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该如何处理

作品:《怪厨

    单元入口是电子门,门两边多出来两面几十公分的墙,围出个可以遮雨的小台阶,也是方便走人。。。一侧墙和楼墙夹成直角,四个妹子挤在直角里。

    被人绑架啊,四个妹子都很紧张,面色发白,小花打电话报警,可就三个数字键,按上半天也没按出去。小月想喊救命,可眼见一帮人冲过来,后面还有人抱着钢管大刀……小月吓得忘记喊叫。

    小鱼也被吓倒,吓得大喊一声:“啊!”声音太大,激响一辆车的警报器。

    站在外面的大衣男面色变得很难看,喊道:“赶紧地。”

    西装男们一直追打白路,在他救人时已经冲上来频频殴打。

    那时为救人,白路忍痛挨上几拳,现在救下人,可以还击。护住四个妹子,往后让步,阴阴笑下,顺手脱下外套往前一缠一带,缠住个西装男拽过来,然后丢掉衣服,双手抱住那人,轮起来横着砸出去。

    对面几个西装男赶忙后退,白路冲向另一边,坚决不客气,冲过去以拳换拳,拼着挨打也要放倒对方的有生力量。

    对方原来是十个人,救小鱼她们时打晕三个,现在用换拳头的方式又拼倒俩。可越野车里先后下来三名司机,第一个下来的司机抱些武器过来,另两个司机和两名西装男过去拿起家伙,下一刻,他们五个人冲向白路。

    白路忙退后两步,觉得刚才那个人丢出去的太早。可对方已经打过来。再想去抓人也来不及,只好继续用拼命的方式去拼人。

    钢管比砍刀安全。白路迎向一根砸过来的钢管,抬左臂去挡,右手抓住钢管,右脚狠狠一抽,啪的一声脆响,脚面和对面脸蛋发生猛烈撞击,脑袋一歪,牙齿和鲜血飞溅出来。

    白路顺手夺过钢管,再退到四个妹子身前。

    如果是平时打架。他绝对不会拿身体去拼。可这地方太小。还要保护身后四个妹子,只能拼。

    此时一管在手,有了底气。在退回来的时候,抡起钢管砸向砍过来的一把砍刀。

    地方小有个好处。俩人打你。一左一右呈扇面站位。足以挡住后面同伙。方才是一钢管一砍刀同时打过来,白路先近身搞定钢管,让砍刀砍空。

    刀手一刀砍空。追砍第二刀,正好白路夺过钢管一挡,两者相击,发出铛的一声脆响。紧接着,白路站到刀手面前,屈膝对准他裤裆就是一下,又搞定一人。

    然后拣起砍刀,笑眯眯看着对面几人,温柔问话:“还有谁?”

    没谁了,还站着的几个西装男被吓住,这明星也太能打了吧?这么能打不去参加散打比赛为国争光,拍什么电影啊?

    小胡子站在最前面,犹豫一下说道:“你会后悔的。”

    白路没接话,看向后面的大衣男。

    到这个时候,大衣男反倒平静下来,双手抄兜一步一步沉稳走来。手下赶忙让开道路,大衣男走到最前面,面对白路站住,重复一遍小胡子说的话:“你会后悔的。”

    “你有病。”白路把砍刀换到右手掂了掂。

    大衣男说:“给你个机会,跪着叫我爹,再断只手,我让你走。”

    “你傻了?”白路不屑道:“你当我儿子,我都不要,还叫你那什么?你是白痴么?”

    大衣男笑笑,抬头左右看。

    还好,看过附近两栋楼的亮灯房间,没人看热闹。这是白路动作太快,不等引起住户注意,已经解决掉很多人。

    大衣男再看摄像头,前面后面一面一个,很容易留下证据,就退后一步,站在几个西装男中间,慢慢抽出右手,握把黑色手枪垂在身体一侧。

    单凭摄象头的角度,最多能拍到人,拍不到手枪,也排不到他的动作。

    可是白路能看见,他看见大衣男朝他冷笑,手腕轻动,抬起枪口瞄过来。

    白路没有丝毫迟疑,在看见那家伙拿出手枪之后,他已经抡起砍刀,在大衣男抬起枪口的时候,砍刀已经飞过来,正正切在大衣男的右手腕上。

    一刀之后,手枪和大刀先后掉到地上。大衣男运气好,手没有断,不过很快血流满手,滴落地上。

    这时候的白路已经冲过来,你都动枪了,我还管你那些?举着大棍子一通乱砸。

    也就二十多个数的时间,还站着的几个人全被砸倒,剩下大衣男自己,另一手托住伤手,眼神冰冷看白路。

    白路说:“问一下,谁让你来的?”

    大衣男没答话,因为前面响起关车门的声音,很快跑过来两名特警。来到近前问:“怎么了?”

    白路指着大衣男说:“他绑架她们。”手指指向张小鱼四个妹子。

    在转头过来的时候不由愣了下,四个妹子都很紧张害怕,挤的很紧,面色一直煞白。

    这是被绑架,又动刀动枪的,怎么可能不害怕?

    白路转过身跟特警说:“报警吧,那儿有把枪。”

    啊?动枪了?特警赶紧找枪,找到后想了想,看看一地被打晕的西装男,没去拿枪,直接报警。

    白路说:“你们弄吧,我送她们上去。”

    “好象不行,得回去录口供。”一特警说道。

    “大半夜的录什么口供?明天再说。”放下钢管去拉四个妹子。

    四个妹子确实没见过这样事情,缓上好一会儿恢复过来,跟白路走向单元门。

    张小鱼算是比较坚强,走过去按密码,打开门进入。白路跟着一起,送她们进电梯,送她们回家。

    四个妹子住二十九和三十楼两层,两百多近三百平米的房子。房子很大。但是装修十分简单,大部分房间和没装修差不多,估计是拿所有钱买了房子,再没钱弄别的。而这个房子,也有可能是贷款买下。

    她们进屋就坐到沙发上不动,还有些后怕。白路去厨房看看,没有热水,只好赶紧烧。再回来站在四个妹子身边。

    他不知道怎么劝,索性什么都不说,陪着她们就是最好的安慰。

    可没多久。电话响起。屏幕上是柳文青的号码。接通后却是特警在说话,说警察来了,叫他去录口供。

    白路琢磨琢磨说声好,又跟柳文青通电话。让她上楼陪四个妹子。再把烧好的水拿过来。自己才是下楼去分局。

    案子性质不同,负责案件的单位也是不同。

    动枪了,绑架四位艺术家。还牵扯一名明星,性质很严重。报警后没多久,分局刑警队的几名队长就先后接到消息。这是重案,得由他们处理,几名警察赶回单位上夜班。

    又过会儿,冷国有也得到消息,不禁暗叹:白大先生又来祸害我们了。

    这地方是铁城分局管辖范围,案子报到分局没多久,副局长冷国有先后接到两通电话。第一通是下属汇报案件情况,说一帮人动枪绑架明星未遂,全部落网。第二通电话是市局一位领导,用含糊的话语关心了这个案子,然后挂掉电话。

    冷国有明白,这是让他提供方便。

    可怎么提供?其中一方有白路白大先生!那家伙什么都吃,就是不肯吃亏。给另一帮人提供方便,就是让白路不方便,白路不方便了就会发疯,这是给自己找毛病么?

    在这两通电话之后,冷国有赶去分局加班。可刚到单位,发现分局老大居然也来了。

    这一下就明白了,有高人施加压力。

    冷国有是常务副,和分局老大关系不错。俩人见面,同是苦笑一下,冷国有无奈叹气道:“这是什么事儿啊。”

    “是啊。”分局老大嘟囔一句,跟着又说:“施展去医院了,其他人也有几个进医院的,白路在里面。”施展就是那个差些被砍断手的大衣男。

    冷国有摇摇头:“这俩人,都挺难。”

    局长沉默下问道:“我听说白路跟林永军关系不错?”

    “还有辛猛,白路帮他们破那么大案子,关系当然好。”冷国有回道。

    局长叹口气,再问话:“你能做做工作不?”

    冷国有问:“怎么做?那家伙大闹派出所的事情你忘了?”

    那能忘么?白路不但大闹派出所、殴打警察,最主要的是闹完以后什么事情没有,还和国家领导扯上关系。

    局长苦笑一下:“施展后面是谁,你又不是不知道。”

    冷国有说:“我知道没用,得白路肯让步才行。”

    局长说:“你去劝吧,先试一下。”

    冷国有说声好,走去问讯室。

    从正常人的角度来说,白路是见义勇为,是做好事。可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对多人造成身体伤害,有违法嫌疑。

    一切,要看上面想怎么判。

    真相很重要,更重要的是领导脸面,某些人有能力封杀所有消息,也有能力掩盖真相,这些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按照案情经过来说,问过口供就该放白路离开。可大家都有压力,为了尽快解决这件事情,问案警察只好一遍又一遍、详细更详细的询问事情过程。

    越问,牵扯的人就越多。如果没有意外,明天上午,张小鱼四个妹子要来录口供。此外,小区保安、经纪人、柳文青,还有俩名特警都会找来提供线索。

    其中两名特警比较难搞,再有监控录象也有些难搞……反正一切要等到明天天亮之后才有结论。如果今天晚上打电话的那些人不再出面、或是又有新的打算……大家才会知道这件案子到底该如何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