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燕子在唱歌

作品:《怪厨

    白路再问:“公司怎么样了?”

    “也挺好,反正倒不了。”何山青想起件事情:“对了,你卫队现在有二百五十人,我真的很佩服马战。”

    白路脸都绿了:“郁闷个天的,不是说往我这送几个人么?居然搞出二百五的吉利数字,我要弄死他。”

    何山青笑笑:“何必太在意。”

    “不在意?这才几天啊。”拿出手机打电话:“姓马的,你想干嘛?”

    不用他细说,马战就知道问的是什么问题,回话道:“怎么不识好人心啊?我是保护你,保护你知道不?你看你这一天天的多危险?以后出门必带保镖……”

    听着电话那头的胡说八道,看着病床上无语的燕子,还有床角卧着、不时抬头看向主人的小白……白路笑了下,压低声音说:“没事了。”挂上电话。

    他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让燕子可以转移注意力、可以忘记病情,可是可能么?

    或者说即便暂时忘掉,病不是还在么?

    白路问燕子:“现在想做什么?要不要吃东西……对,不能吃东西;那开电视?要不给你读新闻?我又上头条了。”

    郑燕子平静说道:“我没事,现在挺好。”

    听到燕子说话,大狗抬起头看,看了会儿又垂下头。

    白路问:“听歌么?3带没带?我回去拿。”

    “不用,等伤口好一些就出院。”燕子又跟何山青说:“三哥,你把钱拿回去吧,我有钱。”

    何山青说:“你有是你的事。”

    郑燕子一直在努力表现平静、表现风度,可在白路看来,满满的都是悲意和忧伤,低声说话:“就这么躺着多无聊,我去拿3,对了,谁陪床?”

    “黄阿姨刚走,说晚上来,你不用回去拿3,我不想听歌。”燕子说道。

    白路说:“那得做点什么啊,难道就睡觉?”

    “睡觉就行。”燕子低声说道,说完这四个字瞬间呆住。是啊,睡觉就行,很快就要睡上很久很久,再不会醒来。

    白路没话找话:“听相声不?”

    燕子想说,我想睡觉,不用麻烦了。可一想到以后就都要睡觉,又不肯睡了,说:“把床摇起来好么?”

    “好。”白路去摇床。

    床摇起来,燕子突然哭了:“我不想睡觉,不想。”

    对于她来说,这个世界一直是黑暗的,可再黑暗也是活着,而不久以后的那个黑暗到来……

    白路柔声劝道:“不想睡就不睡,咱不睡,听歌吧?我手机里有几首不好听的歌,听么?”

    燕子只哭了一下,很快擦去眼泪,平缓下情绪说:“我不想听歌,也不想睡觉,我想工作,想唱歌,想努力活着,想像你们一样的努力活着,每天都很忙,每天都充实,每天都有盼头。”

    何山青说:“不就是工作么?出院上我那报道,it公司,搞计算机的。”

    燕子说:“不是这种工作,是认真做事的那种工作,好象路子那样;不是因为可怜我、照顾我的这种工作。”

    白路有些脸红,小声说:“我不认真。”

    “你很认真,我知道,你做事情都是做到最好。”

    “不是的。”白路想说,其实我一直在偷懒,在想尽一切的怒力偷懒,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做过许多事情,但骨子里依旧是懒人,从来没改变、没放弃过的目标就是偷懒。

    这时候,脑子里突然想起句话,你所恣意挥霍的,正是别人所欠缺的。

    郑燕子说:“我知道你是,不用这么安慰我。”

    好吧,不安慰你。白路有些发呆,不知道想说什么,不知道想做什么。看眼地上的大狗,大狗也在看他。

    狗是很神奇的动物,许是和人类相处太久,许是成年后明白事理,如果和它对视,仔细去看,会发现它的眼神从来是忧伤,没有快乐。

    小白的眼睛里是更多忧伤。

    白路轻轻抱起它,放到燕子腿边,跟燕子说:“小白上来了。”

    小白一直都想上床,想很近很近的和主人呆在一起。可知道主人身体不舒服,不敢跳上床,怕让主人更不舒服。而现在,白路把它放下,它就拿脑袋轻轻靠住燕子,再也不动一下。

    燕子轻抚小白,沉默好一会儿说道:“谢谢你们,回去吧,大家都很忙,别为我浪费时间,你们把我当正常人看,我没事的,能照顾自己。”

    “正常人住院也得有人陪护。”何山青说道。

    这时候,小白突然低低叫上一声,循着它的眼神看过去,吊针的输液打到底部,该换药了。何山青赶忙出去找护士。

    很快,护士拿袋新药进来,熟练换好后多看小白几眼,犹豫犹豫,到底没有让它下床,转身出门。

    燕子跟护士说谢谢,等护士离开,再跟白路、何山青说:“谢谢你们,真的,你们走吧,你们在这,我不舒服。”

    白路怔了一下,看眼何山青。

    何山青咳嗽一声:“那好,我先回去,一会儿再来,先说好,我一会儿过来,你可不能说不舒服。”说着话冲白路使个眼神。

    白路挺难受,想想说道:“那我回去,有事儿就打电话,一定要打,你记住,不管什么事都有我。”说完话转身出门,大步离开。

    门外的钱鑫四人赶紧跟上,不一会儿,何山青追出来:“走那么快做什么?”

    白路一气走出医院,在门口台阶坐下,低着头不说话。

    “你干嘛啊?不就病了么,谁都有这一天,喝酒去。”何山青站到他前面说话。

    白路摇头道:“我没事,你回去吧,我在这呆会儿。”

    “你不回家?”何山青问。

    “不回。”白路跟钱鑫说:“你们还不走?没必要跟我在医院耗着。”

    钱鑫苦笑一下:“怎么走?”

    白路也笑了下,跟何山青说:“赶紧弄翁一,我得找个人出气。”

    何山青无奈笑了下:“好,我先回去。”跟钱鑫几个人挥挥手,转身去停车场。

    白路在门口坐上好一会儿,起身走回医院,回去燕子的单人病房。

    差着还有二十多米远,脱下鞋拎在手里,轻轻走过去。

    走到门口,隔着玻璃往里看,燕子在哭,身体靠着枕头,眼泪就那么滑下来,声音压的很低很低。

    更低的是小白的呜咽,一边拱着燕子,一边低声呜咽劝她别哭。

    在白路走到门口那一瞬间,小白似乎发现到他,偏过头看向玻璃,便是看到白路。

    白路被小白吓一跳,小白眼睛下方的毛已经湿了,是被自己的泪水打湿,小白在哭。

    白路忍着不进去,忍着不出声,静静看。

    小白又转回头去轻拱燕子,劝她不要哭,不要哭。

    燕子突然就不哭了,抬手擦眼泪。又摸纸巾擦鼻子、擦眼泪,平息会儿情绪,摸着小白说话:“给你唱歌好不好?我唱歌,你鼓掌。”

    小白低低呜了一声。

    燕子说:“记住,要鼓掌。”然后就唱了:“如果我能看的见……如果我能看的见……对不起对不起,忘词了,本来唱的特别熟,重来,等我想想词。”

    想了好一会儿,重又开始歌唱:“如果我能看的见,就能轻易的分辨白天黑夜,就能轻易的在人群中牵住你的手……”

    初春的北城,初春的下午时光,医院病房里有一个女孩在轻轻歌唱,病房外有个男孩静静倾听。

    也许燕子的嗓子不是最完美,也许唱的不是最好听,可绝对最打动人心。

    白路唱过这首歌,还用小号吹过这首歌,可是听燕子歌唱,从她一开口,便轻易掉进歌声中,掉进燕子倾诉的情感中。

    一首歌唱上三分钟,歌曲结束后,白路依然沉浸在歌声中。

    叫醒他的是微弱的扑扑的鼓掌声,小白抬着两只爪子往一起撞,它在鼓掌。

    燕子听到了,燕子笑了:“就知道你最好了,谢谢小白,照顾我这么久。”然后满脸笑容的说:“只是病了,只是病了而已,又不是一定会死,你放心,我会好好活,一定好好活,然后唱歌赚钱,去你白路哥哥的歌厅唱歌,赚钱给你买骨头吃,我吃肉,你吃骨头,呵呵。”

    这番话说的很坚强。小白低叫声汪,表示同意,也表示支持。

    燕子说:“你想听什么歌?我唱给你,我说名字,有你想听的就告诉我。”然后一首歌一首歌说名字。

    小白好象真的能听懂她说的任何话,好象通灵了一般。在燕子说到第五首歌的时候,它轻轻叫上一声,于是燕子又开始歌唱:“我是女生,漂亮的女生;我是女生,爱哭的女生……”

    这半个下午,燕子都在唱歌,小白都在倾听,一人一狗,在医院的房间里度过平安时光。

    白路一直站在门外,隔着玻璃看,隔着门缝听。稍远一些是钱鑫几个人。

    白路不想影响燕子的好心情,为避免有人打电话,把手机丢给钱鑫,让拿出去,他继续站在门外。

    燕子唱了两个小时,累了,不唱了,靠在枕头上睡去。小白静静卧在腿边,一会儿看看燕子,一会儿看看吊针,一会儿回头看白路。

    白路冲它点点头,转身走出去。

    钱鑫迎过来问:“你要在这呆多久?”

    白路没回答问题,伸手道:“电话。”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