没问题。

    于是说道:“现在见面,你在哪?”

    那人住在东二环附近一家酒店,白路计算下距离,约在东三环一家烤肉店见面。

    可刚要出门,电话又一次响起,王星问他什么时候有空,要请他吃饭。

    白路直接回绝,并且一点不给面子:“如果就是这样的事情,不用再打电话。”

    王星是星途公司的老板,在他的提议和倡导下,有了镇南那场爱心音乐会的举行。从那以后,就想搭上白路这棵大树,希望捧红自己的女人。

    电话总是没完没了。王星之后是派出所的武元,刘国柱的二儿子和二儿子媳妇要状告何山青。

    他们是在刘国柱住处派出所告状。开始时候,派出所不愿意理会他俩。可二媳妇实在奇葩,也实在泼妇,一个人哭闹派出所。

    这女人算是有点儿本事,在丈夫和自己先后被人发传单、丢了面子之后,居然就闹到公司领导那里,要求看监控。

    二媳妇猜测,他们没有仇人,又多年风平浪静相安无事。偏生在好心人送老头子进养老院时有人陷害他们,两者绝对有关联,兴许就是一个人做的。

    在她的折腾下,顺利看到监控视频,并留下照片做证据。

    她留了许多照片,一共有七个陌生人。在得到这些照片之后,回去大闹派出所,借口是感谢好心人。只是使用大哭二闹的方式用来感谢,实在有些强悍。

    派出所也不愿意见到这种无赖,把何山青的名字说出来。

    二媳妇说不行,还得有地址、电话,起码有张照片。

    当班警察一琢磨,名字可以告诉你,但是其它的绝对不能说,把女人轰出房间,房门上锁,一个人走了。

    女人很能闹,这间屋子关门,就去下一间。终于激怒警察,想要抓她。女人这才离开,上网搜索何山青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