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强悍的表现

作品:《怪厨

    好在还有白鸟信夫一个,打断白路说话:“正经点儿。”他心里藏着半句话没说,如果不是身边有许多本国厨师,他一定要问白路,你拿垃圾桶的东西糊弄我们,是不是有些过分?还说什么不能浪费,分明是故意使坏!

    白路冲白鸟老头微微一鞠躬,转头看看四大块被剥离出来的肉,应该凉的差不多了。于是大声说道:“现在给你们表演刀功,看好了。”

    拿过四块凝固在一起的肉馅,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是很结实,没有散掉一丝肉屑。

    把四块肉分开放置,白路低头打量会儿菜板,去边上再拿个过来,把原先菜板压在上面。再拿过两把菜刀,对着四块肉馅稍稍比画几下。

    这是要做什么?很多人盯着白路看。

    白路说:“瞧好了啊,只此一次,过时不候。”说的跟跑江湖卖大力丸的差不多。

    不过有了他的废话,摄象的摄影的都把镜头对准菜板,一定要拍出白路所谓的刀功是怎么回事。

    白路没有马上亮刀,先是很高傲的看一遍下面众人,接着呢,突然大喊一声:“啊。”

    声音大的吓人,虽然不是他最凶狠残忍的凄厉嚎叫,却同样吓所有人一跳。

    前面摄象的几个人被吓一哆嗦,心说幸亏心脏够坚强,这要是吓出点病儿……

    刚有这个念头,白路又做件吓人事情,这家伙刀交左手,右手猛拍菜板,砰地又是声巨响,在响声中,四块肉被震向高空。

    大家这才知道他为什么垫个菜板,敢情是为了方便弹肉。

    当肉块飞向高空,白路抬脚踩向料理台,先是一跳,再借一蹬之力,整个人追着四块肉跳起来。

    然后呢?然后就像动画片里那么夸张,这家伙右手快速分过一把菜刀,双手持刀在空中快速连切。

    速度特别快,比方才切豆腐那会儿还要快。毕竟是破釜沉舟一战,不能丢人。

    你丢个东西上天,飞起近四米高,然后落下,看看能用多长时间?就这么短的时间,白路双刀追着肉块往上飞,边飞边切。

    不得不说,这两把菜刀真不错,白路很有偷带回国的想法,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白路用这两把器那是巨爽无比。

    在上飞时,双刀连挥。当肉块飞到最高处,略一停顿,用肉眼看,四块肉居然还没散开?这是没切中?还是刀速太快?

    然后肉块开始下落,白路继续切,切啊切,人随着肉块下落。

    就是一上一下的简短时间,四个肉块啪啪啪先后落回菜板,溅散开来,落的到处都是。

    众人哗然,这不是电影情节,是真真儿的出现在你眼前的事情。所有人惊呆了,后面人往前挤,想要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有人问摄象师拍下来没有。

    前面负责拍摄的几位仁兄马上检查摄象机和照相机,结果都是没拍下东西。

    不是他们笨,是白路太贼,先把镜头都骗到菜刀和菜板上,然后突然大叫一声惊住所有人,再是重重一声拍菜板的声音,然后肉就上天了。

    摄象机想追着拍上去,可机器是固定的,要么从架子上拿下来,要么往上摇镜头,无论那一种,都比鱼块飞上去再落下来的时间长。

    照相机倒是没有这个问题,可被白路连续吓了两下,等他们举起镜头找寻目标的时候,肉块已经到最高点,正要下落。

    仓促间只来得及按下快门,然后鱼块掉下来,镜头就又得追下来。等镜头终于追住白路,白大先生已经落到地面,找盘子收拾切好的肉片。

    肉块上天,落下后变成肉片,真正像电视里的情节那样夸张。可惜几个摄象的照相的,只能拍到结束后的状态,满是失望。

    白路则是不紧不慢把肉片收到盘子里,整齐码好,随意洒点调料,端着盘子走下料理台,边走边臭屁:“表演结束,我是不是很厉害?你们不要沮丧,毕竟只有一个我,是不能比较的;对了,尝尝那两道菜,如果谁说不好吃,可以尽情骂我,也可以尽情瞧不起我羞辱我。”

    白鸟信夫问:“你手里的肉呢?”

    “这个啊,这个是边角料,我本着不浪费的精神,决定吃掉它。”白路回答的正气十足。

    白鸟信夫没语言了,把我们当傻子啊?你把垃圾桶拣出来的鱼肠鱼肉鱼皮给我们吃,你自己吃肉?他终于明白这家伙为什么剁肉馅,又特费劲的裹一起蒸熟,就一个目的,入味,让几块肉更好吃。也就是说,白路折腾半天其实就为做道肉菜,其它两道菜完全是糊弄人。心下暗骂,这就是个混蛋。

    不光白鸟信夫这么想,在场人多是这种想法。

    白路不看他们,走到丽芙身前,举着盘子说:“尝尝,海味三鲜肉。”

    丽芙笑道:“是你瞎编的名字吧?”用手拈起块肉片,送到嘴边轻咬一口,咀嚼几下说道:“好吃。”

    白鸟信夫挤过来说:“我帮你吃边角料。”伸手抓走好几片肉,先塞嘴里一片,又拿给山田老头一片。元龙也过来凑热闹。

    他们吃肉,料理协会的厨师们则是有些郁闷,看看白路做好的两道菜,又看看那盘肉片,你吃肉,让我们吃垃圾?还要点脸不了?

    井上先生很想跟过去吃肉,不过他更想打破白路是中国厨神的神话。沉默片刻,第一个上前尝菜,拿个小碗装一勺汤,而后细细一品……好长一会儿没说话。

    白路的厨艺太夸张,在豆腐上切豆腐丝不说,那些豆腐本就是软的,能在极短的时间切成那种程度,他自认做不到。

    然后呢,又在高空中切肉片……你是魔术师吧?你是骗我们的吧?是不是肉块在出锅后,在你剥离鱼皮的时候就是散开的?

    他真希望是这样,可惜不是,肉块被震向天空时还是完整的。

    连续见过两次夸张刀功,应该说神奇刀功,接着呢,用鱼肠和鱼头这堆丢弃的玩意做的菜……居然很好吃?

    井上从厨四十多年,忽然发觉这一辈子白学了。看着那个皮肤有点黑的年轻厨师,再看看自己,怅然着又喝口汤。

    食材特别普通,普通的豆腐,普通的鱼肠,普通的烹煮方法,可做出来的汤为什么这么好喝?

    这家伙已经失神了,忘记给三位议员盛一碗。

    好在大厅里都是人,料理研究会的那位会长同志犹豫一下,让服务员分汤,先端给议员们,还有两位警察。

    既然说的是大家都来品尝,那就都尝尝,如果不满意,正好让议员广做宣传,压倒这个所谓的中国厨神。

    可惜只有一个沙锅,盛出六小碗汤,沙锅里就少了两成。

    眼见白路表现的那么狂,可又确实精彩抢眼,再有白鸟信夫去抢肉片吃……大厅里诸多人都想尝口汤,或是尝下鱼丝,有人向服务员提要求。

    这玩意从来是有一个说话的,就有十个说话的,既然大家都想吃,服务员换小勺盛汤,每个小碗装一勺半,一勺是汤,半勺是豆腐丝或鱼肠丝。

    得亏白路选个大沙锅,才勉强够分。

    那细细的香菜丝几不可见,仅存的点点味道散进汤里,即便你不喜欢吃香菜,即便你闻不惯那个味道,可这道汤绝对没有那些问题。

    再有细葱丝和鱼头鱼鳍粉,让汤的味道又多个改变,也多了种吸引,就一小口,这一口之后再不想放弃。

    可人多汤少,厅里这许多人,轻易分光一大沙锅汤。哪怕明知道是从垃圾桶里拣回来的鱼肠和鱼头,他们也想多喝一点。

    喝过汤,又一个麻烦事出现。鱼皮丝怎么分?

    到这时候,终于体现出日本菜是如何的少而精。比如某家料理店,客人进门后会送上一小碟食物,碟子里装着三颗大豌豆。这是按颗分,现在,白路的鱼皮丝要按条分。

    有厨师代替服务员工作,用食夹分开菜丝,一条鱼皮丝一条火腿丝加一条辣椒丝,这是真真正正的三丝,可即便这样分,也有人没有吃到。

    于是便能看到一屋子西装革履的日本人,很一本正经地端着小碟子,慢慢享用碟子里的三丝。

    吃过才知道确实好吃。

    见识过白路的恐怖刀法,吃下好吃到夸张的食物,才知道白路刚刚说的话一点都不狂妄,他是在阐述事实。

    只说一点,谁能在空中切菜?

    白路确实是刀功第一,谁也比不过他。

    做出的菜同样美味第一,只小一口就让人深深沉醉,可明明看的清楚,他都是很正常的做菜,为什么会这么好吃?

    整个做菜过程、连加调料的过程都有录象……有很多厨师决定,今天晚上就把录象拷贝一份,要努力学习,要学会白路的手艺。

    现在,再没有人觉得白路说赐教是狂妄,相反地,他们真的很希望白路再赐教赐教。

    大厅另一边,白路那里,山田老头和白鸟老头一左一右站在白路身边,白鸟老头说:“你太混蛋了,过分了啊,你吃肉,让我们吃鱼头鱼皮?有没有你这样的?”

    一般情况,翻译应该站在正主身边,可我们的顾鹏被挤在三个人外边做翻译,这个可怜啊。

    听过顾鹏说话,白路看着手里的空盘子说:“你俩才过分!这一大盘肉,我就吃一块,你俩吃多少?”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