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成立专案组

作品:《怪厨

    这时候,高爷爷突然打来电话,开口就是三个字:“小心点。~”

    白路问:“小心什么?”

    “你去边疆小心些。”

    “你知道我去做什么?”

    “知道一点儿,反正要小心些。”高爷爷说:“做好这件事就行,军队那面不用去报道。”

    “本来就不用去。”

    “反正小心些。”高爷爷挂电话。

    白路琢磨琢磨,走回去问钱鑫:“队长,咱到底过去做什么?”

    “出差。”钱鑫抱着笔记本看韩剧,看的很投入。

    白路凑过去看两眼,吧唧下嘴巴,再看冯北青,那家伙对着手机傻乐。一旁的蔡真居然在看《女友》杂志。

    白路不禁有种堕入深渊的感觉,和这样一组人出任务……希望不是去西天取经。

    没多久,大喇叭开始广播,提示他们准备登机。

    其实机场喇叭从来就没停歇的时候,广播登机通知就不说了,隔会儿播条失物招领通知,有时候会连着来。据白路不完全统计,就这会儿时间已经丢了一个包裹,三台笔记本,四台手机。白路深深感慨,要想富,来机场拣东西是条路,只要拣一个手机或是一个笔记本电脑,日工资妥地过好几百,基本过千。

    在他们排队登机的时候,大喇叭又说有人拣到件羽绒服,请丢失者速与服务台联系。

    刘更站在边上说:“这得多有个性的人,才能把穿在身上的衣服也丢了?”

    白路说:“丢衣服算什么?我认识一个牛人。把穿在脚上的鞋都丢了。”

    刘更打量他一眼:“说的是你吧?”

    “你猜。”白路昂然往前走。

    为避免刘更叨叨不休的聒噪,白路上机后就开始睡觉,正好补昨天晚上的觉,一气睡到下机,连午饭都没吃。

    下机后往外走,刘更凑过来说:“一上机就睡觉,现在还没完全清醒,说明昨天熬夜,那么问题来了,昨天晚上你在做什么呢?”

    “我在山东找蓝翔。”白路摇摇头。跟着说道:“心理治疗师是不是都像你这么烦人?”

    “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收费的不烦人,甚是体贴知心,免费的难免有些话多。”刘更说:“你是大明星,平时总有烦心事。等回去北城。欢迎随时找我治疗。”

    出站口等着许多人。当中有两名警察,钱鑫在前面带队,找到接机同事。刚想说话,人群里挤出来几个人,当先是个稍黑一点的青年,大声喊道:“在这在这。”

    白路笑道:“你怎么来了?”

    “废话,请假开车来的。”张中阳上前拿包:“都是你同事?幸好带了两辆车过来。”

    白路说:“有接机的。”

    张中阳看看那两名警察,有点眼生,笑着打招呼:“咱是一起的,走吧。”

    看他大咧咧的公子哥的状态,一名警察问话:“请问你是?”

    这是不认识啊!白路朝张中阳大笑道:“你就混成这样?”

    张中阳不以为意:“你这么大明星,还有人不认识你,况我乎?”走过去跟大家握手:“我叫张中阳,武警战士,你们好。”

    上次,白路救下的四名少年,有一人被人打死,白路回来发泄怒气,需要动用关系。马战推荐张中阳帮忙,也一起大醉过。

    听他说自己是武警战士,有你这样随随便便出来接机的武警战士么?两名本地警察笑着自我介绍:“我是市局的,我叫戚雷雷,那位是省厅的刘仁忠主任。”

    刘仁忠说:“先上车,回去说。”

    刘仁忠他们开的是中巴车,张中阳干脆挤过来,让同伴开车跟在后面。

    在中巴车上,刘仁忠先是感谢北城精英同行赶来支援地方警察办案,然后就是各种客套话。因为有外人张中阳在场,有关于案情的话题,那是一句都没提。

    直到入住招待所,刘仁忠和戚雷雷把大家叫到一个屋里,简单介绍下情况。

    首先说明由北城警方联合边疆警方一起办案,成立个专案组,组员除白路五人外,边疆警方加入七人,七个人没有一名是武警战士,都是公安特警,和刘更他们是同样身份。

    单说做战能力,或者说是军事素质,公安特警比不上武警特警,毕竟武警是现役军人,训练严格。尤其边疆这块土地,武警部队是全国唯二的正军级单位,装备充足,特警力量十分强大,堪比特种部队。

    反过来看公安特警,还要说边疆这块地方,几年前一纸公文,省厅的特警支队整体移交给乌市警方。然后,在寒冬雪天交通状况不好的时候,他们要出来维持交通。有时候还要帮着抓黑车、或是下去当片警、保护学生什么的。总之什么都做,其重要程度就那么回事吧。

    当然,市局还有个类似于武警特警的特警支队,专门处理各种危急案件。

    可说到底,比武警力量还是有很大差距。

    不过差距归差距,能干特警的都是血性汉子,没人愿意承认不行。

    正巧,部里掌握分裂组织一些线索,又不想把功劳让给武警,于是决定成立专案组。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案子很有搞头,只要成功抓获分裂组织的头领,功劳巨大。巧的是,能得到这些消息,起因是白路。

    白路连续给警方送去好几个分裂分子,经过审问,总算有了点收获。

    有了线索就要办案,更巧的是白路这时候出事了,柴远航一琢磨,一举好几得的事情,赶忙下调令调白路进入专案组,然后发配来边疆。

    可怜白大先生啥都不知道就来破案了。

    乌城特警很在意这个案子,他们可以不在乎破案后的奖赏,他们在乎的是荣誉,是别过武警部队苗头的那种荣誉。

    这次参加专案组的七名特警,是整个边疆地区挑选出来的七名精英,简而言之,出色,能打。加上北城过来的白路五人,争取在半个月时间内成功破案。

    专案组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具体案情要等所有人汇合后,统一开会布置。戚雷雷是专案组组长,副组长是钱鑫。

    听戚雷雷做过自我介绍,白路冲钱鑫笑道:“这就降级了。”

    钱鑫没理会他,跟戚雷雷简单介绍下大家的名字和特长,然后就不说话了。

    这时候,张中阳过来敲门,说酒席订好,只等大家入席。

    刘仁忠说:“第一顿是接风宴,应该我们请,由我们做东。”

    警察去外地办案,基本都要经历酒局考验,不管你来自哪里、级别如何,既然上级让我接待好你,那么就喝吧。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把对方喝倒,也算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情。只有喝倒了才算接待好。

    刘仁忠早就打好主意,说:“组员们正赶来,第一次见面的大酒,必须得喝好。”

    张中阳说:“那就一起,都是我请。”

    刘仁忠说:“我们人多,还是我请。”

    白路咳嗽一声:“争什么啊,你们谁请不一样?还不是回单位报帐?”

    刘仁忠愣住,这家伙怎么这么不会说话?

    张中阳笑道:“那你请。”

    “少来,我没钱。”白路说:“依着我,一人一盘拉条子,再配瓶二锅头,喝死了算。”

    刘仁忠笑道:“一瓶二锅头喝不死人。”

    白路说:“一人一瓶是标配,然后再加。”

    得,遇到狠人了。刘仁忠说:“下去吧,酒席就订在楼下饭店,你们的订在哪?”

    张中阳回道:“我们订在哪不重要,可以取消,走,下去。”

    于是就喝吧。

    白路曾经许多次的路过乌市,不想为公家办事,第一件事竟然是喝大酒。

    菜很硬,都是很实惠的大盘子,饭店档次也不算高,能看出来刘仁忠比较节省。

    可白大先生不会说话,进到饭店看见酒菜,第一句话是:“办案经费不足。”

    刘仁忠咳嗽一声,跟着笑道:“白大明星,你是咱边疆人,咱是老乡,不带这么自揭家丑的。”

    张中阳笑道:“还是让他揭吧,否则不知道会说出什么难听话语。”

    刘更在一旁笑道:“你们算好的,起码还跟你笑了,这家伙从见到我们就没说过好话。”

    因为人数众多,分成两桌,一桌是刘仁忠、戚雷雷做陪,再有一名特警,加上张中阳和一朋友、白路五人;其余人坐另一桌。

    举酒先介绍,这帮家伙直接上白酒,三两大杯子,上来就半开,说是第一次见面啥啥的。更有悍将提议打通关。

    用白酒打通关,好吧,但能不能换成小杯子?

    自然是没的换,这一顿酒喝完,全军覆没。八成人吐过,所有人走路打晃,好在楼上就是招待所,当晚留在这里。

    隔天早上七点,白路睡的迷糊,有人咣咣砸门,开门看,戚雷雷居然穿一身干净利落的警服,精神抖擞站在外面。戚队长就俩字:“开会。”转身去敲别人的房门。

    组里十二人,除白路外都是职业警察,起床也很职业,快速洗脸穿衣,五分钟后已经齐聚楼下大堂。

    大家快,白路当然不能慢。紧随大家步伐,坐中巴车去专案组办公室,召开第一次正式会议。

    办公室设在市局,等开完会议,有熟人进门,同时还有几名领导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