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有同情心没

作品:《怪厨

    白路看看时间:“我去拿车,你去哪?”

    丁丁说:“什么我去哪?中午一起吃饭,下午你得跟我去站台。”

    白路笑笑:“好的,跟我走吧,大爷。”

    俩人拦车去张小鱼四姐妹的家,等到下车走进小区,丁丁问:“咱这是去哪?”

    “拿车。”白路朝那辆画了老虎的跑车走去,等到地方一看,不知道谁那么喜欢做好事,居然帮他把车擦了,擦的那个干净,画出来的三只老虎都没了。

    活着总是能遇到各种惊喜,白路笑笑,开锁上车。

    丁丁坐到另一边,问他:“哪来的车?你买的?”

    “别人送的。”

    “怎么没人送我?”丁丁说:“往郊区开,我要过过瘾。”

    白路笑道:“你确信没人送你跑车?可是有太多人挥舞着钞票想接近你,是你不给机会。”

    丁丁捶他一拳:“你怎么这么坏呢?”大眼睛转了两转,笑问:“富婆送你的?”

    白路不说话了,慢慢开车行出小区:“吃什么?”

    “先让我练车。”

    “练个脑袋。”白路问:“下午在哪录影?”

    丁丁说出地方,一家酒店的多功能厅。

    不是录影,是新剧发布会,主创人员凑一起找记者做宣传。一个小厅,下午场没多少钱,每位记者包个红包,和片子的相关资料一起送过去。发布会现场就说会儿话,有记者愿意提问。就回答几句,整个过程用不上一个小时。

    把白路扯来是丁丁突如其来的想法,她把白路当成特别亲近的人,叫亲近的人帮自己做事,完全没有心理负担,觉得很正常。反过来,如果白路有事麻烦她,她也会一样帮忙。

    俩人先在酒店吃饭,到发布会开始时间,直接上多功能厅。

    看见白路突然到来。剧组制片人和导演都很高兴。赶忙过来握手问好,交换电话。

    从去年到今年,自从白路一不小心演个电影以后,便没完没了的闹出各种事情。长期霸占头条位置。经常有连续霸占的时候。

    以前不说。单说加盟店骗局事情,白路已经一个星期没下过头条新闻的位置,有时候甚至是社会新闻和娱乐新闻双头条。

    白路太热了。他一个人的风头盖过丁丁整个剧组所有演员的风头。有他出现,剧组会多出许多宣传机会,当然要把握机会。

    为此,剧组特意把白路请上台,坐到丁丁身边。

    这家伙一出现,原本散散坐开的记者刷地一下齐齐凑到前面,不等主持人说开始,已经凑到白路身前问话。

    剧组工作人员紧急出动,把记者们劝回位置,又稍等些时间,所有人各就各位后,主持人上台说话,新片发布会开始。

    先是影视公司的人说话,接着是导演、简单说过开场,主演丁丁为记者朋友们表演个节目唱首歌,然后是提问时间。

    记者们来了兴趣,目标全是白路,现场演绎什么是喧宾夺主。

    主持人请记者提问,一问就是直找白路。白路回话说:“新剧发布会,问点专业问题。”

    好吧,记者们询问专业问题,问白路过来这里,是客串还是主演。

    白路说:“我是来宣传这部戏,是宣传员,不代表要参演。”

    反正吧,各类话问上许多,在白路的努力引导下,总算跟剧组扯上关系。

    一个多小时以后,发布会结束。可记者们还不肯走,说发布会结束了,问白路可不可以继续接受采访。

    白路有点好奇,问他们想采访什么问题。

    这次问的可就花了,有记者问你打人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有记者问去深城卫视做出那样一个节目,怕不怕得罪人?尤其是某几个明星曾给某几样加盟店产品代过言,你要不要跟他们解释一下……

    白路一个问题都没回答,指着天棚大喊一声飞碟,快速跑掉。

    记者们在笑,白大先生真有个性,把生活当电影情节来演。

    白路走掉,丁丁那个剧组马上没了吸引力,不一会儿,记者们走光。导演问丁丁:“你和白路关系好,能不能拉过来客串几场戏?”

    丁丁摇头道:“他是真忙,你看着,不是明天就是后天,还得飞日本。”

    “去日本?我听说电影节邀请他,还在筹备几部影片,去日本干嘛?”

    “鬼知道,咱什么时候回片场?”丁丁问道。

    “我们一会儿走,你呢?”导演问道。

    “我明天好不好,好好睡一晚上。”

    导演说成,丁丁跟剧组人员告别后,下楼去找白路。

    白路等在停车场,丁丁上车后说话:“开始吧。”

    “开始什么?”白路问。

    “去郊外啊,我要开跑车。”

    “你可拉倒吧,卡丁车都开不利索,就是个开碰碰车的选手,别折腾地球了。”白路发动汽车回家。

    “我咬死你。”丁丁横眉怒道。

    白路说:“咬吧。”

    丁丁看看他,冷哼一声,给满快乐打电话:“晚上出来玩啊?”

    满快乐很高兴:“去哪?”

    “我一会儿回家,到家说。”丁丁挂电话。

    白路说:“打这个电话干嘛?反正都是回家说,浪费电话费。”

    刚说完话,何山青打来电话:“在哪?”

    听着语气不对,白路问:“你出事了?”

    “你大爷才出事,陪我喝酒。”

    白路好奇道:“你又怎么了?”

    “废话真多,赶紧的。我在五星大饭店,赶紧滚过来。”何山青挂断电话。

    白路有些不明白,给林子打电话:“你们家小三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林子气急败坏:“你给我说名字!”

    “什么名字?”白路问。

    “小三的名字!小三是谁。”

    白路纳闷道:“何山青啊,你喝了多少连小三都忘了?”

    电话那头的林子跟人解释道:“是何山青。”然后对着电话说:“路子,什么事儿?”

    白路一听就明白了,这家伙不知道跟哪个女的一起,应该犯事被抓,在解释呢,笑着问话:“和朱琳在一起?”

    “说什么事儿。”林子没回答问题。

    白路笑道:“你这是确立关系了?”

    林子急了:“到底有没有事?没有我挂了。”

    白路说有事,问道:“何山青怎么了?”

    “不知道。”林子挂上电话。

    白路就更好奇了。再打电话给鸭子:“小三和林子怎么了?”

    鸭子哈哈大笑:“俩白痴。”

    听到鸭子幸灾乐祸的笑声。白路放心了,问道:“他俩找小姐被抓?”

    “差不多一个意思。”鸭子笑的很没心没肺,跟着问话:“你在哪?”

    白路好奇:“你没和小三一起?”

    “在一起啊,等你过来呢。赶紧的。”

    白路说声好。挂电话去小王村路。

    等汽车拐进小街。丁丁不干了:“我还得回家找满快乐呢。”

    “一会儿说。”汽车来到何山青车前停下,放下车窗,白路说:“我没拿饭店钥匙。”

    “不早说?”何山青瞪眼道。

    “对面有饭店。不过现在也不是饭口啊。”

    “喝酒要什么饭口?”何山青看眼跑车:“画呢?上面的老虎呢?好好的擦什么车啊?”

    白路说:“不是我擦的,不知道哪位大侠做好事。”

    鸭子倒是很开心,开心地下车,开心地跟白路打招呼:“回来了。”又跟丁丁说:“这就双宿双飞了?”丁丁瞪眼道:“不会说话就闭醉。”

    白路指着何山青问鸭子:“那白痴怎么了?”

    鸭子笑道:“那白痴烧了二十万假币……”

    白路马上接口:“我知道!那王八蛋剥夺了我做高富帅的机会。”

    鸭子说:“还是剥夺了好,小三很潇洒的烧掉二十万,被人录象发上网,说富二代斗富,然后被他爸知道了,好顿臭骂。”

    鸭子边笑边说,何山青骂道:“你还有点儿同情心没?”

    白路也笑:“该!再叫你剥夺我的快乐。”

    鸭子说:“算了吧,那可是二十万,谁上网谁倒霉,你想不想好了?”

    白路肯定想好:“这么说,我得感谢小三替我倒霉?”

    “必须的啊。”鸭子说:“弄点好酒好菜安慰安慰他。”跟着又说:“幸亏你够猛,网上全是你的消息,那视频又发现的早,已经删除,没多少人看到,不然估计小三得关两天。”

    白路呵呵笑了下:“安慰安慰他?活该!”

    何山青冲他喊:“回去拿钥匙。”

    “拿个屁,去对面吃。”白路再问:“林子是怎么回事?”

    鸭子继续幸灾乐祸:“咱知道那些钱是假的,可别人不知道啊,评论说小三是炫富,被他老爹好通骂,骂郁闷了,我们就出来喝酒,一不小心认识几个艺术生,吃吃喝喝的,后来去逛街,结果被朱琳发现了。”

    白路问:“林子和那女的确立关系了?”

    “不是确立关系的事儿,我也不知道确没确立,不过朱琳这妹子还不错,带着林子妈上街,又做美容又买衣服,可巧儿,正好看到林子搂个女孩满街逛,林子妈不干了,把林子也好通骂,让他给朱琳道歉,说人家姑娘什么时候原谅林子,这事儿什么时候算完,所以林子一大早就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哈哈,笑死我了。”可以看出来,鸭子是真心在笑。

    白路跟着也笑:“有意思,真有意思。”

    何山青气道:“赶紧的下来喝酒,弥补我受伤心灵。”

    “伤死你才好。”白路发动汽车:“先送丁丁回家,你俩找个饭店。”

    何山青骂道:“重色轻友的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