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奇怪的感应

作品:《怪厨

    “走。()”林子、鸭子,还有司马智几个人陆续走过来,商议着去哪坐会儿,有人提议打麻将,哥几个就不走了,齐转身上二楼:“打牌还用出去?”

    白路在苦口婆心给张小鱼四个妹子做思想工作:“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机会,你们要把握住,听话,回家收拾行李。”刚说完话,电话响起,是刘向前,主要内容是我们这边刚开始有所行动,你已经放出来,告诉白路,我们并不是没有做事。

    白路笑道:“不算个事儿。”刘向前又唠叨几句,挂上电话。

    虽说这次事情,付泽涛没用上力,白路却是满理解他的,那么大的领导,那么显赫的位置,不论做什么,都得按规矩来,不能留下把柄。

    挂掉这个电话,再拽着马战去医院。武昌盛犹豫犹豫,跟马战说:“一身皮肉伤不算个事儿,我就不陪你了。”上楼去看何山青他们打麻将。

    马战说我也去,被白路扯住。白大先生化身保姆,冲张小鱼四个妹子喝道:“听话,咱一起走。”

    张小鱼她们来了犟脾气,说住在这里不走了,哪也不去。

    白路无奈了,给白雨和周衣丹下达命令:“你俩劝她们,我得弄这个家伙去看医生。”

    于是就下楼,打车,去医院。

    等进到门诊室,脱去衣服,白路才知道马战其实很坚强。其它小伤不说,这家伙身体正面有道又长又深的刀伤。马同志硬是学他用酒精消毒,再抹上碘酒,用胶布贴满纱布,外面套上两件衣服,然后就当没事儿人一样。

    从中刀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伤口一直在渗血,都被纱布和外套吸掉。虽说流失的血量不算很多,可从受伤时开始算起,绝对超过六百毫升,我们的马同志硬是当伤口不存在。该吃吃该喝喝。在外套的掩盖下,硬是没被人瞧出来伤势有多重。

    白路说:“你是做死。”

    马战说:“不算个事,我以前受过更重的伤,也没去医院。”

    白路点点头:“你一定有私生子。”

    “你说什么?”马战不明白。

    “你是有后代了。才敢这么折腾。”

    马战说:“真不算个事儿。伤口一共没多深。”

    医生插话道:“这还不深?一公分多还不深?住院吧。先缝针然后观察。”

    “不住不缝,你们不是有那个粘皮肤的胶水么?粘上就得,再说了。哪有一公分?”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你是,可我没钱住院,也没钱缝针,意思意思得了。”看样子,马战是真不在意这道二十多公分长的伤口。

    白路走进仔细观察伤口,看着挺吓人,好象真不算特别严重。便是由着马战胡闹,起身道:“你先玩,我走了。”

    “别走啊,你不是也要检查伤口?”

    “我全身上下加一起也没你这一道口子长,检查什么?”白路也是不在乎伤口的人,说完话往外走。

    马战赶忙起身:“你去哪?”

    “这你也要跟着?”白路说:“你先处理伤口。”

    “有什么可处理的,酒精一遍,碘酒一遍,处理过了。”

    白路琢磨琢磨:“为什么我没有碘酒?”

    马战说:“不要太在意细节,你想去哪?”

    白路说:“不告诉你。”闪身出门。

    马战犹豫犹豫,坐下说道:“整吧。”

    “缝针?”医生问道。

    “简单处理处理就行,我身体愈合力强,明天就好了。”

    医生见说不动他,喊护士过来处理伤口。

    这个时候的白路在街上溜达,看见卖煎饼果子的,买一个;看见卖糖葫芦的,买一个;甚是逍遥自在。正自在着,电话响起,沙沙问:“你是不是出事了?”

    “你说的什么玩意?”白路不知道沙沙知道多少情况,开始套话。

    沙沙说:“从上午开始到现在,我总觉得不对,哪哪儿都不对,可剧组这里没事情,我又没病,想来想去,很有可能是你的原因。”

    “你这是要疯,赶紧拍戏去,别耽误哥哥泡妞。”沙沙只是猜测,白路那是必须否认。

    沙沙问道:“你真没出事儿?”

    “能不能盼我点儿好?”白路说道。

    沙沙嘿嘿笑了一声:“没事儿就好,再见。”挂上电话。

    在张沙沙打过电话没五分钟,丁丁也是很离奇的打来电话:“你在做什么?”

    “吃糖葫芦。”

    “家里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对?有没有出事?或是谁病了?”

    白路来兴趣了,别说这家伙也是心理感应到什么东西,笑道:“丁大神,给我点神光照耀可好?”

    “照什么耀?跟你说正经事呢,一上午不舒服,午饭都没吃好,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给我家里打电话,都挺好的,剧组这里也挺好,想来想去,就剩下你了,还有大房子。”

    白路用对付沙沙的言语敷衍过去:“你能不能盼我点儿好?”

    “好吧,没事儿就好。”丁丁挂上电话。

    连续两个电话之后,白路仰头看天,努力找寻神仙的踪迹,这玩意太神奇了。问题是自己没有出事情,她们怎么也能感应到?这要是真的死了挂了,她们岂不是会莫名的哭泣?

    白路很认真的在雾霾中探询生命真谛,看啊看的没看明白,也想不明白。

    边上突然有人问话:“看什么呢?”

    “看什么?”白路回看一眼,一个拎着笤帚和带轮子的小垃圾箱的环卫工在问话。

    白路说:“找飞碟呢,没找到。”

    环卫工笑了下:“你这不专业。一地点不对,二没有设备,就用眼睛看,在这天气?能看到的话,你就是神仙。”

    白路正色道:“我真是神仙。”

    “好吧神仙,麻烦让一下。”

    白路低头看,两脚之间落张碎纸,赶忙让开地方。

    又在街上转悠会儿,打车去饭店。作为标准饭店超级大厨,今天晚上他有一单两百万的买卖要做。

    饭店刚开始上班。妹子们在摆放餐具。见白路进来。她们参差不齐的打招呼问好。白路笑着回话,一眼看到沉默不语的婷婷,走过去小声问道:“还好吧?”

    婷婷恩了一声。

    白路左右看看,再小声问道:“那家伙没来烦你吧?”

    “没有。”

    “那就好。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谢谢老板。”婷婷竟是认真鞠一躬。

    白路被吓一跳:“你这是干嘛?”嗖地跑进厨房。

    厨房在备菜。巴老爷子带着一帮年轻小伙很是忙碌。白路拿着菜单过去问话:“多少客人?”

    “好象是两百人。”

    “才两百人?”白路说:“还没咱饭店员工多。”

    巴老爷子问:“你算错了吧?咱饭店也就将将两百人。”

    “没错。我还有个保安大队。”白路在厨房里转转,换好衣服准备开工。

    换衣服的时候,盛杰打来电话。说是在黑标门口,问他在哪。

    白路说声马上到,穿着厨师衣服出去。

    外面站着刘雷声、李小平、盛杰三个人,看到一身制服的白路很是新奇。刘雷声走过来握手:“干脆去我们台开个厨师节目,只要你肯来,酬金和节目都可以商量。”

    “这不好吧。”白路说:“我没感觉自己有这么大震撼力和影响力。”

    刘雷声犹豫一下说道:“我们看重的不光是你的影响力,还有号召力。”他这也算实话实说:“如果你肯和我们合作节目,我们不会对收视率有要求,我相信,你不会允许自己失败。”

    白路笑笑说道:“太高看我了,我就是个新出道的新人。”

    “新人给超级明星的价钱,你应该跟我们合作才对。”刘雷声笑道。

    白路说:“我要是说不是钱的问题,你信么?”

    刘雷声沉默片刻说道:“我信,不过,你是不是看到新闻上说的事情了?”

    “什么事情?”白路问道。

    刘雷声说:“一个娱乐节目请来许多明星,新闻说最火的两个人差不多有两千六百万的收入,其中一个甚至超过三千万。”

    “有这么多?”白路问:“是谁?”

    刘雷声有点好奇:“你不知道这个节目?”

    “我去哪知道?现在演了?”

    “还没演,在做前期宣传,请了很多明星来做游戏,有消息说,最少的都能赚到七、八百万,或者上千万。”刘雷声说:“我可以保证,这个消息有水分。”

    “我管有没有水分。”白路说:“你能请我做节目,我很感谢,可我最近真的真的实在太忙,时间都不属于我了,你能明白么?”

    “明白,明星都忙,所以想请明星合作都要花大价钱。”刘雷声又是沉默片刻,忽然说道:“我们可以把薪金增加一倍,两千万请你,一共录制三十个小时左右的节目,您看怎么样?”

    这是有绝对诚意,虽说录制节目很花时间,可再费时间也用不上一个月,录这个节目跟拣钱一样。

    白路问:“你就不怕赔钱?”

    “怕,不过只要你肯配合,绝对不会赔钱,还能大赚。”刘雷声很有信心。

    白路有点无奈:“那什么,我先回去上班,你们的事呢……对,是咱们的事,咱们的事过几天再说成不……要不现在直接拒绝你们?”

    刘雷声说:“我们真的是相当有诚意,做成这个节目,对你来说更有好处,会有四个月的宣传期。”

    白路说:“我知道刘主任很有诚意,可我真不是和你们讨价还价,是确实没时间。”

    刘雷声说:“两千万是最高价码,我已经交了底儿,这是我们能争取来的最大价钱,如果你对这个价钱还不满意,那确实是没办法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