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很多次掌声

作品:《怪厨

    白路说:“我没问题。”转身去找珍妮弗,珍妮弗更没问题,不过提出要求:“你也上台。”

    白路应下来,看看远处的张小鱼六个妹子,说道:“干脆让张小鱼她们也上去,不过,你的歌我不会啊。”

    珍妮弗说:“《流浪鱼》,这个歌大家都会。”

    白路说好,再喊来张小鱼六个妹子。

    这首歌确实大家都会,白雨周衣丹做木吉他伴奏,简单清亮的和弦。张小鱼四姐妹不愧是专业人才,和珍妮弗稍一商议,定下来伴奏模式,凑一起用嘴小声配合一遍,排练完毕。

    白路说:“你们真夸张。”跟着问:“我呢,我怎么办?”

    “你开场,吹一遍后,张小鱼四个人接上,白雨衣丹接入,你开始歌唱,按正常旋律唱就是,一遍唱完就没事了,等我唱完,我要唱两遍,中间给你打手势,你表演两小节,吹副歌部分,然后等到结束,你再吹一遍。”珍妮弗问:“明白没有?”

    白路说:“试试吧。”

    珍妮弗笑道:“你可别丢人,好多摄象机对着你。”

    “怕他们?哼。”白路拍拍手:“小号呢?我小号呢?”

    珍妮弗有点儿无语:“有你这样的乐手没有?”

    白路嘿嘿一笑:“意外,咱是意外。”

    没一会儿,张小鱼六个妹子拿来乐器,珍妮弗临时借把木琴。满快乐送过来小号。跑腿主持人元龙走上舞台说话。

    主要内容是感谢大家出席中餐盛宴,相信对这餐饭很满意,可是再满意的餐会也有结束的时候,现在由珍妮弗联手我们的主厨白路先生为大家献唱最后一首歌,请大家早做准备,等两大明星表演结束,今天的餐会就此结束,希望能谅解。

    宾客不想退场,不过人家说的对,再美好的时刻也有结束的时候。有人开始鼓掌。带动着大家一起鼓掌,张小鱼等六个妹子依次上台站好位置,珍妮弗和白路最后上去。

    从展厅这面走到展厅另一头,走上百米距离。白路收获许多个大拇指。每个人都对他进行表扬称赞。虽然听不懂,看表情足矣。

    当白路终于站到舞台上,有人提醒脱去厨师服。

    张小鱼学了一段时间日语。听明白这句话,赶忙提醒白路。

    白路笑笑:“当着这么多人脱衣服,真有点不好意思。”说着话摘下帽子,脱去白色外套。

    脱衣服要找地方放置,这一转身,白衬衫背后一块贴在背上,竟是湿透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片汗水又换来掌声雷动。白路不明白,把衣服送下舞台,转过身看着宾客们微笑:“脱衣服也有掌声?那我继续脱了。”

    幸好宾客们没有人懂汉语,不然一定会大声喊脱。

    站在舞台上,白路先朝台下鞠躬,可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他这一鞠躬,竟同时有十几二十人起身还礼。由这些人带头,所有人起身还礼。他们在感谢白厨师带来的极品美味。

    白路笑着往下压手:“可别这样,顾鹏上来。”顾鹏赶忙跑上舞台,白路接着说:“坐下,都坐下,太客气了,你们是花钱买票入场,是给我面子,应该我感谢你们。”

    顾鹏翻译出这句话,下方宾客善意微笑。一千日圆,别说吃上这样一顿饭,更别说有许多大明星现场演出,就今天吃到的任一个食物,别说一千块,就是一万块能不能买到?

    白路再说:“很不好意思,饭吃完了,剩最后一个节目,表演结束,咱就各回各家了,我来日本这些天过的很快乐,希望大家也会不讨厌我,咱都一样,迷糊着高兴,迷糊着悲哀,也是迷糊着愤怒,这不好,应该说点儿高兴的话,我很高兴你们瞧得起我,打电话预定,来现场买票,为了这份高兴,最后为大家表演一个节目。”

    说到这里停口,等顾鹏翻译过之后,他才接着说道:“其实,我会唱歌。”

    顾鹏赶忙翻译这句话,然后下台。

    白路单手持号,笔直站立,目光从宾客身上慢慢扫过,当看过一遍,把小号拿到嘴边。

    此时展厅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白路,都在等最后的惊艳表演。

    沉静好一会儿,号声突然响起,在这样一种环境之中,轻易击穿观众心灵。

    用句时尚点儿的话说,白路的表演很走心,小号声清亮响起,高亢动听,传达一种情绪。这时候只有小号,等第一遍吹过,张小鱼四姐妹接入演奏。

    先是键盘,接着是小提琴……

    妹子们没人用鼓,却是节奏明晰,给小号做伴奏。

    等白路放下小号,白雨和周衣丹的吉他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加进乐曲中,歌曲的前奏开始,循环一遍后,白路放声歌唱。

    白路来北城这么久,可以说这首歌是他唯一会唱的歌曲,此时正是情绪饱满之时,也有表演,一番狂嘶热吼,竟是比他的小号声还震撼心灵,惊住所有人的思想。

    没别的,唱的就是好。

    白路缺乏基本功训练,他在沙漠里就练会喊叫,对着天喊对着风喊对着沙子喊,可这种喊也是种基本功,倒是成全了他,也成全了《流浪鱼》这首歌。

    此时一通狂喊,直接震住场内宾客。

    唱歌,永远是现场最震撼。白路的现场表演几近完美,让台下众人知道,白路不光是明星,不光会做菜,不光会吹小号,唱歌也同样好听。

    没多久,白路的歌声渐歇,突然加入把吉他声,珍妮弗抱着木琴做lo,张小鱼几个人在后面轻轻相和。

    这首歌是珍妮弗所写,自己演绎自己的歌曲正是轻松自如。很快一大段lo过去,张小鱼等人的伴奏声加重,白雨和周衣丹也配进扫弦,珍妮弗用英语歌唱。

    珍妮弗和白路以前合作过这首歌,虽说此时编曲与那时不同,但相同的是两个人都表演的很完美,一刚一柔,一中文一英语,共同完成这首歌曲。相同的是依旧好听。

    珍妮弗的表演特别出彩,使用木吉他,和白雨、周衣丹的木吉他完美配到一起,显得声音愈加清亮悠扬。

    等珍妮弗第一段唱过,歌声将歇之时,转首看向白路。白路马上拿起小号,在珍妮弗唱完的一瞬间,号声再次响起,完美接上。

    小号起补充作用,间奏后,珍妮弗继续歌唱,当这遍结束,白路重新走到场中位置,最后吹一遍这首歌,做谢幕演出。

    整个节目将近十分钟长,整个过程,下方众人硬是不出一声,静静聆听。虽说唱的是听不懂的汉语和英语,可音乐无国界,不用听懂语言也能听出这段乐曲有多好听。

    当舞台上最后一个音符响过,乐手们起身站到前面、朝下面鞠躬的时候,掌声又一次响起。

    今天的白路收获太多掌声,掌声意味着得到认可,通过今天整场表现,展厅里近两千日本民众,绝大部分为他折服。这个人太有本事,太出色!

    白路等人鞠躬过后,陆续走下舞台,换顾鹏上场,指挥大家按座位顺序,一条长桌一条长桌的陆续离开,不要着急。

    大多宾客依言而为,可有人不肯离开,想和白路等明星合照,来到舞台前跟顾鹏提出要求。

    此时白路还没走远,顾鹏赶忙问他。白路想想回道:“我不能替别人做主,我个人可以,但不能在这里,我去门外等大家。”

    顾鹏把这段话翻译出去,白路一个人快步走向出口,很快站到走廊中。

    很多人听到顾鹏的说话,见白路已经出去,赶忙追过去合影。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二十分钟,白路微笑送走最后一名和他合影的宾客,才回到展厅。

    满快乐站在灶台上冲他大喊:“赶紧地,饭好了。”

    白路赶紧跑过去,同时让人把备菜间的十六个龙船拿出来。接下来开锅出米,一一装入龙船,并排摆在长桌上,竟是有了种壮阔感觉。

    白鸟信夫走过来看:“咱这些人吃这么多米饭?吃的完么?”

    白路说:“不光咱们,还有近藤他们。”

    可大家还是不满意,不让白路拿凉菜应付他们,于是,我们的白大先生又被赶到灶台上,就着剩余食材继续做苦力。

    花钱进场的宾客们离开,场中气氛一松,服务员们也跑去满汉全席前面拍照,胆子大的会拽着明星一起合照。

    很奇怪地,到场的日本明星竟是格外给白路面子,到现在也没人离场。一部分在展厅看白路做饭,一部分在休息室休息。

    大家有智能手机,也有人拿着笔记本电脑连上网看消息,都在看今天这场表演,看来看去,俩字足以形容,利好。

    所有来参与节目表演的明星都是利好。

    一般来说,绝对不会出现如此情况。不论明星有多少,任一台晚会都都要分出主角大腕,总有人是中心,更多人做陪衬。

    可奇怪地,白路这顿中餐盛宴竟是打破这一规矩,所有宾客,无论名气大小,竟是出奇地都是引来各方好评。

    很多人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包括明星自己。

    有元龙、珍妮弗、小林一三位大能在场,很多人以为自己就是来凑热闹打酱油的,事实当然不是,