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应观众要求

作品:《怪厨

    见马战不接话,高远问白路:“你想怎么办?”

    白路回道:“不是说了,我要见萧千山。”

    高远又问:“只是见见?”

    白路笑了下:“你猜。”

    他在这无所谓的说话,施展却是一直流血,单手毕竟比不得绷带,稍一力弱、或是活动一下,血就流的更多,掉到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看着鲜血汇集成潭,又看到白路无所谓的表情,高远叹口气,脱去外套,脱下衬衣,把衬衣撕成条,紧住施展血管。可是断手怎么办?得有冰块、得有塑料袋……

    白路看着他忙碌,等高远穿回外套,才悠悠说上一句:“撕衣服干嘛?袜子不是更好用?”

    这家伙连续重伤起码二十人,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若无其事,甚至出言调侃。高远服了,沉默一下问道:“你到底想怎么办?”

    “又一遍,你病了?”白路看向施展:“帅哥,杀过人没?”

    施展不说话。

    白路点头道:“一定杀过,可惜啊,这地方有摄象头,还有这么多观众,我不能替被你杀死的人报仇,不过你要相信我,只要你敢落单,我一定杀你。”

    声音很轻,却让听见的人感到无比沉重,这家伙真的真的是个明星么?哪有这样的明星?或者说,哪有这样的人?

    这句话很吓人,施展也有了些反应,仔细盯着白路看。想分辨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一名特警突然跑进来:“你得出去一下。”

    在他进来之前,外面多出许多人,有黑西装,有小区保安,基本是两人照顾一个,抬着不能动的伤号往外走。等送走伤号,这名特警才跑进来。

    白路看他一眼,问道:“我?”

    “你手下员工来了,正和他的手下对峙。”

    “对峙?没动手?”白路有点不满意,转头看向卫队成员:“你们那些人都不敢打架?”说着话又看向马战和武昌盛:“这就是你们的精兵?”

    马战和武昌盛有些脸红。尤其马战。已经算是重伤在身,却坚持着不退,想表现下战士本色,可他们推荐来的军中精英却给他们掉链子……

    幸好那名特警及时说话:“不是。是这条街已经封锁了。特警大队挡在两帮人中间。才没有打起来。”

    白路笑了下:“警察来的倒快。”

    特警回话:“刚到没多久,刚把警戒线拉出来,你手下就来了。快出去吧。”

    白路点点头:“这还差不多。”意思是标准卫队总算没给他丢脸。连带着大厅里的卫队成员,还有马战、武昌盛二人也是松了口气。

    “那快点吧,要打起来了。”特警又催一次。至于断了个手、受伤在地的施展,他好象没看见,完全当成空气。

    白路起身道:“我去看看。”

    这家伙拎着长刀往外走,出门后看眼不停打电话的施展手下,轻声道:“滚。”

    三个人倒也听话,拿着手机转身就跑。

    白路慢慢往外走,楼里的卫队成员跟出来,武昌盛几个人也想一起出来。他回头说:“留步吧,别影响我发挥。”

    大家想想白路疯起来的恐怖状态,便是留在门口。白路继续前行。

    小区门口聚着大堆人,不光有黑西装男,还有许多保安和特警。特警穿的是深蓝色制服,和保安制服的颜色差不多。

    不过再往外就看不见,被人群阻挡,倒也不吵闹。

    忽然看见白路出现,而且是朝他们走过去,黑西装们有些乱,不会是又要砍人?刚刚才在警察和小区保安的帮助下才送走一些伤员,这是打算再弄些去医院?

    白路不理会他们怎么想,始终稳稳前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站在最前面的西装男赶紧朝两边跑开。开玩笑,这等时候,保护自己才最重要。

    于是就看到西装男们好象被分开的波浪一样,当中是稳步前行的白路。再往前走几步,西装男们彻底分开,好象保镖那样站在道路两侧。

    他们也是被杀破了胆,这么多人,硬是没有一个敢上去攻击白路。

    他们散开后,前面露出两排人墙,全是特警,挡着外面的几十名卫队成员。看样子,所有成员都没去上班,早做好准备,所以能很快赶到。

    看见白路一脸血的走过来,有个姓刘的队长大声喊道:“老板,有事没?”

    白路摆摆手:“没事。”走到特警那里,让警察散开。

    特警不理他说什么。白路叹口气:“让我的员工进来行不行?”

    “不行。”外面突然出现大个子制服男,沉声说道。

    白路看过去:“来了?让我的人进来。”

    “你的人?”来人是辛猛,从特警的人墙中钻过来,走到白路面前大声说道:“你要疯是么?要造反是么?”

    “关我屁事。”白路说道。

    “不关你事?”辛猛大声说道:“我这帮队员从凌晨就集结好待命,就是因为你!还说不管关你事?”

    白路轻巧说道:“难怪能来的这么快。”

    辛猛气道:“这条道封路了知道么?”

    “封路?”白路不知道。

    辛猛说:“道路两头都有人和车堵着,你有些队员是打架冲过来的,有很多人受伤。”

    白路说:“受伤?”多看几眼卫队成员,有些人是有些狼狈,心说施展还真狠,嘴上却是回道:“不是我封的路,和我无关。”

    “好,和你无关,刚接到消息,你砍断九个人的手和胳膊,重伤七人。轻伤数不过来,你是想进去么?”辛猛喊道。

    见这家伙说的越来越过分,白路没了说话兴趣,皱眉道:“和你废什么话?”冲自己的刘队长喊道:“在外面呆着,谁敢欺负你们,打死算我的。”说完转身回去。

    辛猛跟上:“赶紧让你的人滚蛋,一会儿警察就到。”

    “你这些人不是警察?”

    “少废话,这次事情老大了,我怕你担不起来。”辛猛指着周围高楼说道:“看见没,有多少人在拍照和摄象?”

    “摄象?”白路跟辛猛说:“电话借用下。”

    “干嘛?”

    “找摄象师做假。”白路回道。这是当明星的好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往电影上扯。

    辛猛叹气着拿出手机。白路接过打给柳文青:“找几个人,多找几个,拿摄象机过来,假装拍戏那样。”

    柳文青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先找人。”白路挂电话。还回去手机。大步走进楼下大厅。

    施展依旧坐在地上,何山青、马战等人则是忙着打电话。见白路进来,高远拿个手机给他:“萧千山的电话。指名让你接。”

    白路微笑道:“算这个家伙懂事。”

    高远指着何山青说:“等下,还有这个电话,孙望北找你。”何山青赶忙冲着电话说上一声,把它交到白路手里。

    白路拿过手机:“孙叔?”

    孙望北说:“萧千山没让施展做事。”白路说与我无关。孙望北问:“怎样才能结束?”

    白路说:“问个问题,萧千山是好人么?”

    孙望北说:“社会复杂,人心变化,没有单纯的好坏分别。”

    “那这样问,他有没有昧着良心害人命?”

    孙望北停了下回道:“我不清楚。”

    “我知道了。”白路问:“孙叔还有事么?”

    “我没事,其实这事情就该你们之间自己解决,不过有领导给我打电话……你明白的。”

    白路笑道:“我明白,你都叫领导了,官一定很大,你也有压力。”

    “你明白就行,挂了,你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不用管我。”孙望北挂掉电话。

    白路把手机还给何山青,拿起施展的手机问道:“有事儿?”

    “我觉得是场误会,你觉得呢?”萧千山的声音很沉很缓。

    白路笑道:“你说误会就是误会?”

    “那你想怎么做?”萧千山说起话好象没有感情一样。

    “简单,你剁自己一只手,咱俩两清,这件事就算了。”白路说:“你是高官,我不敢动你,所以你自己动手比较好。”

    “我要是不剁呢?”

    白路笑了下:“你不出现在我面前,我还真不能拿你怎么样,不过你手下这个叫施展的,信不信我把他砍成人棍?”

    “不信,你砍吧。”萧千山回道。

    “我去,你舍得说这话。”白路走到施展身边蹲下,把手机按成免提状态:“来,我开的免提,施展在边上,你把这话再说一遍,对了,他已经被我砍掉一只手。”

    萧千山沉默片刻,然后清晰缓慢说道:“我不相信你敢把他砍成人棍。”

    “少三个字。”白路说。

    “你砍吧。”萧千山补上三个字。

    白路冲施展笑了下:“应观众要求,见谅啊。”拿起战刀刚要下手,转头跟高远说:“脱袜子,袜子好象不行,你得脱秋裤,把他腿系上,免得血流而亡。”

    “你真砍?”高远问道。

    “废话,赶紧地。”白路左右看看:“谁有松紧带……丝袜也行,都没有?绳子呢……一群穷鬼,赶紧把他腿捆好了,办这事得抓紧时间。”

    肯定要抓紧时间,今天这件事情闹的太大,肯定没法收场,在没进局子之前,尽快处理完所有事情……说起处理所有事情,白路想起个人,问施展:“问件事,我想收拾左爱东,怎么办他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