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警察来查房

作品:《怪厨

    “真的,你可能不懂这个,真的能追踪,警察一找一个准,不骗你,你把手机还我吧,我给你钱。===23wx=”

    妹子说的很低声下气,白路忽然觉得有点儿悲哀,不知道有多少人丢手机以后都是这样跟小偷联系,可惜能拿回手机的没几个。沉默下说道:“告诉我开机密码,把手机还你。”

    “为什么?你要密码做什么?我说真的,我要是报警,警察马上就能找到你,你说为个手机被抓多不划算,给我吧,我不报警。”

    在这个时候,如果是真小偷,兴许会说上一句,我把手机丢了,你爱报谁报谁去,丢河里丢海里,丢哪里不成?神仙也抓不到我。

    白路不是小偷,再说一遍:“相信我,说密码,手机还你。”

    “为什么?你干嘛要知道密码?”普通人的思维多是这样,总是想着守住最后一点利益,可惜也是守不住。

    白路说:“我没恶意,不然不会接你电话,说密码,再说个地址,我把手机送过去。”

    “为什么啊?”女人还是不肯说。

    白路说:“你可以想一下,手机不在你的手里,说密码,兴许能拿回手机,不说密码,兴许就什么都拿不到。”

    女人做最后努力:“我给钱,给钱还不行么?手机里有很多电话号码,丢了就没了,你说个数,我拿钱把手机买回来。”

    “我不要钱,要密码。”白路说道。

    女人犹豫犹豫。用恶狠狠的声音说:“我告诉你密码,你要是不还我手机,我就诅咒你,诅咒你全家死光光。”

    普通如你我,面对某些事情,兴许也是这样的无力应对。

    白路小声说:“密码。”

    这时候的女人变得很痛快,说出密码,白路记住后说:“别离开,等电话。”

    挂机后解锁,找到录制的视频。删除掉。打电话过去:“来刚才的餐厅。”说完起身下楼。

    窦成问:“干嘛呢?神神秘秘的?”跟着说:“就是个事儿妈,喝个酒也这么多破事。”

    白路笑了下,推门出去。

    他距离近,下楼找个位置坐下。一分钟后。远处有急促脚步声传来。几秒后,方才那个女孩出现眼前。

    白路举着手机冲她挥动:“在这。”

    女孩有些意外,想不到手机在白路手里。小跑过来问:“怎么在你这?你是小偷?”

    “偷什么啊?偷你手机再还给你?累不累啊。”白路把手机推过去:“我身边有几个高手,你偷拍我,他们偷你手机,删个视频就是。”

    女孩拿起电话,快速解锁查看一番,气道:“删视频就视频,不能好好跟我说?干嘛偷手机,知道我多着急么?”

    白路想想说声对不起。

    大明星跟自己说对不起?女人先是哼了一声,想了想,说声谢谢。

    白路说:“客气了,回去吧。”

    女孩没走,犹豫下问道:“我偷拍你,你不怪我?”

    “有什么可怪的,这点儿事要是都怪,我得累死。”白路跟着又说:“如果是别的时候,随便你拍,这次不成,我来深城有事。”说完起身道:“回吧。”

    “谢谢。”女孩再说遍谢谢,转身上楼。

    白路看着她离开,也没心情再去应酬窦成,直接打电话说:“喝多了,不上去了。”

    窦成说不行。

    白路说:“我管你呢。”本来想警告一句别来我房间。可也知道这家伙不正常,你的警告就是提醒,所以省了口舌,挂断电话。

    窦成还真不是一般的轴,在白路回房间没多久,拿着打包的菜,又买上一堆香肠罐头什么的,带着六个女孩去敲白路房门。

    白路无奈到极点,隔着门给窦成打电话:“揍你顿好啊?”

    “开门。”

    “你要疯么?”

    “开门。”

    “信不信弄死你?”

    “开门。”

    “滚蛋。”

    “再不开门我砸了啊。”这面说着话,那面示威性的砸几下门。

    “郁闷个天的,你要不是高远表弟,我弄死你。”

    “先开门再吹牛。”

    经过短暂相持,白路输了,因为窦成那家伙不但引来服务员,还引出许多客人往这面看。他要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上明天的新闻,只能选择屈服。

    开门请这些人进入,关门后等窦成放下手里东西,白路扑过去放倒他,抽出他的鞋带绑住他的手。

    窦成大喊救命,白路威胁道:“再废话,扒你袜子堵嘴。”

    这句话很吓人,窦成只好忍着不出声,下一刻就是凶狠残忍的刑罚大片。

    那个凶残啊,六个妹子在边上边看边笑。

    窦成忍不住了,说不许打脸。

    白路气道:“你当演电影呢?”又踢上两脚才坐下。

    窦成问:“大侠,为什么欺负我?让我死个明白好不好?”

    白路不理他,看看房间,桌子靠墙,茶几很小,沙发很少,索性推开椅子、茶几,去门口拿来报纸,铺到地上说:“这么喝吧。”

    妹子们不在乎这些,拿过酒菜零食,嘻嘻哈哈围坐一起。窦成在一旁喊:“我,我,还有我。”

    有妹子好心去解鞋带。可白路捆的是手指,两根鞋带捆了三对手指,解的时候那个费劲。

    有句话是人得信命,当有不好预感的时候,一定要相信,远离危险。

    从进入酒店时开始,白路决定忍在屋子里,坚决不外出招惹事端。可没想到会遇到窦成,这个伟大的人啊。带着一身幸福的霉运来到白路身边。

    你相信五星级酒店会有警察查房么?

    不管信不信,这事情就在此时发生。

    妹子在解鞋带,白路往报纸上放食物,门铃响起。

    白路琢磨是不是又有女人来贡献服务,起身去开门。门外是一名服务员、两名保安,三名警察。六个人站满门口位置。

    看见这么多人,白路愣了下:“查房?”

    “查房,请你配合一下,身份证。”不等白路回话,那警察又说:“打扰下。我们得进去看看。”不等白路同意。两名警察往里走。

    白路说:“你们有证件么?”

    还站在门外的警察拿出证件晃一下,白路根本没看,退后一步拦住俩警察:“我要看证件。”

    “这不是证件么?”那警察说道。

    白路从兜里摸出身份证,同样晃一下:“我身份证。看清了吧?”

    一警察笑道:“看清了。”

    看清了?白路问:“你怎么看的?”

    警察说:“反正看清了。我们是警察。你不懂。”

    他们不是看清了,是来之前已经知道房间里住的是白路。酒店系统是联网的,客人入住必须提供身份证。酒店要的是照片,通过照片对比追查通缉犯。同时,在客人入住一小时内,还要把客人信息提交上去。

    这是硬规定,如果酒店不遵守,一旦出事就是大麻烦。

    可既然知道住客是白路,为什么还要查房?

    因为警察查的不是白路,也不是扫黄,是另有任务。

    所以说运气是个大问题,监控显示,有罪犯进入这家酒店,再没出去过。酒店登记系统没有罪犯的资料,说明可能藏在某个地方。

    没办法,大半夜的,警察跑来五星级酒店扫楼,也是对酒店客人的负责。

    可一是要查太多地方,人手不足,有些辛苦;二是习惯了这个身份,办案时总有点儿高人一等的感觉,也是习惯了晃证件;结果遇到白路这种刺头。

    听警察这么说,白路有点不爽:“不管懂不懂,我要看你们的证件,要看仔细,每个人都看。”

    三名警察略一犹豫,当中警察居然很配合的拿出证件递给白路:“我可以进去吧?”

    大门敞开,能看到屋里有别人,警察肯定要入内查看。

    白路检查过证件,还给他说:“你可以进去。”

    那警察也无奈了,当这么多年警察,难得遇见个白路这样的,接过证件进门。

    屋里坐着一地美女,在门口看不清楚,进入后,简直就是春光乍现,同时地上还有个双手手指被捆的男人,有个女人在解绳扣。

    这名警察自动脑补,忽略掉地上的报纸和上面的酒菜,眼神在女人的大腿上扫过,再看一遍被捆的青年,好象被人揍过?

    这是有新案件?还是在玩传说中的闺房娱乐游戏?

    警察问道:“怎么回事?”

    窦成抢先回道:“开玩笑呢,没事。”

    开玩笑?看来真是在玩那种游戏。警察沉着脸走回门口,跟一名警察说:“你进去看看。”

    后一名警察不愿意给白路看证件,见同行这么说,只好拿出证件让白路检查,然后进屋,同样被震撼一下。

    等他再出来,和前名警察一样,看向白路的眼神都不对了。总听说娱乐圈的人别有爱好,今天看见真的了。跟第三名警察说:“卡机给我。”

    那警察带个身份证检验器,也叫读卡机,闻言把机器递过去。那警察拿着机器又回到屋里:“麻烦大家一下,身份证。”

    按照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来说,现在的行为属于节外生枝,可除非他们要抓的嫌疑犯就出现在眼前,否则换任一个警察过来,都会做这个检查。

    这一地大长腿啊,白花花的直放光芒,根本是看不过来的看。听到警察说话,大长腿开始活动,陆续起身去拿小包。

    还算是运气不错,六个妹子都带着身份证,检查后没问题,也没有案底。再去检查窦成身份证,发现是酒店入住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