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那美好世界

作品:《怪厨

    不光是元龙希望白路安分下来,宋立业、高爷爷那些人也这样希望,何山青一帮人同样,沙沙、丁丁、文青等妹子……这么说吧,身边朋友都希望这家伙赶紧老实下来,咱实在折腾不起了。

    为了这个共同目标,躲在家里避难的白路依旧忙碌非常。

    大上午的,先是柳文青发邮件,是去日本该注意的礼节和事项,为避免引起争端或纠纷,某些言论一定不能说。

    接着是扬铃发了个剧本大纲过来,是张美辰那部戏的情节主线。

    接到扬铃通知,白路有些意外:“这才几天?就搞好了?”

    “大纲,主线,哪个地方不满意,赶紧提出来。”扬铃挂电话。

    那就看吧,这是一部定制剧,演员有白路、张美辰、王尊,郑燕子。因为郑燕子的特殊情况,这部戏只能是现代都市剧情。

    编剧多了就是好,不按常理出牌。一般人知道剧里有个晚期癌症的瞎子,肯定往死里写,往感人里写,往悲剧写。

    如果只是这样,故事兴许会很感人,可未免有些无趣,为什么总是要哭总是要眼泪?

    编剧组给出的大纲是一个还算让白路满意的故事,只除去结尾。

    郑燕子的身份没变,小白没变,调琴师的工作没变,甚至连疾病也没改变。她是主线,从影片开头出现,贯穿所有情节,主人公是白路和张美辰。

    这是一部欢乐喜剧。从小白的一出场,欢乐就开始堆积,连盲人燕子都是那么的阳光快乐,你还有什么资格自怨自艾牢骚满腹抱怨缠身,你还有什么资格不好好活着?

    剧里,张美辰是单亲妈妈,白路演她儿子,一个好高务远的笨小子,真的很笨,二十多岁。三位数的加减法搞不明白。比傻子强不了多少。可他有梦想,总想成就最伟大的事业,他想有游艇有飞机有大房子有跑车还有美女,想孝敬母亲。

    剧中的张美辰打扮的很年轻漂亮。属于逆生长一种。为了养活笨儿子。必须打扮的光彩,到处接通告。

    她是个歌手,又是个小明星。年轻时是什么样就不说了,现在的她要依靠逆生长的容貌参加各种讨论化妆、整容、如何显得年轻的电视节目赚钱。还时不时的为美容院、化妆品、塑身内衣代言,可上限就在这里,再努力也只能勉强维持生活。同时,还要藏住白路,保密婚姻状况。

    剧里的张美辰很累,特别累,要一次次被人说着年龄问题,要一次次问哪里整容手术最好,要努力笑着,还要面对各种情况,比如刁难、同行排挤、男人占便宜……在这样的情况下,她都在努力赚钱,努力照顾儿子。

    而每次一回家,她就是世上最贤惠温柔的母亲。

    她的家里有钢琴,久不弹,请燕子来调琴。知道燕子是盲人,和白路相处的又好,张美辰请燕子给白路做家教。

    王某墩在戏里是个拳击手,是世界上最不一样的拳击手,永远想输,不想打赢的拳击手。很苍老的年龄,按说该退出这个行业,可他就是坚持着不退。

    原因很俗,他喜欢张美辰,年轻时给她当过保镖,亲眼见证一个美女明星如何为梦想奋斗,又如何陨落的过程,也知道白路的存在。

    在张美辰走下坡路、雇佣不起他的时候,他去表白,想照顾这对母子,遭到耻笑,张美辰说:“你不是拳击手么?如果真想追我,先输一千场再说。”

    没有人知道输一千场拳赛跟爱情有什么关系,也许爱情里的很多东西都和爱情无关。但张美辰提了要求,王某墩就去做,哪怕只是一句耻笑般的玩笑话。

    为输一千场的目标,疯子一样的王某墩努力参加各种比赛,主要是地下拳赛。

    地下拳赛,观众看的是血腥,越惨越好,越流血越好,王某墩为了能一直打拳,为了能一直输下去,每次都被打的很惨,领一点很少的收入混日子。

    他有个朋友,专门负责拍照,拍照每一个对手,拍照每一次血流满面的模样。从最开始的胶卷相机到现在的数码相机,满满记录了近千次各种战斗。

    王某墩常去看白路,趁张美辰不在家的时候,后来认识燕子。

    故事在他们四个人之间展开,四个悲剧式的小人物,却是演绎了无尽欢笑。

    整部戏只表现欢乐镜头,或者说大部分剧情都是欢乐,没有燕子受到磨难、辛苦度日的镜头,没有白路受到歧视、不受待见的情节,这些都没有,这些别的故事里经常出现的正常情节都没有。盲人和智商低只是他们的身份,这个身份不影响他们的欢乐,也不影响观众的欢乐。

    不要去谈现实性,不要去谈严肃性,那样的电影还少么?动不动就揭露人性,让人反思……有什么可揭露的?信息大爆炸时代,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这样的欢乐剧情一直演到后半段,燕子病了,如同现实中的燕子一样,发现有癌症。

    剧情到了这里,进入结尾阶段。在许多欢乐之后,终于不得不接受残酷的现实考验。

    燕子没有钱,准备放弃治疗。在难过了两天之后,决定笑着面对一切,像以前的她那样快乐生活。

    全国举行无差别格斗大赛,奖金一百万,淘汰制赛事。王某墩报名,只要再输一场就满一千场。

    张美辰接到一个国际大导演的片约邀请,连续几次试戏。

    白路在家弹钢琴,笨拙的双手怎么都弹不好。因为低智商,因为身体健康,因为年轻,他是四个人里唯一一个没有在影片结尾接受考验的人。

    故事继续,燕子继续快乐的活着,快乐的看医生,快乐的教白路学习。

    张美辰经过几次试戏,接到合约,要去国外拍戏。

    王某墩开始比赛,最为年纪最大的选手,从一出现就引起很多人注意。然后,他赢了。然后,又赢了。再然后,又赢了。进入复赛后,他成为焦点。

    这是个很俗的情节,但是很温暖,他要认真打一次比赛,要赢一次,要赢一百万给燕子治病,给白路钱让他可以好好生活。

    一般故事到这里,无非是大美满结局,或是出现个别意外,比如燕子的病无法医治。

    可编剧组的那帮混蛋给出了一个完全想象不到的结局。

    王某墩一路打上去,年过半百的高龄拿到无差别格斗比赛第一,举国震惊,这是该有的惊喜。可再往下,燕子死了,白路死了,王某墩也死了,四个主角只剩下张美辰自己,努力装扮一张最美的脸,努力做最美丽的表演,努力美丽的活下去……

    燕子因病离去;王某墩是多年遭受重击,身体终于崩溃;白路在家弹琴,终于弹对了一段曲子,很开心很满意的笑了,也是很满意的离去。

    看到这里,白路马上给扬铃打电话:“那帮小子都疯了么?”说的是那堆编剧。

    扬铃问:“这个结尾震撼不?”

    “震撼。”

    “情节好看不?前面够不够欢乐?”

    “好看,够欢乐。”

    “一部好戏该有的要素都有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扬铃再问。

    “你疯了么?这部戏讲的什么啊?开始是欢乐,大部分情节也都欢乐,可欢乐怎么了?买本笑话书能欢乐一个月,可那不是故事。”

    “怎么不是故事?情节不紧凑不连接还是不完整?”

    白路说:“突然就戛然而止?这是什么情节?”

    扬铃说:“忘告诉你了,影片的名字叫《美好世界》。”

    “什么玩意?这也美好?都死了还美好?”

    扬铃说:“难道你不觉得美好?傻子在最快乐的时候离开;病人有了最好的治疗,有了朋友的关心和帮助,也是开心离开;拳击手终于在正规的拳台上证明自己,并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离开;对他们来说,难道不美好么?”

    白路竟无言以对。

    扬铃说:“片子有影帝影后主演,有真实的盲人表演自己,有很欢乐的情节,紧凑的故事,意外的结局,这样一部片子,凭什么不卖座?凭什么不拿奖?”

    跟着又说:“那些编剧劝我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你要是没意见,我把本子发给张美辰,再通知郑燕子。”

    白路问:“我的意见有用么?”

    扬铃说:“公平说,这是一个好本子,不去说教,不让人深思,就是让你笑,让你笑啊笑的突然迎来结局,让你来不及接受的突然结束掉,等结束以后,我们才会去想那种笑容下的一些东西……”

    白路打断道:“别人的结局可以理解,拳击手和病人都有离开这个世界的理由,可我凭什么啊,我什么都没做、没病没灾的就死了?”

    “你不觉得这个角色的提前离开,是对关心他的人的解放?”

    “可那些人愿意带个累赘,愿意照顾呢?”白路问话。

    “那是另一个故事,那是另一个假设。”扬铃说:“现在只是大纲,以后还要讨论……对了,于导演的本子看的怎么样了?”

    于红兵也想让白路安分下来,在他看《美好世界》的时候,特意打电话嘱咐一声,仔细看本子,多体验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