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我要去南方

作品:《怪厨

    白路瞪大眼睛看她:“你说什么?明天出国?”

    “恩,我和文青一起去。[”

    “有护照你就去。”白路看眼时间:“我给可儿他们放假了,刚才她们报警,你知道不?”

    “报警?出什么事了?”扬铃惊问道。

    “一帮小流氓捣乱,没事儿了。”

    “那不告诉我?”扬铃起身,想要下楼。

    “不用去了,现在估计都走了。”白路说:“我也走了,有事儿打电话。”

    “记着开机。”扬铃叮嘱一声。

    白路摆摆手,拿着小包出门。下楼时,特意去舞蹈室看看,大门紧锁,这才放心离开。

    打车去机场,候机时又听到熟悉的招领失物广播,心说该有多少迷糊蛋总是没完没了的丢东西?

    他穿件帽衫,找个角落抱着包一坐,戴着帽子的脑袋一低,掩藏住明星脸。上机时也是拖在后面,一切以低调为主。

    上飞机后同样,找到座位盖着帽子睡觉,睡到下机,他在努力追求低调。

    可一下飞机就懵了,出站口好些人聚着,当中是好大一个牌子,上面就俩字,白路。

    白路都不知道说啥了,我大小是个明星,不能说每个人都认识我,起码算是明星脸,你举个牌子好象不认识我一样……好吧,是我不认识你。

    微笑走向大牌子,举牌子的是个裙子美女,南方天气就是好啊。北方刚开春,这面就裙子丝袜了。

    见一个帽衫青年走过来,美女仔细看看,放下牌子挥手喊道:“白路,白路。”

    这是怕别人看不到我?白路微笑走过来:“你好。”

    美女说:“你好,我是深城电视台的……”后面的话没听清,当白路走到这地方后,美女身边众人猛往前冲,举着各种录音设备提问题。

    “白路,请问你来深城做什么?”这是不知道录制电视节目消息的。

    “白路。你上当受骗过?”这是知道录制消息的。

    幸亏有围栏挡着。不然早冲进来了。

    白路跟接机女孩说:“你们几个人?”

    “白先生你好,我是深城电视台的刘风翔。”女人身边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大声道。

    白路说:“我先出去。”

    刘风翔和美女没听明白,刚想问话,就见白路朝出口走去。下一刻。这家伙撒腿就跑。那速度快的,骑驴都追不上。

    刘风翔愣了一下,跟女孩说:“快追。”跟着跑下去。可怜身边女孩一手拎着牌子。一手拿包,穿着高跟鞋蹬蹬蹬追出去。

    这哪能追得上?记者们也在追,可是和他俩一个待遇,追出航站楼也没看到白路。

    刘风翔左右张望,实在找不到白路,连同行女孩也没了,拿出手机拨号,很快接通,女孩让他通知司机把车开过来,说和白路在一起。

    刘风翔这才高兴起来,给司机打电话。

    两分钟后,女孩和白路快步走过来,三个人上车离开。

    在车上重新认识一番,刘风翔是节目制作人之一,女孩叫焦婷婷,是编导兼热场副导演、还兼着替班主持一职,总的来说就是替补,三项全能的替补,

    白路认真说:“我是白路。”

    焦婷婷笑道:“你真幽默。”

    刘风翔问:“先去饭店好不好?吃饱了再去酒店。”

    白路笑道:“有人请我吃饭?”

    这是肯定的,别人不说,节目组肯定得请他吃一顿。刘风翔说:“给你接个风,酒席订好了。”

    白路笑笑同意下来,于是汽车直奔饭店而去。

    在路上,刘风翔给饭店打电话。等三个人进到包房,酒菜已经摆好,八菜一汤,都是硬菜,还算丰盛。白路说让司机也来,刘风翔说司机不方便。

    那就不方便吧,三人坐好位置,刘风翔开瓶红酒,每人满上一杯。白路笑道:“节目组预算挺高啊。”

    刘风翔笑笑:“欢迎大明星,这是必须的,感谢你照顾我们。”

    真的是照顾他们,白路过来做节目,而且是新闻热点的节目,只象征性收点儿钱,并表示完全配合。

    约莫吃上二十分钟,刘风翔的电话响起,接通后说白路已经来了。再放下电话跟白路说:“台领导在隔壁吃饭,一会儿过来敬酒。”

    白路笑笑,难怪下飞机就要吃饭,得照顾领导的时间,问道:“要不咱们过去?”

    “那不用,那不用。”刘风翔喊服务员加餐具,竟是一下加四套餐具。

    两分钟后,包房门推开,走进来三男一女,刘风翔三人起身相迎。

    刘风翔做介绍:“这位是台节目部钱主任,这位是……”

    反正是各类人员,有台里的,有节目组总制片,唯一的女人是节目主持人明辉。

    互相认识后入座,开始聊天。

    台里节目部主任能过来,很给白路面子,这是超级明星才有的待遇,一般明星根本不入他们眼。

    坐下后大约寒暄几句,钱主任询问加盟店事情。

    他们是地方卫视,电视直销节目一直有做,类似加盟店广告也做过许多。现在,台里一档很热的新闻直击节目要批露加盟店加盟实质,台里有点不放心,得找人看着,钱主任就被派来了。

    这么大干部,来做这么琐细的事情,只能说电视台领导很看重白路的破坏力跟影响力。

    凡事有两面性,在现如今什么都能卖做商品的年代,试问,有哪家电视台没做过电视直销节目?没做过类似加盟店广告?再往远里说点,没做过男科女科医院的广告?

    这一类广告。谁也不敢说是全部,但八成以上、绝大部分有欺诈性。做广告的那些人根本不管商品是什么样,只管做的无比引诱人,引诱你去购买。

    再有什么男科女科医院,同样不能说全部,其中总有某些医院根本是扯淡,只要你进了门,只要你信了他们,结局一定很惨。

    不知道是监管问题,还是电视台自己的问题。反正总要播放许多这类广告。

    那么问题来了。广告能带来钱,但是带不来收视率。电视台的主要任务是追求收视率,有人看才有广告。

    白路的事情有人看,加盟店的事情是热点。把白路和加盟店的事情做成一个节目。收视率会如何?

    可台里又要播放这类广告赚钱。比如上个月,台里还播放一则童装加盟店的广告。

    这些是事情的两面性,台里想既赚钱还有收视率。也是自我矛盾的完美体现。

    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全国那么多电视台,那么多新闻类节目,只有很少几家电视台给白路发邀请,更多的电视台没有自己打自己脸的魄力,想着再观望观望。

    深城卫视也想观望来着,可上这类节目还有个好处,站队表忠心。既然加盟店事情能在网上泛滥好几天,多家网站、纸媒都有转载,说明上面的态度是开放的、不禁止的,也可能是支持的?

    这样一想,深城卫视就有了做这个节目的决心。

    钱主任肯来,就是代表着台里的决心,也负责节目把关,自然要多了解白路的想法。

    白路才不管那些,听到钱主任问话,想想回道:“你们没少做这类广告吧?”

    啊?桌上众人有点儿吃惊,这是什么节奏?你问我们这个问题,是准备当面打脸么?

    刘风翔说:“我们对加盟店也不了解,现在广告这块都是交出去,由专业的广告公司负责承接,到时候报给台里,具体是他们负责。”

    白路笑了下:“好好的广告部,多赚钱的广告部,一下把赚钱业务分离出去,让给私人公司在中间扒一层皮,要不说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高风亮节。”

    这家伙太能噎人了,钱主任面色有点不好。

    主持人明辉笑着打岔:“白大明星,明天录节目,你可不能这么说话,我接不住啊,照顾照顾我,好不好?”

    白路问:“就我一个人,还是有专家一起?”

    “就你一个。”刘风翔回道:“二十分钟节目,全是你的。”

    他说的二十分钟节目,是实打实的二十分钟,除去片头片尾和广告时间。

    现在做节目,其间总是乱插广告,还不是收费广告,是这个节目的宣传广告,播几分钟就弄遍内容提要出来,你是怕节目太烂、观众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还是怕内容太少、凑不足节目时间?

    明辉笑道:“节目里还有我呢,把我忘了?”说着话,回身在小包里抽出几张纸,放到桌上推给白路:“这是明天的节目内容,可以先熟悉一下。”

    白路接过看,基本就是个节目细纲。

    一般做这类节目,有的节目会和嘉宾对台词,把两个人能说的话从头到尾对一遍,录制时不能离开对稿范围。一是对内容有把握,不容易出错;二是方便后期工作。

    白路这里没有,纸上罗列出许多问题、还有许多话题方向,该白路说话的地方多是空白,个别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下面有提醒,希望他按照提醒的词语回答问题。

    不过呢,如果白路不肯配合,那也就不配合了,一切只能等到录完节目再说。

    因为这个原因,二十多分钟的节目,为稳妥起见,也是为避免白路乱说话,起码要录制五十分钟以上。就是说明辉这几张纸上的大部分问题都不会播出。

    白路大略看几眼,放下纸问道:“我可以自由发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