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你有多狂妄

作品:《怪厨

    井上会长笑道:“何来比试一说?我们从来没想跟你比赛,大家都是厨师,切磋厨道而已,还望不吝赐教。?”

    好吧,不比试。白路笑笑,问白鸟信夫:“你就让我这么弘扬厨道?”

    这句话同样引起厅内众多人的惊呼,这小子以为自己是谁?以为是动画片里的主角?一个人就能挑翻天下名厨?还说什么弘扬厨道,也太不要脸了。

    白鸟信夫倒是表情不变,平静说话:“露一手吧,我也想看看,主要是你太吝啬,不肯展现厨艺。”

    白路笑笑,对井上说:“如你所愿,我就好好赐教你。”

    这家伙说的话,一句比一句无礼,人家说赐教是客套话,到你这里就真的是赐教?瞧你那年纪,有没有人家儿子大还不一定呢。围观人群议论纷纷。

    白路当没听见这些人的议论,反正也听不懂,慢步走上主席台,再看一遍那六道鱼片刺身,对还留在台上的两名厨师说:“你俩的刀,借我用用。”

    顾鹏赶忙做翻译。

    这俩人是方才在豆腐上切萝卜丝的厨师,闻言后略一犹豫,倒也很懂礼貌,倒转刀刃,双手捏出,躬身呈上。

    白路一手握一把,接过轻掂两下:“还不错。”

    井上问:“您也要在豆腐上展示刀功么?”说完一拍手,有服务员送上去一盘豆腐。

    一盘有六块,意思是让他尽情选择。

    白路看看盘中豆腐。再看看被两名厨师捏碎的豆腐,硬度果然不同。

    不过也没揭穿,笑道:“在豆腐上展示刀功?没问题。”

    说完话,看看几个照相的还有摄象的:“受累,别拍了。”

    “为什么?”很多人都有此问。

    白路说:“我不想你们拿回去慢放。”

    “什么意思?”井上问道。

    “意思就是速度会非常快,用慢镜头看就没意思了。”白路冲白鸟信夫说:“麻烦下,不能摄象。”

    井上问:“不录象,可以拍照么?”

    白路想了想:“可以。”他决定退让一步。

    听到这个答案,井上很高兴,心说就是个土包子。不知道有高倍照相机么?

    转身跟大家稍微商量商量。摄象机关机,摄象头转向别的地方。还有两架高倍照相机对准白路。

    白路不是白痴,哪能猜不到他们在想什么。之所以允许拍照,是因为两个照相的站在一起。摄象机分的太开。不好遮挡。

    眼看俩照相的已经瞄准自己的菜刀。当时轻轻一笑。

    豆腐上切萝卜算什么本事,我在豆腐上切豆腐。

    再掂掂两把菜刀,活动下手腕。放下菜刀活动手腕。接着拿起菜刀,又活动活动……光一个准备工作就做了快一分钟。

    当大家渐渐失去耐心、有人小声议论的时候,他把菜刀当成铲子,铲起块豆腐叠到另一块豆腐上,放平放稳,等豆腐静止不动,微笑着对大家说:“我要在豆腐上切豆腐。”

    他说完话,马上有翻译小声解释,有人听清楚,有些不明白的问声什么,有人是没听清,跟着问声什么,就在有人小声问话的同一时刻,白路开工。

    左手刀往前一竖,把豆腐档的严严实实,右手刀快速切下。用肉眼来看,那把刀好象没动过一样,速度特别快。

    照相的不干了,再高倍的照相机也得能照到东西才算,镜头前是一把竖起来的菜刀,那块豆腐和白路的所有动作都在那片刀刃后面。

    俩照相的赶紧兵分左右,移上两步再把镜头对准目标。他俩不是不想往远点儿跑,是害怕走太远耽误时间照不到照片。现在这样只要稍微移动一下,让镜头照到些侧面就成。

    可他俩刚分开,也是刚端起镜头瞄准白路,刚按快门。白路的左手刀变了,从竖刀变成横刀,却还是挡住上面那块豆腐,也是挡住镜头。同时右手动作发生变化,刚才是竖切,现在变横切,凌空飞舞,唯一相同的是刀速特别快。

    这里有个角度问题,在白路这里,只要稍微挡住一点儿,按直线放射出去,到达俩照相的那里就是很大一块,自然又是挡住视线。俩照相的赶紧再往两边移动。可等他俩第二次站好位置对准镜头,白路已经收刀退开。

    再看豆腐,还是一上一下两块豆腐叠在一起,很完整,好象没有切过?

    到这个时候,俩照相的终于有机会按快门,照过几张照片,赶紧检查方才照片,看有没有拍下白路右手的动作。可看了下,这个一秒能连拍十四张照片的照相机,硬是只拍下一片亮亮的菜刀,完全没有白路的右手动作。

    看过照片,再看白路的眼神就不对了,这家伙控制刀的能力得有多强,才能仅靠着着菜刀刀刃就挡住右手全部动作?

    这时候的白路站在豆腐后面微笑看大家,井上会长走到前面看两块豆腐,好象还是很完整,没有裂缝和切线。

    再凑近看,才确信豆腐已经被动过刀。

    白路耍帅,看着豆腐轻轻咳嗽一声……郁闷个天的,豆腐居然没散开?只好走近一步再咳嗽一声……豆腐还是没动。

    心下暗叹一声,电视剧果然都是骗人的。弯腰对准上面的豆腐猛吹口气,豆腐终于动了,簌簌地往两边掉落散开,这时候再看,就会看到一大片白白细细的豆腐丝,不敢说特别细,但绝对不粗,受于一只手所限,白路不敢太嚣张,切成牙签稍粗一点。

    即便这样,这种刀功已经足够吓人,看着白细的豆腐丝,井上回看白鸟信夫一眼,意思是你没瞎说,这小子果然有本事。

    摄象机赶紧凑过来拍摄,照相的也多拍许多张照片。

    白路再轻轻抚开上面的豆腐丝,露出下面那块豆腐,镜头拉近了仔细看,豆腐表面是平的,原来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

    这种刀功确实没的说,实在太耀眼闪亮,下面许多人搞清楚状况后,自然是掌声连连。

    井上也跟着鼓掌,但是还不死心,这是切豆腐切死物,有本事去切个活鱼看看。刚才六道刺身料理,有一道是把鱼肉片的跟纸一样薄,肉片是从活鱼身上片下来的,片肉时鱼还活着,还在乱动。可那位厨师完全不受影响,下刀准确利索,片下来足够的肉片后,那鱼依然活着。

    片活鱼,考验的不光是基本功,还有心理素质。

    等掌声稍停,井上会长跟白路说:“白先生果然手艺超群,还请为我们做一道鱼片料理。”

    等顾鹏翻译过这句话,白路没说话,表情变平静,远远看着鱼缸。

    井上以为翻译没解释清楚,重又说上一遍。

    等顾鹏再翻译一遍那句话,白路突然笑了,绕开长桌,走向鱼缸,蹲下看里面还游着的七、八条鱼,有大有小,色彩各异。

    看上好一会儿,再站起身,绕着料理台走上一遍。

    方才六位师傅做菜,都弃下很多部位不用,比如鱼皮,全部被收进垃圾桶,还有几个鱼头,又有章鱼足和嘴巴等部位。

    还能用的鱼肉部分,被六个厨师暂时收进冰箱,料理台上很干净。白路绕过一圈,让顾鹏请六位厨师下来。

    等他们离开,白路走上台,第一件事是把六个垃圾桶收到一起。

    下面众人搞不懂白路做什么,井上说:“你不用动这个,我们有服务员收拾。”

    白路听着顾鹏的翻译,同时左右看,找出个大盆,把六个垃圾桶里的废弃不用的部位全倒进去。

    六个垃圾桶倒也干净,除去厨师们丢掉的鱼内脏、鱼皮等,再没有任何东西。可问题是心理作用,拿垃圾桶里的东西做菜?这谁能受的了。

    井上急问道:“这是做什么?”

    白路没回话,直接开工,先在垃圾中挑选食材,第一个,找鱼肠;第二个,找鱼头;第三个,找鱼皮,这个皮包括尾巴和鳍。

    找好这些东西,全部放到盐水中浸洗,再把剩下的脏器、鱼骨等重新收进垃圾桶。

    然后收拾菜板,边收拾边说:“我不想给你们上课,不过还是上一课吧,做饭就是做饭,别的什么都不是,它不是拳击要分胜负,不是决斗要分生死,也不是音乐舞蹈要好看好听,它就是做饭,做好以后填饱我们肚子。”

    说话时间收拾干净菜板,转身绕着后面的圆型台子走上一圈,找出一个大陶罐、一个大砂锅,一个大鱼盘。

    再拿过两个大锅,加六成水,加点盐,各丢进去两根葱,两头蒜,两大块姜,放入两个整辣椒,两根香菜。这所有东西都是没去皮,清洗后直接放入。然后开火烧。

    白路依旧是边干活边说话:“我不屑和你们比刀功,因为我永远是第一,也不想和你们比做刺身,因为只要经过我手,一根草都会很好吃。”

    什么是狂?这就是狂!

    还有谁能比白路更狂?没有了。

    下面的翻译快速翻译过这段话,尽管措辞略有不同,但大概都是这个意思,听过这段话,所有人都认为白路疯了,这就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白痴,有人惋惜着摇头,还有人嘲笑着哼上一声,也有人面无表情等着看他丢人……

    白路不管别人是什么反应,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会觉得我狂,不着急,想讽刺或是想骂我,等我做好菜、你们品尝后再说,至于刀功,一会儿再让你们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