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你是真坦白

作品:《怪厨

    熟人是任宏伟,上次白路大闹乌市新看守所认识的市局领导。[几位领导是市局正副局长,很重视北城派来的五人小分队,特意过来慰问寒暄一下。

    等领导们寒暄后离开,任宏伟跟白路说:“晚上喝酒。”又跟戚雷雷说:“大家一起,我做东。”

    戚雷雷笑道:“任局,你想按什么标准挨宰?”

    “每人二十块钱标准。”任宏伟笑着说上一句,再跟白路说话:“定死了啊,我把张中阳、王大鹏叫来。”

    做为市局领导,能主动请白路吃饭,并且想着几位低职位的酒友,说明这人还不错。

    白路笑道:“都叫吧,我请。”

    “不用你请。”任宏伟说道:“放心,我自己花钱,为了请你吃饭,我攒了一年的零花钱。”

    白路无奈道:“你说瞎话有谱没?咱上次是几月见的?”

    “第一次听说,说瞎话还要有谱。”任宏伟哈哈大笑:“再说了,你就不知道给人留点面子么?当面戳穿谎言是罪大恶极的行为。”

    白路笑道:“好吧,我犯错,我请客,晚上在招待所饭店摆桌,不见不散。”

    任宏伟说:“也行,我通知他们。”然后说:“你们忙。”转身出去。

    等任局走后,戚雷雷笑看白路:“你认识很多领导啊。”

    白路说:“没有的事,继续说案子。”

    刚才是介绍案情,现在要讨论行动计划。

    案情是有个叫阿古丽的中年大妈是分裂组织在境内的负责人。专案组的任务是抓捕这人归案,尽量深的挖掘并瓦解分裂组织。

    抓人简单,难的是往深处挖掘。为了不打草惊蛇,需要长时间监视布控,还不能让嫌疑犯逃跑。这是所有警察差不多都经历过、很郁闷、很难受的事情。

    能得到阿古丽的线索,是白路的功劳,他帮警察抓到某个嫌犯,然后审出来了。

    分裂组织在境内有许多联络处,一些重要城市都有他们的身影。阿古丽居然藏身在乌市,可以说的上是胆大包天。

    阿古丽开过个小餐馆。生意不好不坏。店里有俩厨师俩服务员,都是维族人,也就是说在抓捕阿古丽的同时,还要鉴别这四个人是否是分裂分子。

    乌市警方在得到北城传回来的消息后。已经对对阿古丽进行监控。只是一直没有发现可疑人物。基本是一无所获。如果不是事先对她产生怀疑。根本想不到一位开餐馆的中年大妈会是坚定的分裂分子。

    餐馆开在维族聚集区,过去盯梢的都是维族警察。

    现在专案组成立,要接过盯梢任务。此次乌市派过来的七名特警,有四人是维族棒小伙,可以接过这个任务。不过,调集许多强悍人员组成专案组,当然不只是盯梢这么简单。

    就在前天,白路去宋立业家做饭那天,老宋同志给白路看个新闻消息,边疆又发生暴恐案件,造成四死十四伤的恶劣后果。

    而在这个案子以前,从过年到现在的二十天时间里,分裂分子连续策划多起活动。比较严重的,除去对付白路的那些案子之外,在边疆境内一共有三起比较重大的案件。共同点是没有明显线索。

    不同点是地点不同,前两起案子在外地。

    另外是前两起案件共有十二名悍匪被击毙,没抓到一个活口。第三起案件造成那么大的伤亡,居然没抓到人。

    因此说,这件案件的性质最恶劣,尤其还是发生在乌市下面的乌县。

    目前,整个乌市采取外松内紧状态,瞧着表面上没什么动作,所有特警队员全部换穿便衣散到大街上,一定要破获这起恐怖案件。

    事情闹到这个程度,已经不是要不要出气的问题,是真真正正的要对人民百姓的安全负责。那帮畜生太凶残了。

    为了尽可能的瓦解分裂组织,专案组不光要监控阿古丽大妈,还得把最近的案子统一研究一遍。这是派钱鑫过来的目的。

    钱鑫很牛,是案件分析专家,同时也是公安大学教授。

    刘更那么拽,才在公安大学混个副教授,主教心理学,而和他差不多大的钱鑫已经是教授。

    如果说刘更是公安系统的顶尖人才,钱鑫就是公安系统的超级牛人。他有好几个身份,经常被调出去破案,还得到兄弟学校兼职讲课。公安大学的学生们给他起个外号,老柯南。

    一个是说破案很牛,另一个是说只要他经手的案件,到目前为止,全都有人命官司。

    有关于三起暴恐案件的资料,钱鑫早已经看过并熟记于心。现在他要做的是重走案发现场,希望有新发现。

    因为没抓到活的嫌疑犯,钱鑫还得去看尸体。他想看所有人的尸体,可这类案件,为平缓家属悲伤、激动心情,遇害者尸体多是留证后送葬。

    他只有十二具恐怖分子的尸体可以看。

    现在,戚雷雷让大家自由发言讨论行动计划,钱鑫提出要去现场看看。

    这句话让七名边疆同事很不爽,你这是不相信我们的办案能力?上面可是发话让你们配合我们办案,而且队长是戚雷雷,当时就有人说:“卷宗很详细,录象、照片、文字资料都有……你想去哪个现场?”

    钱鑫说三个都去。

    那名警察笑了下:“钱队,另两起案子在南疆,一来一去很费时间。”

    钱鑫没有马上回话,想了想问起另一件事:“阿古丽平时在做什么?”

    “菜市场买菜,回饭店营业,回家休息,这几天都是这样。”

    钱鑫问:“不去清真寺?”

    “目前没发现。”

    钱鑫点头道:“明天我去南疆,你们谁给我带路?”

    听听这家伙说话语气,那叫一个自信强横,不管对方说什么,完全按照自己的逻辑想做什么做什么。

    戚雷雷看他一眼:“我认为是浪费时间,现在的目标是阿古丽,我们十二个人要有留守,还要分成两班负责监视,还得追查新案件,人手已经不足。”说着话看眼白路,想想说道:“说实话,我不知道叫你来是什么用意,考验你?还是考验我们?按照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分裂分子最想杀的人,你绝对排在前面。”

    白路说:“我知道,都行刺好几次了。”说完这句话,心底一声哀叹,官场就是官场,连感恩都附赠阴谋。柴远航之所以使大力把自己从施展的案子里拖出来,除去为感谢救过柴定安的性命之外,未免不是想把他推到更危险的环境中。

    不由暗叹一声,真是高人,使着坏还得让你感谢他。

    戚雷雷继续说:“我们都知道分裂分子对你有别的想法……”

    白路打断道:“直说想杀我就是。”

    戚雷雷笑了下:“你倒是豁达。”接着说道:“他们想杀你,可上面偏把你派来边疆,还要让你帮忙办案,是怕你死的不够快么?”说完多补充一句:“抱歉,话说的有点难听,但我个人是喜欢你的,真的喜欢你,做为一个明星,你做的非常完美,可你面临的危险也是事实,必须要考虑进案件当中。”

    白路说:“没事,我不怕死。”

    戚雷雷说:“你不能死,我不知道北城同行们接到的是什么任务,我们七个的任务是,不论能否破获案件,你不能死,就是说必须要保护你的安全,你说何必呢?既然要保护你安全,又何必让你过来?”

    白路说:“我的作用是给坏人树个靶子,引蛇出洞。”

    戚雷雷说:“是啊,你这靶子太有力度了。”

    明知道危险,还让白路涉险,说明上面忍无可忍,逼不得已请白路做诱饵,想快速结束案件。尤其年后第三次恐怖袭击,硬是没有抓到一名嫌疑人。

    根据目击者说,共有十几名凶犯行凶,可就是没抓到人,连一个都没抓到。监控录象拍摄的也不完全。简直就是耻辱。

    这是今年的暴恐案件。那帮疯子为了追寻所谓的真理,时不时出来搞事,十分频繁,往年也有很多件没有头绪的暴恐案。

    部里希望今年伊始,能破个大案子长长威风,顺便杀一儆百警告那帮怀有异心的疯子和国外某些怀有异心的势力,必须得安定团结。

    听戚雷雷这么说,白路笑道:“我一见他们四个,就知道此行危险,早有思想准备。”

    戚雷雷接着说:“我们也有思想准备,就是有点别扭,好象拯救大兵瑞恩一样,我们都可以牺牲,你不能,必须要平安回去北城。”

    白路笑道:“你倒是真坦白。”

    戚雷雷笑道:“跟你学的,你不就这么坦白么?”

    不论对方有多大名头,假若让你来舍命保护一个无亲无故的人,关键时候需要拿命来填,你也会感到别扭。都是人,凭什么要我为你去死?

    不过戚雷雷既然能说出来,说明他对这事看的不重,真正做好牺牲准备。

    说过这些话,戚雷雷再跟钱鑫说:“短期内,我不建议你去外地查案。”

    钱鑫看一眼白路:“我知道,你也知道,我们都知道白路为什么来这里,我有个习惯,如果能尽量安全的破案,哪怕再麻烦也要去做,毕竟生命可贵。”

    既然戚雷雷把话说开了,钱鑫就没必要隐瞒自己的意图。他不想专案组有人受伤、甚至死亡,所以才要去异地现场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