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被阴了一下

作品:《怪厨

    白路说:“我不重要,戏重要,你觉得怎么做好,咱就怎么做,至于钱?总不能让你亏了。:”跟着又说:“最近几天可能没时间,有事情要出国,跟您告个假,您先准备,需要员工还是设备、资金什么的,跟扬铃说一声就成。”

    于红兵说:“谢谢你,真的是十分感谢,谢谢。”

    “是我谢谢你,这三个丫头挺累人吧?”

    满快乐瞪眼道:“怎么说的好象是我爹一样?里边点儿,你说话,让我们在外面站着?不冷啊?”

    白路赶忙坐进车里,问于红兵:“您去哪?”又问一句:“这是谁的车?”

    “当然是导演的,咱公司有这样的面包车么?”满快乐说道。

    公司一直有买车打算,可几位领导实在忙,下面员工又没凑齐,几大工地都没有竣工,买汽车的事情暂时拖了下来。

    白路想想说道:“你来当车长好不好?车队属于你。”

    “休想!我是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我是天后,让我给你管汽车?做梦。”

    白路说:“是你在做梦,赶紧醒醒。”然后跟于红兵说谢谢,谢谢她送他们回家。

    于红兵说不用谢,她要住过去一段时间。

    白路啊了一声,赶忙说:“欢迎欢迎。”

    大房子越来越空,有于导演陪着沙沙等人,肯定是好事一件。

    没多久到家,大家拿行李上楼。

    工作狂人白路一进家门就开始做菜。给于红兵四个人准备接风宴。至于几个妹子带回来让他大吃一斤的特产,留待以后享用。

    做一半时,接到辛猛的电话:“你太坏了。”

    白路说:“咱俩都是老爷们,你说这个台词是不是有点儿不恰当?”

    “已经确认有两个人在跟踪翁一,这才两天时间啊。”辛猛说:“我们查了下,翁一他爸是副省,你想玩死我们?这是妥妥要出事的节奏。”

    白路说:“我很欣慰。”

    “欣慰个屁,你现在乐了,丹城有人满世界在找你。”

    白路说:“谁跟踪翁一,不会抓起来?”

    “人家就是跟踪了。你凭什么抓?”辛猛说:“何况我们想等一等。看乌市那几个人是不是也跟过来了。”

    “不能,我坐飞机回来,他们坐火车,有的熬了。”

    辛猛笑了下:“你这是瞧不起分裂分子么?”

    “还就瞧不起他们了。”白路说:“我建议你好好查查跟踪的那两个人。”

    “不用你教我们做事。”辛猛说:“警告你。最近低调点儿。别再上新闻。”

    白路说:“你是怕我扰乱你们的行动吧?放心。我没那心情。”

    辛猛多叮嘱一遍:“别去丹城,也别上新闻,忍过这几天。”

    前些天派白路去乌市。目的是尽量破坏并瓦解分裂组织,结果闹出好几件事,死去很多人,却没什么收获。

    回来北城后,知道白路要搞事,辛猛马上派人去盯住翁一,肯定要放长线钓大鱼,在没得到更多情报之前,轻易不会动手。

    听着辛猛认真而严肃的警告,白路笑道:“我明天出国好不好?”

    没想到辛猛居然不同意:“先别出去行不行?凭你的惹祸能力,我怕去国外一样上新闻。”

    白路无语了,叹气道:“随便吧。”

    “你别随便啊,到底出不出国?给个准信。”辛猛还是不放心。

    白路说:“那什么,我发现,那什么,再见。”

    挂电话后继续做饭,招待于红兵一顿。于红兵抓紧时间说戏:“沙沙她们已经看过本子,在揣摩角色,这些天都在做代入训练,了解那时候的环境和人物思想,你有时间么?”

    白路笑着回话:“必须有,不过我想问下,还有什么工作需要我做的没有?”

    “其它工作我来做,我和扬总沟通,你熟悉角色就成,我希望你能和沙沙她们一样,把自己当成那个时代的人物,要有那个时代的思想、行动,你觉得可以么?”

    作为国内屈指可数的著名大导演,并且是最出名的女导演,于红兵对上白路,那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凡事商量着来。

    在这一瞬间,白路忽然感觉又看到元龙一样,似乎梦想才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当你拥有实现梦想的能力后,会不计投入的实现它。

    白路说:“完全按你说的做,就是我的事情比较多,注意力不能太集中,要是有什么地方没做到位,一定要提醒。”

    见白路如此配合,于红兵突然站起来朝他深鞠一躬:“谢谢。”

    白路赶忙起身道:“你可别吓我,再说了,是沙沙实现你的梦想,我就是个搭子。”

    于红兵说:“可只有你这个搭子才能让沙沙完全放松,全身心投入到这部戏中。”说完话,转身去公文包里拿出个文件夹:“这是剧本,我希望你不要带出去看,免得遗失。”

    白路恩了一声,看封面没写字,翻开看,直接是故事情节,问道:“没有名字?”

    于红兵说:“一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总是想不好。”

    白路说:“那我抓紧时间看本子,看完本子你再给我说戏,我也像沙沙那样……不对啊,沙沙,你还上课不?”

    上学是大事,这都开学二十天了,沙沙和花花就没去过学校。

    沙沙回道:“上,明天就去。”

    “明天?明天不是周末么?”白路琢磨琢磨:“今天礼拜几?”

    “今天礼拜天,明天上课。”沙沙说道。

    满快乐说:“我们在剧组的时候都在计算时间。把我们的戏全部赶出来,这才能回来,就是吧,明天她俩去上学,我干嘛?”

    “上楼顶陪刘晨养老虎。”白路说道。

    “开什么玩笑?我这小身板够不够它们一顿吃的?”

    “多加土豆、米饭,够了。”白路说道。

    “咬死你。”满快乐说:“记住了,这是老子第一部戏,你给我好好演,演砸了跟你没完。”

    白路说:“你是土匪啊?”

    “就是土匪怎么的?这俩是我压寨夫人,沙沙是大夫人。花花是二夫人。羡慕吧?”

    “羡慕死了。”白路说:“吃完了没?吃完了洗碗。”跟于红兵招呼一声,拿剧本回房间。

    饭后不宜运动,白路边练习发声边看剧本,练会儿歇会儿。很快折腾过一个小时。再去运动房锻炼身体。练练拳。

    稍晚些时候,于红兵来敲门,问他剧本看的怎么样。

    白路说:“挺好的故事。”

    于红兵愣了一下:“挺好的故事?你看完没?”

    “看完了。”白路说:“其实我对那个时代几乎没有了解。光看这一个本子还不够,有没有相关的、类似的书或者电视?”

    “有,有的是。”于红兵说:“我回家给你拿。”

    “不用这么急,我先上网看电视。”白路说道。

    于红兵说也好,张嘴就推荐出一大串名字。

    白路拿笔记下几个,然后上网看电视。现在的他认为时间无比珍贵,也认为时间根本不够用,所以在看电视的时候顺便在扎马,还顺便练习发声。

    时间真的不够用,如果你想做事情,就会发现做什么都要时间。学外语?擦地?做饭?听歌?看电视?练歌?练琴?最主要的,工作赚钱?

    等我们老了以后会觉得很悲哀,最年轻美好的时光都在努力赚钱,像蚂蚁一样工作,像蜜蜂一样筑巢,用时间和劳动换来衣食住行,可梦想呢?

    说起梦想就是另一个永远也扯不完的话题,比如说白路的偷懒梦想永远难以实现。

    现在他不懒了,胜在不用费心赚钱,可以节省下很多时间做想做的事情。可同样感觉时间不够用。

    练到晚上五点,带食物下楼,开着赢来的超级跑车出街。

    他要去医院,可刚开上没多久就被警察拦住,一名交警敬礼后让他出示驾照和行使证。

    车是赢来的,计名扬那家伙特意啥都没给。白路挠挠头,抱着侥幸心理递过去以前的车本。警察仔细看看行驶证,再看看超跑,回来又敬个礼:“请问这辆车是谁的?”

    “朋友的。”

    “不好意思,白路先生,请您和我去接受检查,一,涉嫌偷盗车辆;二,车牌是别人的,涉嫌盗用,车牌持有人已经报案了。”

    白路一听,脱口而出:“我靠,真狠。”

    因为是明星,警察没有太为难他,很礼貌地说要暂时扣车,扣驾驶本、去交警大队接受问讯一类话语。

    “下班了啊,我去问什么?”白路无奈之极,说声等等,给计名扬打电话:“你个孙子是不是故意的?”

    “会不会说话?身为明星,你怎么好意思说脏话?”计名扬正色说道。

    “少来这套,跟警察说说这车是怎么回事。”

    “不用说,我报的警还说什么?”计名扬说:“放心,我不耍赖,我会证明这辆车不是你偷的,但盗用别人车牌的事情是真的,谁让你一直不去办理手续?”

    计名扬很得意:“身为公众人物,更得守法,你为什么偷用别人的车牌号呢?套牌是不对的,希望你认真接受错误,并努力改正之。”

    白路笑了下,一句话不说挂上电话,反手打给辛猛:“我被个孙子阴了,你要是不想让我上新闻,就把事情解决了。”

    “我是服了,祖宗,又怎么了?”辛猛这个无奈啊。

    “前几天打赌赢了辆车,那孙子不给我行车证,不帮我过户,然后告我套牌,你看着办。”白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