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老五和猪哥

作品:《怪厨

    在这辆车之后,道边、街上陆续开过来许多车。|

    许是因为距离不同,这些车开过来的时间也不相同,第一辆是超级跑车,最后一辆车在十分钟后到来。

    在这十分钟里面,这条街堵满汽车,堵的已经看不到派出所大门。

    见到这种情况,妹子们有些担心,问白路是怎么回事,要不要找何山青他们帮忙。

    白路当然说不用。满快乐也说不用,继续阴冷看向对面的那帮倒霉蛋英才。

    对面的英才们一共有二十五、六个人,等发现到外面来了大批汽车,心里也有点不好的感觉,互相询问来人是谁。

    眼见许多车如此明目张胆堵住派出所外出的道路,老警察也不劝了,知道事情不好处理,也是跟自己无关,再警告下笑嘻嘻的青年:“这里是执法机关,别闹事啊。”然后就走了。

    老警察走进办公楼,过不多时出来个中年警察,走到跑车前沉着脸说话:“让开。”

    跑车上的青年笑道:“真有派,不过你是老大。”说着话抬起手摆了下,已经堵满街道的各种汽车慢慢开始活动,排出一条路出来。

    青年倒车,一直倒到马路上,然后停车。

    整个过程中,就没有一个人下车,却是给人很大压力,总感觉要出事。

    中年警察沉着脸看青年乱折腾,然后再看向白路,沉声问话:“有事么?”

    白路吧唧下嘴巴:“会不会好好说话?我欠你钱么?”

    一句话散了中年警察一脸苞米面。中年警察面色一沉。多看几眼,转身回去办公楼。

    白路大咧咧说:“这孙子谁啊?”

    声音很大,保证院子内外的人都能听到,有很多人暗地发笑,中年警察脚步一顿,略一犹豫,继续走向办公楼。

    “这是忍了?”白路继续大声说话。

    中年警察猛地回头,却看到白路面朝大门背朝他、手指着天空说话。

    警察很生气,这个混蛋绝对是故意的,可又找不到把柄。只好再转身进办公楼。

    十分钟后。李可儿和三个妹子从里面出来。

    出事时,她们在练舞蹈,穿着宽松运动装,披件棉袄就出来了。此时往外一走。都似花朵般美丽。那帮黑社会英才又有事儿干了,有吹口哨的,有说荤话的。

    白路迎过去:“没事儿吧?”

    李可儿说:“我想揍人。”

    白路说:“揍。想揍谁只管说。”完全不问事情经过,你想揍谁咱就揍。说明俩人关系不一般,也说明相信李可儿人品,不会胡乱惹事。

    边上一妹子说:“他们太欺负人了,就是混蛋。”

    白路说:“放心,有我呢。”跟着问道:“你们是想现在揍?还是离开这个地方再揍?”

    “你要揍谁?我可先说一句,不能抢我买卖。”方才那个浮华的小青年居然下了跑车,晃进院子。在他身后跟着两名壮实黑西装男。

    白路笑了下:“你可以先揍。”

    “这个好,明星就是会办事,认识一下,我叫老五。”青年伸手道。

    白路摇头:“我不想认识你。”

    “有个性,有意思。”老五收回手:“一会儿请你看戏。”说完又施施然晃出院子。

    看他离开后,白路问李可儿:“冷么?”

    “不冷,生气。”李可儿说道。

    白路说:“这不行啊,你们都穿这么单薄。”说着看看天:“这地方还阴,要不先回去?”

    “不回去。”李可儿说:“还有人没出来。”

    “还有人?”白路查点下妹子们的人数:“满编了,还少谁?”

    “不是咱们的人。”李可儿说。

    白路点头道:“那就等。”和李可儿回去满快乐身边,小声问她:“花了多少钱?”说的是请打手的事情。

    “这个钱不用出。”满快乐回道。

    白路笑着再问:“你爹出?”

    “我爸也不用出。”

    白路也是无聊,继续问话:“老五很厉害?”

    “高远、马战、小三他们应该知道。”满快乐说:“他是专门替人平事儿的。”

    “还有这个专业?”白路思考下说道:“好业务啊!替人平事就说明背后有正主兜着,麻烦永远找不到头上,这黑道混的,不得了啊。”

    说着话看向院子里那帮败类精英:“这帮孙子也太残疾了,居然不认识平事儿小五?”

    “你不也不认识?”满快乐说道。

    “那能一样么?他们是黑社会精英,我是个厨子,不是一个单位的。”说完这句话,白路再问李可儿:“里面是谁?”

    “不认识。”李可儿回道。

    白路伸出大拇指:“越来越随我了,真有个性。”

    满快乐说:“要是你在场,绝对比可儿冲动。”

    白路一听就明白了,问道:“这帮渣滓欺负人?是女孩还是老人?”大概清楚是怎么回事以后,黑社会精英们直接变身渣滓。

    满快乐说:“欺负人的是别人,这帮渣滓是帮些人欺负人的。”

    “懂了,像拆迁请黑社会打手那样是吧?”白路笑嘻嘻看向对面的小混混:“哪几个要重点照顾?”

    满快乐抬手指点道:“他他他,他,还有他,还有他。”一口气点出六个对她非常不礼貌的家伙。

    李可儿跟着说道:“还有这几个。”

    边上妹子也说:“他扇了可儿两巴掌,那几个人还摸我们,占我们便宜。”

    扇了两巴掌?白路仔细看李可儿,在另一边脸的耳朵根下面有擦痕。白路说:“他扇你?那几个占你们便宜?”

    妹子们还没说话,混混们聒噪起来:“扇你怎么了?摸你怎么了?还想干你呢。”

    那帮家伙还没说完话,白路已经动手了,跟一头狮子一样嗖地扎进对方人群里,下手不留情,一拳一个,把大声漫骂的全部放倒。

    这是二十多个人啊,白路快速冲进去,连续砸出去十拳,把大声骂人的十个家伙全部放倒。然后看向正面对的五个人。

    这五个是特意留下来的。有一个扇了李可儿,另一些耍了流氓。在白路动手的时候,他们曾追着打,奈何白路动作太快。他们追不上。

    在那五个人身后还站着十来个人。都是吃惊看白路。也太猛了吧?在派出所里面打人,而且是一拳一个?犹豫着要不要冲上去替同伴报仇。方才曾有人想动手来着,可刚接近就被白路放倒。这些人的心里不免有点犹豫。

    有人去扶倒在地上的同伴,发现同伴晕的很彻底,根本叫不醒。

    最前面那五个人感觉到不对,指着白路骂道:“草,等出去再。”

    白路没理他说什么,回头问李可儿:“他们有多少人动手打人?”

    “没看清,就记住这几个。”满快乐替李可儿回话:“反正他们欺负我们,当是都动手了。”

    白路说知道了,猛伸手抓住最前面一家伙的胳膊,脚步往前冲,瞬间从那人身边擦过去,就听咯的一声,那家伙的胳膊反着被拗断了。

    胳膊一断,那家伙一声大叫,边上几个家伙齐抡拳头打向白路。

    白路一点都不客气,敢欺负我家妹子?别说在派出所的院子里,就是在办公大楼里,我也要弄断你的贱手。

    先掰折一条胳膊,放手握拳打向第二个人,然后在人群中转上两转,特意留下来的五个人也全都倒了。他们五个格外受优待,在放倒之后,白路笑眯眯的一脚一脚认真的用极大力气踩下。

    就听喀嚓喀嚓声不断,然后是嗷嗷的凄厉喊叫声。

    整个过程中,白路始终面色平静,好象踩到断树枝一样平静,却是踩的极准极狠,两脚狠狠落下,五个人没有一个逃掉,十条胳膊全断了。

    这是派出所的院子,里里外外有许多人,还有警察,又是大白天,最主要的,白路是大明星啊,下手居然如此狠辣?

    李可儿等一群妹子被吓到,怎么会这样?被抓住就是毁掉一辈子?想冲上去拦劝,被满快乐挡住:“没事儿的。”

    满快乐说没事,老五可是又带着俩西装男走回来,皱着眉头跟白路说:“抢我行?让我怎么收帐?”

    白路说:“剩下的留给你。”

    “开玩笑呢?干这行还带分拆的?”老五叹口气:“你不对啊,你这样做让我真的很为难,刚过年景气不好,下面人等着粮食下肚,你这一下……唉。”转身面对满快乐:“大小姐,怎么办啊?”

    满快乐没说话。因为老五要的不是钱,是活儿。他做这行讲究的是口碑,老五的规矩是做活儿收钱,活儿没了钱就没了,有点儿不甘心。

    见满快乐不开口,老五叹气道:“咱这样好不好?剩下这点儿人,我收了,两折;然后呢,再给找点活儿,听说这帮家伙也是帮人出头?他们后面是谁啊?好玩不?”

    这是探底儿呢,如果背后那家伙比较普通,老五就可以多做笔买卖。

    满快乐回说:“不知道。”

    “不知道啊。”老五想想问道:“能不能把活儿给我?”

    “能做就是你的。”

    “成。”老五跟身边一黑西装说:“查查。”

    黑西装说声是,走进派出所。

    黑西装进门,刚才的猪哥和两个西装男走出来,边走边大大咧咧说话,很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可还没出门就听到有人大喊大叫,接着看到很多手下倒在地上,猪哥两步跑过来,大声问道:“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