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大家都在忙

作品:《怪厨

    现场众人各有不同反应,一时忘记提问。白路就自己说出前面一大段话。

    白路中奖,顾鹏拥有很多曝光机会,翻译同志咔咔一通朗诵,记者们听到新内容,怎么回事?白路要做菜了?这个厨子终于想起来干正事儿了?赶忙快速记录。

    白路接着说:“我做菜真的非常好吃,有关这个事情,你们可以去问小林一先生,山田先生,白鸟信夫先生,他们都吃过我做的菜。”

    马上有记者提问,他口中的小林一和山田是不是人们熟知的那两个人?

    白路回答说是,再提及一遍白鸟信夫:“还有白鸟信夫先生,我个人很佩服这样的人,一生献之于厨道,人称厨痴,就是他的饭店有点贵,所以很多人不熟悉。”

    这家伙好象是给白鸟信夫打广告一样,一再提及。

    见他一再推崇本国几位名人,记者们很满意,相信报道出去以后,网民也会满意。这个不用解释,是荣誉与共的民族心理,换成咱们也一样。

    白路继续说:“很累,做中餐盛宴很累,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我是发起者,我是组织者,我更是干活的,所有菜肴由我一人准备,除去食材是在东京各处市场买回来,花钱和做菜等工作都是我一个人来做,所以先跟大家打声招呼,到时候,如果中餐盛宴没能让大家满意,请朋友们不要骂中餐,也不要骂别人。尽管骂我,因为是我做的,责任在我,在这里,先给大家鞠个躬,谢谢大家能够理解。”

    说着话,白大先生十分标准的鞠下九十度,停留好一会儿才起身,接着说:“还一个,诸位记者朋友。我希望大家不要曲解报道有关我说的任何话。希望能公正报道,为此有个不情之请,后天的国际展览中心,希望你们也会出现。现场品尝我的手艺。看看说的是真是假。”

    能去采访网络瘟疫?记者们很有兴趣。

    等白路说完下面的话。这帮记者更有兴趣了。

    白路说:“现场,我会请来元龙先生,小林一先生。和大家短暂见个面,除两位巨星外,兴许还会有别样惊喜。”

    有记者马上问是什么惊喜,白路回道:“暂时保密。”然后说回正题:“既然是宴会,就得邀请宾朋出席。”停了下说道:“看到这条消息的你们就是我邀请的宾朋,但有一点,很不好意思的说,需要收费。”

    说到这里故意停下,白路卖个关子。

    下方记者听过顾鹏的翻译,沉寂片刻后,有人举手发问:“多少钱一位?”不论心下如何腹诽,总是很有礼貌地问话。

    白路回道:“这个问题稍等会儿回答,先说下当天要做什么菜肴,从昨天开始到后天,我要全心准备,为大家奉献满汉全席,这是世界上最奢华、最完美的宴席,没有之一;不过是素宴,没有熊掌、豹胎这一类用野生动物制作的菜肴,不会违法。”

    “在这里还要多说一句,我个人能力有限,不可能让每位宾客都享用到这席素宴,只有少部分人有机会品尝,所以,对大部分进场宾客只能再说声抱歉,不过我会为每位买票进场的顾客现场烹饪菜肴,大概标准是每四位客人享用四到六道菜,一道汤,还有糕点,在这里再重申一下,不是不请大家吃好的,实在是我个人能力有限,我一个人只能做到这些,做一道简单的算术题,假如当天来一千位客人,假如每位客人只享用一道菜,对于我来说就要在短时间内做出一千道菜,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谅解。”

    这家伙说上大堆废话,到底也没说价钱,有记者再问:“请问,多少钱一位?”

    白路伸出一根食指:“一千日圆。”

    看过大家反应后接着说:“不贵吧,一千日圆也就能吃碗拉面,在我这里,可以享受到绝美中餐,别的不敢说,我向大家保证,这一千块钱绝对花的不冤,只要你能进入宴会现场,这一千块钱将是你以后十年中,甚至一辈子花的最值的一千块钱。”

    一千块,价格是不贵,可这位仁兄也太能吹了,言下之意是说做的就是好吃?这一千块能花出一万、十万、甚至百万的感觉?

    白路又在上面说话:“事实上,我不想收一千块钱,我想免费入场,对于这次宴会来说,即便来一千个人,也不过是一百万日圆,一百万日圆多么?光买菜都不够,更不要说租用展览中心的场地,还要雇佣员工,我一个人来到日本,所有餐具厨具都是我自己花钱去买……具体花多少钱就不说了,免得有邀功之嫌,一切,后天即可揭晓,我收钱的原因是想限制人数,毕竟东京好几千万人口,我不可能服务到每一个人,所以,到时候一定有很多人不能进场,在这里再次说声抱歉。”说着又是深深一鞠躬。

    起身后沉默一会儿,笑着说话:“谢谢大家捧场,我说个电话号码,请一定要记住,因为除去个别一些餐厅可以现场预定席位,其余宾客只接受电话报名,是实名登记,进场要看身份证明,一千块钱也是入场时交纳,谢谢大家,后天见。”说完朝下面走去。

    这就完了?好多东西都没说呢,记者们很想问话,奈何白路不懂日语,围住也没有用;而前面顾鹏正在做翻译,只能看他离开。

    满快乐跟下来,歪着小脑袋一直盯着白路。

    白路说你看什么。

    满快乐笑了下:“委屈你了。”

    “委屈什么?”白路问。

    满快乐说:“很难看见你鞠躬,今天两次跟日本人大鞠躬,还不是为自己的事,也不是为我们的事,真的不委屈?”

    白路高傲的一仰头:“我就是这么伟大的人。”

    “德行。”满快乐拽着他跑,很快出门,白路给顾鹏打电话:“我在外面等你。”

    没一会儿顾鹏出来,带着白路去银行存钱,同时给白鸟信夫转帐。

    忙完这件事,三人赶去展览中心。近藤带着人已经开工,实在是东西太多,什么都要清理干净。

    白路要做的菜太多,需要的东西也多,不能像做家常菜一样随便糊弄糊弄就得,他买了许多特殊工具。比如说肠衣,刮丝器那些东西。这家伙太奢侈了,刮丝器也要用上好的精钢制作。另外还有堪比浴池的不锈钢大盆,全摆在备菜间里。

    还有个麻烦事,冰,因为时间太短,没法按照白路需要的形状和大小送过来,只提供大块冰。不过今天不用送,明天晚上送到就成。

    总之一句话,这屋里每一样东西都要花钱,别的不说,各种盐加到一起就超过千斤。可想而知这顿饭一共要花多少钱。

    近藤等人在这里忙碌,擦洗各种用具,务必干净整洁,然后还得归置的干净整齐。

    白路进来大略看遍进度,叫四个人拿上些调料跟他去豆腐房。

    多半个小时后回到豆腐房,门口停着两辆货车,里面堆着三十几个坛子。

    看白路回来,白鸟信夫说:“东西到了。”

    白路检查遍豆腐,脱去衣服,继续开工干活。

    坛子里装的是各种肉汁老汤,鸡鸭羊牛猪鱼的都有。白路用这些汤煮豆腐干,让成品后的豆腐吃起来跟肉一样。

    按说素席不该用荤肉的汤调味,可白路不管那些,又不是给和尚吃。

    再说这方法最快,在炉子上架起六个大锅,倒入各种汤汁,再把从展览中心拿回来的调料也加上许多,从盐水水里捞出豆腐,开煮。

    一煮就是一天,煮到天黑。他叫来的四个人跟着货车来回跑,把煮好的豆腐干送去展览中心放好。

    忙到晚上,抽空吃点东西。是满快乐买回来的,各种东西买上一大堆,还有许多巧克力,说补充能量。

    白路有点好奇:“哪来的日圆?”

    满快乐说:“你猪啊,池袋那里有工商银行。”

    “啊?还有工商银行?”白路问顾鹏:“怎么不告诉我?”

    顾鹏说:“你也没问啊。”

    白鸟信夫没有一直陪在这里,上午就离开。留下司机和车,他有别的事情要忙。

    领彩票大奖时,留给记者的电话号码是白鸟信夫提供,为此专门安排两个店员接电话,半个小时一轮换。在电话里告诉客人,预定已经满额,只能给您登记,如果没有意外,会无法入场。

    不是他故意给白路搞破坏要这么说,事实是报名的人实在太多。消息放出去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人打电话,俩小时后,那个电话就一直在占线中。

    此外,还有十五家高级餐厅的预约客人,再有店主加店里工作人员,加上互相的朋友亲戚,哪家店凑不出一百人?

    如果要怪,就怪白路做的菜实在好吃,并不能怪十五家店的员工为自己考虑。

    因为这种情况,白鸟一群老板已经通过气,除重要客人外,非朋友不通知,店里员工都不能去吃这顿饭。他们在为白路考虑,这件事做的不错。

    接电话的事情交给员工做,白鸟信夫还要跑出去给白路买东西,反正吧,这一天的大家都在忙碌,连元龙也跑来豆腐房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