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美丽的大餐

作品:《怪厨

    没一会儿,院子里走过来一名服务员。看见她过来,白鸟信夫对白路说:“请跟她走?”

    白路问:“干嘛?”顾鹏小声提醒道:“洗脚。”

    白路琢磨一下,说声好。顾鹏也不想失了礼数,等服务员过来,和她说上两句话,带着白路一起跟过去。

    在院子一头有个专门的洗漱间,各类清洗用品一应俱全,甚至有吹风机、熨烫机等设备,都是整齐摆放。

    进入这间屋子,一侧有个小池子,里面是温温的清水,坐在沿边可以泡脚。白路和顾鹏快速清洗后,服务员送过来两双新袜子。等他俩穿好,又引到洗手池洗手,再沿着廊下走回那间包房。

    至于他俩的鞋子,已经有服务员送回到那间房屋外面。

    廊下地板很干净,俩人穿白袜走上多半圈,袜底居然还是白的。

    进屋后,白路跟白鸟信夫说:“早说脱鞋,来之前就会穿好袜子。”

    白鸟信夫说:“我看到你穿的运动鞋。”话没说全,意思是既然穿这个鞋出来,怎么都得洗脚。

    白路问:“没有不用脱鞋的房间?”

    白鸟信夫说有。

    青山餐厅的用餐位是有分别的,这个分别不以金钱计算,是以客人身份和喜好区分。如果你是普通预约客人或是不喜欢跪着吃饭的客人,可以去大堂吃,那里是两层楼、摆设同样精美,也是最大的用餐场所。

    青山餐厅特别有名气。常有议员或是财团老大过来吃饭,这些人喜欢本国的餐饮习惯,喜欢这样的房间。认为在这里用餐才是至高的服务,也是至高的享受。

    每间包房的装饰都很奢侈,比如墙上那幅画,最少是三百年前的古画;墙边插画的大花瓶也绝对是古董。

    听到白路的问题,白鸟信夫解释说这里是招待贵宾的地方,外国大使来吃饭也是这样待遇。

    把自己上升到外国大使的高度?白路满意的走进屋子。

    他想坐到白雨身边,白鸟信夫说:“您坐这里。”

    说的是正对庭院的位置。房间里一头一尾两张小方桌,白路坐在主客位置。他左手边是顾鹏的位置。

    白鸟信夫在白路正对面坐下。

    白路特意看眼白雨和周衣丹的脚。俩妹子居然全穿着白袜子。不知道是得到提醒,还是来这里新换的。

    他们几人刚一坐下,白路身后拉门被推开,一服务员进来倒茶。整个过程。白路看的很郁闷。

    服务员在门外要先跪下。放托盘。开门,起身,进门。跪下,把托盘从外面拿进屋,关门,拿起托盘,起身,小步走到白路身侧,跪下,放托盘,往桌子上摆茶杯,倒茶,放茶壶进托盘,端起托盘,起身,去下一位客人那里重复一遍类似过程。

    整个过程做的一点问题都没,如行云流水般自如,可看着郁闷。等服务员给客人们倒好茶,离开后。白路跟白鸟信夫说:“要不要这么麻烦?”

    白鸟信夫说:“包房里就是这样的服务程序,大厅那里要简单许多。”

    好吧,就是这样的服务程序。白路想起在美国那家米其林三星饭店吃饭的过程,再看看眼前这张小桌子,心头一阵悲凉:“老人家,你把吃饭搞的跟仪式一样,太吓人了。”

    顾鹏还没来得及翻译这句话,有服务员敲门,下一刻,拉门推开,走进来小林一,进门先来个双手合十,跟大家见礼。白鸟信夫起身相迎。

    白路等人跟着起身。

    小林一跟白鸟信夫打个招呼,走到白路面前握手:“又见面了。”

    顾鹏赶忙站到旁边做翻译。

    对上这位一辈子都在唱歌的小老头,白路很有礼貌,握手同时鞠躬问好。

    俩人说上两句寒暄话语,小林一往身侧一站,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人有三十多岁的样子,男人要大一些。

    小林一做介绍,男人叫小田,女人叫松子,都是很厉害的音乐人,出过很多很多张唱片。他们三个人关系不错,又正好做一期电视台节目,在知道白路到来后,就叫过来一起吃饭。

    小林一做热情介绍:“这位是特别出色的小号表演艺术家,我再没见过比他还优秀的小号手,世界第一。”

    小林一都这么说了,小田和松子赶忙热情握手。

    等听过顾鹏的翻译,白路感觉脸有点热,抬手摸摸,问顾鹏:“脸红了吧?”

    顾鹏说没有。

    没有就好,白路对小林一说:“太夸奖了,太夸奖了。”

    小林一的介绍实在太夸张,白路不怕被表扬,可是让小林一这样认真的音乐家给上如此强大的赞誉,他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小林一认真回话:“我说的是真的。”

    那就真的吧,赶紧请客人入座。正好这时候,张小鱼四个妹子也是到来。

    有些天没见,白路感觉这四个妹子越发出色,穿着同样的素色套装衣裤,脚下是白色袜套,看着有点职业范儿,别有种音乐之外的气质。

    四个人看见白路就是齐齐一躬,这是在感谢出国前的搭救之恩。白路吓一跳:“你们来日本就学会行礼了?”

    四个妹子知道她喜欢胡说八道,没人接这句话,先后给白鸟信夫和小林一等人见礼。

    她们这一鞠躬一弯腰的,再每个人说两句话,轻易过去几分钟。

    白路说:“光阴似流水。”他有点着急了。不过顾鹏未做翻译。

    等大家全部介绍完毕,才一一落座。

    每人面前一个小方桌,每两人对坐。在所有客人全部坐好后,服务员敲门询问新来的客人要不要上茶。如果不需要,那就开席。

    当然是开席。

    有了倒茶那会儿的流程打底,白路对这个饭局已经有了大概认识,知道绝对不能着急。

    事实果然如此。

    当初在纽约吃西餐那会儿,米其林三星饭店的超优服务,一道道菜慢慢吃,整个流程下来三个多小时,白路出去做件坏事再赶回来,饭局还没散。

    白鸟信夫的日餐料理和那个差不多。

    当服务员准备上菜,有两名和服歌女进门,分两角一边跪坐一个,各拿个乐器。

    顾鹏给白路介绍,一个是三味弦,一个是五弦琵琶。

    俩歌女进屋,先是三味弦独奏,另一人端坐不动。

    在音乐的伴奏下,服务员一点一点开始上菜。

    真的是一点一点,基本就是方才上茶那样的流程,由两名服务员同时服务,挨桌奉上精美食物。同时撤走茶杯。

    最开始是一道清汤,一小碗,起清口和开胃作用,为客人享用整套大餐做准备。既然主要作用是清口,就不会有太多甜酸咸鲜的感觉。

    汤汁呈淡白色,入口后初有极淡的甜味和鲜味,惜转瞬就逝,汤味转为略苦。可你若想细品,这点点的苦味也是消失不见。随着汤汁下肚,所有味道便没了,只剩下那一点点的苦味记忆。

    汤碗很小,两口可以喝光。服务员开始继续上菜,先是一道比麻将牌大不了多少的寿司,每人一块。

    盛在专用的玉制凹碟中呈上来,配的是同色筷架和一双木筷。

    服务员上菜过程很慢很稳,在上菜同时,撤走已经变空的汤碗,要十个人全部摆好这块寿司,她们才离开房间,关门。

    到这个时候,才能开吃。

    白路心底叹息,我的天啊,这个麻烦啊,费这么大劲,浪费这么多时间,就为了这个一口就能吃光的小玩意。

    白鸟信夫说是他亲手做的,希望大家品尝给意见。

    看着老头略带渴望的眼神,白路实在不好意思敷衍,用筷子夹起寿司,细细品尝。

    基本来说,寿司就是米饭和肉类的结合,多是鱼肉。其上淡淡刷层酱料。味道也就取决于这三样。

    白路品上一会儿,突然想起个问题,不知道白鸟老头跟山田老头比,谁的寿司做的更好?山田老头比白鸟老头还夸张,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情,寿司,世界闻名,被称为寿司之神,美国总统也吃过他的寿司。

    想到山田老头,再看向白鸟信夫,又有小林一,心里有点怅然,这三个人最年轻的都接近七十岁,依旧在做喜欢的事情,也依旧工作。他们很简单专一,却做出很不简单的成就,暗叹一声,小日本的变态强人真是多。

    白鸟信夫问话:“味道如何?”

    白路说:“我没吃过山田先生做的寿司,不能与之比较,在目前而言,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日餐料理。”

    白鸟信夫笑道:“不急,下面还有更好吃的。”说完这句话,起身道:“请诸位稍待。”朝大家微躬后离开。

    他是主厨,得去厨房干活。之所以前面两道菜可以提前制作,是因为本来就要提前做好。

    清汤是煲好后一直恒温加热,让汤味更佳。寿司略有些特别,主料是深海鱼肉,做好后放冰箱略微冷藏五分钟,然后取出等它回暖。食用时,内里会有一丝丝凉意,配上第一道清汤那存留在记忆里的淡苦,会让这道凉意变得激爽,说是沁人心脾也不为过,并且让鱼肉呈现最美味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