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今天见鬼了

作品:《怪厨

    天已黑,路灯和路旁大楼的灯光都已闪亮,看着和北城略有不同的街景,又有街上行人匆忙行人,突然想起句话,居处无风景。++++

    跟着又是自嘲一笑,同样的大都市,同样繁忙的人们,只是换个城市而已,就感觉这里有些不同?真矫情。

    车往前走了两条路,等红灯的时候看见个熟人。道右边有两个大高个、穿很少的女孩大步往前走,其中一个是昨天晚上见过、也是偷她手机的那个服务女。

    心说这妹子不会又去寻找工作吧?那还真不是一般的敬业。

    现在是高峰时段,汽车距离路口很远就被堵下,白路只能看着两个穿很少的女人从眼前消失掉。

    司机也是没事儿,问道:“老板,你这是做生意?”

    白路说:“大生意,打算买机场。”

    司机笑道:“这个笑话不好笑。”

    “不好笑你还笑。”白路继续往窗外看。

    司机回头看他一眼:“你侧脸和那个明星真像,不过他比你好看,好象也比你年轻,你多大?有三十没?”

    三十?白路直接不想说话了,气道:“我有那么老么?”

    司机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前面红灯转绿,汽车前行,只是在路口时再次被红灯拦住,多等个红灯才开过这个地方。

    下个路口左拐,竟然又看到那个服务妹子,站在人行道打电话。一起的妹子等在一边。

    白路笑了下,有本事就下个路口再见一次,看看咱俩到底是多么的有缘。

    下个路口当然见不到,他坐车,俩妹子步行,只要道路畅通,隔几个路口也见不到。何况俩妹子又不去机场,怎么可能一直同路?

    过了这个路口,约莫开上一刻钟时间,再往前开是高速路。

    白路忽然接到刘风翔的电话:“白先生。我刘风翔。”

    白路问:“有事儿?”

    “那什么。你能回来一下么?”他让人订的机票,知道没到起飞时间。

    “回去?”白路赶忙让司机靠边。

    正巧司机想提醒他进高速路,听到这句话,拐出这条路问话:“去哪?不走高速?”

    白路说先停一下。继续跟电话说话:“怎么了?”

    “你走以后。我们下午开了个会儿。讨论能不能播你的节目,钱主任跟领导联系一下,说是先剪片子送审。看到片子再说,这是有过的可能性,可万一不能过审,而又要修改的话,还需要你再来台里进行补录,所以得麻烦你回来,再住一个晚上,可以么?”

    白路说:“可以。”又说:“我现在回酒店,机票怎么办?”

    “我们帮你改签,真不好意思,又要耽误你一天时间,还让你空跑一趟。”刘风翔一直在道歉。

    白路说:“没事,幸好电话打的及时,再晚两分钟上高速了。”

    “真不好意思,你吃了没?我请客喝点儿。”

    “算了,你还在单位?够辛苦的,早点休息,我直接回酒店。”

    刘风翔说:“还是昨天那家酒店,你先往那赶,我订房间。”说完挂电话。五分钟后又打来电话,说是订好房间,还是昨天晚上那间。

    白路说辛苦了。

    刘风翔说:“是我们麻烦你,真不好意思。”停了下补充道:“如果明天不能过审,又不需要修改内容的话,那什么,多耽误你的一天时间就会浪费掉,先跟你说声对不起。”

    白路笑着回话:“客气了,没事儿。”他既然答应下来,就是想到这种可能。为了能让加盟店的事情多些宣传渠道,他愿意付出这一天时间。

    于是多半个小时之后,出租车停到那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在付钱下车的时候,司机忍不住问道:“你就是那个明星吧?”

    “你猜。”白路笑着说声谢谢,进门准备办理入住手续。

    世上总是有好多巧事,大厅右侧有个休闲茶座,其中一张台子坐着刚才看到的服务妹。那张台子坐四个人,除去俩女孩,还有俩青年。看他们说话状态,不像是买卖关系。

    白路往服务台走,右面忽然响起啪的一声,转头看到那张台子的四个人,尤其是看到昨天晚上的服务女,心道真不是一般的巧……不行,必须得找算命的看看,我这到底是什么运气?总是遇见一个人。

    方才那声“啪”,是其中一青年扇服务女的耳光声,扇完以后骂上两句,距离太远听不清,但是能看到左手拿着叠钱。那青年边骂边拿手包,把钱放进去,起身再骂两句,和另一个青年往外走。

    按照正常剧情分析,这俩妹子是小姐,那俩青年是马仔,负责过来收钱。马仔上面的老大和酒店客房部经理有联系。这些妹子才能来五星级酒店做生意,但是赚的钱得上缴,养着马仔、老大、经理那些人。那个服务妹挨打,是因为交的钱不够。

    白路喜欢帮助弱者,眼见那妹子一脸失落加无奈加哀伤的表情坐着发呆,心下叹口气,往远点儿站开,顺手把小包丢在脚下。

    什么是神偷?白路就是。

    俩青年往外走,拿钱那人把手包夹在胳膊下面,另一手拿手机,边走边查号码,没一会儿走出酒店。白路赶忙跟过去。

    前面俩人准备去街上拦车,正巧有辆出租车送客人进来,俩人暂时停步,打算坐这辆车。就这一个停步的时间,白路朝前贴近,顺手一抽,抽出手包转身就走。

    下一秒,白路已经回到酒店门口,再下一秒。进入酒店站到自己的小包旁边,好象从没动过地方一样,让人惊奇的是居然两手空空。

    更让人惊奇的是,那人包丢了,夹在胳膊下面的包被人抽走,那家伙居然只顾着打电话而没有察觉到。边打电话边转回身,打算坐这辆出租车。

    等那辆出租车从眼前开过,停到酒店门口的时候,那青年习惯性的夹下包……奇怪,怎么感觉不对?低头看。包没了?我去。包呢?

    青年赶忙低头,没看到包。原地转圈左右看,没看到包。往来路看,还是没看到包。甚至也没有人从身边经过。

    周遍六、七米内。除去那辆出租车下来个客人。再除去他俩,根本没有任何人。

    他停步找东西,同伴问他:“你干嘛?”

    “包丢了。”那青年大步走到出租车前面。告诉司机:“先别开车。”蹲下来贴着地面继续找包。

    当然找不到,丢包青年骂道:“见鬼了,草。”

    同伴跟回来问道:“没拉里面?”

    “我夹着呢。”

    “夹着的包也能丢?”同伴想想说道:“是啊,我看你夹包出来的。”陪那青年一起找包。

    一找就是两分钟过去,司机说:“好了没?我得走了,这地方不让停车。”

    “急什么?想死啊。”同伴骂上一句,跟着问话:“看见个黑色手包没有?”

    司机说没有。

    同伴绕到副驾驶位置,开门上车一通翻,也是没有发现。

    司机说:“你干嘛呢?”

    “闭嘴,不想死就闭嘴。”同伴继续找,当然也是找不到。

    丢包青年绕着这块地方转好几圈,回来问门童:“看见我包没?”

    “没有。”门童回道。

    丢包青年越发不明白,见鬼了?夹在胳膊下面的包也能丢了?可身边完全没人,就是被偷也得有人出现才成啊?难道是没拿包?拉在方才坐的地方了?

    想到这里,大步进门,跑去刚才坐着的那张台子找:“看见我包没?”

    “你拿走了。”妹子回话。

    “我拿走了?”丢包青年越来越迷糊,我拿走了?低着头沿方才走的路再走一遍,没看到地上有包。去服务台找服务员问:“刚才有没有人拣到包?或是有没看到地上有个包?”

    回答肯定是没有。

    丢包青年想去查监控,可万一是丢在外面呢?再问服务员:“外面有没有监控?”

    服务员回话说也许有。

    这时候,同伴也跑进来:“那司机跑了,你包丢哪了?”

    “我他马知道丢哪,就找到包了!”丢包青年问服务台:“我要看监控。”

    服务员微笑回话:“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做主,那要找保安部,保安部经理已经下班了,您要是想看监控,得先去公安局申请……”

    后面话没说完,丢包青年已经不想听了。他知道这里是五星级酒店,他没资格闹事,只能再回去找包。可是和同伴来回走上好几遍也没看到包。心里这个郁闷啊,我草,见鬼了,夹在胳膊下面的包都能丢?

    想了又想,决定给老大打电话,可这时候才发现,手机也没了?

    “我草。”丢包青年怒了,在酒店大堂大声骂上一句,然后继续左右看。

    同伴过来问:“怎么了又?”

    “手机也丢了。”丢包青年简直要迷糊了,这到底闹的什么事情?

    同伴愣了下:“手机也丢了?刚还看你打呢……”说着话伸手摸自己兜,忽然怔住,很有些不相信的双手连续拍兜,挨个兜拍,混身上下的拍,再伸手掏兜,空的,什么都没有。

    丢包青年看他这个德行,用不敢相信的语气问话:“你手机也丢了?”

    “不光是手机,全丢了,钱包、钥匙,全丢了。”说着话低头左右看:“我草,见鬼了?今天见鬼了?”

    丢包青年得到提醒,也是翻兜,结果和同伴一个待遇,全身上下干净异常,连零钱都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