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很棒的餐厅

作品:《怪厨

    今天路况不错,一路畅通到达酒店,白鸟信夫亲自带着白路办理入住手续,且一直送到房间,然后问话:“先休息?还是带你出去转转?”

    白路说:“办正事吧,你叫我过来干嘛,赶紧解决了,我还有事情要办。”

    白鸟信夫道:“咱俩也算老朋友,你就学不会客气说话?”

    日本人特别讲究礼仪礼貌,白路这样类型的几乎不存在。

    白路解释道:“正是因为咱俩是老朋友,才可以随意说话随意开玩笑,你说是不是?”

    白鸟信夫有点儿无奈:“你先歇息,我回饭店做准备,晚上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白路送他出房间,回来嘟囔道:“午饭不管了?”

    周衣丹笑道:“你能不能尊尊老?”

    白路不理她,问翻译:“刚才机场没听清,姓氏名谁,干嘛的?”

    翻译说:“我叫顾鹏,来日本读研究生。”

    白路问:“翻译系的研究生?”

    顾鹏说:“学建筑。”

    “盖房子啊。”白路问道:“哪个大学?”

    顾鹏回话:“东大。”

    白路假装很懂行的样子说:“东大建筑系很难进呀。”

    顾鹏被他唬住:“你知道?”

    白路咳嗽一声,正想继续吹牛,被周衣丹拍上一巴掌:“这是我同学。”

    “你同学?你同学不是唱歌的么?”白路说。

    “你从小到大就读一个学校啊?”周衣丹瞪眼道。

    白路说:“高看我了不是,虽然我很优秀,但确实连一天学都没上过,我爸说,学校能教出千千万万人,但是教不出一个我。”

    周衣丹说完刚才那句话,已经想起白路不学无术的光辉历史,想着说句好话缓和缓和,接着就听到白大先生的自吹自擂,笑道:“服了,你不吹牛就会伤心落泪是吧?”

    白路正色道:“我说的是事实。”再问顾鹏:“你不唱歌?”

    “我不会那玩意。”顾鹏回道:“我俩是小学同学,不过就同学三年,后来我跳级了,然后初中高中就都不在一个学校。”

    听到这句话,白路向周衣丹昂起高傲的头颅:“原来是小学同学,我幼儿园同学都有当局长的了。”

    周衣丹问:“你不是没上过学么?”

    “沙漠就是我的幼儿园,驻地干警就是我的同学,不行啊?”

    “行,你家后院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周衣丹说道。

    “九百六十万?很熟悉的数字么?”白路陷入长考之中。

    顾鹏瞪着大眼睛左右看,他有点儿不明白白路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也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

    白大先生想了好一会儿,换话题问顾鹏:“学费贵么?”

    顾鹏说:“还好,杂七杂八加起来每年差不多十万。”

    “十万?”白路说:“一个月一万,就是毕业以后也不一定能赚回来啊。”

    顾鹏又不知道说什么了,问道:“给你做翻译这几天,我是一直陪着你,还是像上班一样早来晚走?”

    “住着吧,隔壁开个房,电话保持开机……”白路想起个问题:“我一天给你多钱?”

    “正想和你说这个,咱是按小时算还是按天算?”

    白路惊讶道:“没谈价钱?”

    周衣丹插话道:“废话,铃姐昨天急忙打电话,说要找个靠谱点儿的翻译,这去哪找?幸好我有同学和顾鹏保持联系,才能找到他,不过铃姐没跟我说价钱,她说她不了解东京这块行情,让我做主,我怎么做主?只好等你来。”

    “好吧,算你理由充分。”白路问顾鹏:“你想要多少钱?”

    顾鹏犹豫下说道:“你想让我住在这里?”

    白路问:“不方便?”

    “不是不方便,是觉得没必要,我想问问如果我不在这里,又不耽误你事情的话,你能把房钱打折给我么?翻译费就不要了。”

    这句话很容易懂,一个是翻译费没多少钱,一个是顾鹏很需要钱。

    白路想了想,再问道:“一般情况,找你们这样的留学生做翻译,一个小时多少钱?”

    顾鹏说:“一般是一千日元左右。”

    白路问:“人民币是多少?”

    周衣丹狮子大开口说道:“一小时一百块。”

    “一百啊,也就是一天两千四,这酒店一天多钱?”白路再问道。

    顾鹏看周衣丹一眼,跟白路说:“没有那么高,一千日元是五十多块人民币。”

    白路听后认真思考好几秒,转头问周衣丹:“你是不是在骗我?”

    顾鹏说:“她不是骗你……”

    话没说完,被白路打断:“不是骗我就好,就一天一百人民币。”

    顾鹏脸都绿了:“不是一天。”

    白路哈哈一笑:“开玩笑开玩笑,一天给你两千成不?就住隔壁。”

    顾鹏想想,总是舍不得住高级酒店的钱,问道:“我不住酒店,你给我三千好不好?”紧接着说道:“放心,绝对不耽误你的事,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

    能看出来,顾鹏是真缺钱啊,白路说:“好,一天三千,住隔壁。”

    一天三千绝对是高薪,而且是超高薪,知道有多少日本留学生回国做翻译,一个月只拿两千块么?有的人甚至两千都不到。

    一面是出国多年,回来一个月领两千;一面是在读学生,一天赚三千……好吧,在日本就得用日本平均工资做对比,为计算方便,假使五十块人民币换一千块日元,三千人民币就是六万日圆,一个月是一百八十万,在日本也是绝对高薪一族。

    顾鹏没想到这个明星这么大方,他本来不知道白路,可同学说是国内最火的明星,才稍微了解一下。从今天短短俩小时的接触,火不火不知道,暴发户的本质暴露无疑。

    不过,这个暴发户真大方。可顾鹏还是惦记着高级酒店的住宿钱,不应该浪费啊。

    白路说:“就这么定了,衣丹,你带他下去开房,你俩……也住过来吧,别和张小鱼她们挤了。”

    周衣丹说:“那还不如租个房子,像北城那样,大家住一起,比住酒店便宜多了。”

    白路想了想:“还租什么?买个,挑个离小鱼公司近一些的地方,要够繁华够安全,你们住一起。”

    这就买房子了?您老人家落地不到俩小时,就决定在日本东京买房子?这到底是什么节奏?周衣丹问:“你想干嘛?”

    “买个房子,当找个据点,不过不急。”白路说:“今天先住酒店,买房子的事等问问白鸟师傅。”

    白雨说:“不用吧?”

    “用不用的再说,现在下楼去开房。”白路说道。

    周衣丹问:“真要开房?”

    “当然。”白路说道。

    周衣丹伸手:“拿钱,我们没钱,你和我们不一样,是日本料理协会请来的客人,由他们买单,我们的房费可是没人管。”

    白路拿出张银联卡:“这个能用吧?”

    周衣丹接过卡,和顾鹏下楼办入住手续。顾鹏还是心痛钱:“咱不住这么好的,住楼下,有便宜的,兴许还有打折房。”

    周衣丹看看他:“行,听你的。”

    他们在楼下订两间房,顾鹏是单人房,很便宜。周衣丹和白雨是双人房,按人头算,她俩花更少钱。估算下白路行程,暂时定在四天。

    上去白路房间,周衣丹还卡:“我们住楼下。”

    白路恩了一声:“那休息吧,晚上准备吃大餐。”

    按道理说,他应该联系电影公司谈卖电影的事情,不过元龙有可能过来,那家伙在日本电影界很是认识几个人,就先等等看。

    听白路说休息,三个人下楼回去自己房间。

    白路站在窗前往下看,感觉很不错。反正吧,只要不是在家里看熟的风景,别的地方总能发现到美。

    稍略看上会儿,从包里拿本书,躺床上学知识。只是知识还没怎么翻篇,他已经睡着。

    下午五点钟,顾鹏过来敲门,举着手机说:“白鸟信夫的电话,让咱们下楼,他在下面。”

    白路说知道了,这就下去。顾鹏赶忙跟电话说两句话,挂断后说道:“我下去叫衣丹她们。”

    白路说:“一起下去。”去卫生间洗把脸,稍微收拾下,拿着外套出门。

    下楼叫上二女,四个人来到大堂。

    白鸟信夫微笑迎过来:“请。”说话时微微鞠躬行礼。

    白路回礼,一行人出门。白鸟信夫领着大家往左走。

    接机时好歹还有买菜车,现在连买菜车都没了,他们步行去饭店。

    白路感慨道:“你是真够仔细的。”

    白鸟信夫说:“没多远距离,不用开车。”

    确实没多远,离开酒店西行,出现一片园林式的建筑,古色木门关闭,墙里墙外点点开着几朵小花,大部分颜色还是绿。

    这里不是园林,是白鸟信夫的青山餐厅,世界五十佳饭店之一,亚洲五十家饭店领头羊,米其林三星饭店之一。

    这片地方寸土存金,左右、乃至道对面都有许多高楼,惟独这里象是闹市区里的小花园,看着就舒服,更不要说还能品尝到世界级的美味大餐。

    园林里也有楼,不过只有二层,临街而建,是饭店大堂和正门所在。

    饭店是西餐厅布局格式,干净典雅就不用说了,能获得餐饮界至高荣誉,软硬件条件肯定没问题。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