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就那样一拳

作品:《怪厨

    书上说,想的多的人不会开心。~~~23wx~

    白路想的事情逐渐变多,想恢复到十九个月以前那样的没心没肺,只能是种奢望。

    看着对面的海风,白路笑了,笑着说:“让我再揍你一顿好不好?”

    海风愣住,身边的何山青等人也是愣住。没有人说话,这帮家伙迅速站位,站在俩人中间。

    海风身边俩西服男同样站到两人中间,目光阴冷看着白路。

    白路透过人群跟俩西装男说话:“别摆出副忠心救主的恶心样,你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人,不是私人保镖。”

    俩人面色变了一下,但是没接话。能带枪出来的保镖只能是在职军人。

    马战劝白路:“别闹了,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

    “是啊,好处,什么事情都要多方面考虑,要计算得失,草!”难得的,白路居然这样凶狠的骂句脏话。就因为要考虑很多事,他没能揍苏胜,如果有机会,对上那种小混蛋,就是杀掉又如何?

    何山青叹口气,给沙沙打电话,接通后交到白路说里:“沙沙。”

    白路看他一眼,接过电话小声说话:“在于导家住的怎么样?”

    “哥……”沙沙就叫了声哥,别的话都说不出。她是个聪明丫头,何山青打来电话,然后让她跟白路说话,肯定是出事了,只是想不到是什么样的事情。

    白路笑问:“几点睡?”

    “一会儿吧?我们在打麻将,我赢了五块钱。哈哈,厉害吧。”沙沙真的是聪明,知道拿话题转移白路的心情。

    白路还是笑着说话:“多赢点儿,咱去买游艇。”

    沙沙说:“那没戏了,满快乐兜里就两块钱。”

    电话里马上响起满快乐的大喊:“玲姐说你跟张美辰拍戏,我要参加,不让我参加就咬死你。”

    白路跟沙沙说:“别理那个疯子。”

    沙沙马上告诉满快乐:“我哥说不理你这个疯子。”接着又响起满快乐的疯狂叫喊:“等我咬死你。”

    和沙沙通会儿话,挂机后还给何山青,想了又想,刚要开口。外面传来很响的刹车声。几秒钟后。跑进来四名警察,见许多人站着对峙,赶忙跑过来喊道:“散开,不许闹事。”

    来了四个小警员。不管情况如何。不管谁对谁错。不管当事人有谁,只知道领导说一定要控制住局面,控制不住就自己辞职。这是上头传下来的命令,必须执行!

    看到警察来了,大家很配合地各自坐下,连王织那些人也是坐下。只剩下四个警察。

    四个人分开站立,门口一人打电话跟领导汇报,说没有打架、没有出现伤亡情况,已经控制住局面。

    在他打电话的时候,门口又响起刹车声。很快,酒吧门再次推开,冲进来一队士兵。海风身边一个西装男起身,那些士兵看到后,马上跑过来。

    有两名警察想拦住他们,大喊停下。可人家根本不理会,往前轻轻一冲,俩警察被冲散开。

    海风笑着起身,看向白路:“你说的今天解决,我成全你。”刚准备下令,酒吧门又一次推开,同样冲进来一队士兵,为首者进门就喊:“执行重要任务,所有人坐下。”

    两帮士兵都拿着枪,看到对方后都有些迷糊,这是什么情况?要收拾自己人?

    两帮人刚要准备对话,门口有士兵大喊:“报告,有大队警察想要进门。”

    随着他的报告声,有个粗嗓门喊道:“赶紧让开,我们在执行任务!”

    门口士兵回道:“我们也在执行任务。”

    从这时候开始,陆续赶来许多警察,甚至有支武警小队,大多人站在酒吧外面,把这块地方围成禁地。

    这是明显打不起来的节奏。

    海风看着白路摇摇头,淡淡说声:“改天吧。”转身走了。

    大略估计一下,此时酒吧内外共有一百多名军警,却没有一个当官的。都是接到上面命令,必须要完成任务。

    现在海风离开,第一批到来的士兵跟着离开。结果一出门,队长就怒了,他留下看门的两名士兵被第二批士兵制住。

    那是真制住了,好象战场对待战俘那样。

    此时他们要走,第二批士兵赶忙放人,解释说:“命令所在,没办法。”

    那队长很生气,扔下句:“等着。”带人离开。

    海风等人离开。警察们长出口气,最先到来的四名警察打电话汇报情况,然后告诉白路等人赶紧离开。

    至于一群音乐家们举办的沙龙、以及他们想要拉投资的想法……这些事情重要么?

    于是大家只好解散,刘遥一些人跟请来的客人说着对不起,白路也在跟他们说对不起。不过还真没人生气,也没人觉得浪费时间。

    能亲眼见到两帮很有能量的人对峙,这事情比音乐沙龙过瘾多了!只一会儿时间,先后来了六批人,其中有三批警察,两批士兵,一批武警战士,舞刀动枪的十分震撼,平时哪有机会看到这种场面?

    先是客人们离开,又是音乐家们离开,白路想跟着何山青等人一起走,被一名战士拦住:“请你留下,首长要见你。”

    那就留下吧,白路跟大家道别,等所有人走掉后,跟着这队士兵上车,开去一处军营。

    这地方归谁管就不说了,地方不大,在二环里,能留在这里的都是好兵,相当精英而且服从命令。

    汽车一路开进操场,大晚上的,操场上居然亮着灯,灯下站着十来个人。

    白路乘坐的汽车在门口停住。下车后。由队长带他来到操场,走向这十来个人。

    白路老远看到那个有些黑、有些矮、有些瘦的宋立业,大步走过来说:“麻烦你了。”

    宋立业说:“不麻烦,你带回来的两个本子很重要,很有用,比你今天晚上闹的事情重要无数倍。”

    白路没有接话。

    宋立业接着说:“你和海风之间的那点小矛盾没事儿了,以后别再闹矛盾。”

    白路说:“他要是找我麻烦呢?”

    “不会的。”宋立业没有解释原因,但是语气很肯定。

    白路说谢谢。

    宋立业说:“不用谢。”再说道:“你不是想打架么?我找了几个人。”

    白路眼神扫过操场上昂首站立的九名军人,回话道:“不和他们打。”

    “为什么?怕打不过?”宋立业问。

    “我不想和他们打,一个打九个总要吃亏。人数少又肯定打不过我。不想给自己找难受。”

    宋立业问:“一个打九个总要吃亏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能打过他们,也肯定要挨几拳。”

    宋立业哈哈大笑:“挺能吹。”

    白路重复道:“我不和他们打。”

    宋立业说:“你不是憋了一肚子气么?我特意找人陪你发泄,赶紧打。”

    白路咬咬牙,还是不同意和他们对打。

    “为什么?”宋立业问道。

    白路问:“这里有沙袋么?”

    “有。你现在要打?”

    白路点头说是。

    宋立业笑了下:“打沙袋也不错。”

    见领导同意下来。身边一名军官带着宋立业、白路等人走进操场边一栋小楼。

    一楼是训练馆。有扛铃、双杠一些设备,正中间是训练场。场边挂着十来个沙袋,有皮质的。有军用帆布的,有新有旧。

    现在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点,训练馆里依旧有人训练。有两人在对打,还有个人打沙袋。

    军官指向沙袋方向说道:“墙边柜子里有手套。”

    白路没说话,慢慢走向距离最近的一个皮质沙袋。

    走的很慢,很稳,只是在走路的时候,脑子里也没停了回忆,想东想西的想起许多事情。想起和苏胜之间的事情算是解决掉,和海风的事情算是解决掉,可这事情真的是解决了么?

    一步一步接近沙袋,眼看走到沙袋前面,白路突然一声大喊:“啊!”声音很大,撕裂了嗓子,也撕裂了夜晚的寂静。声音很长,带着满腹的愤懑、满心的不甘在训练馆里震荡,再传向外面的黑暗世界。

    在这一声大喊中,有一个闷闷的噗的声音响起,然后是流沙滑动、掉落地面的声音,沙沙地不停滑落,在地面形成新的小小沙堆。

    看到这种情况,宋立业才知道白路为什么不想和他找来的九个人对打。因为现在的白路是想有杀人那样的发泄。

    一拳,打爆沙袋。

    白路打出这一拳,慢慢收回拳头,看着拳面上的血痕,用另一只手轻擦一下,低低嘟囔三个字:“为什么。”

    不是问句,是一种无奈。

    转身走回宋立业身前,轻轻鞠躬:“谢谢你照顾我,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回家了。”

    “好。”宋立业本想开导白路,可在看过这一拳之后,突然发现他想说的话,他能想到的办法,对白路来说都是无用。

    这样一个人,即便是郁闷,即便是不开心,也只能自己开导自己,也只能自己让自己快乐。

    得到宋立业允许,白路一个人走向外面,脚步声伴着流沙的声音在训练馆里悠然响起,有些自在惬意的感觉。可谁都知道,那个大男孩并不自在惬意。

    在那一声喊之后,在那一拳之后,馆里原本训练的几个人停下来,后进来的这些人也是站着不动,目送白路离开,目送白路从光亮处走进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