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你追求真低

作品:《怪厨

    白鸟信夫早有准备,在他离开后十分钟,服务员又呈上来一道菜,是一道浓汤煨汁的鲜蘑。白鸟信夫没在场,由服务员小声做介绍,顾鹏翻译过来是北海道地区的茸蘑,精选过的,很珍贵。

    用白色圆碟盛装,碗状的伞肉上浇着浓汁,这是在浓汤煨过之后又淋一道汁。盘边加以西芹点缀,既好看也好吃。

    拿筷子轻轻一夹,看似一体的碗状蘑菇竟然自动分开,这是提前加工好,方便客人取食。

    由此一道道菜轮番出现在小方桌上,服务员不时提供餐巾擦手等各种服务。而从茸蘑这道菜开始,每人桌子多出个酒杯,是白鸟信夫自酿清酒,度数略低,入口甘醇。

    下一道菜是鱼肉,一小块鱼肉煮熟后片分成两小块,加一颗大豌豆,同样浇以汤汁。看着好似简单,其实很麻烦。这里有九位客人,就是杀了九条鱼,取九条鱼相同部位的那一小块肉,做成菜端上来。

    再有道豆腐,瞧着不太大一块,动筷之后才发现别有内容,豆腐块里装着许多种菜丝,也不知道怎么装进去的,香脆可口。

    日餐多有生食,比如生鱼片什么的,求的是食物本身的味道和食物的新鲜度。白鸟信夫没有这么做,除寿司里加上厚厚一片生鱼肉外,其余所有菜肴都是熟食。一道道菜如流水般呈上,每一道菜都是只有那么小小一口,以白鸟老头的手艺。好吃没的说,在你想着再吃的时候已经没了,让你更加惦念这道菜,会觉得更好吃。

    整个用餐过程,白鸟信夫一直没出现,一直到最后一道菜清烤牛肉,主料是鼎鼎大名的神户牛肉,白鸟信夫才终于回来房间。

    每人两片牛肉,瞧着不小,惜其薄如纸。架在空中在火上轻轻一过。肉片即熟。且不是大熟,只微微变色,肉片还是平整好看,轻点一滴料汁。足矣。

    他是真对得起神户牛肉四个字。几乎不用酱料。一定要最完美的呈现肉的味道。

    两片薄肉平铺在小盘中,看着就很贵。取一片入口,略一咀嚼。白路说:“盛名之下无虚士,确实不错。”

    顾鹏有些不明白,你是表扬牛肉还是表扬白鸟信夫?但不管表扬谁,都得翻译出这句话。

    这时候的白鸟信夫坐在自己位置,看着面前两小片肉说道:“这肉太贵,我平时也没什么机会吃。”

    白路说:“我不信,你那么有钱还差几头牛?”

    一共十一道菜,吃上两个小时。吃饭过程少有人说话,看服务员忙忙碌碌,他们跪坐许久只为一口食物,竟会有点儿神圣感觉,也觉得食物更好吃。

    代价是稍微辛苦一些,跪坐相当累人,尤其两名乐没的吃不说,还得给大家弹琴听。

    等所有人吃好,服务员撤走碗盘,只留杯清茶。白路说:“这是我这辈子吃的最累的一顿饭。”

    白鸟信夫笑道:“其实一般客人都是盘膝而坐。”

    听到这句话,白路赶忙换姿势坐下,朝白鸟信夫瞪眼道:“故意的是吧?”

    “是的。”白鸟信夫承认下来,接着说话:“要不要饮茶?”

    白路有点儿不解,咱不是正在喝茶么……突然明白过来,老人家说的是茶道。可不能再遭一次罪,赶忙摇头:“天晚了,我得回家。”

    白鸟信夫哈哈大笑,接着轻拍两下巴掌。房间门再度推开,服务员送进来一张素色卡片。白鸟信夫去接过,拿到白路面前。

    白路笑嘻嘻问:“什么礼物?支票?”等接过一看,是请柬,后天晚上在东京大酒店举行的欢迎晚宴。只是吧,这张请柬和普通请柬的用词有些不同,多出“还望不吝赐教”几个字,简单来说就是挑战。

    知道不是支票,白路有点失望,等看完请柬内容,那是更加失望,跟白鸟信夫说:“直接说挑战得了,还请柬?”

    白鸟信夫笑道:“我知道你的厨艺,山田老先生也知道,可别人不知道,你总得表现表现才成,从现在开始有两天准备时间,需要什么,我可以帮你准备。”

    白路稍微回想一下说道:“你当初请我来,不是说的弘扬厨道么?说是让日本同行见识一下最顶尖的厨艺?”

    白鸟信夫说:“你比赢他们,他们自然就见识到了。”跟着又说:“对于东京餐饮界来说,你很有名。”

    他肯定很有名,起码日本料理协会会员都知道白路。

    日本料理协会是私人组织,主要是东京和京都几个地方的厨师成立的团体。这些人凑一起做了件事,在前年,他们向国家提出要求,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提出申遗,日本料理食文化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就是说日本料理是世界的了。

    日本一共有二十二项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世界上,一共有四种美食文化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没有中餐。

    料理协会会员是一帮很有思想的人,和韩国人猛劲吹捧泡菜差不多,他们想着发扬壮大日本料理,经常组织各类活动。比如为小学生搞个专场,让孩子们打小坚定对日本料理的认知。又比如跟国家有关部门联合,去国外巡展,推广日本菜。

    这些人很在意日本料理,希望能成为世界第一,希望在未来,日本料理的影响力会超过法国菜。

    至于中餐,只有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才知道中餐很酷。对于多数普通百姓来说,就是个名称而已。

    日本有个经贸协会,曾经在七个国家、地区做调查,问他们最喜欢的外国美食是哪个国家的,除美国外。别的地方都是日餐排名第一。包括中国人也是把日餐排在外国美食的第一位。

    这是个无奈、郁闷的现实,不知道该算是谁的功劳。

    当然,对于日本厨师来说,这是好事。

    更好的是,在以往几界国际重要比赛上,日本厨师都取得很好成绩。而最让他们骄傲的是,米其林指南有日文版本了;寿司之神山田老先生名誉全球了;以白鸟信夫为首的青山餐厅排进世界五十佳餐厅了;更有许多家餐厅挂上米其林三星、或二星招牌,成为世界五十佳或亚洲五十佳餐厅之一……

    这些都是日本料理界的骄傲,可就是在这么骄傲的前提下,中国和韩国搞个亚洲美食节。又搞场比赛。然后呢。日本选出的精英厨师居然败北?

    如果只败北也无所谓,谁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可身为评委之一、被誉为寿司之神的山田老头居然一力推介比赛中的一位中国厨师。

    白鸟信夫是第一个对这位中国厨师产生好奇的人,一,他徒弟比输了;二。老朋友山田老头很看好白路。于是。白鸟老头来到中国。

    后来呢,回国的白鸟信夫居然也是猛说白路好话,再加上一位国际餐饮界很牛皮的法国老头也是推崇白路。料理协会里的某些厨师坐不住了,至于这么夸奖么?凭什么,不就是一场比赛?

    再后来,白鸟信夫想请白路去日本做个见面会,希望能学到白路的一些本事,料理协会这帮人一商议,那个中国人必须得来,咱出钱也得把他请来。

    为的是要打败他。

    如果实在打不败,那家伙确实是厨神一样的传说级存在,那就收买他,让他换国籍。

    以上是两个计划,如果两个计划都不可行,进行第三个计划,选出一帮青年良才,拜中国小子为师学本事。

    不过只是计划而已,料理协会的精英厨师们基本没考虑后两个计划,都是想打败白路。用自己最擅长的厨艺打败他。

    不论手段,不论是不是占便宜欺负人,只要能打败白路,别的都不重要。

    既然想打败对手,当然要了解他。所以,白鸟信夫说白路在料理协会里很有名。

    白路点头道:“这是应该的。”晃晃请柬又说:“走了。”

    白鸟信夫要送他,小林一赶忙插话道:“是这样,夏天时候我要做演出,海边音乐会,不知道能不能邀请你参加?”

    这是应为之事,当初你做慈善音乐会,我跑过去撑场子,现在邀请你,是不是该回个礼?何况同时还邀请张小鱼和白雨等人。白路回答的很干脆:“可以。”

    小林一说谢谢。

    一行人边走边说话,很快走到大厅位置。这里有条走廊,一旁是隐藏着的鞋柜,对面是个几个软凳。

    走到这里,有服务员辨认客人身份,先请客人坐下,再去打开相应鞋柜,取出鞋送到客人脚下,只差帮忙穿上。

    穿好鞋走出这条走廊,再往外是大堂,接着走出店门。

    白鸟信夫一直送到门口,小林一他们坐出租车先离开,白路带人往酒店走。

    没了外人,也是离开那种用餐仪式般的氛围。张小鱼轻出口气:“来日本这么久,也没说吃上这样一顿饭,太累人了。”

    白路说:“还好,混双袜子。”

    顾鹏终于没忍住:“你人生的追求真低。”

    “要那么高干嘛?”白路看看时间,问妹子们:“你们想去哪?”

    张小鱼问:“你不用休息?”

    白路说:“休什么?先聊聊你们。”很有种大人给自己孩子出头的感觉。

    张小鱼看看白雨,没说话。

    白路说:“那个叫什么山崎的,你打个电话联系下,说我明天要见他们。”

    白雨问:“你怎么说?”

    “问问呗。”白路说:“正好有顾鹏,能帮着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