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老爷子召见

作品:《怪厨

    “沙沙有于红兵老师看着,哪有时间瞎闹?就李丫头最疯,不过也有好处,一大帮年轻孩子凑一起,动什么样心思的都有,尤其是外面请来的小演员,有李可儿胡闹,剧组气氛相当好。”说到这里,扬铃看着白路笑。

    白路说:“傻笑什么?病了?”

    扬铃说:“人家说,投资人的姐姐是专业舞蹈演员,长的比主角都漂亮,才能演个小配角,你就知足吧;而且大家都挺喜欢她,性格好,爱打抱不平,反正演一场戏,朋友没少交。”

    《女生宿舍》,主角是冯宝贝等妹子,一屋子八个女生,热闹非凡,因为需要太多演员,沙沙、花花、满快乐,再有李可儿这帮妹子都是属于配角。

    主投资方是网站,人家的要求是先拍三十集看看效果,可扬铃的编剧组实在强大,你什么时候见过一部烂俗的所谓青春剧请来二十多人一起想剧本想情节?那些剧组都是在网上随便找本小说,改吧改吧,拿来就用。

    单就编剧这一块,女生宿舍已经超出同类剧组太多太多。更不要说资金的投入。

    白路、扬铃等人共同的观念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努力做好。

    你不能肯定做出来的东西一定完美一定受人欢迎,但一定要努力,要对得起这份投入,更要对得起自己,必须尽力。

    大家都尽力了,这部戏的未来还用担心么?

    听扬铃为李可儿说好话。白路笑问:“追她的男演员怎么样?”

    “我见过一面,还行吧。”

    “还行吧是什么意思?”

    “还行吧的意思就是不够了解,从第一眼印象来看,算是小清新。”

    “小清新?”白路:“像我这样?”

    扬铃咳嗽一声:“大哥,我承认你的年纪在小清新边缘,可长相……咱聊聊天气吧。”说完这句话,想想问道:“你是不是年龄做假?其实已经三十了?”

    “我把你做成假人信不信?”白路怒道,跟着问话:“和丽芙联系过没?”

    “我俩每天都打电话,说是这两天开始治疗,我查过那个医生的资料。很厉害。”扬铃说:“去年肺癌论坛。他代表他们医院做的发言,第一个发言,就是听不懂。”

    白路恩了一声,见于红兵拿着一摞书走过来。赶忙迎上去:“于导。”

    于红兵把书放到茶几上说道:“给你拿的书。挑几本出国看。了解下那时候的历史背景。”

    于红兵这次想拍自己的梦,最纯真的梦,十七、八岁时最美丽清纯的梦。与爱情有关,仅此而已。

    那个梦的背景时代是建国后最悲剧的十年。

    那个年代有特别特别多的故事,有好的,比如两弹一星。但有更多不好的故事,平凡如你我不必多说,不知道有多少科学家、家、艺术家,还有高官高级将领,在那个年代里提前离开这个世界、或是受到伤害。

    当那个年代的人们成长起来,为纪念蹉跎过的岁月,或许有追求真相的想法在内,曾造就出无数反应那个年代事情的书、电影、电视剧。

    这些故事太多太多,多到让我们一提起那个年代,第一反应多是悲伤。

    悲伤几乎成为所有反应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的文艺作品的主基调。

    比如特别熟悉的《霸王别姬》,也有那个时代的大背景,然后有了悲剧,就此成为经典影片之一。

    不过霸王这部片子的年代跨度比较大,从角色小时侯演到老;于红兵想拍的只是那个混乱时期的最初两年里发生的故事。

    她给白路说过本子,白路认为本子不错,起码不俗。

    能扯到那个年代,又是爱情文艺片,结局可想而知,一定是悲剧收场。那么,重点是这个悲剧是什么,是通过怎样的方式来表达。

    于红兵的切入点很是不同,和绝大多数反映那个时代的文艺作品不同,这部片子以快乐为主。预估片长一百零五分钟,其中长达九十五、甚至一百分钟的内容都是欢快、轻松的。

    也许有人想问,有那个动乱时代做背景,又有那么多悲惨故事,怎么会有这么长的欢快、轻松的故事?

    有的,有爱在,一切都是美丽,一切都是幸福,一切都是完美。

    于红兵跟白路这样说本子:“那个时代是背景,影片记录的是两个普通人的生活,即便再动乱,即便再艰难,普通百姓也是要生活的,片子里就记载着你的生活,沙沙的生活,主角的、也是普通人的生活,普通人的生活就是活着,有再多动乱,再多不公平,更多的你我还是要活着,对于年轻人来说,不论多苦,我们都要简单轻松的活着……”

    于红兵说了很多,说这部片子和以往任何一部反映这个时代的故事都不一样,不去管政策的是否对策,不去讨论谁受了不公平待遇,只在说故事,用简单轻松的方式诉说两个年轻人的爱情,一直欢快的说到结尾……

    故事的结局,也就是悲剧的结局,于红兵没说,白路猜测是自己死了,或是沙沙死了,再是俩人一起死掉?

    曾有人说过,爱情和死亡是故事的两大主题。

    想一想感动过我们的故事或是电影,有哪个没有爱情、或是死亡?

    如果白路没有猜错,这部文艺片会同时拥有爱情和死亡。

    前些日子,在出国做事情之前,为了解那个时代的人物、环境,白路看过一些电视剧;现在于红兵又拿来厚厚一堆书,白路大概翻翻问道:“你觉得哪本好?”

    于红兵拣出两本大部头:“先看这两本。”

    白路说好,又说:“丢了没事儿吧?”

    于红兵皱眉道:“为什么要丢?”

    “我是说万一。”白路想了想:“那我先拿一本出去……网上有没有电子版的?”

    “这两本都没有。不过别的书应该有。”于红兵说。

    白路就跟扬铃下命令:“往我手机里装几本书。”递过去手机。

    扬铃瞪他一眼,拿手机回房间。

    于红兵问:“夏天之前,你能把自己的事情都处理完么?”

    “尽量。”白路苦笑下回道。

    于红兵点头:“好吧,这段日子我住这里,你没意见吧?”

    “完全没有。”

    于红兵说谢谢,又说:“我建议从现在开始,给沙沙找两个好老师,一个教声乐,一个教舞蹈,系统的好好学习一下。明年让她考电影学院。”

    白路说:“她是全班第一啊。”

    “我知道。可这么好个苗子,不去电影学院学习,多浪费?”

    “电影学院?去老美那边行不行?”白路问。

    “要是能出国也好,反正你有钱。不用考虑圈子里的态度。”

    “圈子里什么态度?他们什么态度关我什么事?”白路说。

    一般对于演员来说。科班出来的是一个圈子。野路子出来的又是一个圈子,有金主的是另一个圈子,虽然没有明确划分。但都是圈里人,谁不知道谁啊?

    可你要是突然从老美的电影学院冒出来……不能说不受待见,反正就那么回事吧。

    于红兵说:“我要是年轻三十岁,一定跟你干,《女生宿舍》我跟了段日子,很不错,从导演到本子,再到演员,尤其是氛围,真的非常不错,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很喜欢。”

    白路说:“现在也可以啊,只要你想拍,只要本子过了,其它都没问题。”

    于红兵拍拍茶几上的书,笑道:“那是以后的事情,先把这件事儿做好再说。”

    就这时候,扬铃举着手机跑出来:“电话。”白路接过看眼,是本地的固定电话号码,接通后,一个很熟悉的声音问道:“听说你回来了?”

    白路说:“老爷子消息真灵通。”

    “你是在骂我么?”老爷子的声音底气很足。

    白路说:“可是不敢。”

    “别敢不敢的,现在过来。”

    白路说:“不是吧,大晚上的让我往郊区跑?”

    “谁说我在别墅?来东二环,然后给王好德打电话。”老爷子挂上电话。

    得,大晚上的得到首长召唤。白路跟于红兵说:“我出去一下。”于红兵说:“回来记得把书拿屋里。”先回去自己房间。

    白路拿上超跑的车钥匙下楼,经过大巴车的时候犹豫犹豫,开车门上车,拿出大背囊,在里面拿出写着外国字的两个笔记本,然后才开着超跑出去。

    没多久进入二环,给王好德打电话:“德哥,在哪呢?”

    王好德笑着说出地方:“大德饭店知道不?我在饭店门口等你。”

    白路很快开车过来,接上王好德,在他的指挥下拐进胡同,继续往里开,在一个院子前停住。

    小院大门紧闭,亮着两盏大灯,王好德把脑袋探出车窗,下一刻,大门缓缓打开,汽车进入。门口就是停车场,王好德和白路下车往里走。

    前面有两栋三层小楼,王好德带着他走进其中一栋。

    整个过程,没有看到一名哨兵,院子里也没人。可王好德走到哪,哪的门就及时打开。

    走进小楼,一楼是两户人家,右手边的房门已经打开,王好德说:“请进。”

    白路笑道:“用不用这么客气?”

    王好德还没说话,里面传出中气十足的声音:“进来。”

    王好德朝白路笑笑,做个请的手势:“右边书房。”

    白路跟王好德点下头,走去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