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有人想捣乱

作品:《怪厨

    四十分钟后,那个号码再次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接通后是个中国人说话,问他是白路么?又说是丹尼斯和你通话,我是翻译。

    白路问什么事,翻译从中做答。

    丹尼斯是英国皇家大厨,上次伺候英女王来北城,因此认识,也是世界皇室厨师俱乐部会员。简单说,英女王大人想吃白路做的饭了,让这家伙问问,看白路有没有去英国游玩的想法。如果有想法,就由英国政府给北城政府发邀请函。

    公费旅游?可以携带几名家属?由英国皇室邀请?

    对一般人来说绝对是好事一件,可白路不是一般人,接到这个电话的第一个想法是,为什么不早两天跟政府发邀请函?那样一来,我身份多显赫,管你苏胜还是海风,只冲外国政府的邀请,他们就都得给老子忍着。

    可惜时间不对。白路稍微琢磨琢磨,该处理的事情基本处理完毕,再没什么事情需要扯外国政府的虎皮做大旗,目前的自己要低调装乌龟,便是委婉拒绝掉邀请。

    丹尼斯很遗憾,说你要是现在过来,我可以带你游遍欧洲,不管半个月还是一个月都行。还说带他去品尝欧洲顶级美食。

    白路很惋惜,天知道我是多么多么想出去玩。到时候弄头驴,来个骑驴走天下,让沙沙当书童……鉴于自己不学无术的天生优势,还是自己做书童,让沙沙骑驴……

    想啊想的。感慨于美好生活的远离,长叹一声:“世上事,不如意者十之。”

    电话那头的翻译问:“你说什么?”

    白路说:“那什么,你问问他,有个什么米其林的说给我星星,怎么还没给?”

    想要成为合格的翻译么?请参加白路翻译培训班,只要能给他做好翻译,绝对可以对付绝大部分中国人。

    电话那头的翻译很费力气的翻译出这句话,搁一般老外未必能懂,什么是米其林给星星?谚语还是笑话?

    得亏丹尼斯是大厨子。想想问道:“米其林开始做大陆生意了?”

    那个米其林红色宝典出了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指南。一直没有中国地区。这是所有知名厨子都知道的事情,所以丹尼斯会好奇。

    等翻译说过这句话,白路一听,得。白问了。他也不知道。笑着回句:“没啥没啥。有空来吃饭啊。”

    他是没话找话客套一下,丹尼斯思考下说道:“六月有个假期,那时候你方便么?”

    白路咳嗽一声。老外就是不理解中国人的说话方式,回道:“到时候电话联系。”

    丹尼斯说也对,再问一遍:“那你不接受这个邀请?”

    “不去了,最近挺忙的。”白路说谢谢,再聊两句挂断电话。

    拿手机站在窗前往下看,白大先生沾沾自喜,瞧咱这人缘,隔着好几个国家还有人惦记,很有成就感么,只是米其林那个到底是咋回事?

    这时候,满快乐打来电话:“有记者想采访你。”

    “采访我?”白路问:“什么事儿?”

    “金大力服装加盟店那事,铃姐最近接到许多电话,有报纸还有电视记者,有几家卫视邀请去做节目,去么?”

    按照俩人本来预想,就是要把事情闹大,闹得天下皆知。

    白路说去。

    满快乐再问:“纸媒的采访接不接?”

    “接,挑两家发行量大的。”

    满快乐说:“哪还有发行量大的了,现在都是网站和电视媒体,深城有档节目请你去,番茄台也有档节目,这两家卫视比较大,节目和民生有关,深城那档节目说明天录制,只要通过审查,大大后天就能播;番茄台的要慢一点儿。”

    白路问:“能不能把纸媒和网站记者一起弄去,弄到节目现场。”

    这个意思就是大家一起采访,谁能早发就早发,发的越多越好。

    满快乐说:“我可以联系一下,不过,你真的确定要做节目?”

    “确定。”白路说:“要是不做这个节目,我前几天还折腾什么?对了,关进局子里那帮杂碎怎么样了?”

    满快乐回道:“不知道,你得问警察。”接着又说:“我联系一下,一会儿通知你,电话千万要开机。”

    白路说知道。等满快乐挂电话后,找出邵成义的号码拨过去:“邵叔,那帮黑社会混蛋怎么样了?”

    “住院呢,那帮兔崽子不配合,问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承认,就说是你打他们,要告你。”邵成义说:“下手那么重干嘛?好几个骨折的。”

    白路笑了下:“他们不承认?那就放了吧。”

    邵成义喝道:“想疯是不是?你知道这次事情有多少人给你擦屁股?得空请大家出来吃顿饭,你也真好意思。”

    白路问:“谁给我擦屁股了?”

    “你看你办的破事,以为上面有人发句话,我们就得听从,别人就老实了?正经八百是我们这些人帮你压着,那帮混蛋才没闹出幺蛾子。”老邵说道。

    白路说:“别啊,让他们闹,最好全放了。”

    邵成义大声道:“怎么就说不听你?我告诉你,你说是混蛋的那帮人,没人告他们行凶,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嫌疑犯,反是你,打的那叫一个过瘾,所有人指证你,别不知道好歹。”

    白路笑了下:“他们关在哪?”

    “你想干什么?”

    “我去打断他们五肢,不是要告我么?给他们机会。”白路笑嘻嘻说话。

    “滚你的蛋,真想做死啊。”

    白路依旧笑嘻嘻说话:“行了,别吓我了,凭你们弄他们还不容易?那一堆玩意哪个没毛病?你们不是扫荡夜店抓了些现行?最短的判几年?”

    邵成义说:“你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们这个职业。”

    “又来,我爹就是警察,我敢不尊重么?咱这样,我不管你怎么收拾他们,判了以后告诉我,我得等他们出来。”说到这里,白路想上一会儿问道:“邵叔,你说把我关进去好不好?和他们关一起。”

    “又想干嘛?”

    “我不是和海风闹别扭么,你把我关进去,多给海风面子,你也能好过不是,就按治安条例关我十五天,好不好?”

    “十五天?哼。”邵成义挂上电话。

    “没有礼貌。”白路嘟囔一句,继续隔着玻璃往楼下看。

    眼看时近中午,得解决伙食问题,白路穿戴完毕,重新出门。刚锁好门,满快乐打来电话:“深城卫视同意你的要求,允许其它媒体在节目现场进行采访。”跟着又说:“下午有飞机,那面有人接机,晚上先休息,明天中午录节目。”

    “这么急?”白路有点意外。

    “不急了,电视台是为你考虑,如果你不怕累,今天晚上就可以录。”

    白路说:“找扬铃订机票,她知道我身份证,然后通知我。”

    满快乐说好,又说:“还得帮你通知媒体,不知道能去多少人。”

    白路说:“其实挺没意思的,他们采访完,领导要是不让发,不全都白费?”

    满快乐说:“那些事情不归你考虑,你既然想把事情弄大,咱就努力弄。”说完挂电话。

    白路在门口想上一会儿,开门进屋,再检查一遍房屋各种开关,换件连帽衫,拎着自己的小包出来。倒是省事,拿东西就能走。

    坐电梯下楼,在门口时戴好帽子,开门撒腿就跑。路上的几个记者还没反应过来,白路已经消失不见。

    跑出小区,跑进饭店,随便点碗面吃。吃饭时接到扬铃电话:“下午三点的飞机,早去早回。”

    白路说知道了。扬铃又说:“带笔记本没?”

    “没,怎么了?”

    “我的信箱里有一些跟加盟店有关的新闻和资料,你拿个本吧。”

    白路不愿意带太多东西,说现在赶去公司,让扬铃把东西打印出来一些,自己上飞机看,剩下的装手机里。

    扬铃说好。

    快速吃完饭,白路打车去山河大厦。

    下车时发现大厦门口停辆警车,是空车,里面没人。

    进楼时听到楼下有人大声喊叫,白路略一思考,走向地下一层。

    地下一层有道门,推开门没多远是李可儿她们的舞蹈教室,声音是从那个房间传过来。

    白路快步过去,把舞蹈教室的门推开条缝,看到一堆小青年笑嘻嘻跟李可儿说话:“我们来学舞蹈,你不能不收啊。”

    李可儿身后是一群妹子,有妹子喊:“不教,你们赶紧走。”

    李可儿也是冷着脸说话:“赶紧走,我们不教。”

    “为什么啊?你们收学员,我们交钱学习,为什么不教?”领头小青年是个黄毛,鼻子上穿个环,笑嘻嘻说:“你们这个跟出租车一样,出租车不允许拒载,你们也不能拒教,不能拒交哦。”

    后面有小青年问:“拒交?怎么写?”

    “笨蛋,拒绝交配知道不?”黄毛跟李可儿说:“你们可不能拒交哦。”

    李可儿一帮妹子的脸都变了,拉住边上一个警察说:“警察,你管不管他们?”

    警察有些为难,这事怎么管?就这样的小流氓,即便是赶走,一会儿还会回来。冷着炼冲一帮小青年喊道:“老实点儿,耍流氓么?耍流氓全抓起来。”

    “抓啊,把我们全抓起来,快抓啊。”这些人不怕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